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历史钩沉:冈村宁次的困兽犹斗
日期: 16年07月2期

   殷占堂

    (纪念“七七事变”79周年)日军发动侵华战争时期,在外驻军大体是“关东军”、驻朝鲜军、驻蒙军,最主要的“支那派遣军”该军人数最多,罪行最大,侵华时间最长,侵占中国领土最广。派遣军多次更换派遣军司令官,最后一任司令官,于1944年11月22日任命臭名昭著,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冈村宁次担任。
   
坚决反对投降的冈村宁次

冈村宁次1884年在东京出生,1904年,20岁的冈村少尉参加了“日俄战争”,三年后升为中尉,担任陆军士官学校清朝留学生的区队长,因此与后来中国军界的高层人物熟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曾在青岛、北京的日本使馆任武官,后来在日军侵华各种重大事件中,都有他的身影。他曾任驻华日军副参谋长、师团长、军司令官、方面军司令官。他更是在华北制定“三光”“无人区”毒策的决定者,在日军中也被称为“硬派”的代表,他是坚决反对日本无条件投降的代表人物之一。

冈村宁次

1945年8月8日“派遣军”总司令部的情报科人员,从无线电波中得知日本准备接受波茨坦宣言,准备投降的消息报告冈村后,他命令严密封锁这一情报,不能让所属部下知道。他立即派遣西浦进和野尻德雄二个参谋飞回东京大本营,说明自己坚决战斗到底的决心。8月11日,冈村收到陆军大臣、总参谋长的密电:“能保持天皇体制,准备接受波茨坦宣言……”可是顽固的冈村给总参谋长回来一个电报:“我坚决战斗到底,请代我向天皇陛下转达此意……”冈村对总军司令部的参谋们说:“我们拥有数百万的精锐之师,不进行决战就无条件投降,这是皇军最大的耻辱,是世界战争史从未有过的事!”

冈村的决死一战的报告,虽然给陆军省、参谋本部大本营中“一亿玉碎”进行本土决战死硬分子有力支持,但经过激烈争论,最后天皇决断,决定投降,并于八月十五日播放了天皇的投降诏书。冈村宁次也只得“谨尊圣命”了。

日本投降后,蒋介石政府任命冈村宁次为“日本官兵善后总联络部长官”,蒋介石在会见冈村时,冈村说:“终战以来,阁下对日本军民的好意,使我十分感动,衷心感谢。”蒋介石说:“身体还好吧?有什么不方便的话尽管提出,请不必客气。”然后两人谈了接收工作进展情况,说以孙中山先生与日本的友谊,中日两国今后也要互相友好合作。在十五分钟的会见中,蒋介石始终是温存微笑的表情。
在蒋介石、何应钦的保护下,直到1949年1月,冈村才回到日本,逃脱了远东军事法庭对他战犯罪行的审判,还担任了日本全国战友联盟理事长,1966年病死。这个罪大恶极的战犯逃脱应有的审判,值得人们深思!

面临四面楚歌的苦境

冈村宁次就任派遣军总司令是1944年11月,正是日军在太平洋战争节节败退之时,玛丽安娜海战失败,美军B-29轰炸机对东京大轰炸,美军登陆吕宋岛。日本大本营预测美军的战略顺序是菲律宾—台湾—冲绳。因此,日本必须准备“本土防御”“一亿玉碎”的战备诸项工作。这一年的十一月十日,南京伪政府头头汪精卫,在日本名古屋帝国医院病死,汉奸陈公博成为代理主席。汪的死去,对日本对华“和平工作”影响很大,加上日军连年苦战,日本国内经济面临崩溃之势。这一时期,国民党部队和八路军已经开始了反攻作战。因此,临危受命的冈村宁次是四面楚歌,焦头烂额。为了死中求生,冈村宁次经过两个星期的深思熟虑,决定拼命指挥手下的百万多部队,给国民政府的中心地四川一次大进攻。

冈村宁次在准备东西两面作战的同时,也抓紧与国民政府的“和平工作”,希望与蒋介石直接谈判,这也是日本小磯内阁的热切企盼,日本政府希望通过一个叫缪斌的人达到与蒋介石单独停战讲和之希望,折腾了一阵子毫无结果,到底该如何对应,冈村必须做出决断。

被否定的西攻东防计划


12月9日派遣军下属第六方面军参谋长宫崎周一中将,调任大本营陆军部第一部长(作战担当)途径南京时,冈村与其进行了长谈,希望他将自己向西打通的战略要点向大本营有关人士说明。宫崎周一在六年前攻打武汉时,是军高级参谋,后来经过桂林、柳州作战时升为第六方面军参谋长,一直是跟随冈村宁次做他的老部下。所以对冈村心情和谋略十分理解和同情。

宫崎周一于十二月十日下午从南京出发,傍晚飞到东京,下了飞机便直接去了大本营。经过多种途径的努力,松井总参谋同意了冈村宁次的“西攻东防”作战计划。十二月十五日冈村召集派遣军总部的参谋们,详细说明“西攻东防”的作战计划。
对于冈村宁次的这一“西攻东防”作战计划,大本营陆军总参谋长梅津美治郎持反对意见,更让冈村心烦的是第六方面军反对的声音更多,他们说:“我军前线部队的战斗力十分有限,而且国民政府军得到大批美国武器装备,而且训练很好,与战争刚开始时大大改进了,我们从汉口到柳州是八百五十公里,这么长的路线,兵站、粮食、武器弹药如何及时供应呢?如果真要进攻,最快也得明年夏天开始”。

对于冈村宁次的西东两面作战方案,大本营参谋总部的要员也争论不休,各持己见,最后终于得出结论,总参谋长认为西东两面作战不可能,更集中精力,做好防御东南沿海美军进攻大陆的备战,不可总攻……

难航点“和平工作”

日军当局深知中国军队全面大反攻即将来临。因此,日本政府、军部高层人员内心十分恐慌,除了加紧侵略战争,搞什么“西攻东防”打通战略之外,还寄希望所谓的“和平工作”,渴望与蒋介石政府单独媾和。

十二月十三日在第三次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上进一步要求驻中国大使和陆海军密切配合,加紧“和平工作”,冈村大将是总负责人。由于汪精卫在名古屋病死,小磯首相想利用原华北新民会,南京伪政府考试院副院长缪斌,可是重光葵外相和冈村宁次对缪不抱希望。大东亚省参事官支那派遣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少将,曾三次被派到南京工作,对缪斌其人有所了解,今井十二月十日因为其他事到东京与小磯首相见面时也谈到缪斌靠不住,可是小磯首相坚持己见。缪斌是在1945年3月26日从上海来到东京与小磯首相、东久迩宫等人会谈,可是在重光葵外相、杉山陆相、米内海相等人的激烈反对下,什么事也没办成。缪斌于四月二十日灰溜溜滚回了上海,另一方面,作为大陆和平工作总负责人,冈村宁次总司令官抓紧这一工作的进程,他指示担当政务工作的派遣军副参谋长今井武夫上将、上海陆军部长川本芳太郎少将、总司令部第二科高级参谋延原威太郎大佐等为主,加紧对重庆方面进行无线电联络,也开始了南京—重庆互派联络人员的活动。二月十四日,冈村宁次来到上海,在上海伪政府日本顾问船津辰一郎的介绍下,与一个叫袁良的人见了面,因为袁良带来了蒋介石的意见:

1.中美分离之事不可能,我认为中日两国互相提携合作,对大东亚十分有益。
2.因此在适当之时,我会发表讲话,包括救助日本的内容,可是日本对我之意持怀疑态度,十分遗憾。
3.希望我们双方不要采取过激行动。

稍后又接到今井武夫的报告:

二月十五日,南京政府军事参议院长杨希一上将突然到我宿舍来访,并介绍了一位重庆第十战区副司令兼十五集团军司令何柱国上将的特使吴树滋,来不及向您请示,我独断与吴见了面。
隔了三个月,五月中旬吴树滋又与今井武夫见了面,并向今井出示了重庆方面的“和平”条件:

1.日本无条件地从山海关到广州全部撤兵。
2.在日华两国协议条件下,日军从满洲全部撤走。
3.中国政府对于日军在中国以外的行动不加妨害。

今井武夫一看这三个条件,非常吃惊,这与以前小磯内阁时期的和平条件相差太大。这样一来,冈村宁次与何柱国的会谈只好告吹,

危急形势下的军事行动

冈村宁次之流在处心积虑地进行“和平工作”的同时,也没忘了采取军事行动,企图给重庆重重的一击,迫使蒋介石屈服。1945年2月上旬,冈村命令第二十军做好芷江战斗准备,战斗第一目标是摧毁敌芷江附近的航空基地,所需兵力3—4个师团,以优兵力进行突击。

在美式装备的国军的抵抗和日军早已失去制空权的情况下,进攻芷江、沅江一线,又要飞跃雪峰山天险,谈何容易!第六方面军中村作战主任参谋特地飞到南京,向总司令冈村汇报这些不利因素,被冈村臭骂了一顿。

1947年任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长的石美瑜,冈村宁次曾在该法庭受审,石美瑜宣判其无罪。

二月十九日,美军攻占了日本绝对防卫圈内的硫磺岛,二万多日军“玉碎”。美空军B-29轰炸机又连日轰炸了东京、大本营,为了准备“本土决战”,紧急成立了本土决战方面军司令部,军管区司令部。在这种紧迫形势下,派遣军于2月22日~25日集合总部参谋连夜研讨应对美军对四川重庆的作战计划,会议研究结果,对四川作战不能用大部队,只能用小部队采取挺进奇袭的作战方式。

3月19日为增强华中沿海的战备力量,派遣军又从华北蒙疆调来69师团和118师团,还准备再从华北调兵。

第六方面军遵照冈村宁次的西攻命令,只派一个师团和二个支队的兵力,向芷江挺进。由二十军担当这一奇袭作战任务。

1945年4月1日,美军开始以排山倒海之势攻打冲绳,与原来预想的美军先要攻打中国沿海城市完全相反,支那派遣军调兵遣将防御中国沿海的作战计划完全落空,英军也没有从香港向广东进军。于是冈村宁次急忙调到南京附近,在这种新形势下,支那派遣军便放弃了“东主西从”的战略方针。

四月五日小磯内阁总辞职,同日苏联宣布苏日和平条约废止,那就意味着苏联出兵东北,只是时间问题了。因此,冈村遵照大本营命令,将第十一军四个主力师团的第3第、第13、第27、第34调到华中一带,以便随时支援东北关东军。

日本国内形势更加紧迫混乱,既要应对冲绳保卫战,又要准备“本土决战”,还得准备预防苏联出兵东北,于是尽快将中国大陆的兵力向东北集中,全力对付苏联的进攻。因此,大本营命令支那派遣军尽快与重庆方面谈判,达到停战目的,同时对延安的八路军进行有效的政治谋略战,同时考虑适当时机可以从湖南、广西,甚至汉口撤兵,第十一军从湘桂沿线撤兵。

但在这个大本营命令之前,三月二十日老河口作战,四月十五日对芷江作战已经打响。三月二十七日日军第四骑兵旅团猛攻老河口,由于老河口城国军顽强抵抗,攻城日军死伤惨重,直到四月八日才攻下该地。

芷江作战更不顺利,日军从宝庆跋涉80公里,进入雪峰山脉时,受到国军顽强抵抗,加上国军优势空军作战,日军死伤上万人。当日军第六方面军得到重庆方面空运部队支援芷江战线的情报,为使部队不陷入覆灭之境,下达了停止继续进击的命令。

老河口战线在强大国军的反攻下,日军惨败。至此,气势汹汹的对四川打通作战,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老河口、芷江之战之后,由于美军的节节胜利,苏联即将出兵东北,做为支那派遣军总司令的冈村宁次,忙得焦头烂额,日夜调兵遣将准备对美、对苏决一死战。
由于8月15日天皇发表了投降诏书,他虽心怀不满,也只好“谨尊圣命”向中国人民缴械投降。

        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理事 殷占堂
           2015年7月7日 于东京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4/16563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