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本乒乓国手松崎君代和周恩来总理的友情
日期: 14年08月1期
日本乒乓国手松崎君代和周恩来总理的友情
  “百年茅台  情醇意浓”

  ―记日本乒乓国手松崎君代和周恩来总理的友情

作者:李 永亮

  “松崎女士,令尊喜欢喝酒吗?”

  “非常喜欢,每天晚上都喝上几盅”

  “那好,我手里正好有一瓶中国的茅台名酒,送给你作个纪念吧。这是解放前封藏的陈年老酒,现在几乎已经绝迹。”

  这是共和国第一代总理周恩来和日本前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冠军松崎君代的一段对话。

  时间是:公元1961年4月20日的晚上

  地点:北京饭店宴会厅




  在松崎君代的记忆长河里,这天晚上的动人情景,是她终身都难以忘怀的。

  为参加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年方22岁的松崎君代第一次来到了北京。临行前夜,松崎君代在灯下细细查看着世界地图,她不知道东京到北京的距离到底有多远。由于当时日本和中国还没有正式恢复外交关系,所以日本代表团必须绕道香港,然后进入深圳,再坐上火车途径广州。当松崎君代他们抵达北京新侨饭店的时候,日历正好翻过了三个页面。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松崎君代是世界乒坛上红极一时的球星。40后和50后的中国朋友要说起松崎君代,可谓是耳熟能详,既熟悉又亲切。她曾二次摘去世界锦标赛女子单打的桂冠,同时为日本乒乓球队赢得无数的金牌和银牌。松崎君代那精湛的球艺和良好的作风,在千百万乒乓球爱好者之间传为佳话,被誉为“微笑女战神”。

  但是,在北京、松崎君代第一次失利了。作为日本乒乓球队的主力,她已经为日本夺得了女子团体,女子双打和混合双打的3枚金牌。如果没有意外,女子单打的金牌也是非她莫属的,因为上一届的女子单打的金牌得主就是松崎君代。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个小小的,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原因,让松崎君代在半决赛时,发挥有些失常。对手是匈牙利的高基安,按照世界乒联的排名榜,松崎君代无疑是应该,而且必须稳操胜券的。她在取得第一局的胜利之后,局势不幸开始逆转,高基安的来球不是触网而过,就是擦边而落。

  在容纳一万五千人的北京工人体育馆里,当时的观众们对日的感情并非理想。日本选手登场比赛时,他们常常向对方选手声援。但是在松崎君代的这场比赛里,特别是君代的比分开始落后的这一刻起,观众的反应有了截然不同,失误时,为她叹息,得分时为她鼓掌。在比赛的整个过程中,松崎君代依然保持着淡定的神情,坦然的姿态。即使激战到了最后一分,败于对手了,她仍微笑着和高基安握手,表示胜利的祝贺。

  松崎君代清晰地记得,在赛事结束,离开北京的前一天晚上,周恩来总理特地在北京饭店设宴为日本代表团送行。在饭店门口迎接的周总理,看见松崎君代走来,翘起大拇指用日语说道“一级棒”。

  这使松崎君代不胜惶惑:“自己明明輸了球,周总理为什么还要夸我?”,

  后来,她明白了。周恩来总理在送别会致词时还有意提到松崎君代,“胜不骄,败不馁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她是体育选手的榜样,中国的选手们应该学习她的技术和作风,二方面都要学”

  宴会时,松崎君代的座位被安排在紧邻着周总理,“这实在是贵宾级的待遇呵!”她充满感激之情地回想道:“周总理还和我聊了很多的家常话。”

  回到下榻的新侨宾馆,已是午夜时分,当松崎君代一行正要登上电梯的时候,周恩来总理的秘书赶来了,他手里捧着一瓶周总理赠送的茅台酒。




  看着这瓶扎着红色丝巾,泛着神秘光泽的茅台酒,松崎君代兴奋得难以入眠。她用宾馆的信笺给远在日本香川的父亲写了一封家信:

  亲爱的父亲,今天晚上我感到特别的光荣和高兴,看来象是睡不着了。比赛的结果,想必你们都已经看了报道了,不用多言。要说的正题是:今天傍晚,中国的大政治家周恩来总理为日本代表团举办了送别宴会,刚才我还荣幸地得到周总理送给你的茅台酒。据说这是最为有名的名酒。从明天开始的二个星期,我们将要在中国各地巡回,进行友好交流比赛,这瓶珍贵的茅台酒,我一定会加倍小心,把它完好无损地带回来,您期待着吧。

  事实也正是这样,在接下来的二个星期里,松崎君代带着这瓶茅台酒走南闯北,一路颠簸。在旅途上,她的生活用品,以至于球衣和心爱的球拍都可以托运,唯独这瓶茅台酒不可以须臾离开自己的身边;到了驻地,什么床铺,什么寝具,她都无所谓,首先要找的是能够安放这瓶茅台酒的小柜子。带着周恩来总理的谆谆嘱托,也带着对周总理的幸福牵挂,松崎君代在各种形式的交流比赛中无私地向中国对手传授了自己的打球心得和技艺,她因此而结交的许多乒坛好友,后来都成了五十多年的世纪朋友,亲如姐妹。

  晴朗的五月天,松崎君代终于带着茅台酒回到了她的故乡—香川县高濑镇,君代的归来,让小镇象过节一样热闹起来。在纯朴的香川人看来,中国总理赠送的茅台酒比奖牌还有意义,因为奖牌以后还有机会获得,而中国总理赠送的名酒却是一生难求呵。松崎君代的父亲在小镇上开着一家小小的酒店,他经销日本各地的清酒和烧酒,他也遍尝了苏格兰的威士忌和法国科涅克的白兰地,但中国的茅台酒,他仅仅是久闻大名而已。

  松崎君代愉快地记得,那天晚上,父亲显得格外精神,他和邀请来的至亲好友,捧着那瓶中国茅台,久久地端详细细地欣赏,在众人好奇和期盼的眼神里,父亲用颤抖的手不情愿地下了决心,瞬间,屋里洋溢着馥郁的醇香,倒在酒盅里的茅台酒,色清透明。大家轮着抿了一小口,连说,好酒,好酒!入口是那样的柔绵,那样的清洌舒畅,就连不会喝酒的君代也被感染,仿佛醉了一样回味无穷。在一旁的母亲见好就收,赶紧拧上了瓶盖封上了蜡。

  这瓶酒以后再也没有打开过,直至父亲去世。松崎君代不无动情地说,在松崎家这瓶酒显得越发珍贵,如何保存好这瓶酒,成了全家最大的事情。由于日本气候潮湿,地震频发,父亲用棉纸,棉布,还有防水纸一层一层地把它包裹起来,为了万无一失,我们又把它藏在榻榻米中最为安全的地方,即使地震房屋倒塌,也不会压碎酒瓶。

  第二年的十月,在北京西山红叶开始飘红的季节,日本乒乓球队再度来到了北京。这是为了响应周恩来总理的建议,每年轮流举办一次中日乒乓球的亲善交流比赛。小小的银球确实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它正缓慢而又坚定地驱动着大球的转动。在国家体委训练基地,周总理大步流星地走来了,他谈笑风生,和每一位日本队员握手,用他曾经负过伤的右手。 




  松崎君代不失时机地来到周恩来总理的跟前。她今天的神情有些紧张,心里有些不安,因为她今天要送给周总理一份小小的礼物,以表示对受领茅台酒的深深感谢。礼物是一枚乒乓球型的徽章,画面的前方是盛开的樱花,后面是白雪皑皑的富士山麓,构图简洁而又意味深远。这是松崎君代的珍爱,是她12岁时参加全日本青少年乒乓球大赛而获得的纪念章。与周恩来总理赠送的茅台酒相比,这枚徽章的价值也许微不足道,然而,周总理愉快地接受了。于是松崎君代细心地把徽章别在他的胸前。这一瞬间,在场的记者机敏地按下了快门。




  在这张深深地镌刻着历史画面的黑白照片面前,任何语言的描述都显得多余。我们不能不说,这是我们所见过的笑容里,最为甜美,最为灿烂的笑容;我们也不能不说•,这是我们所见过的眼神里,最为真诚,最为慈爱的眼神。

  这张还未公开的照片,是前不久周总理的亲戚寄给松崎君代的。这照片印证的是,周恩来总理和松崎君代曾经的友情,记录的是,中国和日本,政治家和平民百姓的近距离的交往历程。

  那系在茅台酒上的红色丝巾,正是友谊的纽带,松崎君代和周恩来总理由此开始了长达30多年的交往,在这30多年的岁月里,松崎君代和周总理曾经有过13次的会面,每一次的会面,每一个小小的细节,松崎君代现在回想起来都历历在目,铭记在心,她即使在东京,也时时感受到周总理的如同慈父般的无微不至的关爱。

  松崎君代记得,1964年的秋天,她和日本乒乓球队一起来到北京,来到周恩来总理的家里作客。邓颖超妈妈还亲手上厨房,烹制了家乡的特色菜;红烧狮子头。这使松崎君代感慨万分,其实此时她已经挂拍退役,在取得第27届世界乒乓女子单打冠军之后,由于身体的原因。她自称自己什么都不是,连个固定的工作还没有找到。可是,周总理依然想到了她,把她作为一位“特别的客人”请来。

  松崎君代记得,二年之后的1966年,周总理夫妇得知她有了恋人,便提前送给她二条红缎被面以示祝贺,并说,在我们中国大红象征喜事临门,万事如意。希望你们建立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松崎君代记得,在1972年的冬天,她又来到了北京。这次她是作为老运动员来参加亚非拉乒乓球联谊赛。周恩来总理在百忙之中来到运动员驻地,看望各国的运动员们。在日本队的休息室里,松崎君代又见到了周总理,周恩来总理关切地询问,小松崎有孩子了吗?不知为什么,这时的松崎君代突然冒出一句话,和总理一样,我没有孩子。为此松崎君代懊悔了很久很久。但周总理不以为忤,反而和邓颖超妈妈一起关心她的身体。国家体委连续二次邀请松崎君代夫妇来到北京进行治疗,林巧稚等中国一流的妇科大夫组成专家小组,从西医到中医,从上海到北京,松崎君代受到了有生以来最是精心的治疗和照顾。

  在返回日本的那天,周恩来总理还谆谆嘱托:

  “有了孩子,早日相告呵。”

  坐在日本航空的机舱里,眺望远处的白云和夕阳,松崎君代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如果说,人世间有一种关爱象大山一样凝重,如大海一样深沉;如果说人世间有一种友情象茉莉花般的清新,如春光那样温暖,似清泉这样的明净,那么,这些年来,松崎君代感受到的正是这样的一种关爱,她感悟到的正是这样的一种友情。

  松崎君代和她的的丈夫朝思暮想,多么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早日地诞生,他们遐想着在不久的将来。为了给孩子取名,他们差不多把日本的广辞源和中国的新华词典翻了几个来回。终于他们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名字,名叫“晔”,"日"字边旁一个“华”字,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好了。

  名字是有了,可松崎君代终究没有能够如愿以偿,天公有时也往往不给好人作美,不知道到底是亚当和夏娃哪方面出了问题。

  但是,好在青山还在,茅台酒还在。周恩来总理赠送的茅台酒在松崎君代家已经度过了整整14个春秋,现在它正从香川的高濑镇转移到东京的惠比寿,松崎君代的新居。逢年过节,或者碰到什么高兴的事,松崎君代总是忍不住取出珍藏的茅台酒,拂去瓶颈的灰尘,又把瓶身擦了又擦。然后重新用棉纸,棉布和防水油纸一层一层包裹起来。她曾经笑着对友人说,我是把它当做自己的孩子在养护它,呵护它呵,不是儿女胜似儿女,夏天怕它热了,冬天怕它冷了,地震了又怕它被压着,总有许多许多的牵挂。

  松崎君代是幸运的,这瓶茅台酒的真正价值,她是在很多年以后才知道的。从周总理的侄女和周的秘书口中得知,这是贵州茅台酒厂为庆祝新中国成立10周年,精心定制献给周恩来总理的,里面的酒浆是封存50年以上的茅台酒,所以这瓶酒的背面标签上用红笔写着“解放前的老酒”,我们的周总理在珍藏了二年之后又把它转赠给日本友人松崎君代,为了建立和增进中日之间的友谊。

  1975年仲夏,为参加日中前辈乒乓球运动员的友谊对抗赛,松崎君代再次踏上了中国的土地。可是这一次在北京的时候,却未能与周总理见面。

  “这是过去都没有的事情啊,”松崎君代的声音有些哽咽,她的心里升起不祥的预兆。

  回到东京,她连夜给周恩来总理写了一封信。情急意切中,她在信封上写下的地址是:中国 北京中南海 周恩来总理收。其实松崎君代哪里知道周总理的准确地址,这封信能否送到周总理的手里就不得而知了。

  难熬的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秋天之后便是严寒的冬天。期间,日本的媒体对周恩来总理的身体有过种种的猜测,有家报社的记者干脆提前采访了松崎君代,要她谈谈对周总理的印象和感想。

  噩耗终于传来了,松崎君代在第一时间里证实了这一消息。1976年1月9日凌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门前,已经有不少的日本友人顶着寒风在排队等候吊念。仔细看去,站在队伍最前面的正是松崎君代,头发有些凌乱的她含着眼泪告诉新华社的记者:在看到电视里播映的周恩来总理的遗像后,她马上打电话通知家住东京的乒乓好友,大家一起去中国大使馆,向敬爱的周总理告别。松崎君代语音颤抖地接着说,日本任何一位大人物去世,她都不可能如此动情伤心。

  入夜,松崎君代和他的丈夫取出茅台酒,把它庄重地放在周恩来总理的照片前。她遥对北京长空,双手合十,情不自禁地哭出声来:“茅台酒呵,我要为你哭泣!”

  ………

  时光飞转,日历很快地翻到了2011年的4月20日,这一天对于松崎君代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这正是周总理赠送茅台酒的五十周年纪念日。

  已经记不得访问中国有多少回了,但今天的目的地不是北京,而是中国的西南方向。她要光顾这一块生产世界名酒的风水宝地,她也要在这里瞻仰伟岸的友人铜像,她的怀里还拥抱着一个重要的使命。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松崎君代养育和呵护友谊的赤诚之心没有丝毫的变化,她在保存茅台酒的同时亦从中吸取了美丽的精神寄托,品尝了友谊的情醇意浓。

  她曾经和中国的乒乓球国手面对面地交流,讲授运动员的心理素质,传授近台快攻的步法;

  她曾经辅导过中国十几个省市的青少年体校,她的英姿和笑容给一代乒乓球运动员留下深刻的印象。

  中国乒乓球队零的突破,以及后来长足的进步,里面应该有松崎君代的一份小小的贡献。

  她发起和组织的香川和青岛,东京和北京的市民乒乓球联谊赛已经持续十几年了,从未因为气候的变化而中断。松崎君代认为,日中二国是邻居,作为平民百姓的我们都需要交流,都渴望友情。尽管民间的活动大都是自掏腰包的,经济状况并不富裕的她依然心甘情愿,乐此不疲。

  来到贵州,呼吸着那略带湿润的空气,松崎君代感到分外的亲切。这位昔日叱咤世界乒坛的微笑女战神,尽管现在的走路步伐仍然快捷,她的微笑仍然优雅,但74岁的她自觉已经不再年轻,应该为周总理赠送的茅台酒寻找一个新的归宿,让周恩来总理播下的日中友好的种子能够世世代代地传下去。

  她想了很久,很久。

  时有在东京从事拍卖行业的中国朋友前来劝诱:“这瓶茅台酒如果去拍卖,一定能拍出一个天价喔。”

  松崎君代莞尔一笑:“我不需要什么天价,只是想为它脚踏实地的找一个好去处。”

  “有了孩子,早日相告呵。”她的耳边响起了周总理的谆谆嘱托。

  这一刻,她决定了,她决定把这瓶茅台酒送到它的出生地去。

  在周总理的铜像前,贵州茅台酒集团举行了隆重的捐赠大会。

  松崎君代用微微颤抖的双手,和贵州茅台酒集团的总裁季克良先生一起捧着这瓶刻满岁月痕迹的茅台酒,她禁不住热泪盈眶,轻轻地说道:“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您看到了吗,在五十年前的今天,您送给我的这瓶珍贵的茅台酒,现在我把它送回

  了它的故乡,让它在中国,在茅台酒厂,永远地见证日中二国人民的深情厚谊。”

  ………

  贵州之行,让松崎君代了却了人生最大的一件心事,但同时又让她肩负了一份新的责任。为感谢松崎君代保存和捐赠茅台酒的稀世之宝,贵州茅台酒集团决定授予她“贵州茅台酒集团终身职员”的荣誉称号。这使松崎君代浮想联翩,小时候她打乒乓球,曾遭到父母亲的极力反对,因为松崎君代是长女,父母希望她将来能够继承家业,做松崎酒店的掌门人。没想到半个世纪后,松崎君代不仅没有继承松崎的家业,反而成了中国茅台酒厂的终身员工,在九天之上的松崎父亲,不知该作何样的感想。

  百年茅台,静静地安置在贵州茅台酒的博物馆里,在灯光的照耀下,愈发朴实无华,愈发情醇意浓,不仅仅是它的历史悠久,它那富有传奇色彩的保存经历,恐怕在当今的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那扎在瓶口的红色丝巾如今已经蜕变成紫绛红,它好像在诉说松崎君代五十年如一日,珍视生命般地珍视周恩来总理的友情;微微变黄的瓶身泛着凝重的光泽,它又似乎在低吟,周恩来总理亲手建立的中日友谊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如果摇动酒瓶,定能听见瓶内的琼浆玉液与瓷壁的呢喃声,它们又在祈祷着什么呢?令人遐想,叫人回味。

  “松崎君代”,但愿我们的下一代,我们的下下代能够记住这个名字。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0/15415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