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活跃在日本的中医人之七:背穴速点疗法与中医康复训练
日期: 21年02月4期
活跃在日本的中医人~养生与治疗~之七



作者  黄 一凡

有限会社日本健康文化研究所  代表
首都医科大学毕业
北京三量诊所内科医师
东京大学保健学科留学
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史文献所博士课程修了
著作《日本心身锻炼法纵览》   
                   
在我刚进大学时社会上泛起气功热,一本《气功探邃》与西医课本截然不同的健康观和生理学引起我的好奇,课余我到校外参加学习会,北京大学一位化名石松的年轻教师业余传授站桩功,在未名湖边练习时,我第一次摸到两掌之间有一种弹性的东西,老师说这就是气。没想到从此摸索出一条中医路,而且后来在日本越走越宽。



班门也弄斧,无针有锋芒。

1987年我初到日本是在北海道一家医院进修。院长得知中国的西医大学也开设中医课程,就让我抽空指导一下理疗科的针灸师。理疗科主任虽是中专学历,但临床多年,持有针灸师柔道整复师执照。去理疗科难免班门弄斧,但我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因为我相信能跟主任有所交流,也是对医院的一种回报。第一天握过手,第三天我让主任象握手那样伸出手之后放在桌上,我从空气中捏住一根不存在的针,刺向他的合谷穴,继续做捻针动作。几秒钟后他嘴角微微抽动声音有点变调,说:なに,これ?还说有一股静电样的感觉扩展到腋下。我告诉他:这是气功,中国自古以来很多针灸医生都注重气功训练。然后我把抱球式站桩传授给他,他练得很认真。九个月后我回国之前,主任说他在针刺治疗中有时感觉自己的胳膊中有东西流向指尖,患者反应他的针灸效果更好了。

贵人引蹊径,鱼渔与熊掌。

我回到北京马上辞职到东京留学,一年后进东京大学保健学科做研究生。导师园田教授是日本ホリスティック医学协会的创始人副会长。holistic-medicine.or.jp/打开网站可以看到协会的开放理念,导师很重视民间疗法。一天,导师派我去访问一位民间疗法大师收集一些资料。大师约我先去他的治疗会场观摩,这一去就被他拐走了。

他,十字式健康法普及会会长,当时的北京中医学院客座研究员,医学博士安久津政人先生,身材魁梧的北海道大叔,自称有1/8俄罗斯血统。带领十多名徒弟在全国开设20多个治疗会场实施“瞬间背骨疗法”。两把椅子一前一后,患者裸露背部坐在前边,医者坐在后边触诊背部之后握拳叩击脊柱两侧,全过程数十秒至三分钟不等,从感冒到癌症各种疾病都治,患者络绎不绝,候诊排队常常要一小时以上。徒弟们每人每天接待患者一至五百人。安久津先生出诊经常是一天治疗六百人。他个人所得税每年超过一亿日元。我曾怀疑疗效,细思,如果50%以上无效,很快就会自生自灭,他开诊已经十多年,而且患者越来越多。最能证明疗效的是ぎっくり腰、汉语叫闪腰岔气,两分钟搞定。几家电视台介绍了他,引来很多拜师者都被拒绝。



我的来访意味着东大教授的关注,他很高兴,请我吃法国菜,席间问了我很多关于中医气功的问题,最后拿出一张汉语的文稿,让我用片假名给全文标上读音。原来他正准备到北京参加世界医学气功学会成立大会,钱信忠,崔月犁,陈敏章三位卫生部长都出席。安久津作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和特别顾问他被指定在开幕式上发言,本来有翻译,但他非要耍酷用汉语朗读。餐后结帐近两万日元,他顺手给了店员一万的小费。一个性情中人。

隔周见面交还文稿交时,他郑重对我说:“你要在东大拿博士不容易,干临床还要考执照,你跟我干吧,你的气功在我这里能用,出手方式按我的做就行。我的患者都是医生治不好的,我大弟子的工资是一年2600万日元,你从大学院中退就先给1000万”。当时国内万元户一词还没过时,我跟所有留学生一样生活费学费全靠打工。现成的高薪与未来的学位好比鱼与熊掌,有道是,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恩师传递的是日斩数百病魔的医海渔术,换了谁都会做出同样选择。一个月后我离开东大,走上东方医学的临床岗位。



对照三国语,气字一点亮。

千招会不如一招先。安久津式背部叩击疗法可以瞬间治愈闪腰岔气,他是从脊骨和神经解释原理。我用中医气功的理论去理解老师的传授,越做越顺手,反过来证明了我的理解是正确的。比如早晨弯腰刷牙,担心误车扭头看挂钟,或平时起身取物,突然腰部剧痛。本来没受冲击,也没有过份角度或过猛的动作,所以临床上常见的说法:扭伤、错位、椎间盘如何如何,都不合理。这些误诊导致错误的治疗,使本来可以瞬间治愈的病复杂化、慢性化、习惯化。

正确的中医的诊断还是那一句:不通则痛。淤为不通,断亦然也。闪腰岔气大多属于后者,但不是肌纤维、韧带、筋膜这类组织学意义上的断裂,而是经络中气血的正常流动中断了,走岔路了,所以叫岔气。进一步作气功医学的病生理分析,意到气到,意念指向挂钟,气必上行,下盘空虚,腰部经脉就好比水量不足的水龙带前心贴后心,水流中断。尤其容易发生在劳累体弱(气虚)忙乱中(意念飘忽)的人,虚则喜按也是中医望诊触诊的要点。有个实验可以了解意念与气血(包括生理气体)的关系:在你不方便出虚恭的场合,把注意力从肛门括约肌转移到百会穴,大肠里的气体压力会瞬间减弱。

从三国语病名看,日语和德都形象表达突然和不可理喻,只有汉语说出了病机:气走岔路。治则也就不言而喻了。把水龙带补足水量,把散乱的意念拉回来,正常的气血流通就能瞬间恢复,手法是循经定向补法点穴,阿是穴肯定要点击,反复发作的用黄芪代茶。我曾遇到一例救护车送来的休学旅行的中专女生,拥挤中被人碰倒腰痛不能站立,或许随行老师或急救队员是安久津先生的粉丝,一般是送医院,可是担架抬到我值班的会场。我先让人扶她坐起,用拳向下轻叩头顶,未见刺痛表情,轴向压痛阴性,说明脊柱没有骨折,阳性的话马上送医院。算她运好遇到我,叩击点穴一气呵成,两分钟她轻松起身对我鞠躬哭着走出诊室,急救队员也跟着鼓起掌来。这时我由衷感谢恩师的传授,也庆幸在西医急诊值班时学过这类触诊方法,更是感慨中医的气血经络理论指导实践的力量。





芝麻与西瓜,信手再一把。

93年我回北京在中医科学院医史文献所读书期间,拿着所里给的介绍信进山参加气功大师为副高以上职称者开办的学习班,来自全国的40多位各学科的专家同吃同住一起练功讨论相互切磋,不仅锻炼了我的肌体,也使我从医学以外更宽的角度加深了对气功理解,也为我后来改良叩击点穴旧手法提供了经验和实力。这类副业耽误了论文按时提交。导师看过论文说:我无法为你争取到答辩机会了,到楼下去找中医古籍出版社社长,他是我的学生,他会帮你把论文出书。鱼与熊掌,西瓜与芝麻,抓过再看,时小时大。

后来我再次赴日,定居东京,每周在自家附近开诊半天(ko-jp.com),不定期巡回各地,点穴治病,指导患者把气功作为中医的康复训练去实践,走遍了47个都道府县。新冠病毒流行以来我平时治疗的患者和指导的学员都没有出现感染者。



多年实践使我感到气功是中医非药物疗法的精华。《素问・上古天真论》云: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患者自行投入气功锻炼意义非常重要,可以称之为中医的康复训练,从气血经络入手与西医着眼于肌肉关节神经的康复训练相比,针对疾病的范围更广,作用更深入,还有预防效果。一般人投入气功锻炼就不仅是医疗的意义,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在处处追求效率的当今,每天几十分钟进入气功状态,呼吸会变浅变慢,呈现低氧低碳,这种非自然的人为主动制造的生命状态提示机体内高度的有序化,而且有助于沟通高维度的能量和信息,或许未来人脑植入高级电脑后才能领悟气功类活动的意义并提高气功的效率,从而进一步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甚至逐步改变生理解刨结构,突破被动的适者生存进化论,省去霍金和刘慈欣提倡的外星移民,走自觉进化的路,涅磐提升,在地球消亡后宇宙中仍然闪烁人类智慧之光。祝大家气血通畅心身健康。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19175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