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为抗衡中国的大动作 还没公布被曝就已缩水
日期: 2022/05/21 19:26
新闻来源: 观察者网

5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正式开启“亚洲之行”。由于事先就放出了“印太经济框架 (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这一遏华大新闻,拜登的本次行程备受关注。

然而,这一被彭博社称之为“为抗衡中国在亚洲影响力而提出的”大动作,还没等拜登把它发布出去,就已经“缩水”了。

英国《金融时报》5月20日援引6名知情人士的话称,美国及其他国家决定弱化发布“印太经济框架”时使用的措辞,以吸引更多国家加入。根据《金融时报》拿到的出版草案,发布声明里的各国将“启动谈判”这一措辞会被弱化,转而表现一种各国正在开始磋商,以便随后展开谈判的状态。至于具体会用什么措辞,《金融时报》称美国官员们还没有决定好,白宫也没有回应媒体置评。

与此同时,拜登已乘“空军一号”抵达韩国——他亚洲五日行的第一站。再过3天,“印太经济框架”就要在日本首都东京发布了。


很多国家都在问:我们要签啥?

与拜登政府在安全领域推进一些议程不同,“印太经济框架”的推进过程可谓是磕磕绊绊。《金融时报》指出,该战略是美国为了回应来自盟国和伙伴的批评提出的,因为在过去一年,印太地区各国一直敦促拜登政府制定一项经济战略,批评人士也指责美国采取“只有枪没有黄油”的战略,给了中国一个可以发挥经济影响力的机会。

等到去年年底,美国开始同印太国家就“印太经济框架”展开谈判,该框架的“四大支柱”包括:一、公平和有弹性的贸易,二、供应链弹性,三、基础设施和脱碳,四、税收和反腐败。然而,拜登团队发现他们难以说服许多东南亚国家和印度加入。知情人士指出,这些国家认为该交易没有太大价值,尤其是考虑到“印太经济框架”并没有跟进入美国市场相关的内容。

但美国官员认为,同削减关税的传统贸易协定相比,“印太经济框架”更适合21世纪。他们明确表示,传统贸易协议在美国政治中已成为一种政治毒药,使人们很难签署授予市场准入的协议。

那么,这个“更适合21世纪”的框架是什么?实际上,就连要签协议的国家都不知道。

5月20日,彭博社援引美国驻日本大使拉姆·伊曼纽尔的话称,亚洲国家要求提供更多关于“印太经济框架”的信息。目前,该协议除了不包括更多进入美国市场的内容外,几乎没有透露任何细节,以至于很过国家的政府都在问美国:“我们要签啥?”

美国国内的议员也发现了这一点。报道称,共和、民主两党参议员在3月份的一次听证会上抨击拜登的贸易议程,并指责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缺乏谈判新协议的雄心。

伊曼纽尔大使本人同样透露不出什么实质内容,他强调该协定的象征意义,称细节将会在协定启动后得到进一步的补充,“印太经济框架在经济领域表明我们永远是太平洋的一部分”。


美国前国务院经济商务首席副助卿唐伟康(Kurt Tong)表示,“印太经济框架”一直在包容性和参与性之间权衡。由于美国排除了市场准入的议题,这就意味着一旦在参与协定方面提出更明确的要求,愿意参与协定国家就会变少。但是,足够数量的东南亚和新兴经济体的参与对“印太经济框架”的成功是不可或缺的。

美国商界就表示,他们欢迎“印太经济框架”,因为它让美国回到了贸易游戏当中。但是,只有越南、马来西亚和韩国等国签署高水平的数字协定,它才能发挥最大的影响力。美国前贸易谈判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Cutler)则认为,想要吸引更多人参与这类倡议,就不能在实质内容上那么严厉,而是要邀请其他人一同塑造它。

日本政府对此有着清晰的认识。《金融时报》援引几位熟悉谈判人士的话称,日本政府敦促美国政府采取更灵活的态度,以便最大限度地吸引更多的东南亚国家加入,并增加同他们达成协议的机会,不仅如此,日本政府还敦促美国优先考虑关于数字贸易协定的议题。唐伟康称,日本和美国在亚洲的其他盟友仍对特朗普政府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感到失望,很多人在批评“印太经济框架”时其实更多的是对美国无法重新加入TPP感到失望。

日媒:令人惊讶地缺乏实质性内容

就美国在推进“印太经济框架”时遭遇的困境,《日经亚洲》杂志网站在4月3日就撰文指出,拜登政府缺乏一个强大的贸易谈判工具来实现这一愿景。

文章称,如果美国想在印太地区遏制中国,那就需要通过承诺扩大贸易和投资,在该地区形成经济同盟,但“印太经济框架”却“令人惊讶地缺乏实质性内容”,比如如何与亚洲国家接触,并将它们纳入他的经济框架。

去年10月,拜登在东亚峰会上曾提出了“印太经济框架”的一部分,如提高劳工和环境标准、开放跨境数据流动和安全供应链。但是,除非协定能给予印太国家更多进入美国市场的机会,不然这些国家几乎没有动力达成一项对劳工和脱碳标准更严格的协议。可如果要这么做,那拜登政府需要关键的贸易促进权——国会授予总统与其他贸易伙伴国谈判并签署新贸易协定的权利,国会对这些贸易协定要么批准,要么否决,不能修改其内容。

2015年,致力于推进TPP的奥巴马政府拿到了有效期至2021年7月1日的贸易促进权,但在那之后国会没有继续授权,这就意味着拜登政府只能提供一种松散的伙伴关系,无法达成像TPP那样广泛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贸易协定。

《日经亚洲》认为,许多国家都希望能够增加其对美国这一超级市场的出口,这也是美国之所以强大的部分原因之一。所以,如果美国希望各国切实遵守它提出的贸易规则,那就需要降低关税,以激励成员国遵守其余条款。不然,新兴经济体都是务实的,不会被理想和战略打动。

中美可以拥有共同的“朋友圈”

美国和日本在构思“印太经济框架”时处处剑指中国,柬埔寨《高棉时报》指出,“印太经济框架”是美国政府用来鼓励该地区国家与中国市场“脱钩”的,这对亚洲来说不是好事。它实质上在该地区引入了一个封闭的、排他性的、对抗性的协定,其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意图明显,与多边主义原则背道而驰。

5月13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国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以平等协商的态度推进东盟主导的地区合作。互利共赢、开放包容始终是中国东盟合作的底色。中国东盟合作根植于双方深化睦邻友好、加强互利合作的共同需要,着眼于维护地区稳定。中国和东盟不搞零和博弈,不推进集团对抗。只要是促进本地区长期可持续发展和共同繁荣的合作倡议,中方都欢迎。

至于美方相关倡议是不是针对中国,你可以去问问美方。我想说的是,中美都是亚太国家,完全可以拥有共同的“朋友圈”。关键是要倾听亚太国家维护和平、深化合作、共谋发展的心声,坚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要从本地区共同和长远利益出发,为地区和平、稳定、发展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以健康的心态和建设性的做法为亚太区域合作多做实事。


拜登访韩尴尬不断:
错把尹锡悦叫成文在寅,特勤局人员酒后滋事被遣送回国

当地时间5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抵达韩国,开启任内首次亚洲行。

当天傍晚,拜登一下飞机便直奔三星半导体工厂,在韩媒看来,此举表明韩国半导体是支撑韩美同盟的核心战略资产。美媒则读出了拜登政府想“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寻求加强供应链并重启自身制造业的意图。

拜登此行还带来了所谓“印太经济框架”(IPEF),计划于访日期间宣布启动,韩国已决定加入。不过,这一被外界视为“抗衡中国”的“大动作”,尚未正式公布就被曝出“大缩水”,外界质疑声不断。

而这次雄心勃勃的出访,从一开始就波折不断。先是拜登抵韩前夕,两名为拜登之行做准备的美国特情局雇员,在韩国酒后闹事被遣送回国。拜登则在抵韩首日的公开讲话中再次出现口误,把韩国新总统尹锡悦叫成了“文在寅”,美媒将这一插曲称为拜登亚洲行“坎坷的开端”。此外,多个韩国团体20日及21日在首尔举行集会,反对拜登访韩。

5月21日,拜登和尹锡悦就将举行正式会谈,有韩国媒体20日提醒道,对韩国而言,此次会谈是强化对美关系的机会,但也是巨大负担,与拜登相比,尹锡悦完全是没有外交经验的新手。

第一站:三星工厂

拜登自5月20日起对韩国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韩联社20日称,这是美国总统首次打破惯例,先访韩后访日。同时,也是韩国历届新政府上台后速度最快的一次韩美首脑会谈——在尹锡悦就任11天后举行。

20日下午,拜登乘坐的“空军一号”抵达驻韩美军乌山空军基地。随后,他便马不停蹄地前往位于京畿道平泽市的三星电子半导体工厂,与尹锡悦见面。

在三星工厂,两国领导人在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指引下视察工厂内部,参观了目前正在启动的第一生产线和正在建设中的第三生产线。

当地时间2022年5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和韩国总统尹锡悦访问京畿道平泽的三星电子半导体工厂 图源:视觉中国

韩国《朝鲜日报》称,拜登将三星工厂作为访韩首个行程,或旨在传达希望在美国主导的半导体供应链重组中,将韩国作为主要合作伙伴的信息,此举也再次明确了韩国半导体是支撑韩美同盟战略价值的“核心战略资产”。

美国《华尔街日报》则认为,韩国与日本一样,是美国“对抗中国不断上升的技术实力、在半导体和电池等未来关键技术上保持优势的关键”。在“与中国竞争的背景下”,美国正寻求加强供应链并重启本国制造业,拜登此次出访凸显了美国与韩国之间的技术联系。

拜登20日在三星工厂发表讲话,称“这些只有几纳米厚的小芯片是推动我们进入下一个人类技术发展时代的关键”,“我们两国共同努力,制造世界上最好、最先进的技术,这家工厂就是证明。”

拜登还称,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进一步强调了“保护我们关键供应链的必要性,让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国家安全不依赖不认同我们价值观的国家。”

韩联社报道,韩国总统办公室20日发布新闻资料,表示尹锡悦和拜登共同视察三星工厂,表达两国通过半导体合作深化韩美经济安全同盟关系,进而携手解决全球供应链问题的“坚强意志”。

韩国总统办公室称,三星电子平泽半导体工厂是全球最大规模的尖端生产基地,充分展现韩国半导体产业在全球的地位,以及韩产半导体在全球供应链中的比重。

尽管韩国政府自信满满,韩媒却有一丝隐忧。《朝鲜日报》20日评论称,韩国政府虽效仿美国、日本、欧洲等地出台了支持半导体产业的特别法案,但只是一部远不及竞争对手的“半吊子法案”。三星电子平泽工厂的输电线安装已经推迟了四年之久,SK海力士龙仁园区也因为拿地问题推迟两年动工。文章问道:“作为一个不仅经济,连安保、同盟都依赖于半导体的国家,这样做真的可以吗?”

“感谢文总统……”

在三星工厂,拜登又犯了口误的“老毛病”。他在演讲尾声对尹锡悦表达了感谢:“非常感谢大家,感谢文(在寅)总统……”

在意识到自己说错后,拜登立刻改口称“尹(总统)”,站在一旁的尹锡悦对此没有明显反应。

《纽约邮报》称,这似乎是拜登的“即兴结尾”,他此前通过提词器宣读演讲稿时,并没有叫错尹锡悦的名字。

值得一提的是,拜登此前确有与韩国前总统文在寅会面的计划,但19日已通知取消。

《纽约邮报》将这一插曲称为拜登亚洲行“坎坷的开端”。不过,在拜登抵达韩国前,还发生了另一件不愉快的事。

综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路透社等报道,本周早些时候,一群美国特勤局雇员在首尔的餐厅用餐,饭后有几人去了酒吧。从酒吧返回途中,一名雇员与一名出租车司机及两名韩国人发生争执,导致警方介入。

其中一名美国特勤局雇员被指控醉酒袭击一名韩国人,韩国警方对路透社表示,这名特工于19日凌晨被警方“逮捕”。但一名美国官员不认同“逮捕”的说法,只称该特工受到了韩国的“调查”,他还透露,另一名雇员也卷入这场纷争,但没有被调查是否存在不当行为。

CNN称,这两名雇员一人是特工,另一人是人身安全专家,都配有武器,参与拜登亚洲行的安全准备和后勤工作。

美国特勤局发言人古列尔米(Anthony Guglielmi)表示:“特勤局了解到两名员工在下班后发生的事件,这可能构成潜在的违规行为。这些人将立即返回(美国)岗位,并被安排行政休假。”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4/19778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