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70000家外企重估在上海的明天
日期: 2022/05/06 16:44
来源: 制造界

上海与奥密克戎的殊死搏斗,让全世界都嗅到了血腥的味道。

2022年3月26日,面对新一轮疫情,还在坚持精准防控的上海,预估了封城的后果。如果上海全城静止,东海上就会多出很多漂在海上的国际货轮,会影响整个中国乃至全球的经济。这曾引起外界对上海的哂笑。

2022年3月28日,上海封控的方向突然急转,全域静态管理的方式横空而出。从浦东到浦西进入了抗击奥密克戎的新阶段。上海与当地约2500万居民的大局观,被压缩到了病毒上。

38天后,从日本东京到广州黄埔的整车工厂里,从上海浦东到中国台湾新竹的晶圆代工厂里,从江苏昆山到韩国蔚山的生产线上,从越南胡志明市到江苏苏州市,从吉林长春到德国沃尔夫斯堡,都在为上海的封控措施付出代价。

从汽车线束到电子元器件,从基板到雨刮,从车载MCU到传感器,从物流卡车到集装箱,从陆运到海运,全球汽车、半导体、晶圆制造的供应链已经中断。WTO在一份报告中称,上海封城影响的外溢,强化了各个行业快速地去全球化。

根据日本经产省的统计,全上海约有70000家外资企业。其中,日资企业有24000家。它们一边深陷对奥密克戎病毒的恐惧中,一边思考解封后的对策。中国台湾的智库说,眼前最困难的事情,是能否坚持到明天。与对解封后重启的压力相比,避免悲剧再次发生的决策更为棘手。

上海市政府发布的信息,对此做了一个小小的注脚。截至2021年底,有800多家跨国公司在上海设立了区域总部。其中,121家为世界500强企业。无论企业大小,它们都面临相同的难题。

从金融到物流,从商业到贸易,从科技到制造,上海的影子无处不在。

在各类麻烦中,汽车行业遭受的影响首当其冲。

上海是中国第二大汽车生产基地,2021年的产量为283.32万辆,占中国汽车产量的10.7%。在传统汽车制造领域,有大众、通用、上海汽车等主流汽车品牌。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围绕特斯拉已经逐渐建立起了产业集群。

在汽车零部件领域,博世、采埃孚、电装、舍弗勒、大陆、弗吉亚等21家全球汽车零部件百强企业,都在上海设有基地或者生产工厂。在发动机、电池、原料等领域,上海及其周边地区至少有600家企业。如果把小型厂商计算在内,预计有超过20000家企业。

在半导体领域,上海涉及材料、设计、制造、封测的完整产业链。高通、博通、台积电、日月光、AMD、阿斯麦等均在上海设立了分公司或生产基地。2021年,上海半导体产业的规模达到2500亿元。在94家A股上市的半导体企业中,有27家落户上海。

上海还没有解封的准确时间,奥密克戎仍然无处不在。随着封城时间的延长,所有的厂家都面临着人员流动的限制、原材料与零部件短缺、物流中断等的现实问题,这已经在汽车、半导体、手机、电脑等领域蔓延开来。产业链重塑,成为绕不开的难题。

自新冠疫情以来,美国、日本、德国、韩国等都采取措施,构建安全而有韧性的供应链。在这一过程中,灵活的中国台湾商家行动最为迅速。根据中国台湾投资审核委员会的统计,2019年台资对中国大陆的投资下降至41.7亿美元的历史新低,2021年反弹至58.6亿美元;同期台资对新加坡、越南、印尼、泰国等新南向18国的投资由24.7亿美元增至58.1亿美元。

中国台湾资本在电子、芯片、动力电池、新能源汽车等领域的投资,逐渐分散到东南亚、南亚等地。上海的封控,成为新的催化剂。

在听到韩国商家从上海发出的求救声后,韩国新一届政府立刻施援,鼓励3000多家在上海的企业回归本土。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及原材料、半导体等领域,韩国更倾向于和美国、日本构建稳定的合作伙伴关系。

一场新的供应链重整,正在到来。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4/19760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