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从搅局者到合作方:马云的蚂蚁还能飞多高?
日期: 2020/10/27 22:02 阅读: 154
新闻来源: 纽约时报

蚂蚁集团的支付宝应用帮助中国成为全球互联网金融的先锋。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过去20年,阿里巴巴的马云帮助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他还发誓要实现一次更加大无畏的转型。

“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他在2008年表示,并谴责中国小企业向政府放贷机构借款异常困难的现象。

“金融行业需要搅局者,”几年后,他对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表示。他说,他的目标是让银行和其他国有企业“不爽”。

马云将在多大程度上取得成功,如今正在清晰起来。他实现金融科技抱负的工具是阿里巴巴分拆出来的蚂蚁集团,该公司正准备进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根据周一公布的证券交易所文件,蚂蚁集团将通过在香港和上海的公开发行募集340亿美元。上市后,蚂蚁集团的市值将达到3100亿美元左右,远远超过许多全球银行。

该公司的上市不再是作为斗志高昂的新贵,而是一个极为依赖政府的友好态度的庞然大物,而政府曾经是马云乐于鞭策的对象。

每个月有超过7.3亿人使用蚂蚁的支付宝应用来支付午餐费、用积蓄投资和信用购物。然而,支付宝的规模和重要性已使其不可避免地成为中国监管机构的目标,这些机构已经在某些领域对它的业务进行了整顿。

如今,蚂蚁集团所谈的主要是同大银行建立合作关系,而不是颠覆或取代它们。几家国有基金和机构都是蚂蚁集团的股东,它们有望从此次公开发行中获得丰厚利润。

现在的问题是,在不激怒中国当局,导致它进一步剪掉其翅膀的情况下,“蚂蚁”还能飞多高?

兴奋的投资者将蚂蚁集团视为振奋人心的互联网创新者。《红色资本主义——中国非凡崛起之下的脆弱金融基础》(Red Capitalism: The Fragile financial Foundation of China’s Extraordinary Rise)的合著者侯伟(Fraser Howie)表示,风险在于,它变得更像是一个受到严格监管的“金融数字公用事业”。

“在我的印象里,公用事业股并不是最令人兴奋的股票,”侯伟说。

蚂蚁集团拒绝置评,理由是在售股前有监管机构要求的静默期。

该公司多年来一直在与北京讨价还价。随着智能手机支付在中国变得无处不在,蚂蚁集团发现自己管理着支付宝用户虚拟钱包中的巨额资金。央行要求将这些资金存入特别账户,这样可以获得最低限度的利息。

当人们纷纷涌入支付宝内部一个简单易用的投资基金后,政府迫使该基金规避风险,降低收益。监管机构限制了一项以支付宝数据为基础,建立类似美国FICO的信用评分系统的计划。

今年夏天,中国最高法院为消费贷款的利率设定了上限,不过尚不清楚该上限将如何适用于蚂蚁集团。中国央行正在准备一种新的虚拟货币,可以作为日常支付工具,与支付宝和另一款电子钱包——即时通讯应用微信竞争。

蚂蚁集团已经学会了让当局站在自己这边的方法。马云曾在瑞士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夸耀,自己从未从中国政府那里拿过钱。如今,与中国社会保障体系、国家主权财富基金、一家国有人寿保险公司和国家邮政运营商有关的基金都持有蚂蚁集团的股份。这次公开募股可能会大大增加他们所持股份的价值。

“国家就是这样得到回报的,”侯伟说。他说,对于蚂蚁集团来说,“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的界限非常非常模糊。”

在不到两代人的时间里,中国从一个国家计划的金融体系变成了全球互联网金融的先锋,每年通过移动设备进行的交易额达到数万亿美元。这与支付宝有很大关系。

阿里巴巴在21世纪初创建了这项服务,以托管方式保存在线购物的付款。在这个几乎错过了信用卡时代的国家,它很快显现出更广泛的用途。功能不断增加,用户不断涌入。监管机构和银行不可能不将该应用视为一种威胁。

一个巨大的考验来了,蚂蚁集团开始向支付宝用户提供这样一项服务:把你的钱放在一个叫做“余额宝”的地方,我们会给你更多的钱,高于政府在银行提供的固定低利率。

人们可以想投资多少就投资多少,让他们觉得口袋里的零钱也派上了用场。余额宝大受欢迎,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之一。

银行都被吓坏了。一位国家电视台的评论员称该基金是“吸血鬼”和“寄生虫”。

不过,“所有主要监管机构仍然一致认为,这对中国金融体系是一件积极的事,”位于华盛顿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说。


“如果不能真正改革银行,”马永哲说,“那还可以注入更多竞争。”

但随之而来的,是对金融业内阴暗、不受监管的角落及它们对更广泛的经济构成风险的担忧。如今,中国监管机构正在加强对包括蚂蚁集团在内的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北京在密切关注小额贷款机构利用消费贷款创造并出售给投资者的金融工具。这些债券帮助蚂蚁集团为其部分贷款获取了资金。但如果太多此类贷款没有得到偿还,它们也会放大危机的规模。

“这些衍生产品市政府非常担心的,”研究公司天灏资本的创始人侯晓天说。考虑到蚂蚁集团的规模,她说,“政府应该担心。”

对中国来说,更大的担忧是家庭债务水平的不断上升。北京希望培育消费经济,但过度借贷最终可能影响人们的消费能力。花呗和借呗是支付宝两大热门信用功能,其名字就是以活泼的口吻邀请人们消费和借贷。

22岁的黄玲在高中时就开始用花呗。当时她还没资格申请信用卡。在花呗的帮助下,她购买了无人机、电动摩托车、笔记本电脑等商品。

信贷额度让她感觉自己很富有。但也让她明白,如果真想变得富有,就必须忙起来。

“入不敷出的生活迫使我更努力地工作,”黄玲说。

首先,她在位于中国东南部的家乡南昌开了一家服装店。后来,她在内陆都市重庆开了一家广告公司。当公司需要现金时,她就在借呗借钱。

网上购物已经成为她缓解日常焦虑的一种方式,有时黄玲的花呗账单会累积到数千美元,这只会让她更加焦虑。当大流行重创她的生意,她开始拖欠还款。这导致她极度抑郁。

终于,在父母的帮助下,她本月初还清了债务,并关闭了花呗和借呗账户。她说自己感觉“无比开心”。

自由放任的网络贷款平台近来在中国制造的麻烦,让政府面临保护普通借款者的压力。

蚂蚁集团的优势在于,它的业务符合中国领导层的许多优先事项:鼓励创业、金融普惠以及扩大中产阶级。今年,该公司帮助其总部所在的东部城市杭州建立了一个基于手机应用的政府系统早期版本,用于判断新冠病毒的隔离情况。

这样的便利合作必然会在海外引起怀疑。在华盛顿,被视为与政府关系密切的中国科技公司是危险的。

2017年1月,时任蚂蚁集团首席执行官的井贤栋称,该公司的目标是在十年内为全球20亿用户提供服务。不久,蚂蚁集团宣布收购汇款公司速汇金(MoneyGram),以扩大其在美国的业务足迹。到次年1月,由于数据安全方面的担忧,这笔交易失败了。

最近,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讨论了是否将蚂蚁集团列入所谓的实体名单,该名单禁止外国公司购买美国产品。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国务院官员已经建议由一个跨部门委员会对蚂蚁集团被列入实体名单的可能性进行审查,该委员会包括国防部、商务部和能源部的官员。

如今蚂蚁集团已经甚少提及在美国的扩张。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4/19014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