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影响到底有多大?
日期: 2020/05/30 18:52 阅读: 314
美国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影响到底有多大?
新闻来源: 多维新闻

全球关注的“港版国安法”,最终于5月28日经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这既事关香港,亦事关中国全国。时值前所未见的中美对峙国际背景下,作为“港版国安法”剑指的“头号对象”,一再表示“将有强烈反应”的美国政府具体将采取何种举措,这些举措又将为香港乃至中国带来怎样的影响,引发各界关注。

在中国全国人大表决的前一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Twitter高调宣布,已经于当日向美国国会表示,“没有任何理性的人能表示香港依旧从中国享有高度自治状态”

一如蓬佩奥一贯的风格,他的表态留有各种余地。不过华府后续行动也不由国务院决定,乃由美国国会通过立法程序,又或总统特朗普通过总统行政令的方式定夺。有关于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时间5月29日就美国对华举措(what we're doing with respect to China)举行记者会。

在长达11分钟的演讲中,特朗普表示中国数十年来一直剥削(rip off)美国,从未有其他国家敢于这样做;称中国破坏各种与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承诺,批评中国将“一国两制”变为“一国一制”;称世界卫生组织(WHO)未接受美国的改革方案;指控中国对美国进行间谍和情报活动等。

为此,特朗普表示正在指示他的政府启动程序,拟取消给予香港特殊待遇,将制裁削弱香港自治的官员;未提及任何制裁及贸易行动;宣布将终止美国与世卫的关系。

特朗普针对中国措施重点:

1. 将制裁削弱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员
2. 将取消香港特殊待遇
3. 将不再视香港为独立关税区
4. 将暂停香港与美国的引渡协议,并检视出口与签证安排等
5. 取消“与中国军方有直接联系”的中国研究生签证
6. 检讨国务院对香港的旅游警示
7. 研究禁止中国公司在美上市

最终特朗普政府会落实哪些“对华措施”尚不可知,白宫会否采取、采取哪些对华措施亦有待其研讨后宣布,不过从香港和中国全国的角度而言,最核心的话题之一,无疑是白宫会否终止美国按《美国-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与香港实施的、有别于中国大陆的“特殊待遇”。

在“特殊待遇”中,目前各界普遍提及的要点,包括双边协议、自由兑换货币、签证审批等。但最受关注的,还是“独立关税区”。5月27日,路透等媒体引述消息人士报道,美国政府正考虑暂停给予香港出口货品到美国的关税特殊待遇,作为北京计划实施“港区国安法”的部分回应,意味华府可能会对香港出口货,征收与中国内地一样的关税。

独立关税区地位并非美国授予

那么,香港单独关税区的始末究竟是如何形成?这还需要从35年前说起——香港的单独关税区地位并非美国所给予,而是于1985年在GATT(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世贸组织WTO前身)多边场合正式得到确认。

根据GATT第26条五款C项规定,让一个单独关税地区成为单独的缔约方,只需宗主国代为声明。1985年,英国方面知晓中国准备通过谈判加入GATT,因而判定有必要提前启动程序,使香港以正式成员身份,作为单独关税区加入多边贸易体制。

英国方面彼时也就此知会了中方,在中英两国达成共识的情况下,英国宣布香港作为单独关税地区,成为单独的缔约方。中国政府也发言表示,香港回归之后将继续作为单独关税地区,并在关税及贸易政策方面享有完全自主权。1986年开始,香港便在GATT多边会议上便不再由英国代表,而是独立列席;1994年WTO取代GATT后,香港继续以独立关税区和单独缔约方参与;而后1997年香港主权交接,以及中国2001年加入WTO,中国都继续让香港保留相关地位。

美国可以无视WTO规定,香港只会在两种情况下,方会失去其在WTO中的独立关税区和单独缔约方身份。

一,中国政府作为主权国政府,取消香港的单独关税地区地位。从中方表态和作为来看,中央没有动机和理由这样做。

二,中国大陆改革开放进程进一步推进,香港与大陆进一步扩大经贸往来,陆港经济交易伙伴关系谈判无限扩大,使得陆港经贸的紧密程度臻至难以区分界限的地步,香港不再需要作为独立关税区和WTO单独缔约方。

不过,在现实世界中,国际法规本身是没有任何约束力的。只有强权愿意尊重国际法规,并为之“护法”的情况下,方能落实。而倘若强权自己违背国际法规,国际社会除了谴责,也没有任何约束的方法。

因此,即便香港单独关税区地位受到WTO,乃至国际货币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等多边机构保障,但若某个交易伙伴单方面不予承认,香港的独立地位在现实落实中便会有所减损。

这也是今天有可能发生的情形。

对香港经济和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影响

那么,倘若特朗普政府采取“强烈反应”,譬如以对待中国商品的关税标准对待香港商品,又会给香港经济和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带来怎样的影响?

或许可以从三个指标评估香港经济前景:楼市、股市、汇市。楼市方面,香港有大量刚性住房需求,而在现在批地政策不改的情况下,香港楼市供不应求的情况也不会改变。有此两者,楼市纵有波动,也不可能出现崩盘情形。

股市方面,根据香港交易所公布的市场概况,以2020年4月为例,在香港2,477家上市企业中,共有1,258家内地企业,其市价总值占港股总市值75.8%,成交金额占港股总成交金额81.2%。美国相关举措对此情形不会有严重影响。反而是考虑到当下中美情形,美股中概股持续承受各类政治压力,整体形势对港股利好。

汇市方面,港府4,400余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央3.09万亿的外汇储备,足以应对所可能产生的跌宕。值得一提的是,《美国-香港政策法》第一子章第5713节第6项(Subchapter 1, section 5712-3)写到,美国应继续允许美元与港元自由兑换(The United States should continue to allow the United States dollar to be freely exchanged with the Hong Kong dollar)。有舆论担忧美国可能在这方面有所举措。然而美元是美国金融优势的根本,确保美元自由流通是美元的核心利益。所以除非美国以禁止美元和朝鲜元自由兑换一般,“制裁香港”,否则汇市方面的情况亦不值得过虑。

在这三个指标皆不会出现问题的情况下,美国对华举措所能给香港带来的经济影响并不值得担忧——相较之下,反而是香港本身根深蒂固的经济结构问题已到必须根治的时刻。

至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就更不值得担忧。金融是所有领域中最不讲政治的。哪里有收益,资本便会奔朝哪里去。

从鸦片战争的年代开始,香港所扮演的角色便是“外界进入中国的窗口”。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根基无外乎三点:其一离大陆近,其二能进大陆,其三金融体制不同于大陆。而今,放眼全球,只有香港满足这三个前提(另有澳门,但澳门体量太小,且完全没有接纳国际资本的架构体系)。

因此,只要中国一日保持社会主义体制,国际一日以资本主义体制为主流,而中国大陆市场一日对国际资本有吸引力,一国两制持续得到落实,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便不会动摇。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4/18796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