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从东奥到冬奥:反对奥运政治化的国际杂音
日期: 21年04月3期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从2018年到2022年,有三届奥运会相继在东亚地区举行——2018年平昌冬运会,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奥运会如此密集地集中在一个地区举办,在奥运历史上前所未有,国际上称之为“东亚奥运圈”。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早就达成共识,互相支持办好奥运会,进一步扩大人员往来,拓展奥运经济合作。

目前,在中日的协力支持下,韩国已经成功举办了平昌冬奥会。然而,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蔓延全球的影响,日本的东京奥运会被迫延期一年,目前依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另一方面,中国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办2022年北京冬奥会,但也遭遇到国际逆风和舆论阻力。不过,中日韩互相支持办好奥运会的共识不会变,三国共同打造“东亚奥运圈”的目标也没有变。

4月6日,朝鲜以保护选手不感染新冠病毒为由,突然宣布不参加东京奥运会,同时放弃参加残奥会。在日本疫情再次蔓延及疫苗接种迟缓的情况下,朝鲜是首个表明退出奥运会的国家,虽然确有疫情隐患,但也不排除朝日之间的政治芥蒂。朝鲜退赛是本届东京奥运会遭遇的最新挫折,可能对其他国家和地区造成影响,形成多米诺连锁效应,不值得效仿。

疫情之下的东京奥运会坎坷多难、前景不明,但中国始终给予支持的立场。2020年11月24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访日时,与日本外长茂木敏充达成五点共识和六项成果,双方一致同意相互合作,支持对方举办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办好这两大盛事;同时启动202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纪念活动筹备工作,并把“中日文化体育交流促进年”顺延到明后年。2021年4月5日,王毅同茂木敏充电话会谈,双方进一步确认持续推进务实合作保持沟通,相互支持对方办好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

奥运会是汇聚全世界的和平竞争的大会,也是多元文化交流的盛典,不应受到任何政治因素的干扰。中日互相支持对方办好奥运会,也是对自身办好奥运会展示最强的信心。但是,最近国际上出现了一些有违奥林匹克宪章精神、将奥运会政治化的杂音,令人不耻。

日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一度表示有抵制北京冬奥会“可能性存在”,需与盟国商量;过后,又有官员澄清说,“美国没有、也没计划与盟友讨论任何对北京冬奥会的联合抵制”。尽管如此,国际间某些组织与个人公开呼吁“抵制”北京冬奥会则是事实。对此,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称,美国可能抵制北京冬奥会的言论“无耻至极”。对此,美国的盟友们是如何表态呢?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4月7日表示,日本没有与美国磋商可能共同抵制北京冬季奥运会。同一天,中国驻日本使馆公使杨宇会见日本奥委会主席、东京奥组委副主席山下泰裕。山下主席表示:日方将本着精简办会的原则,努力举办一届安心、安全的奥运会,愿为中国代表团赴日参赛提供积极协助。日方也支持中方成功举办北京冬奥会,愿与中方加强沟通协调,促进体育、文化等领域交流合作。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崔泳杉4月8日回应称,虽然美方在相关问题上的立场发生了变化,但韩美目前未就相关问题进行过任何讨论。之前在2月25日,英国首相约翰逊也拒绝了“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呼吁,他表示英国通常情况下不支持抵制体育赛事。

美国奥委会在4月7日明确表态,反对抵制北京冬奥会。3月10日,美国奥林匹克和残奥委员会主席莱昂斯已经表示,反对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因为抵制是无效的,而且这对一直在为奥运会做准备的运动员来说是“不公平的惩罚”。

国际奥委会表示,考虑到奥运参与方的多元性质,对所有国际政治问题保持中立,授予某国举办权不意味着奥委会认同该国的政治架构,同时强调奥运会由奥委会管辖,邀请各国参与的是国际奥委会,而非举办国。IOC秉持的立场,“从始至终,国际奥委会承认并坚持奥运宪章和道德准则中的人权基本准则,严肃对待我们确保奥运会尊重奥运宪章的责任;从始至终,国际奥委会既没有权限也没有能力改变一个主权国家的法律和政治制度。上述工作必须继续依靠各国合法政府和合法国际机构”。IOC坚信各国尽管有分歧,但体育的力量能使世界汇聚一堂。

回顾历史,古代奥林匹克运动具有“独立于政治”的传统,遵循著名的“神圣休战”原则。现代《奥林匹克宪章》明确规定,“反对将奥林匹克运动的主角——运动员和运动滥用于任何政治目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创始人顾拜旦多次强调,奥林匹克运动以“推动世界和平”为宗旨,并且“独立于政治之外”。国际奥委会原主席布伦戴奇曾说过,“当你把一只脚跨进奥林匹克大门的时候,就把政治留在了门外”。国际奥委会前主席罗格曾表示,国际奥委会是“体育组织”,而不是“政治组织”,所以“不应该要求国际奥委会解决全球问题”。

现任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去年10月曾在《卫报》撰文指出,奥运会是象征包容与团结的体育盛会,政治和金钱游戏没有立足之地,抵制奥运会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巴赫认为,奥运会首先是一项体育盛会,是运动员通过自己的表现阐释卓越、团结、和平的意义。巴赫承认,奥运会不能阻止战争和冲突,也不能解决世界上现存的各种政治和社会纷争,但奥运会可以向全世界展现一种可能,至少在奥运赛场上,每个人都可以尊重同一个规则以及其他每一个人,它可以激励人们伸出友谊之手来解决问题,在不同的人们之间架起理解的桥梁。

可见,从国际奥委会到中国奥委会、从美国奥委会到日本奥委会,都明确反对将奥运会政治化。尤其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扩大国际落差、造成人心暗淡的情况下,国际社会都希望能办好东京夏季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给国际社会增添一些振奋人心的“正能量”。这一切,就从反对把奥运政治化的国际杂音和人为干扰做起。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19249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