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大选:不是拜登赢了而是特朗普输了
日期: 20年11月2期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美国历史上最胶着的一场总统大选,甚至关涉到美国的国运和国际关系重大走向,终于在长达数天的漫长点票后,在全世界舆论空前热烈的关注下,水落石出了。

当地时间11月7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赢下宾夕法尼亚州,获得284张选举人票,一举超过了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而奠定胜利。拜登的领先优势还有进一步扩大的可能。现任总统特朗普尽管不情愿接受现实,斥之为“一场偷来的选举”,并表明将展开法律行动,但败选大势已定,或无翻盘可能。

福克斯、美联社、NBC、CNN等美国主流媒体迅速出手,第一时间宣布民主党候选人赢得了总统大选。由此,美国将迎来历史上年龄最大的总统拜登,也会迎来第一个有非洲裔、拉丁裔和南亚血统的女性副总统哈里斯。美国的盟友,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日本首相菅义伟在内的多国政要向拜登公开表示祝贺。一个面临“后特朗普时代”转向的美国呼之欲出。

本次美国总统大选,恰逢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冲击全球,尤以美国受害为重,截至11月7日,美国新冠感染病例已达983万,死亡人数23.6万。过去四年,特朗普挥舞着“美国优先”大棒,对外极限施压,对内减税松绑,美国经济表现确实亮眼。但是新冠疫情一朝袭来,却让特朗普这个在国家治理和危机处理方面缺乏经验和能力的政治素人原形毕露了。

美国是拥有世界最现代流行病学防控理念,具备最先进医疗技术的超级大国,却在新冠疫情面前彻底崩溃、提前放弃,这与鄙视科学、无视现实的特朗普及其领导的政府脱不了干系。美国政府抗疫失当,发布混乱信息、干涉疫情防控,给社会带来了“高度的不信任和混乱”,而特朗普给美国科学界带来的伤害“可能是永久性的”,这一切成为压倒特朗普选情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谓“天降新冠灭川王”。民主党拜登阵营的竞选策略就是少说多做,等待特朗普犯错——虽然拜登拿不出吸引选民的有力政策方案,但确实行之有效,那些对特朗普不满的社会精英、中坚选民和族裔群体逐渐汇聚在了自己身边。本次美国总统大选结果,不是拜登赢了,而是特朗普输了。这场选举的本质并非拜登与特朗普的对决,《纽约时报》评论其变成一场“关于特朗普的全民公投”,反对特朗普的美国人比现任总统的支持者更多。

美国自立国以来,只有四次在任总统未能成功连任,特朗普将成为第五个。但特朗普的政治生涯,却是美国社会分裂和全球化大环境孕育出来的。两百多年来,美国学界一直在研究选举,得出了三个规律,即财富规律、媒体规律和党派规律。尽管在2016年的大选中,特朗普以黑马的姿态颠覆了三大规律,但那是一场政治意外,四年后相同的戏码不再上演。本次,特朗普在竞选资金、媒体支持、党派背景等三个方面都呈现出孤家寡人的劣势,他的狂妄、傲慢和信口雌黄令人生厌,俨然已沦为被主流抛弃的政治弃儿。

在胜选演说中,拜登概括了当选总统后的执政计划:“我寻求这个职位是为了恢复美国的灵魂,重建这个国家的支柱——中产阶级,让美国再次受到世界的尊重,并在国内团结起来。”拜登公布了自己的“百日承诺”,重点包括新冠防疫、重建公共医保制度、经济扶持计划、清洁能源与环境保护、种族与移民制度改革、重塑国际领导力及重建美国的价值观。不过,此次大选过后,即使拜登试图重新团结美国,整个社会也难以在一夕之间回归“正常”与“和谐”,即美国回到“前特朗普时代”已经不可能了。

特朗普敌视民主的政治强人幽灵,可能因拜登的胜选而消散,但民主党新政权在内政方面,面临艰难时刻;而美国在外交领域可能回归常识与规则,令世界稍显放心。

在内政方面,首先必须面对特朗普是否会和平交权。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不断宣称,选举结果遭到操纵和舞弊,除了法律抗争外,不排除施展政治无赖的手段。可见,只要特朗普一天不离开白宫,这场大选就没有完。

过去四年,特朗普的战斗口号是“美国优先”,并让许多美国人敢于公开展示种族主义、排外行为及敌视女性。特朗普播下了加深国家分裂的仇恨种子,支持者们还会继续下去。特朗普习惯撒谎的话语风格和施政手段,已让人们对于民主制度和程序的信任受到了持续伤害。今后几个月乃至数年,美国民众将经受疫情肆虐和经济疲软的双重困扰,赢得大选的拜登将接手由特朗普式傲慢自大应对疫情所造成的满目疮痍和烂摊子。特朗普花了四年改变了这个国家,拜登的拨乱反正从就任总统第一天开始,包括修复弥合美国被劈成两半的价值观对立,还有严重的经济困境:防疫情与保经济两难,巨额联邦债务与经济刺激两难,低利率与资产泡沫两难等。

美国总统将由国际政治野蛮人特朗普换成持有相同民主自由价值观的老朋友拜登,让美国的大部分盟国都长吁了一口气。在各国领导人的祝贺信息中,欣喜和期待之情溢于言表。美国的外交政策据估计,将由特朗普的蛮横退群恢复为拜登的回归式入群,无论是以北约为代表的美欧关系,还是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气候协定、以及跨太平洋的TPP协议等,都可能迎来新期待。当然,剑拔弩张的美中关系也在静候新变数和新转机。

拜登在选前承认“俄罗斯是最主要威胁,中国是最大竞争对手”。亚太博弈加剧应该是大概率事件,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仍在进行时。作为民主党内实用主义的代表政治家,拜登也表示将继承特朗普时代“正确的”遗产。美中关系从特朗普时代的垂直下落回到理性轨道应该还有机会,但期盼着冬去春来、柳暗花明则并不现实。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19031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