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原慰安妇诉讼胜诉 日韩关系再起风波
日期: 23年11月4期
中文导报讯 关于韩国原慰安妇及遗属等总计16人向日本政府索赔的诉讼,11月23日,首尔高等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撤销驳回原告诉求的一审判决,勒令日本政府向原慰安妇每人支付2亿韩元(约合2300万日元,110万元人民币)赔偿。


2016年12月,李容洙等“慰安妇”受害者和金福童等已故“慰安妇”受害者的家属等针对日本政府提起上述赔偿诉讼,但在2021年4月的一审判决中,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以日本享有不受韩国法院管辖的“国家主权豁免权”为由,驳回提诉。



而11月23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表示,根据习惯国际法,应认定韩国法院对日本政府具有裁判权,而法院认定原告确实受到被告的违法行为影响,被告即日本政府应支付合理抚慰金。

判决宣布以后,日本外相上川阳子发表声明称此举“极其令人遗憾,因为它明显违反了国际法和日韩之间的协议”。 外务省事务次官冈野正孝召见韩国驻日本大使尹德敏表示抗议。 上川阳子在声明中称:呼吁韩国政府采取适当措施纠正违反国际法的行为。

日本政府的立场是,赔偿问题已在1965年的《日韩索赔协定》中得到解决。 日本政府以国际法上的国家主权豁免为由没有参加审判, 并且不会上诉,预计判决将成为最终判决。

二战以后,由于当时韩国不是《旧金山和约》的当事国,因此没有和日本建立邦交,1965年,双方为了建立邦交,双方签订了《关于日本国与大韩民国之间基本关系的条约》,简称《日韩基本条约》,同时作为其附属文件,签署了《有关财产及请求权问题的解决及经济合作的日本国和大韩民国的协定》等,根据这些协定,规定日本向韩国提供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其中3亿美元为无偿援助;2亿美元为有偿援助。由此两国及国民间的赔偿要求权完全的,而且最终地得到了解决。

日本与韩国在2015年12月就二战时期性奴隶--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日本表达“由衷歉意”,并拿出10亿日元为韩国慰安妇设立救助基金,从而平息数10年来两国在这一问题上的争议。

日本首相官邸的一位高级官员表示:慰安妇问题已通过 2015 年日韩协议,“最终不可逆转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并补充说,“日本政府不会立即对应。”

11月23日,当首尔高等法院法官做出完全认可前慰安妇诉求的判决时,法庭上响起了原告及其支持者们感到震惊的声音。 一名支持者在判决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没想到会打赢这个案子”,并承认即使对原告来说,这个判决也是出乎意料的。

迄今为止,韩国法院频频做出顾及韩国舆论的判决,而韩国舆论对日本的态度很严厉。 但是,最近有关两国关系上的历史问题的诉讼中也出现了一些让日本感到安慰的判决,比如针对研究慰安妇问题的学术著作《帝国的慰安妇》诉讼,长崎县对马市观音寺的佛像被盗等判决。 一位日本政府官员表示:“韩国司法部门出现了变化的迹象。”

10月26日,韩国最高法院判定,对于因涉嫌在题为《帝国的慰安妇》的著书中损害日本慰安妇受害者名誉而被提诉的世宗大学名誉教授朴裕河,不能以名誉损害罪对其进行处罚,推翻了判定朴裕河损害名誉并处以1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4万元)罚款的原审判决,并将案件发回首尔高等法院。同一天,关于日本长崎县对马市观音寺失窃并被带入韩国的佛像,韩国中部瑞山的浮石寺以佛像是被倭寇掠夺走的为由,主张对其拥有所有权,韩国最高法院就该诉讼驳回了浮石寺上诉。认定观音寺所有权的二审判决得到了确定。

今年3月,日韩达成历史性和解,解决了日本战时强征原朝鲜半岛劳工诉讼问题。韩国政府公布的解决方案是,由韩国政府麾下的“日帝强行征用受害人支援财团”代替被告日企业对韩国原告进行赔偿。

然而,11月23日判决,又使日韩关系出现了新的悬念。判决后,左倾的《韩民族日报》(电子版)发表社论称:这是“具有重大历史和法律意义的判决”。 有人担心,日韩之间的历史问题将因韩国司法判决而再次变得复杂。

2022年3月17日,韩国民间团体“日军慰安妇问题诉诸国际法院(ICJ)推进委员会”举行媒体见面会。中国新闻网照片 刘旭 摄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0458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