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国人为何热衷“特种兵旅游”,把假期搞砸…
日期: 2024/05/06 18:50
来源:浪潮工作室
五一假期以身践行“特种兵式”旅游的人,已经“激流勇退”了。

出发前的计划相当充实:下了火车就去打卡故宫、国博、长城、天坛、颐和园、南锣鼓巷和清华北大,紧接着去天安门广场通宵抢前排等升旗仪式,看完马上去北京南站坐车回家。

但当真到了北京,“30小时速通”“一天连转7个景点”的“豪情壮志”荡然无存;“故宫、国博仔细看的话时间不够!”“真别把行程搞太满!”“走不动,真的走不动” ……

特种兵旅行,会惩罚每一个想跟时间赛跑的人。下次出去旅游,真的别把计划做太满。

01

来都来了,

一天拆成十天用

“五天爬五岳”“一天打车39次”“暴走80000步游杭州”……高举“用最少时间打卡最多景点”旗帜的旅游“特种兵”,以近乎“自虐”的方式完成了对时间的极致管理和对空间的快速占有[1]。

做出军训式的旅游规划,还是因为假期太少,想去的地方太多。

我国现行法定年节假日标准仅为11天[2],通过调休东拼西凑出的“五一”和“十一”长假,成为国人出行的首选;如果想尽量避开人从众的盛况,也只能偶尔周末两天短途出行。

好不容易有点闲暇的你,在紧迫的时间限制中,会倾向于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多地游览景点,期待着尽可能打卡每一处景观来丰富旅游体验。

或许原先“两天一夜拿下一城”还不过是想想而已,但在4.3亿次浏览量的社交媒体话题#特种兵旅游#的狂轰滥炸下,你仿佛看到了可执行性。

一项针对四百多名大学生的研究指出,人们的旅游意图与社会认同、群体规范和模仿他人显著相关;网红也会影响粉丝的旅行意图,增加造访特定目的地的可能性。

即使打心眼里觉得日行三万步太过荒谬,但当看到喜欢的博主在短短30秒的视频里“景点去了,美食吃了,照片拍了、公园逛了”时,你还是会把视频里的攻略当作计划的一部分。

幻想着旅行结束后,在朋友圈晒出9宫格照片和游览攻略,像网红一样展示自己美好的假期生活,赢得关注和朋友认可,你只会更密集地安排出行,打卡更多景点,期望一趟行程下来能产出更多分享内容。

就算你不信网红视频的那一套,解决问题时习惯“做加法”、忽略“做减法”的思维,也会让你的旅行计划臃肿不堪。

有研究人员分析了即将上任的大学校长向员工、校友、学生征求改进意见的档案数据,结果显示,只有11%的意见涉及取消现有的法规、做法或计划。

正如在为旅行制定攻略的你,秉持“来都来了”的原则,在陌生的城市和新奇的美食面前,你很难单独把某个热门小吃移出计划,结果只会把路线规划得越来越复杂,将有限的24小时发挥到极致,恨不能一天拆成十天用。

02

踏上行程,

没一样让人省心的

精打细算的“临行密密缝”攻略,执行起来不容许有一点意外发生,但现实却是一只“薛定谔的猫”。

周五晚上,你踩着下班点冲出公司大门,奔向火车站,精准地在发车前5分钟检票上车,准备美美睡上一觉,迎接目的地的朝霞。

谁曾想,随着发车时刻而来的,却是由于突如其来暴雨导致列车延误的广播——即使出发前你反复确认了出发地与目的地的天气预报,但这并不妨碍意外情况的发生。根据中国气象局网站的数据,目前3天内天气预报的准确度仅在80%左右。

周围大叔此起彼伏的鼾声、小孩耐不住寂寞的哭闹声,让心情本就不太美妙的你夜不能寐。第二天一早,你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丝毫不敢懈怠,直奔景点,却在晃荡了两站地铁后,意识到自己坐反了方向。

研究发现,睡眠不足会导致判断力差、情绪失控、注意力不集中等后果,而且,行程越紧张,你还越容易出错,特种兵式旅游的挑战,才刚刚拉开帷幕。

历经万难抵达景区,每一个经典机位,都挤满了和你一样想要拍照打卡的“特种兵”。处于高密度的人群中,人们会表现出汗液增加和肾上腺素水平升高,且个体之间的竞争和攻击性也会提升。

汗臭味刺激着你的鼻腔,前胸贴后背的推搡加重了你的烦躁,再加上缺乏睡眠的疲惫感,前面几个不识相的插队游客,一下就点燃了你的怒火。照片没有拍到,却差点和人大打出手。

为了平复情绪,你决定前往小吃街大快朵颐。糖油粑粑、烤大鱿鱼、炸臭豆腐、捞汁小海鲜……再配上一杯冰奶茶,幸福电量瞬间满格。然而下一秒,狼狈找寻公厕的你,很可能已经成为了“旅行者腹泻”的攻击目标。

由于旅行目的地食物烹饪的油脂、香料或处理方式与习惯不同,游客可能出现消化不良等肠胃症状。

重油重辣重盐、还可能卫生不达标的小吃,搭配冷热交替、暴饮暴食的不良饮食习惯,很容易导致你的消化系统罢工,引发“旅行者腹泻”。为了打卡所有美食一日N餐的安排,也为腹泻提供了施展拳脚的机会。

如果不巧你还是“肠易激综合征”患者,紧锣密鼓的行程安排带来的压力,叠加油炸类和高脂肪的食物,你拉肚子的概率更是在不知不觉间增加[14]。

拖着疲惫的步伐,你再次出现在赶往火车站的路上,下一站“盲盒”,还不知道会开出怎样的惊吓。

03

当一次特种兵,

身累心也累

脑袋一热就出发的特种兵旅程,在行程结束回归正常工作生活后,还会全方位地持续折磨你。

旅途中处于“上头”状态的你,不断赶路、参观、购物,即使每天三点睡五点起,六点出门开始新一回合的拉练,也丝毫没有倦怠感。然而,回到家瘫坐在沙发的那一刻,却只觉得身体被掏空,肌肉的酸痛和脚上的大水泡,让你想起身倒杯水都吃力。

过度疲倦还会让你的免疫力下降,导致你更容易生病。如果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吃吃药睡睡觉就能康复,可特种兵旅游给身体带来的无形损害,并非那么轻易就能放过你。

体力透支不仅会消耗大量能量,还可能引起内分泌系统的失调。高强度运动之后,你需要充分休息,才能重建体内的代谢平衡。如果没有适当调理恢复,可能会造成新陈代谢调节水平的永久性变化。

连续两天以25000步占领微信步数榜首的“战绩”也丝毫没有让你心情舒畅。毕竟对于常年步数2500,日常作息还不规律的你而言,突然且剧烈的身体活动,提高了心源性猝死和急性心肌梗死的风险。

给身体带来了一万点暴击的特种兵旅行,让你的大脑也濒临崩溃。

旅游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移动,它还涉及到大量的认知活动。你不仅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规划在车站、酒店、景区和餐厅间奔波的最佳路线,安排与风景适配的妆造,还要提前了解当地与众不同的生活习惯,比如晚上7点就停运的公共交通,和下午4点就停止入内的景区规定。此外,南北方的口音差异,也让你摸不着导航路线向热心大姨求助时,难上加难。

这些密集的大脑活动会导致认知疲劳,让你的记忆力和思维能力下降、反应速度变慢,注意力也更容易分散。一趟不过两天一夜的特种兵之旅,轻轻松松就能让你在归来之后仍然缓不过劲,学习和工作的效率直线下降。

如果这趟旅程中你身旁还有个一起拉练的“队友”,很难保证你们行程结束后关系还会和以前一样亲密。

旅行中,朋友之间本就容易因为金钱处理、活动安排或是日常习惯的差异发生冲突,而特种兵旅行的安排则会让这一情况雪上加霜。时间紧迫,你和朋友需要在陌生的环境里密集沟通,照顾彼此情绪的同时还要迅速做出大量决策,无形中压力倍增,矛盾冲突一触即发。

新婚夫妇在蜜月旅行中意见不和,最终在抵达成田机场后提出离婚,日语中也因此有了“成田分手”的说法。

在赶高铁的一小时空隙里,你可能想尝试地道的街边小吃,而朋友却坚持要吃高档餐厅的omakase;这不仅仅是时间安排的问题,还涉及食物偏好与金钱支出的妥协。

一趟行程下来,身体扛不住,脑子转不动,朋友之间也闹了矛盾;当别人问起下次还要不要故地重游时,你可能连回忆都变得痛苦起来。

研究显示,与慢节奏的旅游相比,快节奏的旅程导致游客满意度较低,也破坏了游客的重访和推荐意图[21]。打开朋友圈想要写点旅游心得,才发现自己已经累得连半个字都憋不出来。

特种兵旅游实在太费人,好好的假期却过得比上班还累。从出发前一路紧张到回家后,有这点功夫,不如找个家附近的公园躺平,实践一下“20分钟效应”。

( 注:本文原标题为《别让特种兵旅游,搞砸你的假期》。)

————————

参考资料

[1] 叶锦华 & 王艺腾.(2024).“狂奔的人”:青年寻求时空感知的悖谬及其对策——以“特种兵式旅游”为例.思想理论教育(04),105-111.

[2]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2019).我国法定年节假日等休假相关标准.

[3] 新华社.(2023).2023年“五一”假期国内旅游出游2.74亿人次 同比增长70.83%.

[4] 文化和旅游部.(2023).2023年中秋节、国庆节假期文化和旅游市场情况.

[5] Adams, G. S., Converse, B. A., Hales, A. H., & Klotz, L. E. (2021). People systematically overlook subtractive changes. Nature, 592(7853), 258-261.

[6] Liu, L., Cheng, D., & Su, X. (2018). An empirical study of the influence of opinion leaders on participation behavior in a tourism virtual community: a case study involving college students. Tourism Tribune, 33(9), 83-93.

[7] Munar, A. M., & Jacobsen, J. K. S. (2014). Motivations for sharing tourism experiences through social media. Tourism management, 43, 46-54.

[8] Adams, G. S., Converse, B. A., Hales, A. H., & Klotz, L. E. (2021). People systematically overlook subtractive changes. Nature, 592(7853), 258-261.

[9] 中国气象局. (2019). 天气预报为何越来越准了?院士带你了解背后的故事.

[10] Owens, J., Adolescent Sleep Working Group, Committee on Adolescence, Au, R., Carskadon, M., Millman, R., ... & O’Brien, R. F. (2014). Insufficient sleep in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an update on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Pediatrics, 134(3), e921-e932.

[11] Balasubramanian, N., Lee, J., & Sivadasan, J. (2018). Deadlines, workflows, task sorting, and work quality. Management Science, 64(4), 1804-1824.

[12] Lepore, S. J. (2012). Crowding: effects on health and behavior. Encyclopedia of human behavior, 2.

[13] 莫雯雯,杨钧媚,秦文霞,温平镜 & 李忠友.(2022).中国8城市15岁及以上人群在外就餐与腹泻的相关性研究.中国食品卫生杂志(06),1330-1335.

[14] 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胃肠功能性疾病协作组,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胃肠动力学组. 2020年中国肠易激综合征专家共识意见[J]. 中华消化杂志,2020,40(12):803-818.

[15] Simpson, R. J., Campbell, J. P., Gleeson, M., Krüger, K., Nieman, D. C., Pyne, D. B., ... & Walsh, N. P. (2020). Can exercise affect immune function to increase susceptibility to infection?. Exercise immunology review, 26, 8-22.

[16] Szczepanowska, E., Umiastowska, D., & Czapla, Z. (2008). Excessive physical exercise in tourism and recreation and its metabolic effects.

[17] Franklin, B. A., Thompson, P. D., Al-Zaiti, S. S., Albert, C. M., Hivert, M. F., Levine, B. D., ... &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Physical Activity Committee of the Council on Lifestyle and Cardiometabolic Health; Council on Cardiovascular and Stroke Nursing; Council on Clinical Cardiology; and Stroke Council. (2020). Exercise-related acute cardiovascular events and potential deleterious adaptations following long-term exercise training: placing the risks into perspective–an update: a scientific statement from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Circulation, 141(13), e705-e736.

[18] Sun, J., Zhang, J. H., Zhang, H., Wang, C., Duan, X., & Chen, M. (2020).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tourism fatigue scale. Tourism management, 81, 104121.

[19] Heimtun, B., & Jordan, F. (2011). ‘Wish YOU weren’t here!’: Interpersonal conflicts and the touristic experiences of Norwegian and British women travelling with friends. Tourist Studies, 11(3), 271-290.

[20] Maul, J., & Summers, B. (2016). The effects of time pressure on managerial decision-making. In IEE Colloquium on Decision Making and Problem Solving (Vol. 4, pp. 83-102).

[21] Oh, H., Assaf, A. G., & Baloglu, S. (2016). Motivations and goals of slow tourism. Journal of Travel Research, 55(2), 205-219.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0/206623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