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儿童补助金:一本好经为什么又念歪了
日期: 21年12月3期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近日,在日本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两则新闻,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个是亿万富豪前泽友作豪掷100亿日元,飞上了国际空间站,实现了私人宇宙旅行的梦想;另一个是日本政府承诺给18岁以下儿童发放10万日元“儿童补助金”,却是一波三折定不了案,估计在年前到手的可能性很小了。

从前泽友作的有钱任性从太空大撒币,到普通庶民家庭对补助金的殷殷期盼,直观地呈现出日本社会的贫富差距正在走向两个极端。日本人曾经拥有“一亿总中流”的自豪感已经烟消云散,岸田首相即将推出以“成长与分配”为关键词的“新资本主义”战略,而作为前奏试水的“儿童补助金”的发放却陷入七颠八倒的混乱之中。

日本的一周人物,当推前泽友作莫属。这位拥有2000亿日元身价的“亿万富豪”,在日本时间12月8日搭乘的俄罗斯“联盟号”宇宙飞船发射升空,在晚上10点40分左右与国际空间站(ISS)成功对接。前泽从飞船移动到国际空间站的过程中,笑容满面地享受着失重空间,并与地球上的人士进行了第一次交流,实现梦想的满足之情溢于言表。

前泽在国际空间站停留12天,预计12月19日返回地球。12月9日晚,前泽友作发出了第一条“宇宙微博”,后又更新了用iPhone拍下地球和空间站大片,还有他预定马斯克的SpaceX绕月旅行订单。据了解,SpaceX将在2023年发射大型猎鹰火箭(BFR)飞向月球,进行为期一周的航天飞行,前泽作为首位月球旅客将成行。

三年前,前泽友作曾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写道:“如果毕加索能够近距离看到月球,他会画出什么样的画作?如果约翰列侬可以目睹地球的曲线,他会写出什么样的歌曲?如果他们去了太空,今天的世界将如何看待?人类富有创造力和强大的想象力。我们都有能力梦想从未被梦想过的梦想,唱出从未被吟唱过的歌曲,画出从未亲眼所见的景观。我希望这个项目能激发我们所有人的梦想。”

对于有钱而任性的前泽的宇宙旅行,日本民众看法不一。之前多有诟病,认为这是暴发户行径;不过他真正去了宇宙,网民多认为他是一个能够自己赚钱去实现梦想的人,而且说到做到。如今他经历了艰苦的训练而实现了夙愿,还带上了网民的100个梦想,让更多人认识到不仅有钱,更需要勇气和毅力。

对照 “宇宙人”前泽友作为梦想撒钱和有言实行,作为岸田政权的安民政策而让人期待良久的“儿童补助金”,却在无休止的讨论中落下一地鸡毛。在众议院大选期间,日本各政党势力纷纷推出“儿童补助金”以收买人心,但大选结束后的落实发放却一拖再拖,手续繁琐,不少人慨叹领钱为什么这么难。新冠疫情对普通国民,尤其是育儿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经济压力,政府发放“儿童补助金”不失为一个好招。但一部好经为什么被念歪了?对日本的政策决定和行政执行提出了疑问。

现在日本为发放“儿童补助金”设置了两个人为的门槛,让人匪夷所思。一是家庭世代主的年收不能超过960万日元,理论上若父母双方各自收入不到960万日元,也可以按照一个孩子10万日元的标准去领取补助金,这其中的不公平之处已经备受诟病,但政府似乎一意孤行;二是区区10万日元还要分两次给,年底前先发5万现金,明年春季前再发5万商品券,发放商品券的印刷费和事务手续费估计近1000亿日元,按照10万/人的标准可以惠及100万人,而多数家庭的父母对带有振兴地域经济意味的商品券并不感冒,人们仅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最简便的程序领到补助金,以贴补育儿世代的家庭不足。

在新冠疫情下发放补助金,岸田是有前车之鉴的。去年5月,时任自民党政调会长的岸田文雄提出给有困难家庭补助30万日元,但困难家庭的界线很难界定,最终由公明党提出给全体国民一律每人10万日元,并获得了时任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的支持,岸田的政策提案遭遇滑铁卢。本次“儿童补助金”,公明党简易明了地提出了向所有18岁以下孩子一律支付10万日元,而自民党却提出了收入限制和商品券的方案,且模棱两可、语焉不详,不仅引起了民间的反对声浪,也在各地方自治体造成了混乱。

12月8日,岸田首相回应称,“原则上考虑支付优惠券,但根据地方自治体的实际情况,也可以用现金来应对。”岸田还称,将灵活设定10万日元补贴发放制度。松野官房长官表示,优惠券可以直接提供与育儿相关的商品和服务等,确保合理利用,但各个自治体也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选择全额现金支付。

大阪市松井市长表示,如果可以的话,将在今年内一次性全额发放现金,15岁以下儿童预计在12月27日就能统一支付,16岁至18岁将于明年1月接受申请。大阪府大阪市、群马县太田市、静冈县岛田市等地方都提出了全额支付现金的想法。

一位地方自治体领导人公开表明,对所有的孩子要公平对待,不能因10万日元而让孩子们产生差别意识。不同家庭的父母收入有高低,而他们纳付的不同比率的税金已经履行了应有的社会义务,在本次获得社会福利上也应该一视同仁。对于960万年收以上的家庭,多个自治体表示将由地方财政出钱支付。

目前,到底如何、几时发放“儿童补助金”依然莫衷一是,执政党和在野党还在攻防,政府倾向于把选择权下放给地方自治体。岸田首相什么时候一锤定音,令人期待。政府在财政困难时期,咬着牙拨出预算支付“儿童补助金”,本意是希望这样的民生政策能够安抚民心、扶贫帮困、振兴地域经济、多少有助于改善老龄少子化的现状。如果这部政策经在执行过程中被念歪了,引起了民怨,对于岸田能否顺利推广“新资本主义”也会带来负面影响吧。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5/19575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