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王东成:大雁出埃及了!
日期: 21年12月1期
中文导报 文学园地

作者:王东成

这两天,无论清晨还是黄昏,天空都不见了雁阵的踪影。看来,大雁终于离开渐入严冬的北国,飞去温暖的地方了。

大雁“出埃及”了!

“出埃及”,真的是昔在、今在、永在的启示与恩典,既“亘古”,又“永恒”。人类以及众多物种,得享这种启示与恩典久矣!

当年,得享这种启示与恩典,以色列民,在摩西的带领下,出埃及,过红海,经旷野,奔迦南,在“应许之地”,建立了“流着奶和蜜”的以色列国,创造了具有永久生命力的人类文明。



边寿民画

当年,得享这种启示与恩典,“五月花号”的“天路客”和众多“淘金者”,出走英伦,驶向北美大陆,在那里建立了此前的人类历史从未曾出现过的新国家、新制度,使之成为人类文明的“山巅之城”、“台上之灯”。
当年,得享这种启示与恩典,哥伦布与西班牙国王斐迪南和王后伊莎贝拉一世签下协议,奔向汹涌澎湃的辽阔大海,开辟了新航路,发现了“新大陆”,开启了人类“全球化”的伟大时代。

当年,得享这种启示与恩典,汉民族的一些“毅勇之士”,下南洋,走西口,闯关东,拯救与繁衍了无数个家庭,改变与扩大了汉语民族的生存空间与文化版图。我的父亲就是在这种“出埃及”的“移民潮”中,1917年从天津港登船,汇入“闯关东”的大潮,在“关东山”落地生根,拯救了破败的家庭,造就了“人丁兴旺”的我们一家、叔叔一家、姑姑一家,使这三家人成为“源自古道冀北”、“流在白山黑水”的“东北人”。那年,父亲才十六岁!

当年,得享这种启示与恩典,最早“睁开眼睛看世界”的先进中国人,飘洋过海,东渡西行,创实业,读新学,把“新世界”带回祖国,开创了中国人追赶人类新文明新时代的新纪元。

当年,得享这种启示与恩典,“弹丸小国”的东瀛,多次派大批遣唐使来我大唐,如饥似渴地学习汉语文化,包括各种经典、宗教、语言、建筑、音乐、绘画、书法、茶道、剑道、花道、园林等等,“创造性”地建构了日本的新文化。“唐宋在日本”,此言绝非戏语!

在一定意义上,完全可以说,一部人类的文明史,就是一部人类“出埃及”的可歌可泣的血泪史,就是一部人类的移民、殖民、迁移的壮剧与悲剧交织的历史。没有“出埃及”,没有移民、殖民、迁移,就没有这部可赞可叹、可喜可咒的人类文明史。

人生的脚步与思想、身影与心灵,不能总徘徊在“故乡”。“浪迹天涯”,既是一种无奈,又是一种选择;既是一种勇气,又是一种智慧。“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其意义,就在于让脚步与思想、身影与心灵“浪迹天涯”!没有这种“浪迹天涯”,就没有李太白,就没有徐霞客,就没有詹天佑,就没有胡适之,就没有周树人,就没有陈寅恪,就没有洋务运动、新文化运动的志士仁人!这,言之凿凿,理之昭昭!

一个人,不可能在不同的时间涉过同一条河流。一个穷守田园、坐井观天的自己,与一个走南闯北、放眼四海的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同样的碳水化合物,同样的H2O,同样的肉体,不一样的灵魂、精神、思想,不一样的“自组织系统”,不一样的存在“主体”。在这个意义上说,外出旅游,是一种英勇的反抗:对生存局限性的反抗,对划地为牢、坐井观天的反抗。“不做井底之蛙”,是人类昔在、今在、永在的智慧与勇气、理性与良知!

一个小小的生活“剪影”,很有“韵味”。我的学生中,有留学、定居欧美的,每每回国探亲,大都与同学、老师聚会。在这种推杯换盏、相谈甚欢的聚会上,这些“海归”,大都给我别样的感受:无论在价值观、精神视野、思维方式、观念秩序、逻辑能力,还是在态度、气质、礼仪、举止等方面,他们似乎都高于那些依然持守浓浓的“一元论”、“决定论”、“唯物论”的“身土不二”的老同学。曾经是一个教室上课、一个食堂吃饭、一个宿舍睡觉的翩翩少年,如今怎么这么不一样啊?听到这里,有人可能会说:这都是你这位“崇洋媚外”的教书人的偏见!是啊,人一张口,就有遗漏,就有偏见,而遗漏和偏见,也都是坐井观天、孤陋寡闻所致!努力克服吧。

出埃及!让思想冲破牢笼!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存在“主体”,理应具备的“人的自觉”。“不忘初心,守住自己,归来还是少年”,这很重要,很可贵;“脱胎换骨,革故鼎新,一生追求新我”,似乎更为要紧,更值得钦佩!

大雁“出埃及”了!寂寥的长天以寂静给了我们一个切切的应许:浪迹天涯的大雁,一定会衔回一个明亮瑰丽的春天!
这个应许,我信!

听雨者2021年11月18日记于京北沙河岸边之荷斋。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1/19564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