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安云野:追逐风铃佛桑花
日期: 21年12月1期



安云野

我是一个摄影小白,一来是因为我的相机是白色的,二来是因为我是个摄影初学者。附近公园里有一朵花令我这个小白魂牵梦绕,因为拍了好多次都没能拍成。当我在公园的热带植物花房里发现她的时候,她简直太美了。她的名字叫风铃佛桑华,花色火红好似大海的红珊瑚,她的花瓣真是奇特,由下向上翻卷成一个花球,中间又垂下来一根长长的花柄,垂在最下面的花柄先端还有一些黄色的花蕊,摇曳风中活脱脱一个火红耀眼的风铃,仿佛听到了她那清脆悦耳的铃声。据说即便是在热带的冲绳这也是一种稀少的花,而更为珍贵的是她的开花时间很短暂仅有一天。

人生若只初相见,我惊叹于无法用任何形容词来描述她,除了那最为普通也最为贴切的三个字“太美了”。我迫不及待的拿出我的小白想要留住这份美丽,却发现电池只剩下4%。我天!出门的时候走得太急没太注意!虽然我这个小白经常会犯这样的糊涂,可是这次真的是关键时刻掉链子。一看表,已经下午4点,从家到公园骑车要半个小时得赶快回去。而且这仅有一天的美丽也并不容许我浪费半丁点的时间,立马抓起小白踩上脚踏车风驰电掣的往家的方向驶去,一路上速度与激情也惹得停栖在树杆上的一众众小鸟不明所以然惊慌失措阵阵飞起。

待小白电量满30%,我又风急火燎地折返去公园,这个时候秋日里的太阳已经渐渐西沉,夕阳红彤彤的悬挂在天边耀眼而明亮,天空渐渐被烧成一片绚烂的绯红。而那些个云朵儿的颜色也越来越美,被夕阳渲染显得璀璨绚烂又姹紫嫣红,一朵朵无边绽放着和我遇见的那花儿一样美丽。可是这个时候我已是弦上的箭马上的鞍,根本无暇顾及大自然创造的美景,只觉得那并不太凉的秋风呼呼哗哗地从我耳边划过,而我驱车飞驰的行动轨迹又像一根黑黑细细的五线谱,在晚霞硕大底色的框架中急速的演奏风铃佛桑花进行曲。

终于抵达了公园,离关门只有10分钟了,这次我确定我的小白绝对有电,上帝保佑。急急的冲去热带植物的花房,急急的伸手去拉那玻璃大门,只见玻璃大门通体猛然一震竟拉不开,仔细一看竟已上锁。天哪!怎么回事?只好又急急的跑去公园的受付,才知道原来热带植物的花房是提前半个小时就关门。Oh,My God!一腔热情就这么被浇灭,风铃佛桑花进行曲也就此嘎然而止,刚刚还在音乐中陶醉的听众也感觉有点懵。此刻,太阳已经整个落下山头天空也瞬息万变,全然没有了刚才火烧云亦如花的景象,此刻的黄昏越发显得灰暗而落寞,只觉得我好似孤立于某个山头,秋风也凉了飕飕地吹上我的脸颊,夕阳用它边缘的光芒柔弱无力似有似无地斜射在我手中紧握的小白上。

幸好第二天是周日,我又去,这次确保了小白充足的电量和花房充足的开放时间,可是却无法确保那花儿充足的开放。显然昨天那朵已经凋谢,新的花骨朵儿还在孕育,丝毫没有绽放的意思。接下来的日子是工作日更没办法去拍摄,所以又只好熬等,连续去了好几个周末守株待兔,都没等到“兔子”出现。就在这样千等万等的日子中,有一天傍晚时分终于等到一朵正是好时光,如获至宝珍惜时间拼命拍拍拍,只可惜傍晚时分又在花房里,没有充足阳光再加上我对摄影还只处于懵懂阶段,“露出补正对”我来说是个难事儿,拍完以后把那花儿拍成了什么样了,简直了!于是痛定思痛下定决心,想着再觅天光好时机。真正体会到一张好照片也是要天时地利人和,还有诸葛亮他老人家说的,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的东风路漫漫其修远矣。可是这份仅一次的花儿,无论如何想把她的绚烂用光与影记录下来,是我这个小白的迷之执着。

终于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两个小白与另一朵风华正茂娇艳欲滴的风铃佛桑花完美邂逅了。那天花房里撒满了阳光,阳光毫无保留地穿越花房那尖耸透明的玻璃房顶,柔和地泛在各色绿植上。花房中间有一颗硕大的香蕉树,顶满了玻璃房顶直接迎接了阳光,香蕉树的叶子很是硕大像扇子一样向两边撑开来。被阳光照射以后,那扇子上各色透明的绿,在花房的空间里各色的交错延展。而小白关注的风铃佛桑花的树正在香蕉树旁边,相对于香蕉树叶在空间中延展着的硕大,风铃佛桑花的树叶是局部中的娇小,一小片一小片错落着更为柔嫩。



风铃佛桑华就是在这样的柔嫩中向我展示了她最美的一面,犹如一位T台的模特风姿优雅仪态卓越,又如卡门序曲中热情如火的女主人公。当然,她更是一盏火红如焰的风铃,秋日和煦的风儿和温暖的晨光赐予了她叮铃的清脆和柔和的风姿。我启用已经跃跃欲试的小白,随着风铃的叮铃声相机的咔嚓声也此起彼伏。我开始旋转自己寻找合适的拍摄角度,背景和光源。此刻,镜中花来花似影,镜外人似大转盘。而更为奇特是那阳光,斜射直射正射反射,各种不同角度折射出各种奇特光线,然后我手中的小白的影像也千变万化,我明明感觉到阳光他像个调皮的小捣蛋在与我玩耍,和我捉迷藏又给我每一份惊喜,真是袅晴丝吹来花庭院,摇漾秋如线。



在我已经玩得不亦乐乎几乎忘我,感觉自己已经有些“蓬头松垮”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几位日本老奶奶的声音:“这朵花可真美啊!好想一起拍张照啊!”听到这里,我赶紧停下手中的小白,礼貌性地往旁边让了一下。老奶奶们满脸兴奋举着手机,少女般雀跃着想要和风铃佛桑华合影。在一旁看了一会,觉得她们都是在逆光拍摄,这样拍出来人脸和花都会比较暗,旁自着急了一会后自告奋勇的说,我给您们拍吧。老奶奶们欢快得不得了,可以吗?可以吗?

我借用了她们的手机,告诉她们比较好的站位,然后咔嚓咔嚓按了好些个世纪大合影。老奶奶更欢快了:托了你的福,能和这么美的花一起合影,真是太谢谢了!)我也很不好意思,赶紧说明我只是个小白,然后忘乎所以的介绍了一大堆这花的奥妙。一时间,人花雀跃,阳光满屋。

席慕容在《如水的时光》里说,时光,己然走过;岁月,几多惆怅。如水的光阴里,总会有一些心心念念,是窗前一树的花香,摇曳着风月情长,美丽了心情,温柔了时光。无论是相遇的辗转,还是别离的惆怅,都会浸润于逐渐化开的尘心里,只留下一个眼神的温馨,一朵浅浅的笑魇,在心底凝成暖暖的河流,是微风拂面的温情。

然我亦觉如是,如水的时光里如花的生命,人生旅途中我们相遇又分离,无论在哪个国度还是哪个瞬间,我用生命的光与影将她们深深的印刻在记忆里,因为她们都如花向阳而生,也是我美丽的驿站。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1/19555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