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利比亚大选拉开序幕:军事强人对决卡扎菲之子?
日期: 2021/11/24 07:44
新闻来源: 澎湃新闻

 动荡十年的利比亚计划于12月24日举行总统选举。此次选举被认为意义重大,若能顺利举行,将会是一次创造和平的契机。但在选举前一个月,局势依然错综不明,该国这场漫长的灾难能否通过此次大选宣告终结,目前仍是未知。

  11月21日,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过渡政府)总理德贝巴宣布参选。在此之前,两位最受利比亚国内外关注的政治人物已经宣布参选。

  11月14日,赛义夫·伊斯兰·卡扎菲向利比亚塞卜哈市的选举委员会总部递交总统候选人文件,蛰伏多年后,赛义夫重新站在了聚光灯下,而他最大的优势就是自己的名字——他是统治利比亚42年的前总统卡扎菲之子。

  另一位备受关注的候选人是受到俄罗斯、埃及等国支持的“国民军”(LNA)领导人哈夫塔尔。这位军事强人曾率部占据利比亚四分之三以上的领土,还曾将民族团结政府围困在的黎波里一年多之久。

  行踪成谜的卡扎菲之子露面

  赛义夫是卡扎菲八个儿子当中第二个儿子,曾被认为是父亲的“继承人”。然而,与脾气古怪、着装浮夸的父亲相比,带着金丝眼镜的赛义夫给人留下不一样观感。曾在伦敦政经学院获得博士学位的赛义夫与美国前总统布什相识,也因一口流离的英语和改良主义观点而得到西方关注。

  “阿拉伯之春”的爆发改写了赛义夫的命运。2011年3月,北约支持下的国际联盟在美国、法国、英国和意大利的参与下,开始对利比亚进行军事干预。赛义夫加入了父亲的军队,指挥了针对反对派的军事行动。

  2011年10月20日,赛义德的父亲——大名鼎鼎的“贝都因国王”卡扎菲在一段下水管道中被反对派武装人员抓获,随后在混乱中被流弹击中身亡。赛义夫本人也被俘虏至利比亚西部山区,此后音信全无。多年来,有关赛义夫下落的谣言四起,有人猜测他早已被杀害。但就在今年7月,赛义夫意外地现身《纽约时报》的采访中。

  在这次罕见的对话中,赛义夫透露自己已经开始重组父亲的政治力量“绿色革命”运动。1969年,正是卡扎菲领导的自由军官组织发动了这场革命,推翻了利比亚王国,开启了卡扎菲的时代。接受采访时,赛义夫虽未明确表示自己是否会参选,但他相信父亲的这场运动能够“恢复国家失去的统一”。他对记者表示,“十年前逮捕自己的叛乱分子对‘革命’已不再抱有幻想,并最终意识到他可以成为一个强大的盟友。”

  “上校(卡扎菲一直自称‘上校’)之子拥有其他任何竞争对手都没有的最强大武器,那就是利比亚街头的失望。”总部位于伦敦的阿拉伯语新闻网站“今日观点”(Rai Al-Youm)在社论中写道,卡扎菲倒台十年后,利比亚全国的政治、地区和宗族分裂加剧,腐败蔓延,这个坐拥巨大石油财富的国家依然无法为人民提供安全、稳定和公共服务。

  但也有分析并不看好赛义夫的政治前途,因为一旦他当选,也就意味着“阿拉伯之春”的遗产被完全否定。受沙特政府支持的《中东报》(Asharq Al-Awsat)一篇评论文章指出,“利比亚的问题并不在赛义夫的候选资格上,而在于民兵组织的权威能否持续。这些组织不承认民主或权力的和平转移,他们只屈服于‘革命’的权威——枪依然背在叛军的肩上。”

  利比亚选举委员会已于11月15日宣布接受赛义夫的提名文件,但他在选举前还面临着不小的障碍。由于被指控在“阿拉伯之春”期间“镇压”抗议民众,国际刑事法院以危害人类罪对赛义夫进行了通缉和调查。但赛义夫对《纽约时报》称,若大多数利比亚人选择他担任总统,他相信这些法律问题可以通过谈判解决。

  哈夫塔尔与以色列走近换支持?

  就在赛义夫宣布参选后两日,哈夫塔尔也在东部城市班加西发布了竞选宣言。在电视讲话中,他一改平日一身戎装的打扮,穿西装打领带,标榜自己为“反腐冠军”。

  “如果我们把国家的宝藏和财富交到那些正直的人手中,我们将改变利比亚的未来。”哈夫塔尔说,“我宣布参选总统,不是因为我在追逐权力,而是因为我想带领我们的人民走向荣耀、进步和繁荣。”

  自2014年以来,战争主要发生在利比亚东西部两个对立的政治权力中心之间:的黎波里政府与图卜鲁格政府,前者2016年在联合国安理会同意下改组为由法耶兹·萨拉杰任总理的民族团结政府,后者则任命在“倒卡”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军阀哈夫塔尔领导“国民军” “收复领土”。这位被认为与卡扎菲同样手腕强硬的军阀得到了来自俄罗斯、埃及、阿联酋、沙特和法国的支持。

  2019年,哈夫塔尔率领的“国民军”曾对的黎波里发起为期14个月的围困攻势,但最终在土耳其的干预下被民族团结政府击退。由于哈夫塔尔战时的一些铁腕政策,西部一些派系指控其犯下“战争罪”,国际刑事法庭也曾在民族团结政府要求下派代表对“国民军”涉嫌杀害平民的事件进行调查。

  背靠利比亚东部多年,哈夫塔尔也在这一地区获得了广泛支持。分析认为,虽然哈夫塔尔正努力将自己塑造为“忠实于整个利比亚”的政治人物,但依然难以获得西部和南部一些派系的认可。

  近日,哈夫塔尔还被认为与以色列走近。《国土报》11月8日报道称,自称是哈夫塔尔之子的萨达姆·哈夫塔尔于11月1日访问了以色列。他在本-古里安机场逗留了一个半小时,无人知晓他在此期间会见了谁。但《国土报》报道称,萨达姆的父亲哈夫塔尔此前曾多次会见以色列情报人员,并承诺他在当选后会像阿联酋、巴林等国一样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以换取以色列的“军事和外交援助”。

  但哈夫塔尔的对手之一赛义夫也被认为与以色列建立了联系。埃及在线报刊Arabi 21援引以色列媒体报道称,赛义夫和哈夫塔尔都将与一家以色列公司签订合同来管理各自的竞选活动。根据以色列消息源,这家以色列公司将通过其在阿联酋的分支机构为这两位利比亚“大客户”提供服务。

  十年后分歧犹存

  割据混战十年后,利比亚社会无论是精英还是草根民众,依然存在截然相反的两种声音。

  目前,总人口约700万的利比亚已经有近300万人进行了投票登记。利比亚西部的许多民众抵制盘踞东部的哈夫塔尔参选,但东部多个派系则坚定拥护其竞选的合法性。

  据土耳其《每日沙巴》报道,在赛义夫与哈夫塔尔宣布参选后,数百名利比亚人在的黎波里抗议,要求取消“战犯(电视剧)”的竞选资格。利比亚国务委员会主席哈利德·米什利表示,他将抵制投票,呼吁选举应在各方同意的法律框架下进行。“我们意识到所有利比亚人对于变革的强烈愿望。”米什利在声明中称,“我们希望选举受宪法约束。”

  由于赛义夫目前仍受到国际刑事法院的追捕,哈夫塔尔的手下也因杀害平民的指控正被调查,二人最终能否对决依然存在悬念。11月11日,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办公室要求利比亚全国高级委员会主席终止赛义夫和哈夫塔尔的候选人资格程序。目前距总统大选仅剩四周时间,最终选举办法至今还未公布。

  据突尼斯法语报刊《祖国报》报道,至少有66名来自利比亚各行各业的人成为总统候选人。除了赛义夫、哈弗塔尔和萨利赫,已经宣布参选的政治人物还包括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总理德贝巴赫、议会议长阿吉拉·萨利赫、前内政部长法蒂·巴查加、总统委员会前副主席艾哈迈德·米蒂格等,这些竞选人近日也在寻求外国支持。

  11月12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召集的利比亚问题巴黎会议上表示,利比亚总统大选时迈向和平与稳定的重要一步,他敦促那些“有影响力的人”把国家的福祉和繁荣置于其自身利益之上。

  “很明显,国际社会坚持应举行选举,并已表明不会容忍破坏者,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候选人宣布参选。”利比亚媒体“利比亚观察者”主编哈姆迪在接受土耳其国家电视台(TRT)采访时表示,“然而,问题从来就不是选举。相反,是选举后发生的事情,‘失败者’会接受结果还是发动战争将其推翻?”

  选举的一大难题是如何保护投票进程。由于利比亚没有中立的军警力量,东西部各自武装割据,一旦出现纠纷,他们只会捍卫各自部落或团体的利益。

  这场即将到来的选举是否会遭到外部的干预,也引人担忧。11月1日,米什利曾批评一些大国及联合国利比亚支助团的代表意图影响选举的“恶意努力”。“联合国利比亚支助团的一些员工作为外国情报部门的线人,试图传达一个信息:利比亚最高国务委员会和众议院不会达成共识,因此联利支助团应该支持在外国制定选举法。”

  十年前在整个中东北非地区掀起风暴的“阿拉伯之春”似乎已迈入寒冬,地区深层次的社会、经济问题仍未解决,一些例子已经向人们证明,外部强加的变革引起了水土不服。

  “当利比亚无法根据其现实及其社会、部落和文化特性产生自己的解决方案时,外部力量有可能利用其预期的解决方案来填补空白。但历史的教训表明,在不止一个地区,外部力量的实验都失败了。”沙特作家阿卜杜-阿齐兹·哈米斯在天空新闻阿拉伯语频道评论指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西方强加的与现实格格不入的民主手段都失败了,如果不立足于利比亚的现实与特殊性,这种方案在利比亚仍将失败。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4/19553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