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这个时代不需要唱片公司
日期: 2021/09/10 05:24
来源:信号工厂

在疫情和社交隔离措施的阻隔下,各类演出被叫停,线下音乐领域遭受重创。好在,得益于“疫情红利”,线上用户数量和付费率有所提升。那些掌握着大量音乐内容的唱片公司,因音乐消费趋向流媒体和线上,才得以平稳过渡且有所增长。

然而,这可能只是短暂的安宁。依赖第三方流媒体并非长久之计,随着国内音乐独家版权终结,音乐人自发行市场崛起,话语权逐渐丧失的传统唱片公司已进入危险时刻。

①“三巨头”半年营收百亿美元,流媒体成救命稻草

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曾经的全球五大唱片公司只剩下三家,分别是环球唱片、索尼音乐、华纳音乐,实体专辑的销量还在连年下滑。而新冠疫情的到来,更是重创现场音乐领域,过去两年,国内外音乐节和大型巡演纷纷取消和延期。

在疫情的倒逼之下,音乐公司转战线上,与在线音乐APP等流媒体平台合作,打造虚拟演出。从产业上游的三大唱片公司的财报来看,流媒体收入大大拯救了业绩。

在截至今年6月底的三个月内,三大唱片公司的录制音乐部门合计创造46.3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40.1%。若算上词曲版权业务,三大唱片公司在第二季度创收56亿美元。

具体来看,第二季度,环球音乐的全球季度总营收同比增长6.07亿美元,索尼音乐同比增加5.92亿美元,华纳音乐集团上涨3.31亿美元。上半年,“三巨头”总共创造109.1亿美元的营业收入。

根据美股研究社基于各公司财报整理的数据发现,近两年来环球、索尼和华纳三家唱片公司的流媒体收入在不断增长,并在2019年首次占比达到总收入的一半以上。相较之下,实体唱片与数字下载等方式的收入则连年萎缩。

虽然通过音乐流媒体平台,唱片公司的营收有所增长,但依赖于第三方平台并不是长久之计。根据数据机构Stastista的预测,2018-2023年,全球流媒体音乐收入增长速率逐步下滑,而音乐下载服务的负增长仍将持续。

②中国月活用户超6亿,线上付费习惯已养成

疫情给线下演出带来致命一击的同时,线下热情转换成线上红利,重要因素是各家音乐流媒体平台的月活和付费用户数量都呈现不同程度的增长。

根据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6.58亿,较2020年3月增长2311万,占中国网民整体的比例高达66.6%。但近年来,网络音乐用户增速放缓,进入存量竞争阶段。

与此同时,中国在线音乐行业正逐步转向付费模式,流媒体平台倾向于打造“在线音乐+”的运营模式,拓展社交、演艺等泛娱乐内容,并深挖音乐价值,培养用户付费习惯。

目前,我国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持续增长,2020年10月,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超7000万,付费听歌被用户普遍接纳。其中,近半数付费用户来自一线及新一线城市,相比中年人,90后年轻人更愿为音乐消费买单。报告预计,2021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整体规模将达到428.9亿元。

放眼全球市场,同样呈现明显的付费增长趋势。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的数据,2020年,全球录制音乐已连续第六年增长,总收入达216亿美元。流媒体业务是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其中付费订阅流媒体收入增长18.5%。

③独家版权不再,巨头溢价能力下滑

在国内商业反垄断的大背景下,从去年开始受到多方监管的独家音乐版权问题,今年得以正式施行,在线音乐行业告别独家版权时代。

在此之前,由于版权交易始终在幕后进行,全球范围内都尚未有公开且明码标价的版权价格。不透明的版权交易,变相为唱片公司带来更高的溢价空间,不少音乐版权购买方需要支付超出合理价钱数倍的成本,独家版权的溢价甚至更高。

作为上游版权方,三巨头是独家版权时代的最大得益者。据音乐财经的数据,2018年全球音乐版权收入为191亿美元,其中三大唱片公司占据68.6%的市场份额。在中国,虽然有超过50%的音乐版权分散在其它版权持有者手里,但音乐版权市场近60%的营收仍掌握在三大唱片公司的手中。

如今,独家音乐版权不再,行业进入一个版权价格的调整期,整体趋势将倾向公平合理。这意味着,唱片公司的溢价空间将缩减。

④音乐人自立门户,唱片公司或被“抛弃”

过去,在与音乐人的劳资关系中,唱片公司往往是强势的一方,他们牢牢把握着音乐产业链的上中下游。从内容制作、宣发到开发衍生价值,音乐人只能在这里接受一条龙服务。

如今,移动互联网拉近了音乐人与用户的关系,过去作为中间商的唱片公司,话语权势随着音乐人对其依赖减弱而被削弱,双方的权力关系也由此改变。

所谓的独立音乐人,是指音乐作品或录音制品的原始权利人,以个人名义与音乐平台进行版权授权,从未与任何唱片公司签订协议的自然人。据《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2020年,中国入驻在线音乐平台音乐人数量超40万,由各大流媒体平台直接提供发行服务和解决方案,彻底绕过唱片公司这个传统渠道。

今年8月,新一代全球音乐人平台万声音乐(Allsaints Music Group)宣布完成6000万美元B1轮融资,其业务是为音乐创作者与用户提供发行互动等服务。音乐人“抛弃”传统唱片公司,自立门户的趋势已至。

音乐人脱离唱片公司,自发行的好处不言而喻。一切事务由音乐人自己决定,相对自由和灵活,没有太多唱片公司的合约限制或体系束缚。更重要的是,相比于签约唱片公司,音乐人选择自发行可以享受到更高的收入分配比例。

不过,自立门户也有问题,这意味着自行推广和营销,目前音乐人在运营和宣发上条件比较有限。相对而言,上游唱片公司拥有更多营销宣发资源。

尽管如此,音乐人出走已是大势所趋,MIDiA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音乐人自发行收入为8.21亿美元,虽然市场份额只占不到4%,但收入比2018年增长25%,超过流媒体收入的涨幅。音乐人是唱片公司最大的本钱,如何留着他们,这不是一个小问题。

资料来源: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发展专题研究报告(艾媒咨询)、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报告(Fastdata)、2021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发展现状分析(前瞻产业研究院)、全球音乐报告(国际唱片业协会)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7/19453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