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美新动向:全球疫苗博弈进入新阶段
日期: 21年05月2期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全球新冠疫情如火如荼,新冠疫苗或成唯一护身符。近日,疫苗圈里的新进展接二连三,包括美国拜登政府支持放弃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中国疫苗首次列入世卫组织“紧急使用清单”等,但似乎与置身圈外的日本缺乏关联,日本迄今没有掌握疫苗的主动权,依然是一个嗷嗷待哺的角色。

5月7日晚,世卫组织批准了国药(北生所)新冠疫苗列入“紧急使用清单”。这是有史以来首个中国疫苗,也是首次由非西方国家研制的传染病疫苗,拿到WHO紧急使用许可,成为新冠疫苗发展进程中一个里程碑事件。国药疫苗是被列入世卫清单的首款灭活疫苗,这意味着中国可以通过国际多边机制,为全球其他有需要国家提供新冠疫苗;同时,国药疫苗被纳入世卫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也可能扫清进入欧盟的障碍。 预计不久,世卫组织还会决定是否给予中国的科兴新冠疫苗紧急使用许可。

截至目前,获得世卫组织批准紧急使用的疫苗有6款,分别为:BioNTech/辉瑞疫苗、AZ疫苗(包括韩国生产和印度生产的两款)、强生疫苗、莫德纳疫苗、国药北生所疫苗——之前,国药新冠灭活疫苗已经在全球70个国家及地区、国际组织批准注册上市或紧急使用,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出采购需求,已向国内外供应超过两亿剂,接种范围覆盖196个国别人群。

另一个备受关注的疫苗动向,拜登政府在当地时间5月5日正式发布,美国决定支持放弃新冠肺炎疫苗的知识产权专利保护。美国贸易代表戴琦在声明中称,“这是一场全球性的健康危机,新冠疫情的非常时机要求采取非常措施。美国政府坚决保护知识产权,但为结束疫情,我们支持放弃对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保护”。美国的立场转换,一石激起千层浪,标志着全球疫苗博弈进入新阶段。

从政策实施流程上,美国政府的决定还处于尚无定论状态。舆论分析,美国的立场转换可能“主要是象征性的举措”,拜登更多为了全球领导力而非知识产权。有专家称,这个决定基于“外交立场”,没有行政或法律效力,更多是一种道德压力。国际组织、各国政府、学术机构和相关企业对此态度不一:支持方认为,这有助于推动疫苗在全球普及;反对方则称,这对加速疫苗分配影响甚微,会有损企业研发积极性。

事实上早在2020年10月,印度和南非就在世贸提出了有关放弃疫苗知识产权的建议,当时美欧集体反对。如今,美国宣布支持放弃疫苗知识产权,白宫虽然提前告知了欧盟,但没有进行磋商或者协调立场。Politico评价称,美国转变态度让反对该提议的欧盟和其他富裕国家陷入了困境。《金融时报》认为,“美国的转变让欧盟处于劣势地位”。

此前多次呼吁暂时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迅速点赞,他认为美国的决定是“抗击新冠病毒的一个里程碑”,并用“道德领导力”来形容美国此举在促进疫苗公平分配和结束新冠疫情中的作用。全球疫苗供应面临着严重的供不应求和分配不均问题。目前,全球接种超过10亿剂新冠疫苗,低收入国家民众只占0.3%,高收入国家接种疫苗的速度是低收入国家的25倍。谭德塞称,疫苗接种“是新冠疫情最主要的挑战之一”。

非洲卫生官员认为这是一个“大胆而美好的”突破,希望提升非洲大陆生产疫苗的能力。英国、新西兰、加拿大等盟友表示了支持,就连唯一反对立场的发展中国家巴西也转变了态度,愿意讨论相关计划。俄罗斯总统普京称,毫无疑问会支持这样的方式;中国也给出了积极表态:期待各方在世贸组织框架下积极、建设性地进行讨论,争取达成有效和平衡的结果。

在欧洲,美国政府的决定得到了西班牙、意大利等的支持,但德国和法国态度不同。德国总理默克尔5月6日率先反对,她认为“疫苗供应的限制因素是生产能力和高质量的标准,而非知识产权。”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愿意讨论知识产权的问题,但现在不是当务之急,他呼吁英国和美国不要为疫苗和原材料出口设限。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呼吁,那些参与放弃知识产权讨论的国家,应该像欧盟那样出口本地区生产的大部分疫苗。欧盟已经出口了2亿剂疫苗,与欧盟民众接种的疫苗数量齐平。相比之下,美国出口的疫苗寥寥无几。

在中国,面对5月7日的路透社记者提问,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道,“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方一直坚持疫苗全球公共产品的第一属性,以实际行动确保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包括同发展中国家开展技术转让和合作生产等方面的合作。我们将继续支持一切有利于发展中国家及时、公平获取疫苗的行动。”

日本制药工业协会5月7日发表声明,反对美国政府的立场。作为一种生物医药制品,疫苗量产除了需要设备,还需要生产技术和人才。中山让治会长表示,疫苗生产存在很多技术性课题,并不是放弃知识产权就能保证生产出与现在疫苗同等品质的产品,还可能会造成品质或效果不尽如人意的疫苗流通。他还担心这会进一步加剧疫苗原材料的紧缺,使供应链比以往更加分散和混乱,造成更多的供应延迟等情况。

从技术生产角度来看,放弃疫苗知识产权首先是一个政治姿态。美国制药业反对取消专利保护,理由是这不会自动促成疫苗药剂产量激增,因为所有具备疫苗生产能力的厂家已经获得了生产许可证。辉瑞公司表示,自己公司的疫苗需要来自19个国家86个供应商的280种材料,还需要高度专业化的设备和人员。mRNA疫苗涉及大约80到100种知识产权,即使获得了全部的知识产权,也不一定知道如何生产疫苗。法国外交官称,“放弃知识产权固然很好,但转让技术,就像有一顿饭的菜谱,却没有平底锅、碟子和刀。”有疫苗领域人士表示,疫苗生产并非专利放开就能解决的,比如有疫苗专利已经放开三十年了,但能做的企业还是很少。

显然,随着中国疫苗列入世卫清单和美国支持开放疫苗知识产权,全球疫苗博弈进入新阶段。目前,中国的疫苗接种超过3.2亿剂,全球居首,但离群体免疫的水平还有很长距离。疫苗接种,关涉到打开国门、群体免疫、疫苗选择、疫苗互认、防护效果及副作用等多种因素,更是承载着国际政治与外交的新平台,任何风吹草动的变化都不能掉以轻心,而重中之重是掌握疫苗主动权,才能不受制于人。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72/19284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