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剪不断理还乱:日本两对名人婚姻惊爆眼球
日期: 21年05月1期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最近,日本两对名人的婚姻问题引起日本舆论和民众,甚至中日两国舆论和民众的大哗。一对是日本皇嗣、德仁天皇的弟弟秋筱宫的长女真子公主和普通人家的青年小室圭的谈婚论嫁问题;一对是日本乒乓球星福原爱与台湾乒乓球运动员江宏杰的离婚风波。这两起婚姻问题极大吸引了人们的眼球,让人们惊愕、惋惜、愤怒、不解,甚至成了让人们暂时忘记新冠横行的兴奋点。


真子公主为什么执迷不悟?


俗话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但真子公主的婚姻却一波三折,眼看着越来越进退维谷。她被日媒评论为“温室里的花朵”,这次是她人生第一次遭遇艰难。

真子公主一度公开表白自己情比金坚,写了一封公开信称:“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有人对我们的婚姻持否定看法。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对方都是相互依靠、不可取代的存在。结婚对于我们而言,更是忠于自己内心的、继续活下去的必要选择。”



真子公主生日留念。来源:日本宫内厅网页

直白一点说,就是公主目前处于“非君不嫁”的状态。这让皇室人员乃至全国人民都操碎了心。公主嫁人,一向是得门当户对,即使下嫁,总也是家世清白,比如她的姑姑黑田清子,是在35岁时嫁给了哥哥的同学,一名在东京都政府里任职公务员的男子,虽然不是权贵,但也是“好人家的儿子”。如果说仅仅是下嫁给平民也就算了,这回真子公主非要嫁的小室圭,实在与人们对皇室驸马的印象大相径庭,从家族里父亲和祖父自杀,到他母亲的金钱纠纷,到他在20岁时就在母亲与男友谈及借款问题时,灵机一动录音……

尽管一向将皇室看作心灵依托的日本国民几乎全都反对真子公主嫁给小室圭,但真子公主自己却坚定不移,有日媒分析,一向生活在温室里被保护得严严实实的公主,为何如此执迷不悟?也许正是因为对温室外风雨的向往。



真子姐妹。来源:日本宫内厅网页

据悉,真子公主在与小室圭交往时就多次见过小室圭的母亲,与自己的养尊处优的母亲相比,这位世俗来看工于心计的女性在真子公主心中是命运多舛却坚韧不拔的女性。无论周刊杂志爆出多少黑料来,真子公主都通过一颗纯净的爱心而将事情往反面去考虑。从小就善良的真子公主其实早就引起她的奶奶也就是美智子皇太后担忧了。当小室圭家的事情在几年前被周刊杂志爆出来后,她很忧虑地对身边随从说,这个孩子从小就特别纯净,人家怎么说她就怎么信,可真让人担心啊。



真子姐妹。来源:日本宫内厅网页


如今真子公主岂止是人家怎么说她就怎么信,而是进入了自动为男友洗白的思维方式。一切世间认定的黑料,在她看来都是“多么不容易”,与自己从小无忧无虑按部就班的生活相比,小室圭母子的艰辛都成为生活厚重的内容。坊间流言的阻碍反而催化爱情,这段受到周刊杂志各种爆料的爱情因为带上了“罗密欧和朱丽叶效应”,而在真子公主心中更加弥足珍贵。


要爱情还是顾大局?这个难题摆在公主面前,从她个人来说就是要爱情,但皇室目前不可能给出答案。真子公主的父母为这个脑子里只有爱情的女儿而无奈和焦虑,但真子公主依然执迷不悟。回到她和小室圭作为同学初相识时,二人接近的缘起是在团体聚餐上,当时,面对皇室公主,一般人都会有所敬而远之,保持礼节和距离,而小室圭却根本不管不顾这些条条框框,他主动又热情,轻易俘获了公主的心。之后二人乘电车出外约会,体验一个普通女孩出行的快乐。这一切对于真子来说都新鲜而充满活力。可以说,正因为真子出身自温室,所以才对“普通”甚至“艰辛”充满向往。这一番执迷不悟要持续到几时?我们普通人也无法了解。



真子公主于2017年9月3与大学同学小室圭举行内定婚约记者会。来源:日本宫内厅网页

小室圭为自己辩解自惹其辱

小室圭与母亲佳代与前未婚夫的金钱纠纷已被媒体炒作很久,小室圭4月8日发表了说明其金钱纠纷的文章,此文长达28页,连大学教授都觉得非常难懂。

在这篇文章中,小室圭一直在强调“自己的名誉”,始终说他从母亲的订婚男友那里得到的不是“借款”。

他这篇大致所说的主要内容是:

在文章的开始,他强调从他和真子的心情来看,对于结婚的意志是没有改变的。

2019年1月22日以后,他大体上保持了沉默,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在可能的范围内对一些说法进行订正。

之所以保持沉默的理由是,与多数的律师商量,大家都说:“不应该做出反应,什么都不做最好。”

从母亲的原未婚夫那里得到了支援是确实的,但是如果作为还款交给母亲的原未婚夫,就会被误解是欠债。

这件事被认为是金钱纠纷,涉及名誉的问题,这是难以接受的。
他有母亲原未婚夫“没有让你们还钱的打算”的录音。

在这件事被报道之后,为了慎重起见,他们缴纳了赠与税。

对于小室圭的这篇长文,小室圭母亲的前未婚夫表示“不能理解”,认为“这文章连篇累牍地反复说自己没有错误,而都是因为我不好。”(《周刊现代》2021年4月24日号独家专访)

他母亲的前未婚夫当然不能如此善罢甘休,双方的争论无法休止。

“律师.com”从4月16日到21日,募集了关于小室圭所公开的文章的见解。得到了在此登记律师31人的回答。

关于小室圭所公开的文章,大概9成评价很低,约有8成认为金钱纠纷没有解决。

有的律师指出:“和现实很不合拍,已经难以挽回”,“不考虑对方的心情而进行谈判是不可能的。”

但是日本宫内厅对小室这篇长文的评价还是较高的。宫内厅长官西村泰彦在8日午后针对小室的长文表示:我们的印象是做了非常认真的说明。

也有报道认为:因为秋筱宫家对小室的文章评价较高,因此宫内厅才做出如此的发言。

而事情过了4天,也就是4月12日,小室圭的态度突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小室通过代理人表示,作为“解决金”,准备还母亲原未婚夫的钱,他这种反反复复的态度,引起了舆论骚然。

而宫内厅4月22日表示:并不知晓这件事情。他母亲的前未婚夫则表示:突然接到了有关“解决金”的邮件,有关金额和还款日期都没有说明,不能不让人感到唐突。

真子公主于2017年9月3与大学同学小室圭内定婚约,原定2018年11月4日于东京帝国酒店举行婚礼,但是媒体曝出小室母亲及他本人与母亲前未婚夫的金钱上的纠纷,宫内厅2018年2月6宣布婚礼延期,于是小室于2018年8月13日前往留学地纽约的福坦莫大学法学院,出席新学期说明会,他力争考取纽约州的律师资格。

小室2016年起在东京一家法律事务所担任助理律师,做协助律师的事务性工作。律所方面援助小室获得律师资格,向其出借留学期间的生活费。由于获得了大学的奖学金,首年度学费全免。

真子和小室在国际基督教大学(ICU)学习期间相识并开始交往,2017年9月两人的婚事获得了当时的明仁天皇的同意。

2019年1月,小室发表了第一次关于金钱纠纷的说明文,在说明文中,小室和母亲方面表示:对于母亲原未婚夫的对自己的支援问题,已经是解决完毕的问题,一时媒体报道纷纷指责小室家是“借钱不还”。

2020年11月,真子发表文章表示了和小室结婚的意志。而他的父亲秋筱宫在记者会见中要求小室方面“以清晰的形式做出说明”,德仁天皇则在2021年2月的记者会见中表示:“希望结婚成为能让多数人所理解,并为此而高兴的事情。”


福原爱“玉石俱焚”的感情纠葛

真子公主的婚事让人心烦不已。另一对“乒乓球童话甜蜜CP” 福原爱与江宏杰四年多婚姻即将宣告终结。

经江宏杰经纪公司证明,他已向高雄法院正式申请离婚。福原爱上月爆出疑似不伦报导后重挫原本高人气的国民乒乓球女王形象,为消除丑闻影响,本来一直采取销声匿迹的策略,但接到对方提出的离婚申请,神隐多时的她也终于发声表态,通过日本经纪公司做出回应说:“谢谢江宏杰愿意提供彼此协议的机会,我会选择对孩子们最好的方式,请大家继续温暖地守护我们。”

几个月来,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的媒体和民众都非常关心福原爱的婚姻问题。回顾一下这段“玉石俱焚”的感情纠葛时间表,似乎双方从一开始就没充分准备好理智地解决离婚问题。

2021年1月,福原爱回到日本东京解说奥运乒乓球转播赛和准备成立个人公司,2月她参加黑柳彻子的谈话节目《彻子的房间》时透露将带孩子回东京准备上学,3月3日,《周刊文春》爆料称江宏杰对她精神虐待,《女性SEVEN》同时爆出福原爱与学弟在横滨约会。当时两人还否认离婚传闻,江宏杰说她3月初将返台,福原爱则表示希望夫妻好好商量再做决定。

3月4日,福原爱公开亲笔信就“外遇”事件道歉,解释并未与同被拍到的学弟不伦,只是和朋友散心,但《周刊文春》和《FRIDAY》均报导福原爱与江宏杰已进入离婚讨论。3月10日,福原爱在《女性SEVEN》上接受专访否认出轨。这段时间内,江宏杰一直在自己的IG上po家人和小孩的照片,展现独自一人既当爹又当妈的悲惨状态。3月20日,江宏杰全家带着小孩送福原爱妈妈搭机返回日本,但福原爱本人没有到机场接机而是让哥哥代行,此举为江宏杰博得好感而让福原爱背上骂名。3月31日,《周刊文春》再次爆出疑似与福原爱出轨的“学弟”是已婚身分,但该人表示与妻子分居中正准备离婚。4月6日,《女性自身》爆料福原爱搬离东京的家,个人公司停摆,一切工作陷入停滞,去向不明。4月23日,江宏杰在台湾提出离婚。两人历经近四个月的离婚风波一波三折,似乎终于要走向下一个转折。


2016921日,福原爱和江宏杰举行结婚记者会和结婚戒指披露仪式。照片来源:Nikkan Sports News

目前,公众关注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两人财产的分配和小孩的抚养权问题。当初福原爱选择嫁给江宏杰时,日媒就指出双方年收入相差整整37倍,是女高男低的“格差婚”,如果进入正式的离婚程序,因为产权各半,所以无论收入差多少,财产都会被均分。而在小孩的抚养权问题上,专门负责台日离婚官司的日本律师黒田健二表示目前以福原爱的状态对她争监护权很不利,虽然台湾和日本一样大都会把幼儿判给母亲。但如果是母亲未能长时间照顾小孩,或者出现类似“不伦”等不道德状况,当“不伦事实”被法律承认时,就有过把孩子判给父亲的先例。

福原爱从小就是乒乓球明星,四岁开始进入大众视野,一路以不服输的体育精神成为很多人的心里支柱,即使陷入如此大的风波,仍有很多人愿意继续支持和守护她。在日本也有过前奥运游泳选手岩崎恭子离婚期间不伦后仍很快复出的事例。因此也有日本专家认为福原爱迅速离婚,反而有利于尽早回归工作。

而在台湾,也有很多支持福原爱的声音,一位名为“庄子纬”的网络专家就评论说自己很同情福原爱,说她与江宏杰本来就在无论体坛地位、体育表现、广告代言等等有形无形的名气与收入上,根本是仙女与凡人的对比。但她没有在日本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下退缩,而是顶着生活习惯与文化等方面的巨大差异在婚姻中不断辅助丈夫,“如果不是真的遇到了什么让她崩溃的事,她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个让她身败名裂也要离婚的方式?”他反省的是日本与台湾媒体在对这件事中的僵化思维导向,“社会一直以来父权至上的氛围下,对女性都缺乏足够的耐心与了解,无论社会还是媒体也不愿意去思考。(付出了这么多的)福原爱最后得到了什么呢?却只能得到这种落荒而逃离开台湾的结果,真的让人心疼。”

另一方面,在江宏杰因为一直以来的“苦情表演”而得到一边倒舆论支持的同时,台湾著名新闻主持人简至豪却回忆起去年12月这对夫妻一起上《我是救星》节目时的一件小事。当时,当江宏杰被问到:“如果遇上枪战有人要杀福原爱,你会怎么办?”他居然回答:“那我当然要跑啊!”现场的福原爱现场大惊,反问“为什么不救我?”江宏杰说是为了能有人以后照顾小孩。福原爱很直接的反驳道,“就算这样,在节目里就不能假装一下吗?”可见两人之间的裂痕已经深到连“一起演戏”都无法合拍的程度,分开应该也是早晚的事了。


江宏杰难以卸下“格差婚”的包袱

和福原爱结婚的江宏杰从交往到步入婚姻,就始终没有摆托“格差婚”的梦魇。可能江宏杰自己未必如此认为,但实质上无论是经济还是名气,福原爱都更胜江宏杰一筹,这样女强男弱的“不平等”关系,也为日后的离婚风波埋下了伏笔。

对于两人的婚姻,日本媒体自始至终都持着“不看好”的态度。有报道称,江宏杰一年的收入大约是在30万人民币左右,这个收入与福原爱相比,差距甚远。就算福原爱目前早已退役,但光是拍广告,年收入至少就有600万人民币,江宏杰的收入还不到她的二十分之一。婚前,福原爱的“吸金”能力更是了得,被爆收入一度有男方37倍之多。据日本《FLASH》周刊2019年公布的”退休运动员广告身价”排行榜显示,福原爱也以2500万日元(约150万人民币)排名第八。

不过江宏杰的姐姐江雅菁曾站出来为弟弟发声。2016年她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写道:弟弟收入完全没报对,收入没有像报道讲的那么低。而且她还质问说,两个人相爱还要用金钱来衡量!?

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这番说话倒印证了江宏杰相较福原爱在经济层面的劣势。

有媒体指,福原爱喜欢喝奶茶众所周知,恋爱期间的江宏杰为了示爱将所有的珍珠奶茶买了回来,可以说是为爱酱承包奶茶店的霸道总裁。万万没想到,同样的要求在婚后却完全不行。在一次采访中,福原爱表示自己孕期有次想喝两种不同的果汁,但江宏杰觉得不行,直接买了一杯,还称先喝完一杯再去买另一杯,完全没有婚前承包奶茶店的魄力。

还有,江宏杰作为家庭的经济支柱,却和妈妈带着福原爱去买地摊衣服。婚前是承包奶茶店的霸道总裁,婚后是抠抠搜搜的大男子主义者。这种经济上的不对称,或者说对过生活上经济分配的不一致也许是导致两人婚姻出现严重危机的原因之一。

说完经济再说名气。通过梳理发现,纵然江宏杰在婚前拿到过一些乒乓球比赛的奖牌,但论知名度仍逊色福原爱不少。如果不是和福原爱结婚,恐怕大家都不晓得还有江宏杰这样一位运动员。江宏杰曾在2017年加盟日本的琉球阿斯蒂达俱乐部,此时他与福原爱刚结婚不久,所以他的加盟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度。

2018年日本T联赛,江宏杰只参加了6场双打比赛,1胜5负,2019年没有出场。之后受疫情影响,江宏杰无法前往日本,两年来一直处于一场比赛都没有打的状态。2020赛季,江宏杰的名字直接从T联赛的选手名单中消失。江宏杰一直到2019年都有参加国际赛事,但成绩并不理想,世界排名仅仅是第367位。就算以前历史最高排名,也不过第47位而已。反观福原爱,世界排名第4位,和男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

综合江宏杰近一年的动向来看,似乎完全脱离了乒乓球选手的样子。他对艺人活动十分执着,频繁出现在体育和娱乐节目中,最近一次在公众面前紧握球拍是在电视广告中和小爱认真比赛的时候。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9266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