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东奥委大战《周刊文春》,“奥运泄密”与“报道自由”孰是孰非?
日期: 2021/04/04 16:41




中文导报讯 (记者 乔马奇)在日本,素有“文春炮”之称的《周刊文春》(以下简称“文春”)一向以狠辣精准的真实爆料让公众人物们又恨又怕。单是今年,“文春”就连续爆出了首相菅义伟儿子宴请丑闻,奥运会开闭幕式总监佐佐木宏侮辱女艺人,福原爱离婚事件等一连串爆炸级新闻,引发诸如政府高官辞职、东京奥运会演出现场无将可用等多米诺式棘手局面,一再冲击疫情中信心岌岌可危的日本社会。





虽然奥运圣火传递已于3月25日如期开跑,似乎在将一直处于八卦舆论中心、跑偏多时的奥运会带回正轨,但“文春”在3月31日再次爆出猛料,将奥运会开幕式前艺术总监MIKIKO和其团队为东京2020奥运会开幕式设计的方案,公布在自己的官方网站“文春online”上,更在4月1日出售的《周刊文春》(2021年4月8日发行)里报道了包括诸如政客游说、关系户进组、高额运营经费被浪费等诸多有关东奥委内部的暗箱操作。






其中最醒目的就是“文春”获得并刊登的这套奥运开幕式方案。其原件内容长达280页,是奥运前艺术总监MIKIKO创作并于2020年4月提交给东东京奥组委的。提案曾因超过其他所有总监的高水准而获得国际奥组委IOC的首肯和称赞(以狂言师野村万斋为首的原艺术总监团队共8人),并被认为即使是在疫情下举办也只需略作疫情信息补充和调整即可,当时获邀表演的渡边直美还曾为看到如此出色的演出计划而激动落泪。但MIKIKO中间由于奥运延迟、该方案被擅自更改利用、再被内部势力排挤等原因,已于去年辞退艺术总监一职。



第一回合,笔伐口诛互不相让


4月1日晚,东京奥组委(以下简称“东奥委”)就“文春”刊登的有关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报道发表了书面的严厉抗议。东京奥组委认为,“文春”刊登的内容将属于奥组委的内部资料进行公开出售,侵害到其著作权,要求“文春”将已上市的杂志全部回收,停止发售,并全面删除网上的报道,销毁所有资料等。




东京奥组委在书面信上表示,奥运会开幕式的演出内容原本是只有限定参与的人员才能看到,是机密性极高的秘密文件,原本是想在开幕式当天能让全世界乐在其中地观看的内容,没想到竟然被媒体提前公布了,如此一来开幕式价值会大打折扣。《周刊文春》及其在网上刊登的相关内容,违反了《不正当竞争防止法》,有可能因妨碍公务罪触犯法律。鉴于这次事态的严重性,奥组委与警察商量的同时,也将以包括“违反保密义务”等罪名和嫌疑着手进行彻底的内部调查。对于奥运会开闭幕式的业务委托公司——电通公司,也将要求进行同样的彻底调查和报告。




事件在发生后不到一天里迅速发酵,成为日本大热的新闻话题。4月2日下午,《周刊文春》于自己的官方网站上对此作出了强硬的回应。“文春”认为,杂志不但报道了MIKIKO总监在奥组委内部遭排挤和其优秀的开幕式提案被断送的  霸凌案,还对东奥委侮辱女艺人,“政治家游说”等不正当的关系运作,浪费巨额税金的嫌疑等内幕进行了报道,具有很高的公共性和公益性。这显然不属于违反著作权法或妨碍业务的行为。



“文春”的回应信写到,“东奥委作为一个被投入高额税金的公共组织,对于 “文春” 这样的小杂志,极为罕见地提出“停止杂志的发售,进行回收”等要求,这是非常不正常的。本杂志不会答应这些不正当的要求,今后也会继续进行采访和报道。——《周刊文春》”



进行了这样不卑不亢回应的“文春”,提出反驳的核心问题主要有两个,一是奥组委对前艺术总监MIKIKO的欺压和对其创作案的疑似篡夺,关系到目前还没有新总监的奥运开闭幕式,是否会沿用已经废弃的MIKIKO的提案;二是东奥委对国民税金的肆意挥霍,到前一任总监佐佐木宏接手时130亿日元预算已经花到只剩10亿,这无疑让一直对疫情中举办奥运无法抱有信心的日本国民更加愤怒。据“文春”在2月底做的民调显示,63.1%的受访者仍然认为奥运会“应该取消”,认为应该“再度延期 ”的受访者约24.5%,总计高达87.6%。只有9.4%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如期举办。





奥运高额预算“不翼而飞”,日本民众大呼不满


4月2日同日,《每日新闻》也报道了东奥委内部以极高的人事费提供给委托方的新闻。据其获得的内部材料看,东奥委给某些业务委托公司的人事费单价以“运营统筹”(相当于企业的部长级)为首,分为“首席”、“导演”、“服务人员”等共计10个级别,“运营统筹”酬劳为每天30万日元,“首席”为20万日元,“导演”为20万日元,一天相当于普通日本人一个月的工资。虽然东奥委马上回应说这是为了累计成本的“参考值”,不会按此实付,但如此数字一出现,无疑为文春与东奥委的“大战”火上浇油。奥运大臣丸川珠代在随后的记者会上表示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数字,之后会进行详细调查。




佐佐木宏变相证言了东奥委花钱如流水


在东京奥运会的总预算(1兆6440亿日元)中,国家和东京都共负担了9230亿日元。而之前因侮辱女艺人渡边直美而辞职的前奥运艺术总监佐佐木宏,在3月6日接受“文春”的采访时,做了一个“重要证言”。他在对前案进行反省的同时说,“我在成为负责人的一开始,就问现场的人“现在的预算剩下多少多少?”,然后得到只剩10亿日元的答案。按照推迟奥运会前,奥运会和残奥会开闭幕式四个典礼共130亿日元的预算来看,我本以为起码还剩80亿元左右,就算是制作岚的演唱会,10亿日元也是艰难的。即使组委会追加了35亿日元预算,但可以用在演出上的金额不会增加多少。” 



“所以,钱都到哪儿去了?”这让看到两段新闻便自动联系到一起的日本网友反应巨大,纷纷痛斥政府的“挥霍”以及表示无法理解。由于东奥委在抗议文春的信中还一脸正义地写道,“作为组委会,为了让世界上更多的人能够享受到开闭幕式,将继续认真努力。” 而对自己被指证的疑点毫无解释和道歉,更显得“又当又立”。


雅虎相关新闻下,满满都是日本网友的愤怒和嘲讽留言:


“在向文春抗议之前,在各种意义上反省一下自己的吧。既然如此,就把从申办到结束后的维修费的会计都亮出来,让大家知道这是在做多么的无用功。” 


“欺凌女性是存在的,事实信息是存在的,疫情是无法控制的。这么低水平的国家能挺起胸膛办奥运会吗?”


“想必在组委会内部积攒了相当多的不满吧。在距离开幕还有一百多天的时间里,还是这样的混乱,看来还会发现很多问题。怀疑日本是否真的有举办奥运会的资格吗?”


“如果有警察介入的话,即使委托方电通倒闭了,也希望所有事都能在法庭上公开。核心的人被辞退或被晾在一边,简直太无情!开幕式是向世界揭露日本内讧的好机会。”


“无论是总理大臣还是东京都知事,都感觉不到为了举办奥运会的干劲,那就辞职吧。”




MIKIKO和桥本圣子,女人的“背叛”与“报复”?


瞬间走入新闻暴风眼的MIKIKO总监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什么会进入到顶尖国际盛会的核心,成为各方势力撕扯的对象?




本名水野幹子的MIKIKO今年44岁,是日本著名编舞家和导演,在广告、MV、现场演等方面出均有大量杰作,她长期为著名女子组合Perfume、BABYMETAL、音乐人椎名林檎、星野源等担任编舞,让新垣结衣大热的《逃跑可耻但有用》中的“恋舞”也由她创作。从2010年起和著名多媒体艺术家真锅大度合作,以独特舞风和日本美学元素配合高科技效果,将音乐视觉化,创作了一系列震撼世界的作品,拿下多个国际大奖,因此被业界尊称为“MIKIKO先生(老师)”,许多名人都为能跟她合作而感到荣幸,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闭幕式的《东京八分钟》,她也是负责的核心策划之一。


本次原本的艺术总监团队共包括山崎贵、椎名林檎、川村元气、佐佐木宏、菅野薰、栗栖良依、MIKIKO和野村万斋共8名成员,皆为各界精英。2018年7月公布总导演为野村万斋,奥运开闭幕式导演为山崎贵,残奥开闭幕式导演为佐佐木宏。但由于这些人一年以后仍没有提出可行方案,MIKIKO临危受命成为总导演,不眠不休以两个月的超短时间拿出了非常精彩的奥运开幕式方案,“文春”此次揭露的正是这个内容:








著名漫画家大友克洋“预言”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作品《AKIRA》中,主人公乘坐的红色摩托车英姿飒爽地穿过会场,紧接着,投影映射但东京的街道一个接一个浮现出来,三浦大知、菅原小春等世界知名的舞者在大友先生创作的《2020年的新东京》中登场。在回顾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影像之后,女艺人渡边直美发出“READY?(准备好了吗?)”这个信号,将过去的东京引向现代。女舞蹈演员们与独自奔跑的发光球配合着起舞,超级马里奥等角色的CG将气氛推向高潮,各国运动员和组成世界各地参加一起出现,最后点燃圣火,焰火宣告开幕。



“不是在夸耀自己的国家,而是迎向运动员,与他们同行”的主题,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高度赞誉。但由于疫情令奥运推迟一年,MIKIKO不幸卷入电通内讧。作为日本最大的广告与传播集团,电通是这次奥运的委托方,和因侮辱女性下台的前奥委会主席森喜朗关系密切的电通高层,与佐佐木宏为同年进入电通的同事,借权力之手将佐佐木宏趁机推上台。一向刚愎自负以广告界皇帝自视的佐佐木宏,要求全部推倒重来,而他擅自更改拼接MIKIKO的方案,把女性演员全部换成男性,所有的工作人员也几乎都换成男性。原本的有500人之多的成熟团队和现场因他而被带来极大混乱。森喜朗则只是淡淡对MIKIKO说,“因为你是女人,所以佐佐木就没和你商量。把事情都搞砸了。”



接连因为侮辱女性下台的佐佐木宏与森喜朗


从提交提案获得首肯到看到被佐佐木宏篡改过的方案,差不多半年时间,都没人联系MIKIKO。作家能町峰子爆料说,MIKIKO在极大的困扰和压力下还突发了听力障,明明搞砸的是对方,自己作品被糟蹋的面目全非,却要莫名其妙承受这样的侮辱。同组的椎名林檎也对感到非常愤怒,质问佐佐木本人为什么这么长时候都没有和她联系,批判他“太不诚实了”。因此,MIKIKO在去年11月正式辞职,12月解散团队。3月26日在自己的推特上就此事说,自己带着疑问又不能参加,经过一番苦恼,最终决定辞职。


没想到,风云反转,一向不把女性放在眼里的森喜朗和佐佐木宏因为侮辱女性问题上的“惯犯”而接连下台,东京奥运又瞬间成为以新任奥委会主席桥本圣子为首的“女人帮”。MIKIKO在“文春”此次爆料中作为女性受害人受到职场起亚获得了很多同情,即使有人质疑她是否不遵守保密协议,将本已作废提案交给媒体,是否算是一种“背叛”?作为一个对抗权力的艺术创作者,MIKIKO老师仍然得到了业界和民间的大量支持。






奥委会主席桥本圣子同为女性奥运核心人物,此次不但不对MIKIKO所遭受的霸凌表示道歉,反而说据她所知,MIKIKO和组委会之间,已经好好地进行了信息共享的协商,并在2日的记者会公开直言说,以公共组织名义抗议文春“这并不是要限制报道自由。只是这次(文春方面)掌握了长达280页的内部资料,因此判断是故意扩散组委会的秘密情报,妨碍工作才提出严厉抗议。”而关于是否采用MIKIKO的提案和继任艺术总监人选,她也只是说考虑到多样性,会在大会前的适当时机展示。


在桥本圣子从奥运大臣卸任而登上奥委会主席之时,一向八卦的“文春”曾把她多年前和花样滑冰运动员高桥大辅之庆祝比赛后激吻的旧照片登出,算是“贺礼”,不知是否因此,使得桥本圣子此次借奥委会之名对“文春”作为报复?另一方面,就奥组委对“文春”的抗议是否是限制媒体自由,而文春的爆料又是否属于泄密,在4月3日到4日,已经有多位日本法律学者和律师在网络上谈了自己的看法。


武藏野美术大学教宪法、艺术相关法教授志田阳子说,著作权法第41条规定“在报道目的上,著作在正当的范围内,可以复制,并在该事件的报道中使用”。这是考虑到“表现的自由”,限制著作权的效力,为报道的自由让路的。而宪法第21条规定,“表现的自由”是维持民主主义社会不可缺少的权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保障保障普通人的“知情权”的“报道自由”是最重要的权利。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1/19238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