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期待东京奥运会成为战胜疫情的奇迹
日期: 21年02月1期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全球新冠疫情依然在蔓延,日本紧急事态也会延长。已经延期一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何去何从,其命运令人担忧。在现代奥运会125年历史上,因受世界大战影响,仅在一战期间的1916年和二战期间的1940年、1944年三次停办奥运。在百年奥运史上,政治纷争、经济危机、病毒肆虐、局部战争,都没能阻遏奥运会前进和壮大的脚步,都没有熄灭人类追逐和平与希望的信念,那么历经坎坷的2020东京奥运会究竟以何种方式来完成自己,能否成为战胜疫情的奇迹,令人关注。

无论举办与否,东京都创造了奥运会的唯一:如果举办,悲情的东京将成为奥运史上唯一经历过停办、举办、延办的城市;如果停办,不幸的东京将成为奥运历史上唯一的三次申奥成功、两次停办的城市。一直以来,日本政府对于时隔56年再次举办奥运会充满期待,除了完成历史夙愿,更寄望为经济注入强心剂,提振国民士气和国际影响力。新冠疫情蔓延全球,打乱了奥运会的节奏,但不到最后时刻就还有希望,这是所有奥运会主办方和参与者的心愿。目前,奥运史上唯一延期举办的2020东京奥运会正在与时间赛跑,也在与防控疫情赛跑。

有关东京奥运会能否举办,涉及主客观两方面的条件。在主观方面,要看国际奥委会、日本政府、日本奥委会、主办城市东京,以及民众和企业等能否扛住压力、展现出顽强的意愿。

回顾一年前,在东京奥运会史无前例地宣布延期举办时,国际奥委会(IOC)主席巴赫指出:“无论这条黑暗的隧道有多长,我们都会一起走过尽头,奥运圣火就是隧道尽头的光。”今年1月21日巴赫表示:“目前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奥运会无法在7月开幕,因此没有B计划(备选方案)”。1月27日,巴赫称有关取消、放弃等怀疑言论“全都是猜测”,并强调“必须将焦点放在如何举办,而非能否举办上”。他表示“政府与IOC的责任是着眼未来。面向运动员、各国奥委会、际单项体育联合会(IF)、日本国民、奥组委,必须谋求所有人的耐心与理解。”

日本政府对于今夏举办东京奥运会依然保持积极姿态。首相菅义伟曾说:“东京奥运的成功举办,将是代表着人类能够成功战胜病毒的明确证据。”1月29日,菅义伟首相在达沃斯议程线上会议发表演讲,表示将面向危机的平息而倾尽全力, 实现向全球传递希望和勇气的奥运,为此呼吁各国予以协助。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也强调,“若心中多少有些犹豫,就会影响一切。就算是长夜,黎明也必将到来。”

近期多项民调显示,大约八成日本民众赞成东京奥运会取消或者再次推迟,他们担心外国运动员涌入会加重新冠疫情,但日本广播协会28日发布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六成日本企业主张今年夏天应按期举办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为政府提供了一些信心。有100家企业接受调查,48家企业支持东京奥运会如期开幕,但应缩小规模;13家企业主张对原有方案稍做调整,认为即便没有现场观众,举办奥运会也会有助于日本经济复苏,有利于参赛选手发展;36家企业没有表明态度;3家企业认为应当取消。

东京奥运会如果取消,对日本经济打击重大,也会给国际奥委会带来巨大损失。关西大学名誉教授、理论经济学家宫本胜浩在去年3月估算,如果东京奥运会、残奥会取消,经济损失将超过4.5万亿日元;如今他认为如果空场举办,经济损失将超过2.4万亿日元。对国际奥委会来说,“彻底取消东京奥运会”的打击同样难以承受,不仅涉及与转播商、赞助商相关的巨大经济利益,更影响到后续国家申办、承办奥运会的信心,关乎奥林匹克运动的长久发展。

目前,东京奥运会的命运,影响到报名参赛的206个国家和地区的约11000名运动员。如何制定训练计划,调整竞技状态,保持竞技高峰,都以参赛时间轴为前提——如果赛期不定,将为各国运动员(队)造成难以克服的困难。如果取消一届奥运会,则是世界体育发展的重大挫折,尤其是对取得参赛资格的适龄运动员而言,将留下终身遗憾。

为了让东京奥运会在今夏如期举办,应如何着手创造客观条件呢?首先,对于日本政府和举办地东京都而言,严防疫情蔓延,把日增感染人数压至最低,是必要前提。日本政府被迫重启紧急事态宣言至2月7日,近日又决定延长紧急事态至3月7日,目的就是尽最大可能把国内疫情降至及格线,为3月底决定是否举办奥运会营造适合的社会防疫环境。

其次,日本把举办奥运会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押宝在疫苗上面。首相菅义伟指出,普及注射疫苗为破解危机的关键;行政改革大臣河野太郎称:“正因为有新冠疫苗,奥运会才有可能,希望切实推进。”在国际上,日本已向各国共同出资开发和采购疫苗的“COVAX”机制拨款1.3亿美元以上,今后还将扩充;在日本国内,厚生劳动省与美国辉瑞公司正式签署了合同,年内接受合计7200万人份的新冠疫苗供给,并要求(辉瑞)在上半年尽可能多提供疫苗。国际奥委会也会敦促各国运动员及相关人员在访日前接种,尽管不会定为义务。不过,接种疫苗并发生防疫效果,需要时间过程,如果疫苗在不到半年时间里能为东京奥运会保驾护航,堪称奇迹。

其三,在国际上,东京奥运会需要得到各国的支持。为了打消舆论顾虑,东京奥组委正在积极寻求美国支持。东京奥组委执行委员会委员高桥治之表示:“如果拜登对奥运会的发展能做出积极表态,我们将获得强劲支持。”高桥治之说让美国参与奥运会是“最重要的任务”,东京奥运会“取决于美国”,其发言背景是因为美国能为奥运会带来最多的运动员队伍和高昂的电视转播费。不过随着许多国家疫情反弹,奥运会的不确定性在上升,相关人士呼吁IOC需要更加开放地看待东京奥运会可能的备选方案。如果疫情蔓延无法平息,欧美等重灾区国家无法满足参会条件,那么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办,只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显然,国内疫情能否得到有效防控,雄心勃勃的疫苗计划能否顺利实施,奥运测试赛、资格赛、火炬传递能否如期展开等问题,都将左右东京奥运会的命运。新冠疫情之下,东京奥运会无论如何都将成为载入史册的最特殊的一届奥运会。在这个不平凡的年代里,东京奥运会无论以什么形式举办,都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胜利。JOC主席森喜朗说,“春天肯定会来的。相信如此,我愿意努力工作到最后,这样我们就能给很多人带来欢乐和希望。”也许,以创造性的方式克服新冠危机创造奇迹,将赋予东京奥运会超越体育的意义。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5/19163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