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活跃在日本的中医人之一:中日渊源流长中医学
日期: 21年01月2期 阅读: 179
活跃在日本的中医人 ~养生与治疗~

中日渊源流长中医学


本草药膳学院学院长 
医学博士 辰巳洋 

中国与日本的中医药交流历史渊源,可以追朔到隋唐之前,并且与朝鲜密切相关。众所周知岛国的日本由于受到季节风等气候的影响,导致古代中日两国通过海路的交流困难重重,所以当时中日两国文化、医学交流主要是经过朝鲜半岛实现的。公元541年中国就与朝鲜有着频繁的医学交流,针灸术就传入了朝鲜,南朝梁武帝应百济的邀请派遣医工赴朝鲜诊治疾病,大量中医书籍也传入了朝鲜。当时的日本大和朝廷提出让百济・新罗・高句丽三国提供医药知识,并要求新罗派遣良医来日本给天皇治病。

日本学者西渡到中国

时至607年(也有600年的说法),圣德太子派遣小野妹子访隋,开启了中日两国间的正式交流。随后又派遣药师惠日和倭汉直福因来中国学医,这是日本历史上最早的海外留学记录。之后奈良的学僧荣叡和普照也渡唐留学,并到扬州邀请鉴真和尚赴日本传授佛学和医学。时间到了838年,至此日本共派遣遣唐使者16次(也有19次说法),先后效仿采用了大唐律制、医药律令,制定了“太宝律令・疾医令”,规定《黄帝内经》 《黄帝针经》 《明堂脉诀》 《甲乙经》 《新修本草》等书籍为医学生必修内容。宋元时期,禅僧荣西・智玄先后求学习医而入宋朝,回国后分别治好了将军和天皇的疾病。明清时期中日两国之间的医学交流更加活跃,竹田昌庆、 田代三喜、坂净运、吉田宗桂、林道春等学者们学成归国后为日本医学发挥了积极的治疗作用,并对日本医学流派的形成起到了推动作用。

时轮进入20世纪,中国的针刺麻醉轰动世界,中日两国建交后,日本大批有志青年怀着中医梦奔赴中国留学,医生们到中医院校・附属医院研修学习之后,为日本医学带来了新中医的风貌,在传统的古方派,后世方派的基础上又客观地出现了中医派。

中国学者东渡到日本

公元562年吴人知聪携带《明堂图》医书等书籍160卷,佛像、乐器等来到日本,其中医药书籍是日本公认最早的输入纪录。知聪之子继承父业在日本行医为中医药在日本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鉴真和尚接受日本的邀请,率弟子数十人历经10年6次渡海终于在754年到达日本传播佛教与医药,对日本医学的发展做出了积极重大的贡献。

在历史的长河中东渡日本留下足迹的中医人很多,根据《中国医学の歴史》、《漢方の歴史―中国・日本の伝統医学》的记载列举几位。1041年宋惠清到日本行医,1028年郎元房到日本担任当政者侍医30余年。随着明朝的被推翻,不满清朝统治逃亡到日本的避难者中不乏医学家,他们在日本的医学领域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福建人王鞬南到京都行医。山西人王宁宇经长崎入江户行医,其门人成为幕府医官。来自杭州的陈明德以临床家而知名,广东人何钦吉因为发现了竹节人参而留下芳名。这个期间最有名的医生当属龚廷贤的弟子戴曼公,除了传授中医理论和临床经验以外,还将人痘接种技术传授给日本医界,成为江户时代最有影响力的中国医生。

自隋唐时代开始中医学从中国传播到日本,至江户时代历经一千多年,迎来了鼎盛时期,成为日本的医学思想,开启了汉方医学的先河。而江户后期随着蘭学的传入兴盛传统医学也开始走向衰败。1883年明治政府发布医师执照规定的公告,指出未经国家医师考试合格者不允许开业行医。虽然汉方医们进行了抗争,上书「汉方医继续愿」但最终还是在1895年被国会否决,从此汉方医学濒临于灭绝的危机而一蹶不振。

进入昭和时代民间的中医星星之火开始燃烧,民间汉方医的治疗效果,汉方学习会、协会的成立,直至1950年东洋医学会的成立,汉方医认定制度的出笼等等呈现出传统医学的复苏。1970年开始大学,研究机关开设了传统医学的研究和诊疗部门,1976年汉方颗粒剂纳入医疗保险,1980年东洋学术出版社的成立「中医临床」杂志的发行,2002年文部科学省决定在医科大学的课程中必须导入汉方药教育并在数十所医科大学实施,表明传统医学已经在日本得到复兴及发展。

改革开放后来到日本的中医人

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开始实行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中医也开始走向世界。在出国热潮中我和我的同学们也先后走进了日本。70年代末期菅沼荣从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来到日本,翻译、讲学、著书、汉方相谈,为日本传统医学的教育和临床做出了贡献,而她写的中医书也是最为日本医生们欢迎的专业书籍。



我们老师焦树德教授的女儿焦艺萍毕业后分到北京协和医院中医科工作,从师清代北京4大名医的施今墨先生的弟子祝谌予教授。来到日本后上针灸专门学校,考取针灸师国家资格,在经营针灸院的同时还在日本医生的诊所汉方相谈并讲学。日中友好医院的杜甫云是焦树德教授的关门弟子、副主任医师。来到日本后与日本友人成立了「日本中医药普及协会」致力于中医药的普及,到全国各地的诊所进行辨证论治的指导和汉方相谈,为中日友好学术交流发挥着不可或缺的桥梁作用。除了在东京的同学以外,来自中国中医研究院(现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的任競学研究生毕业后来到日本扎根福冈,在向日本医生们讲授传播中医的同时,也考上了针灸师国家资格经营着在当地很有名气的针灸院,是我们福冈教室学生们经常就诊的地方。

我和同学们以及大多数的中医朋友们一样,都是怀着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临床经验东渡日本,而遇到的最大烦恼就是没有行医的资格。

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经过各种磨砺后到综合医院、诊所做汉方相谈的工作十余年,虽然得到院长和医生们的信任,签好字的处方可以随意使用,但总是为没有处方权开处方而担心和不甘心。而专门学校教授中医和管理学生的工作经验使我萌生了办学普及中医药知识的念头,在得到日本友人的鼓励和支持下于2002年开办了“本草药膳学院”,从2个学生入学开办至今18余年,现在全国有东京、福冈、大阪、名古屋、广岛5个教室,开设从入门到临床,从基础到古典的基础班、研究科班的中医教育,采用通学、通信、网上的多种教育方式,在校生548人(2021.1.4),培养出中医药膳师、国际药膳师、国际中医师千百人以上。同时编写出版发行了30余本中医药和中医药膳的教材和专业书籍。



2017年,“日本中医协会”成立了,在这个大家庭里结识了各个学校毕业的优秀的中医和西医朋友们。大家来到日本八仙过海各显春秋,为自己选择的目标和事业,为实现自己的人生蓝图而努力奋斗着。其中有朋友获得了日本医生的资格开诊所,中西医结合救死扶伤实现着自己的人生理想。有在学校当老师教授中医药桃李满天下。有的通过学习获得日本的针灸师资格开办治疗院解除病人的疾苦。有的开办药局,开气功院、整体院而独树一帜奋发图强。还有的是开办公司、就职商社为中医药的研制・发扬而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论在任何场所大家都在为中医药事业而努力工作,也为中医药在日本的普及与推广勤奋地耕耘。2018年会员们齐心协力共同翻译出版了《中医基本名词术语中日英对照国际标准》收录专业术语6261条,为中医药在世界的传播做出了在日本中医人的贡献。



2020年新冠病毒猖獗,全会上下团结一心为华侨华人疫情期间的健康咨询服务以外,积极编写发放了《中医防治瘟疫的建议》的小册子,排除华侨华人的燃眉之急。在得知中国的防疫抗疫经验后,又用不停歇的步伐及时成立编写委员会整理翻译编写《COVID-19と中医学》(别册中医临床)一书,由东洋学术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书中详细介绍了中医药在中国武汉的治疗经验,并与日本汉方进行对比说明,为日本的临床医生提供了宝贵的中医经验。同时在《中文导报》的支持下,我们协会先后在报纸上开辟了“中医药防疫抗疫”、“中医药健康大讲堂”两个栏目,发挥我们中医药人的优势宣传普及了中医药防病防疫的知识。



新年伊始,将新开“活跃在日本的中医人~养生与治疗~”栏目,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会员娓娓道来的故事,还有很多中医中药的养生建言和治疗经验。希望各位读者密切关注。

就是我们这些中医人,就是我们这样的协会,为中医药的宣传、普及、发展而尽心尽力,为造福人类健康而不懈努力。也希望在日本各地的中医人加入我们协会,让我们分享您的故事,携手共创中医药的新局面。

2021年丑年来临,新冠病毒又再现狰狞,让我们相信中医中药,家里常备一些桂枝汤、板蓝根冲剂、感冒清热冲剂、羚翘解毒颗粒、玉屏风散、十全大补汤等中成药,防患于未然。期盼我们中医人和华人华侨顺利渡过2020年新冠病毒带来的各种坎坷,迎来新的转机。祝各位新春好!全家安康!

 
参考文献
1.高等医药院校教材 中国医学史(修订版) 主编 甄志亚 上海科技出版社 2004年9月第25次印刷
2.中国医学の歴史 主编 傅维康 東洋学術出版社 1997年2月第1版 第1次印刷
3.漢方の歴史―中国・日本の伝統医学 小曽戸洋 大修館書店 2002年9月第2次印刷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9/19116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