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华为断臂求生:荣耀独立后能飞多远?
日期: 2020/11/18 11:47 阅读: 179
新闻来源: 界面新闻

  文/刘育英

  荣耀独立的传言尘埃落地。17日,华为官宣,整体出售荣耀,交割完成后,将不再持有荣耀股份。

  华为和发起收购的荣耀产业链企业、经销商企业均强调,这是一场自救行为。

  华为与荣耀的切割,能否让荣耀延续下去?

  华为为何要整体出售荣耀?

  “华为处在这样一个内外部挤压的境地,但是我们并不会自怨自艾,或者转移矛盾”,华为心声社区近日发布华为公司董事、高级副总裁陈黎芳近日与新员工座谈时的讲话。

  自美国打压华为以来,已实施三轮制裁。今年9月15日,台积电已无法为华为的高端手机芯片麒麟芯片代工。

  高通自去年“实体清单”后就无法向华为供货。近日,高通确认可向华为供应4G芯片。在中国市场,新增手机出货量中5G手机出货量已占到6成以上,无法获得5G芯片将使华为丧失5G市场份额。

  由芯片“断供”所带来的影响,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10月末华为Mate40系列手机发布时已表示,Mate40的预定量已经超出供应能力。目前Mate40处于一机难求的境地。

  尽管有媒体报道,华为储备了大量手机芯片。但手机更新迭代远快于基站设备,储备有可能于今年底或明年初用完。

  此外,由于不能使用谷歌移动服务GMS,华为手机海外市场受到严重影响。华为曾表示,2019年华为消费者业务海外收入受到的影响,至少在100亿美元左右,这与Google的GMS服务不能使用密切相关。

  媒体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华为的核心供应商,从2018年的92家美国供应商,到现在已缩减至不足5家。华为已大力发展国内供应商,来缓解产业链技术供应的压力。

  不过,国内供应链的成熟尚需时间,且芯片问题无法解决。华为手机市场份额今年二季度位列全球第一,现在又回到第二位置。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三季度,华为手机出货5170万部。而2019年三季度为6680万部,同比下跌了23%。市场份额从19%下降到14.9%。

  受“断供”影响,荣耀手机业务节奏已经放缓,一些产品计划暂时搁浅。员工、供应链、渠道商等作为利益共同体,所承受的压力将急剧增加。

  赛迪智库信息化与软件研究所研究员钟新龙表示,在芯片供应有限的情况下,华为就只能采取断臂自救的方式,把一部分业务打包出售出去。只要有人接盘,都是没有问题的。

  他介绍,一般来讲,大企业面临相关严峻危机时,都会考虑到拆分这一做法。在美国过往历史上,很多企业曾因反垄断而被迫拆分。华为这次拆分是毫无疑问不得不去做或者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收购荣耀的30余家企业的联合声明称,此次收购既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和市场化投资,能最大化地保障消费者、渠道、供应商、合作伙伴及员工的利益。

  同时,这是一次产业互补,全体股东将全力支持新荣耀,让新荣耀在资源、品牌、生产、渠道、服务等方面汲取各方优势,更高效地参与到市场竞争中。






  深圳智信是谁?

  根据收购协议,由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完成对荣耀的收购。

  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9月27日,注册资金1亿元,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与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共同投资设立。包括天音通信有限公司、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松联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顺电实业有限公司、山东怡华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冀顺通投资有限公司、河南象之音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福建瑞联优信科技有限公司、内蒙古英孚特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哈尔滨金潭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

  根据收购双方声明,所有权的变化不会影响荣耀发展的方向,荣耀高层及团队将保持稳定。投资新荣耀的经销商和代理商也承诺:未来只享有财务上的投资回报。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荣耀高层及团队将保持稳定,投资新荣耀的经销商和代理商,未来只享有财务上的投资回报,不影响荣耀的渠道决策(可以延伸为不影响荣耀的所有决策)。这是在给外界信心,投资者不为控制渠道,而是希望在未来获得投资收益。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华为手机业务部分已迁移到东莞,而深圳在此时有动力将荣耀产业链团结起来,稳定和发展深圳的手机产业。

  新荣耀未来会怎样?

  荣耀成立于2013年,目前年手机出货量7000万部,在中国排名第四。荣耀手机服务于年轻人,坚持中低端价位。据不同的第三方机构数据,2019年荣耀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大约在12%-14%左右。

  付亮表示,半年前,荣耀位列中国手机市场TOP6品牌(华为、vivo、OPPO、小米、苹果、荣耀),且市场份额与之后的其他品牌有明显差距,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起点。顺利过渡后,仍可能保持中国市场TOP6的品牌。

  独立科技观察者黄海峰认为,荣耀与华为切割,有机会解决供应链卡脖子问题;还能帮助团队稳定,守住已有成绩;技术上未来可以通过自研、购买和授权,保持进取势头。

  另外,荣耀除手机业务外,已在多元化布局。围绕手机核心终端,荣耀布局平板、TV、音箱、眼镜、手表、车机、耳机和PC八大入口,最后延展到移动办公、智能家居、运动健康、影音娱乐以及智能出行各个板块场景。在万物互联时代,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智能设备等都将是荣耀的发力点和增长点。

  但荣耀能否再次荣耀的关键在于能否解决芯片“断供”问题。

  行业专家马继华认为,荣耀与华为脱钩,高通等应该不需要申请美国商务部许可就可以供货。

  付亮认为,如果芯片问题解决,渠道理顺,新荣耀的估值将上升,国资可以溢价退出,新荣耀是否IPO上市,管理层能否融资后MBO,是个看点。

  荣耀的发展还取决于是否获得Google的GMS许可,恢复海外市场,以及线上线下的融合发展。付亮说,荣耀早就不甘于仅是一个“互联网品牌”,小米、OPPO、vivo也都在完善线上/线下的一体化市场,新荣耀一定会充分利用各种渠道,不会仅限于中低端手机,也不会仅限于国内市场,独立之后或许会有更大空间。

  推荐阅读:

  荣耀命运落锤:救了自己,也救华为

  华为出售荣耀一事终于落锤。

  11月17日,深圳市智信新(以下简称“深圳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深圳特区报发布声明称,已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根据该协议,深圳智信新作为收购方,完成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出售后,华为不再持有新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

  据记者了解,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与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共同投资设立。出资名单中未见此前所传的神州数码、TCL等公司身影。

  对于收购消息,华为回应称,在产业技术要素不可持续获得、消费者业务受到巨大压力的艰难时刻,为让荣耀渠道和供应商能够得以延续,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决定整体出售荣耀业务资产,收购方为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于交割后的荣耀,华为不占有任何股份,也不参与经营管理与决策。

  声明并未公布收购的具体价格。此前据路透社、36氪等媒体报道,荣耀出售价格按照19年利润60亿元计算,16倍PE,最终定价约在1000亿元。虎嗅报道称,最终作价在400亿美元左右,约合2633亿元人民币。

  不管哪个价格,这都是中国手机发展史上金额最大的一笔收购案。巨额交易背后,是全球出货量最高手机厂商的断臂求生,也是荣耀产业链的自救之举。

  界面新闻曾独家报道,荣耀独立后,部分或将搬入位于深圳福田新一代产业园4栋的新办公地点,与vivo软件部门成为邻居。据知情人士透露,此地或为临时办公地点,一年后有可能再次搬迁,迁入位于深圳香蜜湖的金融街一带。

  目前,搬迁还未提上日程。多位荣耀员工向界面新闻透露,新办公地点仍在修缮当中,内部多项交接工作也还未开展,员工补偿问题也未在内部官宣,预计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正式“分家”。

  从资本层面来看,华为并未在新公司持有任何股份,与荣耀彻底分家。但从管理层安排来看,荣耀并非被华为“放弃”,而是以另一种形式,延续华为手机的命运。

  界面新闻曾报道,华为消费者业务COO万飚将出任新公司董事长,荣耀总裁赵明则担任CEO。此外,华为消费者业务法务部长、稽查部长、IT与质量运营部长也已确认将加入独立后的荣耀。

  但无论如何,荣耀已经独立。挣脱华为的羽翼后,荣耀的价值和命运都将被重新审视。

  荣耀卖给了谁?

  根据声明公布的方案,荣耀将出售给深圳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与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共同投资设立。

  天眼查信息显示,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9月。从股权穿透信息来看,最终的大股东为深圳市国资委。


  


  出资名单中,包括天音通信、北京松联、普天太力、中邮器材等国内颇具影响力的手机渠道商,也是荣耀渠道的老合作伙伴。此外还有线下卖场深圳顺电、电商代表苏宁易购,以及全国各省手机分销商。

  此前曾有报道称,神州数码、TCL乃至小米等公司都曾是荣耀的意向收购方,但在最终收购名单中均不见身影。

  渠道商全面接盘荣耀,这并不难理解。荣耀与华为分家后,缺的不是启动资金,而是对渠道和供应链强有力的把控,渠道也是荣耀独立后能够安身立命的重要法宝。

  深圳智信新在声明中表示,此次收购既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和市场化投资,能最大化地保障消费者、渠道、供应商、合作伙伴及员工的利益;更是一次产业互补,全体股东将全力支持新荣耀,让新荣耀在资源、品牌、生产、渠道、服务等方面汲取各方优势,更高效地参与到市场竞争中。






  声明还承诺,所有权的变化不会影响荣耀发展的方向,荣耀高层及团队将保持稳定。

  这被解读为,在公司决策上,荣耀新管理层仍具有相当大的自由空间。

  同时,华为将有多名高层加入荣耀担任核心高管。其中,华为消费者业务COO万飚或将担任董事长,荣耀总裁赵明则将担任CEO。此前有消息称,荣耀管理层也将在新公司持股。

  万飚曾经担任华为终端CEO、华为俄罗斯片区担任负责人、华为移动宽带和家庭产品线总裁,在终端业务拥有丰富经验。在加入荣耀新公司之前,万飙是华为消费者业务COO,曾多次代表华为PC业务线发声。

  而赵明,无疑是最了解、也是最能动员近8000名荣耀员工的高管之一。他在华为任职超过22年,2015年3月接任荣耀总裁一职,全面负责荣耀业务,他在任期间,荣耀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手机品牌之一。

  功臣荣耀

  在华为终端的崛起史上,荣耀无疑是一位大功臣。

  荣耀的诞生,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阻挡小米的围攻。2011末,小米首发10万台M1在3小时内全部售罄的战绩,让整个行业都领教了互联网模式的威力。刚担任消费者业务CEO一职不久的余承东,决定推出一款对打小米的产品。

  这场发布会后不久,荣耀手机横空出世。2013年, 荣耀品牌独立,刘江峰出任CEO,在营销、渠道等多个层面均参照小米模式,与后者贴身肉搏。

  荣耀品牌独立之后,大幅采用“机海战术”,在一年时间内火速推出了荣耀3C、荣耀3X、荣耀X1、荣耀6、畅玩等产品,10个月内总销量超过1000万台。2014年荣耀出货超2000万台,销售额30亿美元,业绩同比大涨24倍。2015年,荣耀更是用半年时间就超越了前一年全年的业绩。

  饱尝电商模式甜头的荣耀并未钻进性价比的牛角尖,而是随时代浪潮及时调整了方向。随着线上渠道成本的增加,从2015年起,荣耀开始在多地布局门店,渠道向下延伸,同时尝试推出中高端机型,完善产品线。正是这两项举措,让荣耀经受住了行业变更的冲击。

  华为也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支持荣耀的发展。2017年,任正非亲自签发《荣耀品牌手机单台提成奖金方案》,为荣耀单独设计激励机制,实施“荣耀手机按销售台数提成”等制度。在坚持一定利润规模的情况下,不再考虑利润率,也给荣耀在模式发展上更多自主权。

  《华为终端战略》一书中曾写道,一个刚入职的普通员工,只要在合规的情况下,抢到了更多的“粮食”,收入可与总裁级别比肩,拿到百万级甚至更高的奖金。

  颇具狼性的激励制度很快见效。当年10月,荣耀出现了品牌独立后首款突破千万销量的产品。在荣耀四周年庆上,荣耀总裁赵明宣布,2017年1-11月,荣耀手机以4968万台销量和716亿元销售额,登顶中国互联网手机品牌第一位。

  “716亿”这一数字,不仅仅超出小米销售额一百多亿,更被戏称为“比小米多了一个魅族”。从模仿到逆袭,荣耀完成对小米的全面超越。

  价格亲民、产品定位准确、渠道策略得当,都是荣耀成功的理由。最如日中天的时候,华为内部甚至有人提议放弃华为品牌,只做荣耀,专攻低价市场。

  事实证明,保留双品牌才是正确的决策。荣耀补齐了华为手机产品线中主打年轻人和性价比的空缺。在行业整体不景气的2019年,荣耀与华为并肩成为唯二两个逆势增长的手机品牌。

  脱离华为能飞多远?

  荣耀已经不能再等了。

  一位长期与荣耀合作的ODM厂商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自麒麟芯片库存告急后,荣耀曾一度砍掉低端机型订单,这导致供应商将产能分配给了其它厂商。但在高通重新供应4G芯片后,荣耀又在几天前加单。目前,上游供应商正在评估是否能容得下荣耀的新增订单,这关系着荣耀新机是否能及时上市。

  荣耀在上游紧急加单,与市场供应紧缺不无关系,这已经影响到荣耀手机的销量。一个鲜明的例子是:去年双11,荣耀是全平台安卓机销量冠军;但今年,小米(包括红米)却因为中低端机型的热卖夺得销量第一,同样主攻中低端市场的realme也有多款型号挤入热销榜单。

  由于芯片短缺导致的产能不足,荣耀错过了一个重要的销售节点。往年11-12月,都是荣耀V系列新机发布的日子,荣耀必须小步快跑起来。

  已经有经销商开始担忧荣耀脱离华为后的市场表现。一位省级手机代理表示,如果荣耀与华为分家,荣耀的品牌优势也将被削弱。“在三线以下城市,顾客对于荣耀的品牌认可大多是因为其是华为子品牌,以及背后的麒麟芯片。失去华为光环的荣耀,恐将难以保证从前的号召力。”

  荣耀一直与华为共享技术资源与供应链,其手机芯片、结构设计、屏幕压感、双摄像头、快充等技术,都源自华为。某种程度上,华为的研发能力也是荣耀的底气。过去在某些机型中,荣耀甚至抢到了华为技术的首发权,比如荣耀30S搭载的首发旗舰级芯片麒麟820,以及首发GPU Turbo的荣耀Play。

  荣耀总裁赵明曾对界面新闻表示,荣耀布局5G市场的关键准备,就是推出在各个档位中最具竞争力的处理器,即麒麟芯片。他强调:“在核心技术领域,比如说芯片和摄像头技术,以及在通讯技术方面,华为集团有一个很大的团队。”

  “如果荣耀也用骁龙芯片,那在对打小米的时候很有可能失去竞争力。一方面,荣耀要和很多厂商一起争抢产能,在芯片供应处的话语权肯定被削弱;另一方面,小米是很不惜于打价格战的,荣耀也要拿出自身优势。”前述代理商表示。

  不过,业内也不乏看好荣耀的声音。乐观情绪认为,在高通和联发科的5G芯片都没有供货许可的前提下,荣耀留在华为也是损耗。独立后,将有更大可能获得联发科、高通的芯片,也可使用谷歌全家桶,解决海外市场的忧虑。

  至于软硬件层面的依赖,一位华为内部人士表示,这“不是太大的挑战”。华为可将硬件技术、软件服务等授权给荣耀,成为新公司的供应商,双方仍可维持密切业务往来。

  天眼查信息显示,11月16日,华为新增多条商标信息,包括 “荣耀”、 “荣耀视频”、“荣耀钱包”、“荣耀阅读”、“荣耀亲选”、“荣耀花粉”等。不难看出,这些商标均对标华为此前的多个软件服务。至少在纸面上,荣耀要与华为彻底分家。

  “荣耀一直有‘去华为化’的举动,比如2017年推出的Magic UI,虽然底层架构并无差异,就是为了与华为EMUI相区别。”上述人士表示,华为已经为软硬件层面的迁移做了充足的准备,加之荣耀员工跟随新公司一同出走,这在研发管理的过渡上省了很多麻烦。

  很大程度上,新公司仍保留着强烈的华为色彩。独立后的荣耀,更像是华为手机的火种。

  而换取了千亿级别现金流的华为,也有更多喘息的空间。如果供应链松绑,华为可在手机业务上更聚焦Mate与P系列的高端市场;反之,华为也有空余精力在其它业务上大施拳脚。

  近日已有消息称,华为汽车业务将与消费者业务整合,未来汽车业务将交由余承东负责。未来,汽车业务很有可能成为继手机之后,华为又一个造富利器。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昔日并肩闯下中国手机市场近半壁江山的手足,终于各自奔向新的彼岸。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4/19044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