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安倍晋三称病退场:未曾盖棺已有论定
日期: 20年09月1期 阅读: 241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一切皆流,无物常住。世人皆知“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却在不同的历史时刻,两次以同样的理由、同样的方式宣布辞职,留下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昨日再来、也铸成了让人匪夷所思的政治奇迹——与他超越了桂太郎通算2886天,创造了日本宪政史上最长首相在任纪录;超越了佐藤荣作连续执政2798天,创造了日本首相单独执政最长纪录相比,安倍晋三两次以似曾相识的方式抛弃了政权,也堪称日本政治史上的新纪录。

8月28日下午,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召开发布会,面向全体国民宣布,因溃疡性大肠炎复发,无法做出正确政治判断,决定辞去首相一职。2007年,因溃疡性大肠炎突然发作,他辞去了担任一年的首相职务,曾给国民带来疑惑和不安。自2012年末二次出山担任首相以来近8年的时间里,他一直使用新药,努力控制疾病。今年6月定期检查时发现宿疾有异,7月中旬身体状况恶化,8月上旬确认溃疡性大肠炎再次发作。安倍表示“志向未酬,放弃职务,有如断肠之痛”,向各位国民由衷致歉。

安倍表示,将不设立代理首相,到下任首相获任命为止,会切实履行首相职责直至最后。安倍还表示,自己将以议员身份参加下届众院选举,不会考虑从政界引退。安倍的自民党总裁及首相任期,原定于2021年9月结束。逢此突发变故,执政自民党将尽快选出新总裁以接替安倍出任首相,完成余下任期。日本面临着新冠肺炎疫情、经济低迷等诸多问题。安倍突然称病退场,令人遗憾和感慨之余,更使日本政坛群龙无首,加剧了政治、经济、社会各领域的不确定性,同时也催生后安倍时代的接班人竞赛提前开跑、加速升温。

安倍晋三第二次上台执政以来,历时7年8个月,形成了日本少有的超长期政权,带来了让人有些熟视无睹的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社会安定的局面。如今,安倍一朝退场,其冲击效应至少会在三个层面上显现:

1、日本人已经习惯了安倍在位的安定政治,后安倍时期的日本是否会重回政权更迭、政治动荡的局面,令人困惑;2、国际社会也习惯了安倍在场的日本所达成的地缘政治平衡,新首相执政或因人而异,日本作为一个重要变量将在动荡的国际政治天平上如何压码,令人关注;3、安倍二次执政以来,成功带领日本从东日本大地震的空前国难中走出来,并为国家发展从容布局开拓新路,这使他成为战后最成功的日本首相,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却把安倍经济学的成果打回了原形,后继的接班人能否有效控制新冠疫情,重振经济,重拾信心,前路漫漫,令人生疑。

安倍执政期间,在政治上率领自民党携手公明党,取得6次国政选举的胜利,让在野党彻底泡沫化;在党内,安倍成功三选自民党总裁,让所有的竞争者都退避三舍。无论在党内还是党外,都形成了“安倍一强”体制,首相支配与官邸主导日臻成熟。2015年,安倍政权改变了宪法解释,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解禁集体自卫权、通过安保相关法案等,实现了一定程度的政治松绑。安倍任期内最重要的政治贡献,是生逢其时地助成平成天皇实现生前退位,为令和新天皇顺利即位保驾护航,完成了日本的皇位交替,开启了一个新时代。

经济方面,安倍自2012年上台以来推行“三支箭”:大胆的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以刺激民间投资为中心的结构性改革。“安倍经济学”激活了日本经济,全面抬升了股市,为日本创出了战后持续时间第二长的经济扩张期。安倍任内两次提升消费税,政府财税收入从40兆提升到60兆日元以上,但人口老龄化、劳动适龄人口减少使得结构性改革陷入僵局。全球化遭遇寒流,新冠疫情无情袭来,使得日本经济雪上加霜。

外交方面,安倍放手实施了“俯瞰地球仪”的外交。一方面,成功邀请美国总统奥巴马出席了广岛核爆纪念仪式;另一方面,又与变化无常的特朗普总统建立了友好的私人关系,在G7国家首脑中一枝独秀。同时,安倍执政期间与中方相向而行,推动中日关系重回健康发展轨道。在欧洲,安倍既与欧盟签署了经济连携的EPA协议,又与脱欧的英国第一个达成了贸易框架协议。在美国退群后,安倍力挽狂澜,由日本主导签订了亚太11国参加的CPTTP协议;安倍还积极推动16国参加的亚太自贸协定RECP,成为自由贸易的旗手。2016年5月,日本主办G7峰会;2019年6月,日本主办G20峰会,是安倍外交的高光时刻——在安倍辞任后,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都向他表示惋惜和敬意。在当今惯于打压和怒怼的国际环境中,安倍与所有领导人都能交流相处,几乎没有差评,这是一道绝无仅有的人格风景。

内政方面,安倍带领日本从一场毁灭性的地震、海啸与核事故中恢复过来,逐步修复了日本经济。他推动观光立国成绩斐然,资助免费教育广受欢迎;日本的失业率降到史上最低水平,一年一个诺贝尔奖展示了科技底力,提振了国民信心。安倍还推动日本成功申办了东京奥运会、大阪世博会,复制高速经济成长期的成功经验,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如果没有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的冲击,日本人正信心满满地迈进下一个黄金十年。然而新冠袭来,日本持续“低烧”,目前确诊已超过6万例,东京奥运会被迫延期,凶多吉少。某种意义上,新冠疫情不仅戕害了安倍的政治生命,也阻遏了日本重新抬头的国运。

安倍在史上最长的执政期内,也留下了政治遗憾。他成功实施了“俯瞰地球仪”的外交,却在“战后外交总决算”方面难以得偿如愿。作为日本两代保守政治夙愿的修宪议题再度搁浅、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没有进展、日本与俄罗斯解决领土纠纷依然是一厢情愿、日本与韩国的矛盾翻云为雨重新激化,等等,都是安倍留下的政治遗憾。同时,涉及安倍的丑闻不断,败笔连连:森友学园、加计学园问题,疑似公款私用的赏樱会问题,黑川弘务检察长的延期任用问题,前法务大臣河井夫妇的贿选问题等,都成为国会审议热点,在野党步步紧逼,安倍疲于应付,精疲力尽。

不过,安倍政治,瑕不掩瑜,世间自有公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届政府和一代首相也有属于自己的任务。安倍不是政治完人,却是坚定的保守派与民族主义者,他确乎完成了时代和国家赋予他的大部分使命,为了日本扛到了今天。安倍执政以来,日本的景气蒸蒸日上,国际形象和软实力大幅提升,国民享有着岁月静好,只因为有人在负重前行。如今,安倍痼疾再发,临近崩溃边缘,或已生无可恋,只有仓皇退阵。古人称:“人生盖棺论定,一日未死,即一日忧责未已。”安倍今年66岁,政治生命还在延续,人生未曾盖棺,但他作为战后最成功的日本首相,历史地位已经论定。离开了安倍以后的日子,估计日本人民会想念他。

后安倍时代的接班之争已经开跑,安倍的后继者是一个苦差。防控疫情、恢复经济、筹办奥运,哪一件都是未定之数,更兼有安倍政绩在前,次期政权过渡性质明显,执政党派阀四起,在野党重新集结,日本政治又要风雨飘摇了。目前在自民党两院议员总会的选举体制下,官房长官菅义伟和政调会长岸田文雄等人正寻求派阀支持,无论谁上位,面对不明朗的内政外交施展空间有限,最明智的选择是萧规曹随。去职后的安倍以修养生息为主,但不排除以退为进,继续发挥影响力。如果日本出现重大的政治失速,谁有能力和威望来收拾残局?如果脑洞开得大一点,只要身体条件允许,安倍晋三依然是一个不错的备选,这就是日本政治充满诡谲和想象力的地方。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18936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