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继任者竞赛开始 日本能否摆脱“失去”阴影
日期: 2020/08/30 12:51
来源:北京商报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8日下午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因健康原因辞去首相职务,并表示在继任者选出前会继续履行首相职务。

尽管事出突然,但安倍离任已成定局,时间紧迫,留给继任者们的竞争时间只有半个多月,也是因此,随着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的加入,这场首相争夺赛明显已经愈演愈烈。只是新首相总有选出来的一天,而日本千头万绪的经济问题却难有终点,已经有人开始担心,日本“失去的20年”是否会在“黑天鹅”的影响之下翻倍。

角逐新总裁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辞职不过三天,新首相的竞选却已相当激烈。8月30日,多家日本媒体报道称,现年71岁的菅义伟已经决定参加自民党总裁的选举。据央视新闻,菅义伟于8月29日与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会谈并请求其支持自己参选。待9月1日召开的自民党总务会确定总裁选举的日程和形式之后,菅义伟或将正式发表参选声明。

由于自民党在日本议会下院占据多数席位,最终角逐出的自民党总裁几乎肯定会成为日本的下一任首相。而菅义伟的加入也为这场争夺战添加了一丝激烈的色彩,据了解,菅义伟一直是安倍的左膀右臂,2012年成为内阁官房长官,同时也是日本政府的最高发言人。

日本NHK电视台报道称,自民党内越来越多的成员希望菅义伟成为安倍的继任者,认为他能够延续安倍的政策,在应对疫情等方面延续现有举措。

至此,角逐新总裁的名单上又多了一人。8月28日,现年63岁的日本前外相、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便已明确表示,希望参加下一届自民党总裁选举,并称安倍曾打来电话就辞职一事与他进行了联系。同一天,日本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也表示出了参选的意愿。

此外,前文部大臣下村博文、现任外务大臣茂木敏充等也都表态要参加自民党党内竞选。只是有人争相入局,亦有人选择撤退。8月30日,NHK报道称,日本环境大臣、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之子小泉进次郎已决定不参加安倍晋三的接班人竞选。据报道,如果防卫大臣河野太郎参加自民党总裁竞选,小泉进次郎将选择支持河野。

8月28日,安倍在官邸举行记者会上表明了辞职意向,按照他的说法,因为自身状况恶化满意继续履行首相职务。他强调将不设临时代理,继续执政直到选出继任者。关于下届众议院选举的应对,安倍称“将作为一名议员参加”,并表示不考虑退出政界。8月30日晚间,日本共同社报道称,计划在9月17日于国会上选出新首相。

胜算谁最大

可以预料到的是,在未来的半个多月里,新总裁的人选将是日本最热的话题。共同社30日的消息表示,他们在29日及30日实施的日本全国电话舆论调查显示,关于下任首相的合适人选,34.3%的受访者回答称是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占比居首;其后为官房长官菅义伟14.3%,防卫相河野太郎13.6%。

起码在民众的心里,石破茂的分量还是很重的,但问题便在于,石破茂的优势很可能在这次选举中毫无用武之地。此前,共同社就曾提到,日本自民党考虑举行党内领导人选举,彼时定下的时间还是9月15日。简化选举投票对石破茂很可能是致命打击,据了解,自民党目前共有10个派系,石破茂领导的派系很小,在自民党内仅有19名国会议员,而自民竞选党总裁至少需要20名国会议员提名。

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家成也称,自民党总裁选举更倾向于小范围党内代表选举,不是全国性普选,石破茂现在积极奔走力推全国性普选,是因为这样对他比较有利。如果是党代表选举的话,他胜出的可能性非常小。据了解,9月1日,自民党将公布新总裁以何种方式选出。

相比起来,岸田文雄在自己的派系中有47名议员,而安倍以及其所属党派比较明确要极力推荐岸田文雄。至于无派系的菅义伟,很可能成为此次自民党总裁竞选中的黑马,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TBS电视台录制节目时,就曾评价菅义伟称:“只要他被指定为首相就能胜任,是有力候选人之一。”

如果从经济或者从“安倍经济学”的角度看,菅义伟的胜算似乎确实要大一些。菅义伟首先是支持安倍党派的人,而“安倍经济学”背后也不乏菅义伟的影子。去年11月,官菅义伟还曾提到安倍内阁之所以能够相对长期执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提出了经济最优先,接连实行金融和财政政策、地方创生等成长战略。

毕竟经济问题已经是日本当下的主要矛盾,新首相和经济政策,怎么也无法完全拆开。但李家成也提到,新的继任者仍旧面临两方面的压力,一来能否重振日本经济,二来能否有效应对疫情,摆脱困境。目前日本疫情属于二次暴发,而疫情又与日本经济重振密切相关,且经济大环境方面全球通缩,日本又夹在中美贸易摩擦之间,一时半会可能很难见到起色。

对于日本未来经济的走向,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季风也认为,V型复苏基本不可能,更多应该是L字型或者U字型。整体上看,影响日本经济的不利因素还是比较多的。

经济怎么解

如今,外界对于安倍继任者的关注,除了日本首相更迭本身带来的热度之外,还涉及另一个关键的问题,即“安倍经济学”是否会就此落幕,而这也是菅义伟被外界视为黑马的最重要原因。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安倍经济学”并不会短期内就此终结,毕竟疫情的现实可能并不允许政府抽出太多的精力。

“对于日本政府来说,要想让日本经济摆脱新冠疫情带来的衰退,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目前这个时点更换首相显然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我们要提醒大家,不要认为日本央行会因此急着推出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荷兰国际集团亚太区研究主管罗伯特·卡内尔如此说道。凯投宏观日本区域经济学家利尔蒙斯也表示,考虑到安倍晋三的接任者大概率来自于自民党内,甚至可能直接属于安倍核心圈,安倍晋三离任后,安倍经济学可能只会“在名义上终止”。

但“名义上的终止”并不意味着继任者的接棒能够顺风顺水,毕竟拿下了自民党总裁以及日本首相之位的同时,继任者也接下了重重挑战。李家成称,“安倍经济学”,主要着眼于货币政策,虽然还会继续推行下去,但效果已经打了折扣了,再加上去年消费税上调影响百姓消费意愿,疫情又抑制国内消费,整体来看日本的经济还是比较悲观的。

日本内阁府8月17日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GDP初值显示,日本二季度实际GDP按年率计算萎缩27.8%,跌幅远远超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创下的17.8%,为1955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差表现。而日本连续三个季度的GDP跌幅也意味着抹去了“安倍经济学”以来的大部分增长。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称,“安倍经济学”对经济的总体拉动力量并不是很强,幸运的是,外需方面日本最近几年“占了不少便宜”,世界经济处于回升期,中美成为其两个最大的出口市场,但即便这样日本的经济增长质量也不是很高,原因便在于日本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太低,即潜在增长率太低,政策有效性显示不出来。

但这并不意味着“安倍经济学”一事无成。刘军红称,安倍在任期间,日本股市非常好,安倍上台时日经是9000点,现在达到了23000点,属于相当辉煌的成绩,日本富人和机构投资者赚的非常多,个人金融资产接近GDP的三倍以上。但另一方面,日本消费税从5%到10%的增长其实影响了更多的中低收入人群,导致日本出现了战后经济社会罕见的分裂,即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6/18934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