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安倍首相健康疑云惊悚日本政坛
日期: 20年08月4期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结束3天短暂暑假,8月19日重新回到首相官邸工作。在回答媒体提问,他就自己的身体状况表示:“为了在健康管理上万无一失,因此接受了体检。接下来,我将回到岗位继续努力工作。”

周围许多人都劝他多休息一些日子,但是他非常认真,不肯多休息。安倍身边有人指出:“因为压力,他大肠炎的宿疾似乎恶化了。”不仅如此,有关安倍病情还有各种传言乱飞:大肠癌说、胰腺癌说等等莫衷一是,惊悚日本政坛。


勤奋工作 积劳成疾


安倍晋三自第二届内阁成立以来的连续在任天数24日达到2799天,超越迄今最长的佐藤荣作,单独排名第一。但是8月24日再次进入庆应大学医院看病,首相官邸解释称:“上周就诊时医生要求一周后再来,此次就诊是上一次的延续。”



821日,安倍首相参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第6次分科会议。来源:首相官邸网页。

8月17日上午10点半左右,安倍首相抵达东京信浓町的庆应大学医院,在医院中滞留约7个半小时。安倍6月13日安倍已经到该院接受定期体检,做了CT检查,时隔仅两个多月的再次进行长时间健诊,引起了舆论对其健康状况的深度关注。

在第一次内阁(2006至2007年)期间,安倍由于老病溃疡性大肠炎,在上台约1年后在职中住院,后来不得不辞职,但此后他第二次就任首相后,强调“用了效果显著的新药,已经完全没问题了”。

可是,据日本媒体报道,为了抵御这种新药的副作用,需要进行数次类固醇等药物的治疗,大容量长期间给病人投入类固醇的话,有可能出现糖尿病和水肿等的副作用,有媒体认为,不排除与此相关的健康问题。



安倍24日在首相官邸答记者问。来源:首相官邸网页。

最近安倍在各种场合时总显得有气无力。安倍8月15日上午抵达东京三番町的千鸟渊战殁者墓苑并献花,显得步履沉重,摇摇晃晃的。自民党内也有繁重的工作使首相的健康达到了极限的说法。

朝日电视台8月17日报道说,一位自民党骨干议员8月5日表示:看着首相的脸,真令人担心。感到可能已经到了(能够承受的)界限了。

日本财务大臣兼副总理麻生太郎在17日晚谈及安倍17日去医院检查一事时指出:“148天不休息连续工作,一般来说什么样的身体都会不好的”,“我对他说休息是必要的,做好自己的健康管理,也是一项工作。”

这好像是在说:安倍的身体真的不好了。

由于对应新型冠状病毒,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直不得休息,吃睡都难以按时。

安倍晋三4月7日晚在首相官邸举行有关宣布紧急事态宣言的记者会见,曾有记者问:海外G7首脑感染冠状病毒的例子相继发生。有报道说,英国的约翰逊首相进了集中治疗室。现在,安倍总理健康状态怎样?万一总理也感染了新冠,那么您将怎样安倍国政的运作?是由麻生副总理来承担工作吗?请您谈一下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后的设想。

安倍总理回答说:“我首先衷心祈愿英国的约翰逊首相早日康复。


我自己为了不感染尽可能洗手,同时为了维持免疫力,尽量保证睡眠,虽然睡眠时间很难保证,但是我希望尽量确保睡眠的时间。从保持生活规律这一点看,我现在还没有吃饭的时间,到现在还没吃饭,不过我想,尽量保持正常的生活规律是很重要的。



815日,安倍首相在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上致辞。来源:首相官邸网页。

假如我真的感染,而且意识非常清晰,我会一方面在官邸进行隔离自我,同时从事总理的基本的工作。如果失去了意识,麻生副总理将临时代理总理,我会毫不迟疑地做好对应和交接工作。”


2007年的悲剧是否会重演?


回顾2007年9月12日,安倍首相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宣布辞去日本首相职务,当时他看起来很疲倦。说辞职,是非常突然的,原本他在进行政见演说呢,说完以后,在众议院本会议的代表质疑开始前,突然说“我辞职”。当时他这一举动引发了举国上下一片舆论诟病。他周围的中坚议员们都说事前毫不知情,唯一的理由就是因为健康。

安倍当时身体状况不好,罹患过敏性肠胃炎,说白了就是总要上厕所,这看上去不是要人命的大病,却极度影响正常工作,尤其是一名首相。无论在接见客人、在开会、在发表演说、在听部下汇报工作、在接受记者访问……做这一切的时候都突然会肚子痛并想上厕所,这种情况是极之令人难堪和难受的。

安倍表示这种情况下,很难赢得公众信任和支持的有效政策,加之内阁成员政治资金处理问题等,他为此引咎辞职。

9月13日,已宣布辞职的安倍前往东京庆应大学附属医院。该医院医生13日下午宣布,安倍因功能性肠胃病住院。

东京庆应大学附属医院的消化内科专家日比纪文表示:“他(安倍)正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体重下降,还出现腹部疼痛、消化不良、缺乏食欲等症状,这些症状都因身体疲惫与心理压力造成。”医生并安排安倍住院观察3~4天。

根据医生的指示,安倍缺席了当天下午的自民党两院议员全体大会。

据安倍周边人士称,2007年的安倍自8月出访以来一直感觉肠胃不适,常常在官邸接受私人医生诊疗和输液。

 包括当时的内阁官房长官与谢野馨在内的官员2007年9月12日就曾表示,安倍辞职是因为“身体健康”原因。与谢野馨说:“安倍一直感到身体不适。”果然之后安倍在接受检查后已住院。

在2015年,安倍也因“吐血”问题与媒体有过一番攻防战。2015年8月27日的《周刊文春》报道说安倍的肠胃炎又犯了,他6月在东京都内某酒店房间与自民党议员吃工作餐时,突然觉得难受,去厕所吐了血。对此,安倍予以了否认。他在2015年8月24日的自民党干部会议上说“我可没吐血啊,身体没问题”。

因此,在今年8月17日安倍首相进庆应议员7个多小时这事发生后,立即被坊间担心道他健康有问题了。而由于同样是8月的报道,2015年关于他吐血的报道再一次被媒体捕捉和渲染,衍生为“安倍吐血”。事实上,据之后安倍离开医院并表示重启工作时称,这次住院时为了检查身体。

首相惊传患癌,政治遗产托付给谁?

7月中旬以来,安倍首相身体有恙、健康堪忧的说法不绝如缕,甚至出现了“吐血说”。

8月6日、9日出席了广岛、长崎核爆纪念会;8月15日参加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在履行完一系列公务之后,安倍首相在8月17日到东京都内的庆应大学附属病院就诊,接受了体检,整个过程停留约7个半小时。尽管首相在19日恢复处理公务,并在官邸向媒体表示“为了在健康管理方面做到万无一失,接受了体检”,却并未就症状作出详细说明。有关安倍首相积劳成疾的健康疑惑继续在政坛流传,并对后安倍时代的政治走向产生影响。

事实上,安倍首相在履行公务方面堪称勤勉有加。年初以来,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安倍连日在官邸等处理公务,未能休长假。从1月26日到6月21日,连续148天出勤,创出工作纪录。其后虽有回自家私宅修养,但从1月26日至8月16日期间,整日在私宅度过的天数也只有7天。每年8月15日出席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后,到山梨县鸣泽村的别墅去放松静养是安倍的惯例,但今年受疫情影响而一直留在都内。

在19日恢复公务以后,安倍首相依然深居简出,一般在下午2时到官邸,傍晚6时下班直接回家,基本上不参加晚间用膳或聚会,对于习惯于借晚间就餐机会与各界人士直接交流的安倍来说并非正常。安倍在6月底曾与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在东京一家高级餐厅共进晚餐,安倍起初看起来非常健康,但不久便称疲倦。

值得注意的是,安倍首相回归公务后,预定出席的各种会议和会餐等活动相继取消。比如,自民党高层每周二会举行定例会议,8月25日的会议因“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话题”而取消了。8月27日,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原定举办祝贺晚会,庆祝安倍首相连续在任时间在24日超过了原首相佐藤荣作的2799天,创下历代最长纪录,但是相关祝贺会也延期了,令人不安。

8月20日,日本政治中心永田町在水面下流传着两种说法:一是安倍首相与当年的亡父安倍晋太郎一样,罹患胰腺癌,将在今年9月实施自民党人事改造前宣布辞职,然后在10月选举诞生新的自民党总裁,并举行解散总选举;二是安倍首相患了大肠癌,将根据11月3日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而确立方向,然后在12月辞任下台——以上流言无论哪一个坐实,都将严重影响日本的政治日程和走向,也意味着安倍的政治生涯或以悲剧谢幕。

回顾日本政治史,历届首相中有三位因健康问题在任内倒下而实施了首相代行。1957年,石桥湛山首相患脑梗塞,由当时的外相岸信介代行首相职务;1980年,大平正芳首相过劳而亡,由伊东正义官房长官临时代行职务;2000年,小渊惠三首相因脑梗塞而倒亡,青木干夫官房长官代行了首相职务。临时代理的过渡期短暂,内阁随即总辞职。如果本次安倍晋三首相万一身体不测,谁能代行首相呢?据《内阁法》第九条,如果首相遭遇事故或健康欠缺之时,由他指定的国务大臣来临时执行首相职务。安倍首相在组阁时已经有所指定,顺位依次是:麻生太郎副首相位列第一,其次是菅义伟官房长官、茂木敏充外务大臣、高市早苗总务大臣、河野太郎防卫大臣。日本政坛已经出现了希望安倍首相入院专心治疗,可由麻生副首相暂时代行的声音。

那么,安倍首相的政治遗产究竟能托付给谁?其实早在6月19日,安倍首相就与菅义伟、麻生太郎、甘利明等铁杆心腹举办了“3A+S”聚会,会食后称“通过沟通交流,四人又重回团结一致的体制”。8月20日,安倍与自认的接班人、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在官邸会谈20分钟,外界猜测或有托付政治后事之嫌;当天晚上,二阶俊博党干事长与菅义伟官房长官在都内的日本料理店内会餐,就今后的政权运营交换了意见,颇有“安倍退阵”前的权力摸索之意。

安倍首相一直把岸田文雄作为接班人来培养,让他出任党的政调会长,目的是熟悉党务。原来计划的人事案,在今年秋天的内阁改造和党内人事安排中,让在9月8日即将实现党干事长在任最长纪录的二阶俊博会出任自民党副总裁,由岸田文雄接任干事长而全面执掌党务,为竞选党总裁铺路。岸田是调和性政治家,7月下旬他与麻生会谈以便获得支持,有意把自民党内的岸田派和麻生派合流为“大宏池派”,作为支持岸田出任下届首相的党内基本盘。如果安倍首相依然拥有高支持率,不排除他强力主导推出岸田,或实行政治禅让;可是如今安倍的支持率跌至三成处于“低空飞行”状态,且体力有限,他对岸田的支持会软弱许多。

另一方面,二阶干事长与菅义伟官房长官走得很近,8月20日晚两人聚会,交换了意见。作为安倍政权的“脸面”而每天出镜面对记者、更兼有“令和大叔”之称的菅义伟,在“后安倍”时代的政治竞赛中呼声渐高。他寻求与二阶干事长携手,希望获得党内资源。二阶称菅义伟“办事认真到位,值得尊敬”,菅义伟称赞二阶“最值得信赖,拥有推动政治前进的出色手腕”,两人的联合阵营呼之欲出。

当然,一向沉稳的岸田近期也频频出动。7月30日晚,岸田先与安倍首相在日本料理店会食聚餐,就党务运营、解散总选举等交流了意见;后又与二阶干事长在中华料理店碰面,联络感情,加深交流。9月,岸田将出版首本著作,介绍个人成长经历和政策,支持者也希望他进一步发奋。

在后安倍时代,安倍和麻生最不放心把政权交给非合作派的“党内政敌”石破茂手中,所以在“安倍-麻生-岸田”与“二阶-菅义伟”两大阵营的竞合中,没有石破的位置。不过,石破茂在基层党员和民调中拥有高支持率,更加安倍首相身体有恙带来了巨大变数,日本政治走向处于变化莫测中,安倍的政治遗产能否得到继承,让人拭目以待。


 支持率下降  民众不看好安倍


安倍虽然在8月24日达成了日本连续执政时间最长首相的记录,但日本民众似乎对这个事情不是特别在意。

有民众表示,安倍除了长期在任首相以外并无其他建树。就政治家而言,不是认真履行职责,而是一味的想破纪录,这是什么行为?其次,“安倍经济”也只是让日元汇率下降,对出口型企业有利,对进口型企业打击非常大。朝鲜绑架问题也没有实质性进展,每次开会商讨对策、接见被害者家属,已经变成走过场。另外,社会贫富差距扩大、非正式雇用者数量增加、文书篡改、赏樱会风波等等,在任期间全是负面内容。

有人说,安倍入院检查是件好事,有病就早休息,对他自己和日本国民都有益。

有人在网络上留言道,现在网络上很多关于安倍身体情况的新闻,安倍没有能力还经常上头条,简直不可思议,最后自身的情况控制不了,夫人的情况也掌握不了,这种人还搞什么。

还有人认为,媒体一直在制造舆论,什么安倍连续工作147天不休息啦,完全是想让国民容自己休息嘛。安倍戴着他发的小口罩开会的形象一辈子都忘不了,在世界上颜面尽失,极不妥当。

不过,有少数日本国民对安倍表示同情说,不管怎么讲安倍每天还是为了日本鞠躬尽瘁,哪怕没有太多成绩,也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根据每日新闻8月22日实施的民意调查显示,内阁支持率与前一个月的34%上升了2个百分点,但仍然维持低位,不支持率高达59%。较早前,安倍政权的整体支持率在国会会期中因

森友加计学园丑闻下降,随后有所恢复。今年以来,尽管野党在公众场合没有继续追究其的责任,但支持率没有反转的征兆。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1/18926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