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新冠疫情下的日本皇室如何生活?
日期: 20年08月3期 阅读: 303 评分: 6.00/1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自从1月16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消息称,在日本国内发现首例新冠病例以后,新冠病毒渐渐开始在日本蔓延。4月7日傍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东京、神奈川、埼玉、千叶、大阪、兵库、福冈7个都府县进入紧急事态;4月16日,安倍晋三表示,鉴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不断扩大,把实行紧急事态的范围扩大到日本全域——日本全国进入紧急事态,一直到5月25日才解除。

在解除事态宣言之后,日本疫情仍在反弹,可以说进入了“第二波”。在此期间,日本皇室也和全日本人民一样,被笼罩在新冠病毒流行的阴影中。疫情期间,他们是怎样生活的呢?十分引人关注。

上皇夫妇蛰居高论 明仁发现新鱼种

就在新冠病毒在日本蔓延期间,日本上皇夫妇3月19日离开居住了约26年的皇宫吹上仙洞御所,进行了换代搬迁,在神奈川县的叶山御用邸和栃木县的御料牧场逗留一段时间后,于3月31日起暂时移居东京都港区的高轮皇族邸。

上皇夫妇3月19日上午在吹上仙洞御所接受天皇一家和多名宫内厅职员的送别,于上午10点多从皇宫乾门离去。
  
吹上仙洞御所伴随上皇即位天皇时而建,上皇夫妇从1993年12月起居住于此。而高轮皇族邸建于1973年,原为已故高松宫的住所。



天皇一家。(2013年11月):图片来源:日本外务省网页。 - http://www.mofa.go.jp/s_sa/sea2/ph/page3e_000444.html

在这以后的3个多月的时间里,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愈演愈烈,加之最近上皇夫妇的身体都不太好,1月29日傍晚,上皇于仙洞御所皇居内突然昏倒,一度失去意识。经检查后没有发现其身体状况有异常,但是医生持续密切关注其健康状况。明仁天皇于1月30日恢复状况良好,也照常用早餐。去年9月8日,上皇后美智子在东京大学附属医院接受了乳腺癌摘除手术,在手术过程中进行的组织检查显示,没有发现癌细胞转移至淋巴结,手术后恢复情况良好。

在这3个月里,上皇夫妇一方面为感染扩大心痛,一方面基本上是在高轮皇族邸蛰居,极力避免出门。

上皇明仁也是一位鱼类研究的科学家,专门研究虾虎亚目的分类学与系统发育学,还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过许多有关论文,如曾于2000年、2008年与2016年三度在《基因》(Gene)杂志上发表。

退位后上皇仍然继续他的科学讲究,但是研究资料和仪器等都在皇居里的生物研究所,需要到那里去进行研究,而4月7日东京、神奈川、埼玉、千叶、大阪、兵库、福冈7个都府县进入紧急事态,4月16日又进入全国紧急事态,因此上皇夫妇也对于出门进行自我约束,好长时间没能从事自己喜欢的研究。

5月25日解除了全国紧急事态,上皇开始每周前往生物研究所一次,每天在那里进行约两个小时的研究。

最近上皇的研究传来了喜讯。据《读卖新闻》7月14日报道:上皇发现了在南日本生息的冲绳虾虎亚目的新鱼种。这是上皇所发现的第9种虾虎亚目的新鱼种,是他在2003年以来时隔17年再次发现新鱼种,这是退位后的最初的研究成果,相关论文将在今年内发表。

据相关人士说:这次发现的新品种,是十多年前,上皇的研究助手在冲绳近海采集的冲绳虾虎亚目的虾虎鱼。上皇通过这种鱼的头部的感知器的配列数和类型的调查,认定为新鱼种。据说名字已经确定下来。

疫情之下天皇夫妇摸索“令和流”新常态
 
2020年2月,德仁天皇自去年即位以来首次出席生日记者会。他表示,“希望与很多人接触,珍惜直接听取声音的机会”。往常,天皇夫妇出巡,途经的车站和设施都会有许多人聚集迎接,皇家的招待会和典礼,则有众多相关人士出席。然而,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严重改变了日本人的社会生活和工作状态,也给希望贴近国民、与国民苦乐与共的天皇、皇后陛下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行动阻碍。

疫情初期,英国查尔斯王子、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等欧洲王室成员感染新冠的消息陆续传入,引起了宫内厅的警觉。令和天皇即位后预定首次出访——访问英国的行程被取消。受疫情蔓延影响,日本皇室的许多活动、典礼、仪式等陆续取消或延期,皇室成员外出机会减少。



5月25日,在皇居中种植稻子的天皇。图片来源:日本宫内厅网页。

2月23日天皇诞生日,原定举办一般参贺(开放民众前往祝贺)被取消,原定樱花绽放时节开放民众参观的皇居道路也封闭了。4月19日预定举办的秋篠宫亲王“立皇嗣宣明之仪”延期,21日预定的“飨宴之仪”也被取消。5月,天皇迎来即位一年,但预定的重要地方访问“全国植树节”(岛根县)推迟一年举行,被称为“四大行幸”的例行地方访问都取消了。另外,天皇夫妇主办的春季游园会也决定取消。

新冠疫情下,全社会都在转型“新生活方式”,即在当前需要避免“三密”(密闭、密集、密切接触)并限制行动;政府专家会议指出尽可能与他人保持2米(最少1米)间距、避免多人聚餐、避免前往疫情流行地区等——这使得日本天皇一贯重视的履行象征性职责变得困难。例如,天皇夫妇素来都很关心残障人士,在履行地方公务时也会抽空访问相关设施,而那些有基础疾病的残障人士和老年人被认为易感染新冠病毒且重症化风险较高,天皇不得不取消相关行程。对此,宫内厅干部认为“天皇与国民零接触是不可能的,将根据情况的变化,摸索最佳方式”,讨论新的“令和流”理想方式。


5月29日,在皇居内喂蚕的皇后。图片来源:日本宫内厅网页。

新冠病毒疫情之下,天皇、皇后陛下出行减少了,除了以现在居住的赤坂御所和执行公务和仪式的宫殿为中心,每天“通勤”往返外,基本上不再外出,不过天皇夫妇对疫情和民生还是很关心的。3月31日,天皇与安倍首相见面时,询问了新冠疫情扩大的情况;4月10日,天皇、皇后陛下与专家会议副座长尾身茂谈话,听取了有关新冠疫情和防疫的介绍;5月20日,天皇、皇后陛下又听取了日本红十字社社长大冢义治的“进讲”,了解了疫情知识和防护情况。



4月10日,天皇与皇后接受感染症对策专家会议副座长的进讲。图片来源:日本宫内厅网页。

7月21日,天皇夫妇在赤坂御所会见了“あすのば”代表理事小河光治、“丰岛儿童网络”理事长栗林知绘、“KIDS DOOR”理事长渡边由美子等人,看了高校生的生活调查表,听取了相关汇报,了解了对因新冠疫情扩大而陷入困境的孩子们及其家庭的援助情况。日本皇室与儿童支援团体的交流,在昭和、平成年代就多有展开,令和天皇表示,“请务必向孩子们传达我们在声援他们”,天皇陛下还提供了援助金。

天皇夫妇也希望了解新冠疫情下的经济情况。为此,接受了外务省、厚生劳动省等多位专家的讲解。7月,经团联、日本商工会议所、经济同友会等经济团体的代表一起访问了御所,当面向天皇、皇后两陛下介绍了情况。“令和流”公务的新形态和新轮廓逐渐呈现。

不过,自新冠爆发以来,日本天皇没有面向国民发表过公开讲话,其“沉默”的姿态受到质疑。形成对照的事,英国女王在4月面向国民发表了历史性的电视讲话,荷兰国王也发表电视讲话,鼓舞了国民的抗疫士气;在2011年3月发生东日本大地震后,当时的平成天皇曾异例发表了长达6分钟的录像讲话,鼓励国民在国难中鼓起勇气,战胜灾难。那么本次令和天皇保持“沉默”说明了什么?

对此,研究天皇制的政治学者放送大学原武史教授在最新出版的8月号《文艺春秋》上做出了解读。其一,疫情始终处于不断变化之中,如果天皇面向国民录制讲话,什么时候适宜播放难以把握,抑或已经错过了最佳时间点?其二,平成天皇曾经发表“退位录像讲话”,谋得国民理解,推动政府行动,实现任内退位,但也留下了天皇影响国政的诟病;在现行宪法下,令和天皇或为不影响安倍政府的抗疫决策、回避“政治性”疑惑而迄今保持“沉默”吧。另外,最近令和天皇和皇后共同问询、一起听讲的画面在增多,如果在设想中的天皇录像讲话中两人一起出镜,那将颠覆平成以前的日本皇室传统,形成“令和流”新仪态。

熟悉世界各国王室制度的关东学院大学君塚直隆教授表示,以英国女王为首,世界各国王室都针对新冠疫情而直接向国民喊话,日本皇室却没有发声,这是不自然的,“政府可能都关注本国第一,但王室应该关心地球环境和世界规模的问题。面对全球性的新冠疫情,正是日本皇室发出声音和展现形象的时机”。他介绍称,各国王室的广报人员,几乎每天都在社交网站上更新照片和视频,受到民众的接受和欢迎,而日本宫内厅的网站上只发布有限的信息,远远不够的。他建议,疫情期间虽然不能与民众直接会面,但皇室可以活用SNS来传递信息和关怀,这也是适合于新冠疫情的做法。

总是,日本的新冠疫情还在蔓延扩散中,对天皇的存在方式和皇室的社会作用提出了新的要求。德仁天皇在皇太子时代,时常表示“公务的内容和形式要适应时代转换的需求”,新冠疫情的全球化和长期化,为日本皇室转型形成了压力,也提供了机会。

秋筱宫“立皇嗣之礼”在疫情中匆匆举办

日本政府原定4月举办“立皇嗣之礼”仪式,昭告秋筱宫为皇位继承顺位第一位的皇嗣,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原订4月21日举行的宫中飨宴之礼取消。

去年德仁即位后,有许多与皇位继承相关的活动要办,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影响,举办仪式的规模将大幅缩小。

首相安倍晋三表示,考虑到届时在有限的空间中,多数出席者边吃边近距离交谈,于是决定取消。

飨宴之仪共2次,分别在皇宫的“丰明殿”与“春秋之间”这两大厅举行立食的飨宴,原本预定邀请行政、立法、司法等三权的相关人士、外国驻日大使等共730人出席。

德仁向海内外宣布胞弟秋筱宫成为皇嗣的“立皇嗣宣明之仪”以及秋筱宫晋见的“朝见之仪”,则是按原计划于4月19日上午在皇宫“松之间”举行,但邀请出席人数由预定约350人减至约50人。4月19日下午的朝见之仪如期举行。

据日本现行《皇室典范》,只有男性皇族所生的男子才有权继承皇位,去年德仁登基后,只剩下3名皇位继承人,依继承顺序分别为现年54岁的德仁弟弟秋筱宫文仁、年仅13岁的文仁嫡子悠仁,以及年届84岁的明仁弟弟常陆宫正仁,当中实际有望继位者,只有文仁父子两人而已。

去年新日本天皇即位后,皇室只剩下3名皇位继承人,令皇位继承问题再次受到关注,日本民众当中不少舆论重提“女性及女系天皇”建议。共同社民调显示,对允许女性天皇表示赞成达81.9%,反对为13.5%。

自1997年起,由于日本皇室长期无男子诞生,日本政府开始秘密研究修改皇位继承制度,包括容许女性天皇。随着2006年悠仁诞生,改制相关计划实时束之高阁,不过问题始终未得到真正解决,自悠仁出世以来,皇室再未增添新成员,人数也越来越少。

如果修改继承制度,容许女性皇族继任天皇,德仁独女爱子公主将会成为第一皇位继承人,文仁的顺序将会跌至第二位,悠仁排序更会在真子、佳子两位姐姐之后。

但首相安倍晋三曾明确表示不接受女性天皇。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也强调,男系继承是自古以来的皇位继承方式,必须谨慎处理,从长计议。尽管新冠肺炎疫情蔓,为了防止社会舆论“旧事重提”,“立皇嗣之礼”匆匆举办。

疫情之下,秋筱宫家公主愁不愁嫁?

在皇室里,秋筱宫家对于新冠肺炎疫情早早就深入学习并积极应对,受到好评。秋筱宫皇太子自己担当着济生会医院的总裁,所以从医院获得各种感染对策消息后,很快就在皇室里告诉大家如何防护。所以在疫情严重期,秋筱宫家谁都不外出,在听取专业人士给讲解疫情情况时,也采用视频方式。

当疫情刚开始蔓延时,日本发生了医疗现场防护物资缺乏的情况,秋筱宫一家人和宫内厅职员一起,用塑料袋制作了300件防护服,在制作的时候还尽量分开在几个房间操作以防止三密。防护服做好以后,配上秋筱宫家的激励信,送到缺乏防护服的医院,鼓舞了现场医护人员的心灵。

真子公主在博物馆任客员研究员,最近这几个月一直都在宅在线工作。一家子都几乎不出居所,定期用视频听取专业人士讲解疫情,简直是皇室内疫情防护先进家庭。不过,引起媒体关注的,不仅是他们对于疫情防护的高度参与,还有两名公主的婚事。

俗话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但这两名公主的婚事还没有定,尤其是真子公主的婚事更是因为男方家庭不靠谱而一波三折。



真子内亲王。摄影:Kounosu1  来自维基百科

秋筱宫家的二女儿佳子公主(25岁),被日本周刊杂志爆出正在恋爱,对方是毕业于东京都一所理科大学的阳光青年。不过,对此报道,宫内厅职员表示惊异。因为在公主出行时,一般都伴有皇宫警察侧卫官,如果公主总是去见同一名男子,那么皇宫警察就会报告给秋筱宫夫妇,宫内厅相关者也会知道这消息。比如说她姐姐真子公主在和小室圭交往时,皇宫警察就知道这事儿。然而佳子公主谈男朋友这事儿却没被皇宫警察知道。

佳子公主是怎样进行了地下党似的恋爱?原来,她从2017年9月起在英国利兹大学留学过9个月,而那名理科男生当时也在利兹大学留学。佳子公主学的是舞台艺术,理科男生学的是理科,二人在学业上本没有什么切磋的需要,而且利兹大学校园广阔,两个学部离得挺远。然而,佳子公主和这名男生经常出双入对。但当时还不算是正式交往。




徍子内亲王。摄影:Kounosu1  来自维基百科

一位皇室工作人员透露,佳子公主回到日本后,和英国留学时代的朋友们依然保持了友谊,经常几个人见面,在其中就有那名理科男生,所以渐渐开始走近了。

真子公主在2015年于英国留学时,小室圭前往探望,并开展了交往。不过,之后爆出小室圭家中各种不靠谱问题,以至于目前婚事处于进退两难境地。佳子公主这次也是在英国开始了恋爱,日本网民热切盼望这回的对象是个靠谱青年。正如很多家庭的情况,老大比较老实,老二比较活泼,秋筱宫家也不例外。佳子公主不但漂亮活泼,她参加学校舞蹈社活动也很踊跃,并参与多次舞蹈社演出,当时的照片展现了年轻人的朝气蓬勃,她平时也待人亲切,还让舞蹈社的先辈直呼自己为“佳子”。

疫情中的日本民众期待听到皇室声音

日本在新冠疫情如此严峻的状况下,天皇也没有出面发表正式言论,引发了国民的些许不满。但有人认为,这仅仅是民众的一种误解。一般来说,天皇的发言极具分量,除非到了国家存亡不得不发声的时候才为之。

但有民众认为,就算不能发表讲话说也应该用现在流行的社交网站与国民展开交流。这样不仅能让大家听到皇室的心声,还不用冒感染的风险抛头露面。

德仁天皇今年2月在记者会见上表示,会考虑顺应时代之变采取新的做法,踏出第一步是非常重要的。从这句话来看,皇室也是想积极尝试用互联网、用社交平台发生的一个信号。

3月24日,纪子妃在世界结核日用英语发表了信息,文中提到了对新冠疫情世界大流行的担心,并感谢世界范围内的医护人员为抗疫所做出的贡献。6月30日,纪子妃还向自己担任负总裁的“母子爱育会”发表了一篇超过2千字的长文。这些信息都被认为是新冠疫情在日本蔓延开以后皇室代表性的言论。

即便如此,日本国民还是觉得纪子妃并没有讲到重点,她不应该代表皇室出来讲话,而是更应该先把两个女儿的婚事给民国解释清楚。

还有日本人认为,纪子妃频繁发言只代表她是一个想展示自己的人,不能说明其他问题。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8906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