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抢购疫苗是日本防疫最后的希望吗?
日期: 20年08月2期 阅读: 257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在全球疫情未见缓和之际,日本的第二波疫情,也继续朝着没有最坏只有更糟的方向推进。人们每天看着确诊感染人数持续上升不断刷新纪录,内心惊恐压力倍增;再回想4月第一波疫情的高发期和5月回落期,那仿佛已是史前的美好时代。

在5月25日全面解除紧急事态宣言后,为了促进防疫抗疫与启动经济的两立,日本政府分阶段放开了社交、餐饮、娱乐、旅游等社会生活各方面的限制,政府推动Go To Campain活动,引发了人流重聚、疫情回潮,感染者增加势头难以阻挡。

7月31日,全日本单日新增1580确诊病例,疫情再创新高;8月1日,新确诊1532感染病例,创下历史次高;日本连续5天单日新增感染人数超过1000人,遍及全国,难以抑制;日本全国累计确诊36958例,死亡1013例——这一统计不包括邮轮与驻日美军感染情况。作为疫情蔓延重灾区和疫情指标的东京都,7月31日新增确诊数首度突破400人,达到463人;8月1日新增感染者更达472人,连续三日刷新最高纪录。截至7月31日,东京都累计确诊数达1万2691人、其中超过半数(6466人)发生在7月份期间(7月1-31日),尽管重诊患者和死亡病例有所减少。

面对第二波疫情的蔓延扩散,日本政府显得抗疫无策、黔驴技穷,更深陷于有效防疫与重视经济的两难困境;而在补助救济方面,日本政府也是底牌出尽债台高筑,再也经不住第二轮、第三轮的折腾了。安倍政府以重症患者较少等为由,强调“与4月紧急事态宣言时不同”,多次否定再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只是打算把各地区的疫情分为4个阶段,放手让各都道府县分别实施“张弛有度的对策”以减少感染者。

面对如此现状,日本各地纷纷自主出台防疫政策,如冲绳县、歧阜县已经单独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东京都伴随着疫情进一步恶化,也不排除独自行动。各地政府纷纷要求餐饮店停业或缩短时间营业——宫崎县和冲绳县从8月1日起、东京都3日起、爱知县5日起、大阪府6日起启动上述措施,并准备了合作金制度。北海道和札幌市对约500家夜总会和牛郎酒吧等,逐一上门呼吁採取防疫措施;与爱知县相邻的三重县和岐阜县要求县民避免去名古屋市就餐等;兵库县要求避免10人以上聚餐;京都府提出了聚餐和宴会控制在2小时内的大致标准。

事实上,以“自肃”为前提、以“要请”为手段的日本式防疫措施,是隐含着“暂时、延缓、推迟”等关键词的消极对应,对于有效控制甚至扑灭疫情缺乏对策、失落信心、难有作为。那么日本在等什么?唯一的答案就是疫苗,这也是明年日本能否如期举办推迟一年的“2020东京奥运会”的希望所系。

在国内防疫失策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却在全球出手,大肆订购新冠疫苗。尽管疫苗还未上市,但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国已抢先下单。7月31日,日本政府与美国制药巨头辉瑞公司及其合作方德国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达成基本协议,若新冠疫苗研发成功,到2021年6月底前辉瑞将向日本提供6000万人份的疫苗(每人需接种2次,总计1亿2000万剂)。目前,辉瑞已经同英国、美国、日本达成新冠疫苗供应协议,这是日本政府首次与制药公司达成疫苗协议。厚生劳动相加藤胜信透露,批准手续及生产据点的建设会在今后敲定,力争在2021年上半年完善体制,以便在疫苗开发成功后可进行量产。

另一方面,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与英国牛津大学推进研发新冠病毒疫苗,正朝着最快8月在日本启动临床试验的方向展开协调。该公司将确认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力争明年春季供应日本。英国阿斯利康已与日本政府协商,同意为日本供应疫苗,并在疫苗的容器填充、保管及配送方面,与日本企业第一三共、明治控股等展开合作。

根据WHO统计数据,目前全球有超24个新冠候选疫苗进入临床研究阶段,142个新冠候选疫苗处于临床前研发阶段。今年6月,日本政府表示希望加速推进国内新冠疫苗研发,为此向国产新冠疫苗与治疗药物研发投入550亿日元。截至7月份,日本共有16个疫苗研发项目,如制药创新企业AnGes、盐野义制药等都在研发疫苗。不过,日本国内疫苗的开发速度与生产规模都跟不上疫情的需要。英国阿斯利康预计供应20亿剂,美国辉瑞预计到年底生产1亿剂疫苗、到明年年底生产约13亿剂,美国Moderna公司预计供应10亿剂,而日本的AnGes预计供应100万人份、盐野义制药预计供应3000万人份,差距不小。

全球对新冠疫苗的需求将持续至少数年,至少到2022年全球都需要进行大规模的疫苗接种;如果新冠疫情季节性或长期出现,人们可能每年或是每隔几年都需要注射疫苗加强针。在全球疫情持续蔓延、东京奥运会日益紧迫的情况下,新冠疫苗的战略竞争日益激烈,未来市场空间也值得期待。第一三共社长真锅淳曾透露:“本公司研发的疫苗于2021年3月开始临床试验,实际投入使用的时间没有确定,但已经赶不上2021年夏季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了。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的疫苗研发已经获得了大量有效性和安全性数据,可以尽早引进,以消除对奥运会的健康担忧和维护公共卫生。”美国签约方辉瑞也表示:“很高兴能为将在2021年迎来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日本提供支持”,点明了日本政府急于抢购、放手一搏的真实原因。

从全球角度来看,在人为防疫失效、疫情出现反复的情况下,与病毒共存的最好保障不是谨言慎行地改变生活模式和行为方式,而是获得有效的疫苗。日本也深刻认识到,全球疫情若不能得到整体性控制,没有国家可以独善其身,东京奥运会也是无望的。所以在日式防疫被第二波疫情颠覆后,日本政府不再执着于严重影响经济的紧急事态宣言,而是寄望于疫苗这一最后的希望,也是可以理解的。当然,全球疫苗的研发、生产、投入、分配又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充满了竞争和博弈,那又是另外的话题了。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5/18895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