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一个自杀的男人和四个被绑架的12岁女孩 / 来自不为人知的淫乱现场的报告 / ● 嘉文编译
日期: 03年08月1期 阅读: 2121
  4个12岁的女孩被1个古怪的男人从稻城市骗到?a谷,又被带到赤? 熊u期租赁公寓中监禁;100个小时後,其中1个女孩脱逃成功,她的3个同伴亦被警方救出;现场发现绑架者──29岁的男性吉里弘太郎的尸体及自杀所用的练炭……
  这个离奇又可怕的事件在上周震惊了日本列岛。虽然至今只能依靠对吉里弘太郎身世的调查,解释这起事件为吉里弘太郎绑架女孩“陪死”自杀,可是,看看这些调查得来的情报及女孩们的陈述,不为人知的社会的淫乱一面令人触目惊心──

  变态的“ 经营者”和“陪死女郎”

  吉里弘太郎将4个女孩骗到赤?漭L租来的公寓单元中囚禁时,使用了有计划的手段:他先自己带2个女孩乘出租车抵达公寓,然後让其中1个女孩去买东西,然後将剩下的1个用手铐铐起;等买东西的女孩回来,再铐住她;一小时後,按他的嘱咐,一个唤他作“社长”的年轻男人带著另外2个女孩抵达公寓後离去,他用同样的手法“各个击破”,把2个女孩先後铐起。4个女孩分别被囚禁於脱衣间及2间洋室房间里。
吉里被唤作“社长”不是别人的恭称而已,他真的是社长。不过,他所经营的行业是不可见人的专门向变态者出售女孩内衣、唾沫、甚至尿液的地下店 。通过这一地下店 ,他还从事向少女买春、斡旋少女卖春等卑劣的勾当。
  在涉谷,据说这类专以少女为货源的地下店 (BURUSERASIYOTUBU)有100家以上,其中以让少女在顾客面前“现脱”内衣内裤出售的“生SERA”特别受欢迎,一件沾有少女身体气味的内衣内裤可售到1万日元。
  为了引诱少女们到自己的 子里来出售内衣裤,吉里印制了花花绿绿、语句诱人的广告纸,让人散发,并让经验者拉自己的同学、朋友来参加“售货”。作为引诱手段,吉里给的待遇也不低──让少女们吃高级的料理、唱卡拉OK、给钱让她们买她们喜欢的东西。4个被囚禁的女孩就是被这样的手段诱上钩的──一个女高中生向其中一个女孩介绍,从事一种很好的“ARUBAITO”工作,只是与和善的哥哥一起吃饭、玩乐,并非让她们提供性服务,可是报酬很不错……
  据警方事後的调查,那个劝诱4个女孩干“很好的工作”的女高中生虽然与绑架事件无关,但她曾是吉里“援助交际”的对象。她在?a谷向其中一个女孩“介绍工作”,也是因为受雇於吉里“社长”,帮他猎取上钩的少女。
  那天,听说有“好工作”而动心的其中1个女孩带来2个同伴,一起随女高中生到了?a谷的高级宾馆,接受吉里社长的“ 面接”。吉里招待她们在宾馆吃了每份3,800日元的午餐,她们就喜滋滋跟吉里上了楼。在宾馆的客房里,“ 面接”开始了。吉里并没有让她们干“援交”,只是劝说她们当“现脱”提供内衣裤,售出後可以拿分成。3个女孩当场答应了,并立即跟著吉里去店 “售货”。
  尝到了钱的甜头,女孩们於7月12日主动来找吉里,并第2次跟他去店 当“现脱”。继而,她们於翌日又带了1个同伴,向家里人说“去附近的超市和体育馆”,就结伴到了涉谷。然而,此次等待她们的,是差不多当了“陪死女郎”。

  四个12岁女孩的令成人吃惊的存在

  当警方 解到上述情况後,担当调查的警员漏出一句:“4个女孩被绑架,的确很可怜,但是 解到她们事前的行动後,只能说她们被卷入变态事件是自作自受。”
  鸿池防灾大臣在听说12岁男中学生将4岁男孩活活扔下楼的事件後曾说:“要让杀人少年的家长在公众面前认罪”(後被批判,立即收回);此次听说4个12岁少女被绑架的真实过程後,又说了一句举世皆惊的话:“ 4个女孩究竟是加害者还是受害者,谁也搞不清。”
这句话从政府大臣口中说出也许属於不谨慎,但是,看一看这4个少女的真实存在,十之八九的成年人也许都会吃惊!
  4个女孩,且称之为ABCD。A11岁,B也是11岁,C12岁,三人在同一班级;年龄最小但处於 导地位的A更与另1个班级的12岁的D要好,常常一起出外玩。A是那种染金发、化妆,一看就是不良少女、爱欺负人的女孩,才11岁,就长到1.54米;B和C比较一般,总是跟著A行动;而D则和A差不多,是个“问题儿童”。
  A和D都是有点问题的少女,与她们都来自单亲家庭有关。A的父母离婚後,母亲一个人靠在汽油站干活养活她和2个弟妹。母亲每天从早晨7时干活干到下午4时,因是ARUBAITO,每月才挣15 ̄16万日元,生活可见而知地艰难。因此,A在外边“挣钱”她也不管。据邻居说,这个母亲不懂礼丁,孩子在同学家玩到很迟也不回家,被招待吃了饭,母亲也不打电话道谢或道歉,看起来是让孩子们自己管自己。
  D呢,也是出身於母子家庭,她的母亲白天干BATO工作,晚上去干风俗业。D常常“短期家出”,一两天不回家,母亲也不闻不问。
  此外,当4个女孩被囚禁,其中1个女孩逃到花店求助的时候,花店女主人事後回忆:“当时只以为是一个年轻女子来求救,怎堋也想不到她仅有11 ̄12岁!”原因是,当时逃出来的女孩染著金发,脸上化著妆,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个小学六年级学生。
  今年7月5日,4个女孩中的3个第一次与吉里见面。她们明知道从事“现脱”的“工作”是多堋淫乱多堋危险,却乐此不疲,不仅做了第2次,还把另一个女孩带来准备做第3次……这样的女孩,视身体的隐秘、贞操为何物?为了钱,干什堋都可以──这样的女孩,还能称之为女“ 孩”吗?恐怕连成年男女见到她们那样热衷於以色相换金钱的淫相都会後退三步吧?!

  吉里的“自杀”家庭和自杀理由

  再说到吉里这个变态者,他出身於一个相当好的家庭。
  他的父亲原是《朝日新闻》的名记者,曾在艾滋病还不为人知的时代采写过有关“EISUNO日本上陆”及主张残留孤儿归国前应用血液鉴定判明其身份等具有前瞻性的报道,历任本社社会部次长、千叶支局长、西部本社的社会部长等职;但是,1993年因突患病因不明、无法医治的肌肉萎缩症而不得不离开新闻工作岗位,合家移居冲绳县,便於疗养。在1996年9月,对生活失望的父亲在观樱名所之一的八重岳山中上吊自杀。
  他的母亲毕业於音乐大学,之後一直是主妇,曾在平成6年联合国的“儿童人权”决议生效後给《朝日新闻》写文章,提出给予儿童应有的人权;後来全家移居冲绳後,第3个儿子因留长发被学校的老师批评,这位母亲曾出面向校方交涉,强调应给孩子人权,据说迫使学校让3名教师丢了公职。4年前的冬天,她因受到附近有孩子放爆竹的刺激,患了一种对声音过分过敏的病症,连身边有人折纸的声音,她都会感到耳鼓膜刺痛而无法容忍,只能成天往耳中塞棉花,再戴上练习射击用的耳机度日。目前,她向放爆竹的家长请求赔偿3504万日元的诉讼,仍在审理中。
  吉里家有3个儿子,他是次子。哥哥在父亲自杀後也上吊自杀了,现在吉里又自杀了,一家只剩下患过敏症的老母和弟弟。
  从吉里自杀後警方对他的遗体作的检查发现,他身患的过敏性皮炎(ATOBI性皮肤炎)异常严重,身体特别是下半身全是脓疱,看起来病魔的折磨是他自杀的主要原因。
  据说,吉里在学生时代,过敏性皮炎就特别扰人,甚至连水管中的水都不敢直接饮用,怕引起发疹;当时吉里全家移居冲绳时,只有他因为患过敏性皮炎而无法耐受冲绳的直射阳光,遂独自留下,在其崎玉县的一处ABA─TO单独居住。後来,他在东京从事变态的“经营”後,经济条件好起来了,就索性在宾馆借住。
  警方从吉里患著如此严重的皮肤病分析,他可能是因为自己患病而感到找不到正常的成年女性作恋爱对象,遂看上了女孩,因为对於未成年者而言,他本人是处於优势地位的。
  对犯罪心理学狻有研究的帝冢山学院大学教授小田晋则分析道,吉里的情况与连续杀害幼女的宫崎勤被告有“器官劣等感”的相似之处:宫崎被告因性器短小而自卑,遂对幼女有兴趣,以残虐她们为乐;吉里可能因为患皮炎而自卑,而对少女的变态兴趣导致他绑架4名少女为他自杀“陪死”,在恍惚之中,他也许感受到异样的陶醉吧!
  由此起离奇而可怕的事件引起的思考是令人心颤的——一个吉里自杀了,而光在涉谷就有100家以上向变态者出售少女内衣等物品的“BURUSERASIYOTUBU”,少女们提供的货源不绝,市场也还存在,明天、後天,其他的少女(在这里必须指出,大部分涉足此种生意的少女虽然以年龄而言是少女,但她们并非完全“ 无知”)被其他的变态者肆虐甚至杀害,也都是可能发生的。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148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