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本内阁政党大换血 安倍剑指何方?
日期: 19年09月3期 阅读: 160
日本内阁政党大换血 安倍剑指何方?
中文导报讯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内阁成员进行了大改组。9月11日,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公布了新阁僚名单,下午15时23分,安倍抵达皇宫,上奏天皇,出席阁僚认证仪式。第四届安倍内阁第二次改组内阁在经过天皇认证以后,从日本时间11日傍晚开始执政。

与内阁改组联动,日本自民党四大要职改组,也就是党干事长、总务会长、政务调查会长、选举对策委员长的改任。其中,干事长二阶俊博和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留任,原奥运大臣铃木俊一出任总务会长,原党宪法修改推进总部长下村博文出任选举对策委员长。

新任大臣最多的一次内阁改组

在11日成立的日本第四届安倍内阁第二次改组内阁,是2012年12月第二届安倍内阁以来新任大臣最多的内阁。19名成员中,有13人为首次入阁。其内阁阵容如下:

▼副总理(兼任财务大臣、金融担当大臣):麻生太郎(78岁,留任)
▼总务大臣:高市早苗(58岁,女性)
▼法务大臣:河井克行(56岁)
▼外务大臣:茂木敏充(63岁)
▼文部科学大臣:萩生田光一(56岁)
▼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63岁)
▼农林水産大臣:江藤拓(59岁)
▼经济产业大臣:棺原一秀(57岁)
▼国土交通大臣:赤羽一嘉(61岁,公明党人)
▼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38岁)
▼防卫大臣:河野太郎(56岁)
▼内阁官房长官(兼任冲绳基地负担减轻与拉致问题担当大臣):棺义伟(70岁,留任)
▼复兴大臣:田中和德(70岁)
▼国家公安委员长(兼任行政改革与防灾担当大臣):武田良太(51岁)
▼一亿总活跃担当大臣(兼任冲绳・北方担当大臣):卫藤晟一(71岁)
▼IT担当大臣(兼任科学技术担当大臣):竹本直一(78岁)
▼经济再生担当大臣(兼任全世代型社会保障改革担当大臣):西村康稔(56岁)
▼地方创生担当大臣:北村诚吾(72岁)
▼奥运担当大臣(兼任女性活跃担当大臣):桥本圣子(54岁,女性)

从派系来看,自民党最大派系细田派,就是安倍首相出任首相前所在派系,和第二大派系麻生派各有3人,竹下、二阶、岸田3派也各有2人。在田中角荣任首相以后,自民党内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要想成为大臣,一般来说作为众议院议员要当选5次,参议院议员的任期一届比众议院议员长两年,因此当选三次就可以了。自民党内存在许多符合这一条件,但是仍没有当过大臣的议员,因此这次让大量新人入阁,是照顾到主要派系间的平衡和等待入阁人员积压的状况,消除党内的不满情绪,使政权运营得以顺利进行。

但是,一直试图和安倍争夺首相宝座的石破茂所率领的派别,这次和上次内阁改组一样没有人入阁,只有所属议员森山裕被任命为国会对策委员长,继上次之后再次无人入阁。石破茂在去年的党总裁选举中与曾与安倍对阵。

安倍为什么要进行内阁改组

安倍为什么要在这样的时刻进行内阁改组呢?除了上面所说等待入阁人员积压的状况,为他们“清仓”以外,主要是希望通过内阁改组换一个“新面孔”,防止在消费税上涨后支持率大幅下滑。

因为消费税是从老百姓的口袋里向外“掏钱”,一直被称为日本政权的“鬼门关”。

一般消费税构想是1978年诞生的大平正芳内阁首次提出,这一想法可以说是“激起民愤”,中小企业和消费者团体随即提出抗议。构想提出后仅仅一年,自民党便在众议院大选中惨败,消费税构想被迫中断。

1987年,中曾根政权提出了与消费税结构类似的“销售税”法案,遭到强烈反对,自民党在以后举行的地方选举中惨败。。

1989年,竹下登内阁以实施所得税减免为前提,开始推行3%的消费税制度。加上其他的丑闻,竹下登内阁支持率下降到了10%以下,在税制改革法案通过两个月后竹下登就就被迫辞职。

1997年,桥本龙太郎内阁将消费税提高到5%,自民党在当年的参议院选举中失去多数席位,最终桥本被迫辞职。

2010年6月,民主党菅直人政权在参院选举前提出“消费税10%”,在选举中惨败。

2012年6月,民主党首相野田佳彦提出消费税率2014年提升至8%,2015年提升至10%的法案。8月10日获参院总会通过,但是民主党政权因此下台。安倍政权乘机把消费税率提升到8%,由于“黑锅 ”都让民主党背了,实现了消费税增税的平稳过渡。

由于消费税征税如此可怕,安倍政权2014年11月将原定于2015年10月的消费税增税,推迟一年半实施。 2016年6月,消费税税率的上调时间,再度推迟2年半,改至2019年10月实施。

为了防止消费税增税带来的“副作用”,安倍实行了“内阁改造”,特别是让年轻有为、人气旺盛的小泉进次郎入阁,将内阁形象推向“高潮”,安倍的这一目的可以说真的达到了。

共同社11、12两日实施了全国紧急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为55.4%,比8月上次调查升高5.1个百分点,不支持率为25.7%。

再一个,就是安倍想在任期内实现修改宪法的理想,但是反对改宪的民意根深蒂固。共同社舆论调查显示,对在首相安倍晋三执政期间修改《宪法》表示“反对”的受访者占47.1%,超过表示“赞成”的38.8%。

在7月21日举行了第25届参议院选举投票与开票。结果显示,自民党和公明党的执政联盟获得了超过半数的席位,但是改宪势力没有达到提交国会议案必须的2/3议席,安倍政权的改宪夙愿,似乎在安倍在任期间难以实现。

安倍在新内阁开始的9月11日指出:从今天开始了新的体制,为实现我党长年来的改正宪法的夙愿,将全党一致强有力推进。

因此,这次内阁改组,也是安倍集中强力支持自己改宪势力的一次大聚合。

安倍新内阁所面临的课题

安倍新内阁开始以后,将面临怎样的重要课题呢?

首先是国内问题。共同社9月13日发文指出:安倍在政策中将应对少子老龄化称为“最大的挑战”,把“全年龄层型社会保障改革”列为重要课题。他起用前官房副长官西村康稔出任担当相,并让曾担任过官房副长官的前自民党总务会长加藤胜信担任厚生劳动相。

作为其指挥塔的讨论会,首次会议最快将于下周举行。此前担任首相助理的一亿总活跃担当相卫藤晟一也将参加,年底计划汇总中期报告,抓紧拿出成果。”

第二就是财政问题,日本中央和地方政府的长期债务余额到2019年度末将累积至创最差纪录的1122万亿日元。有关日本政府2020年度预算编制,经财务省计算,一般预算的要求总额达到105万亿日元规模,连续2年创新高,安倍政权财政再建的目标迟迟无法达成,日本国家从财政上将可以说以濒临破产。

第三就是外交问题,现在日本面临着和美国的新的一轮贸易谈判,美国步步紧逼,要求日本让步,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访日期间提出对日美安保条约的不满,公然要求修改,有要求日本大幅增加军费的可能,这些对日本外交都是难题。而与俄罗斯的关系从今年开始急转直下,俄罗斯对日美共同对付俄罗斯充满担心,原已见到希望的北方领土问题不见进展,而与邻国韩国的关系每况日下,严重打击两国军事与经济的合作,是以旅游为首的两国经济受到重创。如何解决这些外交的棘手问题,也是对日本新政权的一个严峻的考验。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9/18422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