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考学 在人生的起跑线上竞争
日期: 07年02月4期 阅读: 1288 评分: 3.57/7

本报记者 李春雁

 

元旦时高君的父母都没有按往年的惯例回国探亲,也没有像以往一样与一些朋友家庭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欢度新年,而是积极地加入到“初诣”的行列,去完成田山的天满宫,又去了汤岛神社,参拜得虔诚再加上虔诚。母亲从去年夏天开始就不再加班,进入冬季又带儿子去打了预防流感的预防针,每日里不仅督促儿子学习,更仔细观察儿子的身体状况,变著花样为儿子做些营养丰富而又爱吃的饭菜。父亲也没有掉以轻心,说服了爷爷奶奶,把爷爷奶奶提出的想来日探亲的计划推迟到今年4月后,每天饭后也爱翻一翻高考情报类杂志、报纸,对儿子私塾、学校里发下来的各大学情况介绍、儿子每次模拟考试的成绩等更是看了一遍又一遍,认真帮孩子选择即将报考的大学。因为高君今年要考大学了。

一、考学 华人少年力争上游

终于考期临近,参加完全国统一考试,在等待成绩发表的时候,高君告诉父母,他已经决定今年以考进一桥大学的法律专业为目标,即使考不上,也不上其他大学,宁可“浪”一年再考。高君的父母介绍,高君上初中的时候,很贪玩,学习上不太自觉,父母让其上了一所私塾补习,后来考入当地一所有名的公立中学。高二的时候,为准备高考,父母又为他选择了一家私塾补习,还好孩子懂事了,自己也开始用功,成绩明显提高,现在无论在学校还是在私塾,都属于尖子生,今年考学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不成问题,但要报考儿子所说的一桥大学法律系还有一定的难度。但孩子既然说了有决心来年再考一年,做家长的也欣慰孩子终于有了自己的努力目标和力争上游的勇气和拼劲,只有支持了。

田晓岩(化名)今年刚刚考入了神奈川县名门私立高中桐荫高等学校。为此母亲计划在春假期间带她去欧洲旅游也是奖励。田晓岩的母亲介绍,田晓岩在小学2年级的时候随母亲来到日本,初到日本时父亲在读博士,母亲打短工,全家靠父亲的奖学金和妈妈的微薄工资生活,晓岩又有语言障碍,直到快上中学时语言障碍才消失。而父母对日本社会也不够了解,不明白日本的公立学校私立学校有什么区别,以为孩子在公立小学校里学习不错,总体成绩也就不错了。

直到升中学时,这时父亲已经就了职,父亲单位的一位日本同事的孩子也升中学,但同事的孩子每天参加私塾补习学到很晚,预备参加私立中学考试,父亲这才从日本同事那里开始了解了日本教育体系的分工,了解了私立公立中学的不同之处,在教育质量上目标上的大相径庭。可是这时孩子已经上小学6年级下半学年了,抱著试试看的想法,父亲也为晓岩报名,让她参加了几所私立中学的入学考试,结果从没参加过私塾补习的晓岩,尽管在学校成绩不错,但明显学习的强度、广度都不够,几所学校都名落孙山。当时曾在中国国内做过大学老师的父亲对自己对女儿的教育的忽视非常后悔,母亲也自责对孩子关心不够,对中学升学的情况一无所知,耽误了孩子学习的宝贵时光。晓岩也只好在当地的公立中学就读。

但这也改变了晓岩一家对日本升学的关注。从上中学起,父母就仔细选择了一家声望颇佳的私塾让晓岩入读,晓岩也努力学习,成绩很快得到了提高,只用一年的时间偏差值就从初进私塾时50多一点上升到60以上,到初三时,偏差值达到6570左右,最后考入了桐荫高中。

对于两个儿子分别入读板桥地区名校城北中学和城北高等学校,华人主妇铃木丽娟(化名)这两天可是乐得合不上嘴。2月初考完试发了榜,丽娟就四处报喜,对于她来说,没有比儿子上了名校更让她高兴的了。

考大学主要靠自己努力,而考中学要靠家长和学生一起努力。这话说得没错,铃木丽娟说,小儿子考中学就像她考中学一样,从9月起就到处参加各校的说明会,察看各校的资料。同时督促儿子学习,带儿子到各处参加模拟考试,还定期与私塾老师联系,商量孩子的成绩、学习方法和将要报考的学校等等,考试临近了,还要仔细记好所报考学校的考试日期、发榜日期、交学费手续费的时间和方法,有时各校几个环节时间重复了,如报考的两所学校同时发榜,丽娟就和孩子的父亲做好分工,一个人负责一个地方,然后电话联系,及时知道考上没考上哪所中学,好决定交哪所学校的钱。就连考试当天的天气情况,交通情况都提前了解了一遍又一遍,所带的铅笔准备了10几根,橡皮56块,暖手用的“开楼”等等,每天出发前都仔细检查一遍。现在中学考完了,铃木丽娟称自己也成了半个考学专家。

铃木丽娟介绍,她是与日本人丈夫铃木结婚来日本的。大儿子是她在中国的第一次婚姻中,与前夫所生。孩子小学5年级时来到日本,日本继父待他如亲生。在前年长子考高中时,有公立高中和私立高中可选择,儿子选择了升学率较高的名门私立高中城北高等学校。由于这所学校学费较高,丈夫也曾提醒丽娟,学费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是不是考虑一下公立高中?但丽娟表示,孩子的前途比金钱更重要,自己可以去打短工补贴家用,坚决支持儿子的选择。憨厚的丈夫也就同意了。

长子上学以后,为了孩子上学方便,他们家也搬到了方便通学的地方。紧接著又把小儿子送进了私塾,准备考私立中学。对这个想法,丈夫也反对过,他表示在日本,通常年收千万左右的家庭才送孩子上私立中学,尤其现在长子在读私立高中,小儿子是不是也等到高中时再上私立?但丽娟表示,长子初来日本时,不懂日语考不上私立中学,小儿子不同,在日本生日本长,中学教育对人生来说十分重要,名校不仅是教学理念、教学质量好,而且孩子也能交到很多好朋友,是以后在社会上工作时的重要人脉。见妻子一再坚持,丈夫也就同意了。

今年小儿子终于上考场了,丈夫也和丽娟一样为孩子鼓劲,为孩子加油。孩子也不负众望,考上了城北中学。丽娟说,其实小儿子学习不错,还可以考上偏差值更高的中学,但丽娟满意城北中学严谨的教学、浓郁的学风,考虑到通学方便,还是让孩子上了城北中学。这样两个孩子都上了私立名门学校,丽娟说,虽然自己每日打短工很辛苦,还是比在家做专业主妇时满足多了,幸福多了。

二、考学 移民二代率先融入主流竞争

象高君、田晓岩、铃木兄弟这样在考学中力争上游名列前茅的华人子弟,现在在日本社会已不鲜见。每年23月,是日本社会的考学季节,牵动著整个社会的神经。随著华人二代的成长,华人也不再是考学季节的旁观者,华人子女不仅是考学队伍中的一员,更是最努力的竞争者。可以说,通过考学的方式,华人二代在整个华人社会中,最先最快融入到主流社会的竞争之中。

一般说,日本的小学和中学大部分是公立的或国立的,私立的小学和中学分别只占0.8%6.3%。因小学和中学属于义务教育阶段,所以公立学校的学费和课本费都是免费的。而私立中学要交纳昂贵的学费。华人子女考私立中学,也说明华人在日本社会中,生活稳定,经济上也有了优裕的条件。

华人子女考私立中学之所以受到瞩目,因为在日本社会,也被认为只有家庭条件好,重视子女教育,孩子才上私立中学。据有关部门统计,备受瞩目的首都圈私立初中入学考试,跟小学6年级学生人数减少的趋势相反,2006年,近5万人,2005年私立初中入学的报考人数约45500人,比2004年增加了2.2%。实际报考人数在小学6年级生中所占的比例,1999年是12.6%2000年是13.0%2001年是13.6%2002年是13.9%2003年是14.8%2004年是15.2%,到了2005年达到15.7%

据统计,到2005年底,在日华人队伍已达62万人左右,当然华人子女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少年队伍,其中40%的华人子女是在日本出生,60%的孩子是在幼儿到高中时期随父母来日的。这批人中90%以上都在日本各地的公立中小学读书。但在华人集中的地区,华人子女上私立中学读书的人数较多,比例也远远高过日本社会的平均值。如在□玉县川口市的芝园团地,华人居民占30%左右,当地适龄的华人子女,有三分之二都入读了私立中学。比例之高令人惊讶。

三、考学 华人重教传统新展现

一位在私塾任教的日本老师表示,他接触过考私立中学的华人子女很多,感到和日本的家庭一样,华人家庭重视子女教育的也很多,如日本有很多“教育妈妈”,每天就是围绕著教育孩子打转转,送孩子学各种技能,考私立更是重点中的重点。这和中国家庭的“望子成龙”一样,就是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很高,甚至是把自己的梦想都寄托在了孩子身上。在他的印象中,华人家长在对孩子学习上,更舍得投入,一掷千金。但对日本学校的特色缺乏了解,孩子择校时,只注重学校的偏差值、升学率,对学校的办学理念、教学特色、学校的特点等等了解不够,是否适合自己的孩子也不够关心。

但华人子女与日本同学则看不出什么区别,无论是语言、思维方式、生活习惯都一样。如果非要找出区别的话,就是有的人有著一个中国名字,大部分的华人子女都会说中文。但如果不是特别提出来,没人注意,所有的孩子大家都一样,孩子在日本长大,在日本受教育,就已经融在了日本社会里,这里考学的竞争,无论是考中学、考高中还是考大学,都是主流竞争。

但一位对日本华人社会颇有研究的社会学者对华人子女考学的特色又有自己的看法。这位学者认为,以80年代后来日本求学工作的新华人为主的华人社群为例,对子女教育显然比社会平均人群更加重视,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财力。分析原因主要有,第一,这批新华人是中国社会的佼佼者,这批人中的大部分,出国前都受过大学或大专教育,这在当时升学率只有10%左右的中国社会,无疑是社会的精英,对教育有更深的认识。特别是这当中很多人本身就是通过读书改变了命运,因而这批人对自己子女的教育会更舍得投入精力和财力,因为儿时的教育关系到一生的生命质量。第二,中国社会由于独生子女群出生,由于经济的飞速发展,由于社会上跟风、攀比现象普遍存在,中国城市人群在子女教育上投入比例较高。这也会影响到海外华人对子女教育的投入。如国内孩子功课紧,学习强度大,海外华人就会想,若孩子在日本的学习不抓紧,以后回国跟不上怎么办?为了孩子不落在国内孩子的后面,为孩子加大学习的力度,有这种想法的华人也为数不少。第三,移民团体对融入主流社会的渴望。由于文化不同,第一代移民不管付出多大的努力,取得多大的成绩,可以在大公司、社会要害部门工作,但从思想上被接受和生活上融入主流社会群体却很难,移民社群总有一种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的边缘感、寂寞感,渴望融入主流社会,从而更注重孩子的教育,希望孩子在起步阶段就不输给别人。

总而言之,考学就是人生起跑线上的竞争,随著华人二代在日本考场上驰骋鏖战,捷报频传,华人社会也在日本社会融入得越深越广,并显现出更旺盛的生命力。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2/3448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