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在日华人的好运梦
日期: 06年12月1期 阅读: 908 评分: 9.50/6

本报记者

 

日本,最抢镜的恐怕不是富士山白色的山顶,而是红绿眩目“扒金宫”的霓虹。日本博彩业无处不在,日本政府就曾用“国营赌博”,例如赛马、彩票、赛车、赛船等,来挽救战后财政危机。其中买彩票是典型的以赌博的方式为“社会造福”的例子。来到日本,从繁华街道的“扒金宫”、都市周边的赛马场,到街道边的彩票售卖处,无一不标明——“博彩遍及日本整个国家,并伴随日本国民的一生。”

中国人漂洋过海来到日本就是选择一场赌博,是一场用自己的命运做赌注的博弈,而胜负的判断是自己。在日生活,总是面对不知结局的未来,而且可供自己选择的路也很多,如何选择,基本符合博弈的规则,风险与收获是大体相同的。怎样选择?就看个人对风险的承受能力了。

由于人生就如同赌博,因此,人类对赌博类的游戏也是情有独锺,尤其中国人对赌博更是痴迷。在日本文化的熏陶下,“博彩”也成了在日华人的生活乐趣。

年末彩票是家庭乐趣

1124日,日本各地开始同时发售一等奖及其前后奖(中奖号码前后号码)的奖金额高达3亿日元的“年末巨奖彩票”。一等奖(2亿日元)的彩票共有74张,二等奖(1亿日元)的彩票比去年增加74张为296张,此次彩票抽奖将诞生370名亿万富翁。1124日早晨8点半,在东京都银座已有上千人排队等待购买“年末巨奖彩票”,不少在日华人也乐在其中。

周女士全家已经加入日本国籍,她每年都要花3万日元买100张“年末巨奖彩票”。

她说:“1231日全家围在电视前拿著奖券对照奖券号码已经成为家里多年的迎新年活动之一。我买彩票既不较真,也不为获利,只为期待,只为梦想。”

周女士表示,年末拿出几万日元,试试运气,也是蛮好玩的。新年长假,一家人在家里没事做也太闷得慌,看彩票这种全家人的休闲,也能增进家庭情感,其乐融融。“虽然没中过大奖,但是1万日元的‘幸运奖’还是中过的。如果中了奖,全家人高兴,快乐,赶快讨论这钱怎么花;没中奖,全家人也高兴,也快乐,就当为社会作了一份贡献。花很少的钱,就能为家庭生活开辟一条欢娱的风景线,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购彩票为追求刺激

“博得一次,幸福一生”这句话反映了彩票购买者的一个相当普遍的心理,希望通过“博得一次”来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

事实上,更多的华人是因为生活枯燥,“为追求刺激”而购买奖券的。在语言学校的小陈说:“买彩票的人谁都想中奖,我虽然想中,但知道这只是个梦而已。日本生活太苦闷了,无聊的时候下几注彩票,给生活来点儿刺激。我把买彩票看作是一种快乐的游戏。”

小陈购买彩票的动机也代表了多数购买彩票人的心理。日本曾有统计机构对中奖1000万日元以上的1600名幸运者作有关“购买彩票动机”的问卷调查,回答最多的是“为追求刺激”,占75%;其次是“因为缺钱用”,占11%

买彩票跟著感觉走

高先生来日本8年,在一家不大不小的贸易公司就职。从做留学生开始他就喜欢买LOTO6(乐透彩),以打发无聊的生活。他习惯心情好的时候用1000日元买5注,选择号码时也从不加考虑,顺手就填,从不分析,他说:“我不信所谓的预测中奖号码。只要学过最基本的概率论,就应当知道中奖全靠几率,预测中奖号码根本毫无意义。但我信运气,运气好自然会中的。”

高先生解释相信运气的原因时说,在日本许多人选彩票号码如选股票一样,分析方法加上理论。各种杂志的分析技术也是层出不穷,比如什么高频号码、奇偶比、除三法、各项和等等,很多彩民整天算来算去,认为中奖就等于百分之八十的算法再加百分之二十的运气,认为中奖彩票号码就可以算得出来,最少可以把中奖几率算得更高些,对那些随便买彩票的人,则是不屑一顾,认为他们入不得彩票的门槛。

以日本最有人气的LOTO6彩票为例,从143,加上候补号码,一共选择7个。对于某些买类似01020304050607这样连号的人,更是觉得可笑,怎么还有人傻得买这样的号?

固然买这样连号的人看上去很傻,因为这样号码的中奖率实在低得可以说是没有,但是其实买任何一组号码,都和刚才0107这样的连号组合的中奖几率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对于中奖号码可以算出来的说法,其实是不正确的。

还有就是很多人会觉得随便选的号码都比0107这样的排列中奖率高?其实这是一种心理上的错觉,只是因为0107这样的连号太让人觉得不可能出现,但其实无论你指定任何一组号,都不能保证它到底会中几个号码。

“所以我从不花费过多的资金以赌博的心理来买彩票,而是用平常心去对待,花钱娱乐之馀,说不准也能碰上好运的。”现在,高先生在心情比较好的时候总不忘在去公司的路上、回家的途中买上5LOTO6

不仅为了中奖

陆教授在东京某大学任教,他说:“彩票也是一种社会财富再分配的方式,我不喜欢赌博,但我也偶尔会买彩票。”

陆教授认为,彩票既是一种充满快乐的游戏,也可以说是一种经济活动,还是一种慈善行为。大家都知道买彩票基本上是有去无回,是在缴税,是在作奉献,但为什么还能自觉自愿乐此不疲呢?彩票发行的动力,在于投资,不能因为它的收益与风险不成比例,就不承认它是一种经济活动。

据了解,日本发行彩票的总收益中支付给彩票中奖者的奖金占45%左右;各发行彩票的地方自治体获得的纯收人用于各项公共事业的建设等约占40%。另外通过日本彩票协会赞助某些公共事业活动也占总收益的约3%。

中了一亿怎么花?

“先是回国买几栋房子来租给别人住,然后自己就开部车整天收房租就成了。”

“一半买房买车,娶妻生子,另一半作创业资金。”

至于使用奖金的方式,从在日华人中听到最多的答案是买房、买车、创业、旅游、给父母。

而据日本相关机构调查,日本人回答“用以偿还贷款”的最多,占21%;回答“存银行”占20%;另外回答“为养老”的占11%,“用作生活费”的则占8%

喜欢日本从扒金宫开始

山下女士2年前已经加入日本籍,现在是一个“专业主妇”。数年前开始,“扒金宫”成了她生活的最大乐趣,一天里除了在家的时间,她在“扒金宫”店里呆的时间最长,用她的话说,“真正理解日本,不是和日本人结婚,而是从打‘扒金宫’开始的”。

山下女士结婚后,日本丈夫让她辞去工作,她本来想著轻松一下也好,但时间长了却不知如何打发无所事事的日子。一次偶然的机会,山下女士被一个朋友叫去打“扒金宫”,本来她只想体验一下,没想到却著了迷。

山下虽然和众多人一样,知道打“扒金宫”一定是输多赚少,但还痴迷其中。她说:“我真正喜欢日本还是从打扒金宫开始。”

山下表示,“扒金宫”不仅仅是玩儿著开心,还反映了日本民族的特性,对事既讲原则,又不针锋相对。

她举例说明,日本法律虽然禁止以金钱为赌注的赌博,但却承认“以物品为赌注的娱乐”。根据日本法律,判断是否是赌博的一个关键问题在于是否是直接赢钱,就像判断是否是卖春要看买主和卖主之间有没有一个哪怕暂短的“恋爱”过程。这就是为什么每个“扒金宫”店的附近都有一个换钱的地方,即交换所,赌客必须拿著奖品到那里去换钱。“日本政府不但不会从某种道德的角度出发全面禁止这种赌博,而且还将其制度化并加以利用,并给赌博披上游艺的外衣,不但使它普及,而且使它随时代的步伐发展得越来越完善和无可挑剔。既满足民众需求,又绕开原则走,这正是日本的可爱之处。”

根据粗略估计,目前日本每年大约生产“扒金宫”机器300多万台以供应全国大约18000多个店铺新陈代谢。日本国民平均不到30人可享有一台。爱好者人数大约在3000万左右,约占日本人口的五分之一。

世界上恐怕找不到一种赌博在普及程度上可以和“扒金宫”媲美。难怪在赌博大众化方面,世界闻名的赌城拉斯维加斯与澳门都无法与日本媲美。因为对大部分旅游者来说,拉斯维加斯和澳门之游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但是“扒金宫”却不然,它遍及日本整个国家,并融入国民的日常生活。

赌赛马有选择自由的快感

张先生来日本已经有9年了,当年是办商务考察签证来到日本。他来日本前在四川某地方政府工作,因为当时地方公务员待遇不好,张先生的职位也不是一个“肥差”,于是他就辞职来到日本,目的就为一个:打工、存钱。

当了多年“黑户口”的张先生最喜欢的休闲方式要属赌赛马。在日本读得最多的书是赛马杂志,讲起“赛马经”滔滔不绝,他说,之所以选择赛马,有两个原因。一是,赛马在所有的博彩行业中,返金比例比较高。二是,赌赛马压抑的心情能得到释放。

张先生介绍,日本赛马分“中央赛马”和“地方赛马”。中央赛马的扣除率约为总销售额的25%,剩下的大约75%为返还金,根据投注大小,按比例分配给中奖者。扣除下来的25%10%作为国库缴纳金交给国家,馀下的15%则用于举办运营费和其他费用;地方赛马和中央赛马的扣除率相同约为总销售额的25%,剩下的大约75%为返还金,根据投注大小,按比例分配给中奖者。扣除下来的25%中,交给赛马协会和公营企业金融公库及地方自治团体。

张先生说:“这个资金比例分配是非常合理的,也比较利于赌马者。因为,彩票等博彩的资金分配比例中,返还给购买者的比较少。”

日本赌赛马通常可选择独赢、位置、括弧连赢、连赢、二重彩、位置连赢、三连复、三重彩等,而张先生选择最多的是独赢。

“赌赛马有选择自由的快感”,这是张先生选择赌赛马的主要原因。他说,人本应是自由的,也就是说自由是人的基本属性。相对人生来说,选择自由是每个人应有的权利。而为了生活奔波到日本后,一切似乎是规定好的。选择不再是自由的,必须要走一条规定好的路,这样的人生失去了刺激和乐趣,失去了自由选择的快乐。在赌赛马中,能寻找到那种不曾有过的,自由选择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是人天性中的东西,天性中的自由的属性,在现实中被长久压抑的状态下,在赌赛马时猛醒,并得到释放。

的确,现实生活中自由越是被压抑的人,对赌博的乐趣也就越痴迷。这也难怪这么多在日华人选择了买彩票、打“扒金宫”、赌赛马。因为人生的每次选择的结果是什么,是未知的,而博彩最大的魅力就是未知和对自由的选择。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2/2859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