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韩扒开历史伤口 互怼无底线
日期: 19年02月3期 阅读: 328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韩国文在寅政权上台后,对内清算了朴槿惠、李明博等前政权,并把两位前总统送进了监狱;对外则死磕日本,掀起了新一轮清算战争责任的浪潮。

过去两年来,韩国方面不再承认2015年底达成的解决慰安妇问题的日韩共识,解散了“慰安妇”基金财团;日韩又因军机火控雷达照射和舰机危险接近问题,互怼不断升级;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及高等法院针对二战强征劳工问题,对三菱重工等日本企业做出了赔偿的司法判决。

在一系列矛盾导致日韩关系降至冰点之际,近日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发表了要求“天皇道歉解决慰安妇问题”的言论,引爆日本舆论,更引起日本政府强烈不满。

日韩事态日益严重,关系继续恶化。日韩不仅扒开历史伤口疯狂撒盐,更开启了无底线互怼模式。日韩对立升级,损害了双方的利益,也成为地区安全的不稳定因素。



 2015年918日,韩国日军“慰安妇”幸存者姜日出(87岁)和来自中国海南的日军“慰安妇”幸存者卓天妹(90岁)(图)来到上海师范大学,两名受害老人分别演讲控诉日军对韩国和中国妇女实施性侵害、推行性奴隶制度的罪行。     (中新社图片张亨伟 )

 

韩国议长要求天皇道歉引日本反弹

2月10日,日本《读卖新闻》《朝日新闻》等多家媒体报道称,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日前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针对“慰安妇”问题,(谢罪的)应该是代表日本的首相,或者是即将退位的天皇。他在提及天皇时还使用了“战争罪主犯的儿子”这一表述。文喜相认为,作为战争罪主犯的儿子,明仁如果能和在世的韩国老人握手,亲口说一句“真是很抱歉”,那么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

文喜相言论既出,引爆日本舆论。日本政府把相关发言视为问题,从8日开始连续两天向韩方提出了抗议。日本政府表示,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局长金杉宪治在8日向韩国驻日大使馆干部传达了抗议;9日,日本驻韩大使长岭安政在首尔向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赵显提出抗议。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2日在国会发言亲自抗议,要求韩国政府为此道歉。安倍首相表示:“我感到非常震惊,我国已经通过外交途径向韩方表达了抗议,认为(文喜相的)言论极为不妥,对此我国表示非常遗憾,要求韩方收回言论并道歉。”日方认为慰安妇问题已在2015年的《日韩慰安妇协议》中得到了“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基于这一点安倍批评称:“如果因为政党更替,国与国之间的约定能够被推翻的话,两国关系就不能成立。”

随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表示了公开抗议,称文喜相的言论“非常不妥,极其遗憾”。他表示,日本政府已经通过外务省局长级官员,向驻韩大使提出抗议。日本外相河野太郎13日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表示:“(我们)向韩方提出了5次抗议,要求其道歉以及撤回这一言论。我们期待韩方做出有诚意的对应。”他并强调慰安妇问题已经通过韩日协商达成共识,得到了完全、最终的解决。河野太郎

对于日方的强烈反弹,文喜相在12日回应称,“这不是应该道歉的事”。当天,文喜相在华盛顿与韩媒特派记者座谈时表示,“这话我已经说了10年,是素来的信念,此刻也认为这是根本的解决方法。在慰安妇问题上,最基本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真诚道歉。”他还表示,“一句有诚意的道歉就可以了结的事,为什么要拖这么久?这就是我想说的话。多达数十项协议又有什么用?直到受害者最终原谅前应真诚道歉。”

韩国外交部12日发言称,文喜相的相关发言是“为了受害者的名誉和尊严,本着以受害者为中心的原则,意在强调日本应对相关问题拿出负责任的真诚态度。”

2012年,时任韩国总统的李明博曾发表“明仁天皇访问韩国的话,日本应该向在韩国独立运动中的牺牲者道歉”的言论,导致日本舆论不满。当时的野田政府进行了抗议,之后发展为日韩摩擦。本次文喜相的言论直接点名天皇,也让韩媒担忧会刺激日本民众的情绪,日本政府认为“会加速关系恶化”。在首相官邸和外务省内,认为“不得不和文在寅政府保持距离”(官邸消息人士语)的看法扩散开来。

事实上,文喜相要求天皇道歉的言论,在日本社交网络中引发广泛争议。有日本网友称“韩国国会议长侮辱天皇陛下是战争罪主犯的儿子。我要求日本政府立刻对韩国进行猛烈经济制裁”;“文喜相对天皇陛下的失礼真可恶”;“居然让天皇陛下谢罪,和这样的国家只有断交”。

日韩海空舰机纠纷有擦枪走火的味道

近日,日韩之间的海空舰机之间的纠纷日益尖锐化,似乎有擦枪走火的火药味。

海空纠纷首先起源于日方对韩方“火控雷达照射”的指责。韩国方面称韩国海军驱逐舰“广开土大王”,于去年12月20日,用火控雷达照射海上自卫队P-1巡逻机。日本防卫省去年12月28日公开了事件录像,韩国方面称:录像显示,火控雷达在距离海上自卫队P-1巡逻机约5公里到8公里的距离,至少两次进行了持续数分钟的照射。而韩国方面指出:日本巡航机低高度接近威吓韩舰。

火控雷达( fire control radar)是包括雷达扫描系统在内的雷达的一种,可将被照射对象的距离和角度提供给火控系统,一般在飞机、军舰上使用。可以现实获取战场态势和目标的相关信息;计算射击参数,提供射击辅助决策;控制火力兵器射击,评估射击的效果。火控系统可根据其提供的数据计算射击参数。有时被理解为一种射击前的准备阶段。

“对于这样的事实,我们明确要求日本方面防止此类事情再次发生,但是今年又进行了低高度接近威吓飞行,这是对友好国家舰艇的明显的挑衅行为,我们不得不怀疑日本的意图,并表示强烈的谴责。”

对于韩方的指责,日本防卫相岩屋毅1月23日反驳称:“日方是根据国际法和国内法适切飞行,确保飞行高度在150米以上,没有进行威胁飞行。”

韩国国防部1月23日则指出:日本海上巡航机在对在苏岩礁附近执行任务的韩国海军多功能驱逐舰“大祚荣”进行接近飞行,形成“威胁”,是“明显的挑衅行为”,并对日本进行了“强烈谴责”。韩国国防部还召见日本驻韩国大使馆武官表示抗议。

韩国国防部称,1月23日下午2时左右,日本巡逻机接近韩海驱逐舰“大祚荣”距离仅约540米、高度约60至70米。本月18日、22日也进行了“接近飞行”。

韩国综合参谋本部指出:“去年12月20日,与日本的低高度接近威吓飞行相关联,韩国方面忍耐而有节制地加以对应,尽管如此,日本1月18日和22日,再次进行了对韩国韩军军舰的接近威胁飞行”,“对于这样的事实,我们明确要求日本方面防止此类事情再次发生,但是今年又进行了低高度接近威吓飞行,这是对友好国家舰艇的明显的挑衅行为,我们不得不怀疑日本的意图,并表示强烈的谴责。”

对于韩方的指责,日本防卫相岩屋毅23日反驳称:“日方是根据国际法和国内法适切飞行,确保飞行高度在150米以上,没有进行威胁飞行。”

韩国媒体表示,最早将在24日公开日本巡航机对韩国驱逐舰接近飞行的影像。

而据共同社报道:日本防卫省5日正式宣布取消海上自卫队护卫舰“出云”号今年春季停靠韩国港口的计划。这反映出因韩国海军舰艇向自卫队飞机照射火控雷达问题等而恶化的日韩关系,防卫部门间交流缩小。

据防卫省称,作为东盟(ASEAN)防长扩大会议相关活动,多边联合海上训练计划于4至5月在韩国近海等举行。日方原打算派“出云”号等多艘海自舰艇停靠韩国釜山港口,现予以取消,但仍将参加海上训练。

韩国国防部1月15日发表文在寅政权下的第一部《国防白皮书》,削除了以往的白皮书中“朝鲜的政权与军队是我们的敌人”的字样,对于日本,则删除了“共有基本的价值观念”的字样。在有关与美国以外的周边各国的军事交流与合作方面,以往的顺序是韩日、韩中、韩俄,而今年的白皮书变更为韩中、韩日、韩俄。

日韩战时劳工问题渐成死扣

日本1910年至1945年在朝鲜半岛施行殖民统治,许多企业强征大批劳工至日本做苦力。日本以两国1965年签订《日韩请求权协定》恢复邦交正常化为由,认定韩国劳工的请求权问题“已经解决”,而韩国认定两国1965年恢复邦交正常化时签署的双边协定没有终止公民索赔权利。

近日两国就劳工问题再起纷争。韩国原告方2月14日警告,可能最早2月中旬着手处置当事日企遭扣押的在韩资产,把所获资金用于赔偿。这些前劳工的支持者和代理律师当天在韩国首都首尔的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集会,敦促日本企业新日铁住金、三菱重工和那智不二越公司执行法院判决,向原告方支付赔偿金。

4名韩国人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强征他们做苦力的日本新日铁住金公司索赔,后者一直没有支付赔偿。韩国大法院、即最高法院2018年10月30日裁定,维持首尔高等法院2013年7月所作判决,即认定新日铁住金曾把上述4名韩国人强掳至日本做苦力,应当向他们每人赔偿1亿韩元。

原告律师团去年底向大邱地方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扣押新日铁住金公司与韩国浦项制铁公司合资企业中前者所占的部分股份。新日铁住金公司持有这家合资企业大约234万股股票,市值大约110亿韩元,律师团要求扣押其中81075股股票,市值大约4亿韩元。这家合资企业1月9日收到法院文件。

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秋叶刚男1月9日召见韩国驻日大使李洙勋,就韩国大邱地方法院浦项分支机构1月8日同意日本殖民时期遭强征劳工案原告申请,扣押被告、日本新日铁住金公司在韩部分资产表达遗憾。

李洙勋随后告诉媒体,韩日双方应当作出更大努力,避免双边关系进一步恶化,尤其是在两国关系面临“困难”之际。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说,韩国法院的决定令人“极其遗憾”,日方认定“事态严重”,近期将向韩国政府提议以《日韩请求权协定》为依据举行首次磋商。
他说:“尽管日方要求韩方应对这一违反国际法的状况,韩国政府还没有拿出具体措施。”
针对日方磋商提议,韩国外交部说,需要“冷静、审慎”处理这一外交议题,韩方将仔细审视日方请求。

“依据(我方)基本立场,即(韩国)政府尊重法庭有关遭强征做苦力的受害人的裁决和司法程序,我们将综合考虑(各方)需求、拿出举措,切实弥合受害人的伤痛、修复韩日关系。”韩国外交部说,制造“不必要的冲突和对立无助于解决这一问题”。

日方官员告诉共同社,如果双方着手磋商,那将是日韩两国以《日韩请求权协定》为依据首次磋商;如果磋商无法弥合分歧,日方可能寻求设立一个仲裁小组,或者选择向国际法院提起诉讼。

慰安妇受害者金福童“灵柩”被抬至日本大使馆

1月28日晚,93岁的韩国慰安妇受害者金福童在首尔辞世。2月1日,支持慰安妇受害人团体在首尔为她举殡,由近千人组成的送殡队伍陪同其灵柩游行至日本驻韩国大使馆旧址前,抗议日本政府至今未有向慰安妇受害者正式道歉及赔偿。

金福童的出殡仪式于当地时间1日早上举行,灵车由灵堂所在的首尔延世大学塞布兰斯医院出发,途经日本大使馆旧址等地,终点则是她生前居住多年的慰安妇受害者福利机构“和平的我家”。

多达1000人加入送别金福童的送殡队伍,他们手持由金福童设计、象征慰安妇受害人的黄色蝴蝶剪纸,并举起共94面挽联,纪念虚龄94岁的金福童,挽联部分印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道歉”、“日本正式作出赔偿!”、“金,我的英雄、希望和母亲”及“世界再无性暴力”等字句。

金福童1926年生于韩国庆尚南道梁山市,1940年她14岁时被日军掳走,历经磨难后,她于1948年回到韩国。

1992年,金福童公开自己被日军强迫当慰安妇的经历后,一直为慰安妇受害者维权努力,呼吁日本政府谢罪,成为了韩国“慰安妇”维权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她曾多次访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及美国、英国、德国、挪威和日本等国,投身反对战时性暴力的维权活动。

另据报道,金福童还热衷于公益慈善。2015年,她为战区和冲突地区的儿童捐款5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0万元),2017年为两名旅日朝鲜高中生捐赠奖学金并承诺去世后再捐赠剩余财产,同年她还为浦项地震灾民捐款1000万韩元,并捐款5000万韩元设立“金福童和平奖”。

去年9月,身患癌症的金福童在韩国外交部大楼前举行1人示威,要求政府立即解散为解决“慰安妇”问题而设立的“和解·治愈财团”。

“和解·治愈财团”是根据两国2015年签署的《日韩“慰安妇”协议》成立的“慰安妇”受害者援助机构,日本承认军队参与及政府责任,并将向该基金会提供10亿日元(约6164万人民币)资金。但日本政府坚持拒绝就“慰安妇”问题承担法律责任,也拒绝提供“赔偿金”。

为此韩国国内民间团队抗议不断,反对者认为韩国政府无视“慰安妇”受害者声音,他们要求日本政府承认历史罪行,对“慰安妇”受害者正式道歉并进行赔偿,而不是成立所谓的慰问基金会。2018年11月21日,韩国宣布解散“和解·治愈财团”,引发日本强烈不满。

韩国慰安妇受害者援助团体“正义记忆连带”介绍,金福童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请斗争到底,直到慰安妇问题解决!”

连日来,不少韩国名人到金福童的灵堂吊唁,包括总统文在寅,他赞扬金福童一直在要求日本承认罪行的问题上走在最前面。文在寅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不会放弃寻求历史公正,将为在世慰安妇受害者尽责。

金福童逝世后,韩国只剩下23名慰安妇幸存者。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2/18093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