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在日实习生恶性事件再现发人深省
日期: 17年08月4期 阅读: 448 评分: 1.00/1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具日本法务省统计,截止到2016年底,在日本的外国技能实习生共228,588人,其中中国人为80,857人,占全体的约35%.按照日本政府的说法,日本的实习生制度,主要目的是为发展中国家培养技术人才和熟练技工,但是实质上,外国实习生成了日本的廉价劳动力,支撑著日本产业的底边。由于研修实习制度本身的问题和研修实习生自身的一些问题,近些年来发生了许多围绕中国研修、实习生的重大事故和事件,从这些事件和事故中我们也可以反观研修实习制度本身存在的一些重大问题。

在日中国实习生又发命案 致1死1伤

近期,在日国人频频出事,先是中国姐妹在日遭毒手惨死;接着福建女教师危秋洁在日失联,还有留学生失踪。而就在8月21日晚,日本静冈县富士市一间宿舍里又发生血案,一男一女被砍杀,其中一名中国女子死亡,一名中国男子身受重伤,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22日,日本警方在勘察案发现场时发现作案凶器并结合死者颈部伤情,初步认定事件为杀人案并着手进行详细调查。

据了解,被害女子名叫孔令华,今年35岁,案发地点即是被害女子所居住的宿舍,孔令华当时颈部中刀,倒在血泊之中,待警方赶到时已没有了生命迹象。而被砍伤男子大约20岁上下,头部与腹部多处均有明显刀伤,因大量失血陷入昏迷,获送院救治。另外,房间内并无打斗痕迹。

从现场勘察的结果来看,富士市警方认为有人从外入侵后犯案的可能性极低,而男伤者相信是住在同一个宿舍的另一栋。目前,警方正等男伤者情况好转后了解事件。

据富士市警方透露,孔令华于去年5月来到日本,在富士市内一家造纸相关企业工作,是一名实习生。受伤男子的身份尚未得到确认,但相信其同为在日工作的实习生。

附近居住的居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确实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感觉没什么对话,只是听到又哭又叫的。

据中国媒体报道,有两人的同事指该对男女分别来自山东及东北,死者性格不错,感觉比较开朗,但男子,很多人说他固执、不懂变通。案发现场是女死者的房间,他们经常一起吃饭,故男伤者能进入女死者房间很正常。他曾到过女死者宿舍数次,但之后女方不再准他进入房间,似乎死者应该不喜欢男伤者,但他却喜欢对方。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也于22日发布消息,向日方表达关切此案,并要求日本警方尽快破案。使馆将密切关注桉件进展,同时紧急与中国国内相关部门联系,查找被害人亲属,全力处理好善后事宜。


案发地富士市位于静冈县东部,人口数居于静冈县内第三位。是富士都市圈的行政、商业、工业中心。日本製纸(旧大昭和製纸)、王子製纸等很多造纸公司都在市内设立工厂。在二战后的经济高度成长期,很多造纸工厂将废水倾倒入海中,加上空气污染,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

中国技能实习生失踪事件频发


日本法务省统计,2015年一年里失踪的持有“技能实习制度”外国人人数是5803人,其中3116人是中国人。中国研修生失踪,连续两年突破3000人。


许多人是不堪过劳工作,另一部分则利用智能手机的社交软件互通信息,寻求待遇更好的去处。研修生当初被忽悠说到日本能挣大钱,但现实是既学不到技术也攒不下钱。有些中国研修生实在受不了日本雇主的压榨,感觉“唯一的出路就是逃离”。

上个世纪70年代以后,日本用人成本上升,一部分企业以“研修生”名义,大量吸收外国廉价劳动力,日本各行业联合会也开始为其属下的中小企业招聘“研修生”。在实施过程中,原本旨在通过引入外国实习生,向发展中国家传授技术的技能实习制度,却成为解决劳动力不足的工具,演变为纯粹的劳务输出。许多外国劳动者怀抱梦想,认为到日本能够挣高工资,还能学习先进技术。可是来到日本后,才知道事与愿违。很长时间以来,一部分实习生在工作中面临着不公正对待、工伤事故高发、超负荷加班导致“过劳死”等状况,中国实习生所占的比例最高。

这项制度本身就存在着很多弊端,名为技能实习,实际上是廉价劳力。工资少,生活累,人际交往关系闭塞,而社交媒体的登场,为他们的社交打开了一个新的渠道。每年失踪3000多人,日媒直言这与社交网络的普及不无关联。通过社交网络而开展的各种挣钱新路子层出不穷,也埋下了犯罪的种子,而这种情况下很容易成为犯罪的温床。据了解,实习生之间各种有偿介绍工作、倒卖假烟假卡等事情一直都有。或者由于主动“失踪”,也就是逃离之后未能找到更好的工作而难以生活,进行偷窃也时有发生,而且人数剧增。比如2014年有961人在日本犯罪被检举,这个数字是2013年的3倍。

日本众议院去年10月25日通过《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规范化法案》和《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修正案》。前者旨在改善研修生工资待遇;后者增添了一项新的在留资格——“护理”。日本媒体认为,这将推动外国护理人员大幅增加,缓解超老龄化日本社会护理人员严重不足的现状。

  摄影:Good2016hey

 


中国研修实习生恶性事件回放


最近一些年, 发生了许多中国研修实习生恶性事件。

日本一名中国籍男子于2017年初在爱知县杀死中国籍女友罪成,名古屋法院6月26日判他入狱11年。

1月2日上午10时20分许,爱知县丰川市的一家商务酒店的客房里发现了一具中国人女性的遗体。警方立即展开侦查,在2日晚于北九州市将杀人嫌疑犯王昱紧急逮捕。

丰川市警方发表的消息说,王昱是一名中国籍技能实习生,今年20岁,居住在福冈县北九州市。被害女性王雅男,今年18岁,也是一名中国籍技能实习生,家住爱知县丰川市。两人于去年12月31日上午8时入住这家酒店,预定是一起住两夜,于2日上午10时许退房。但是,2日上午过了退房的时间还没有动静,酒店服务员去房间探视,发现王雅男倒在床上已经死去。

2015年3月13日,日本广岛地方法院对2013年广岛县江田岛市牡蛎养殖加工公司发生的杀人案作出判决,被控杀人等罪名的被告、中国籍前技能实习生陈某(32岁)被判处无期徒刑。

检方起诉书中称,被告在养殖加工公司工作。当地时间2013年3月14日下午4点半左右,他在工作现场及路上用铲子殴打社长川口信行(当时55岁)以及员工桥下政子(当时68岁),并用刀刺杀2人。包括员工及路人在内共7人受伤。

检方在总结陈词中指出“(被告)随意发泄长期积蓄的怒火,犯罪行为武断随意”,同时表示“(被告)对中国家人的苦恼及语言障碍导致其生活孤独,(这也是造成其犯罪的一大原因),罪不至死。”

2010年11月2日上午4点左右,日本山口市佐山的缝制工厂“ladies·Vega”的中国实习生廖福连(29岁)将两名一同工作的中国人刺伤后把自己刺伤,然后放火自杀。

同年11月8日下午4点40分左右,在熊本县植木町小野农家广地宏家工作的中国实习生王宝泉(22岁)将广地宏一(67岁)和妻子富子(63)杀害,将他们的一名亲戚刺成重伤后上吊自杀。

2009年10月1日,北海道渡岛管区内森町的水产加工公司的中国人女实习生宋方被杀,森警察署搜查本部于2009年10月21日逮捕了该町沙野的水产加工公司中国人实习生郑军。

警方怀疑郑军在2009年10月1日下午7点左右,在该町多沙原野西4丁目的町营公园“清爽公园”内,用土掩埋了宋方的遗体。审讯时,郑军也向警方承认是自己做的。

据从事中国人进修生接纳事业的渡岛国际交流事业组合(森町)透露,郑军在该町另外一家水产加工公司工作。2人是2008年8月同来日本的研修生,都来自中国辽宁。

2007年10月8日,今治市伯方町伊方的志摩造船所宿舍内发生了一起中国实习生刺杀同胞事件,中国实习生江义东(当时21岁)挥刀将志摩造船所中国人研修生吴平(22岁)刺死,将佐川造船事务所中国研修生吴正熙(当时24岁)和李爱民(28岁)刺伤。

广岛刑务所。摄影:Taisyo

 2006年8月18日下午,担当翻译的中国人女性会泽思学同千叶县农业协会的职员越川骏及派遣会社的职员宫崎良文来到千叶县木更津市“森本畜产”的养猪场中国研修生崔红义的住处,崔红义拿出尖刀向三人一阵猛刺,三人毫无防范均被刺成重伤,越川骏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崔红义在行凶后服农药欲畏罪自杀,被送往医院救治后被警方逮捕。

2006年4月3日,在群马县前桥市茂木町,发生了一起中国研修生自相残杀事件,一名21岁的研修生当场死亡,另一名20岁的研修生胸部被刺,受重伤。

2003年4月5日午后1时左右,居住在福井市八重卷町纤维公司“福井编织”寮内的中国女研修生侯永芳(35岁)被发现惨死在浴室里。

警方在事件发生后还发现,与侯永芳一起来日的侯永芳的弟媳张建菱突然失踪了。她们两人都是在去年2月刚刚来日,她的弟媳在另一间寝室中居住。人们发现张建菱的东西还都在,只是护照不见。门外一辆红色的自行车也可能被她骑走了。

2004年7月24日午前10时左右,在福井市高木一丁目的一个废弃工厂的院子里,邻近驻车场一名72岁的管理人员想到这个工厂的院子里选几棵花木,但是他在一棵树下却看见了一具白骨警方经过周密调查发现,遗体的服装和知情人描述张建菱走时的穿著几乎一致,死亡后已经过了6个月到1年以上。警方进行了法医检验,发现从遗骨脊髓里提出的DNA和张建菱在八重卷町的纤维公司“福井编织”寮内遗留物中的DNA一致,因此断定这就是张建菱的遗骨。从旁边的树上卷着的绳子来看,可能是张建菱在事件发生后用来自杀的。虽然张建菱已死,警方仍将张建菱向地方检察院进行了书类送检。

研修实习生身处异国深陷“精神缺氧”

为什么在研修生和实习生中发生如此多的类似事件呢?除了日本的实习、研修制度存在许多问题和许多客观原因外,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他们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那就是突然进入陌生的文化环境、陌生的语言环境、廉价工资带来的自卑感和行动上的不自由状态。

从精神上讲,研修生们进入了一个心灵世界的“缺氧空间”,他们有了苦恼无处倾诉,又不能用钱去娱乐以消解精神上的焦灼。无论周围的人对他们怎么好,他们的经济与文化状况都会使他们有一种自卑感,这种自卑感和焦灼使他们的自尊心变得极度敏感,极度脆弱。

平时根本用不着放在心上的事,他们也会左思右想,正像一只离群的羔羊面对陌生而幽黑的深山,它的警戒心崩到了极限。任何一个微小的刺激,都会使它做出在熟悉的环境根本不会作出的激烈反应。 深陷心灵缺氧的心理状态,犹如专门放大不愉快事情的“放大镜”。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2/17233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