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强势安倍晋三惨遭众多“女克星”
日期: 17年07月2期 阅读: 490 评分: 10.00/2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7月1日,东京秋叶原。


7月2日将迎来东京都议会选举。在选举前,自民党败色浓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赶来为自民党候选人中村彩站台助威,正当他赞扬中村彩是“值得信任的候选人”的时候,被疑经安倍夫妇斡旋,以极低价格购入国有土地的森友学园的原理事长笼池泰典突然出现在演讲现场,他手拿一沓日元声称“有机会要还给安倍夫妇的捐款”,还说安倍是“撒谎总理”,安倍向龙池大喊“你要说真话!”一时讲演现场大乱。

2014年11月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携夫人乘专机抵达北京,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中新社图片/  侯宇 摄)

森友学园去年6月以1.34亿日元向大阪府丰中市购买8770平方公尺的国有土地,仅约市价14%。森友计划用该地盖“瑞穗之国纪念小学”,准备今年4月开学,由安倍夫人安倍昭惠担任荣誉校长,也可以说,安倍内阁最近被揭出的一系列丑闻,与安倍昭惠关系密切的森友学园事件是导火索。

最近,不论是安倍的政敌还是在家属、下属中,一些女人成了他的“克星”。


小池百合子是安倍的政治克星


在这次都议会选举中,自民党从现有57个议席锐减至23个议席,小池率领的“都民第一之会”公认的50名候选人中,49人当选,成为都议会第一大政党。由“都民第一之会”推荐的6名无所属候选人也都当选,加上与“都民第一之会”进行选举合作的公明党23名候选人全部当选等,支持小池知事的势力在127议席中得到了超过半数的79议席。在历次都议会选举中,此前自民党议席数最少的是1965年和2009年,均为38个议席,而这次仅仅得到23议席,是自民党前所未有的惨败。

小池百合子从出马竞选东京都知事那天起,自民党就成了她势不两立的敌人。

2016年6月21日,原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因被疑公款私用等辞职,小池百合子6月29日表明要出马竞选东京都知事,并请求当时担任自民党东京都支部联合会会长的石原伸晃推荐,而石原伸晃含糊其辞,不肯答应。小池则在7月6日表明,就是得不到自民党的推荐也要参选,而自民党则正式决定推荐前总务相增田宽也参选,东京都知事选实质上成了小池与增田宽也的对决。

而在这次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小池成功地瓦解了在都议会中自民党和公明党的合作,使公明党成了支持自己的力量。

人们猜测,小池领导的 “都民第一之会”会乘这次选举胜利的东风,挑战明年将举行的众议院选举。如果小池势力在这一年里人气不衰,必然成为安倍领导的自民党的最大克星。

在都议会选举胜利后的7月3日小池举行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都民第一之会”会不会在国政选举中推荐候选人?小池知事回答说:遗憾的是现在并不是这种状况,但是种种动向会在国政中出现。我们有必要不是从“都民第一”的角度,而是站在“国民第一”的角度考虑今后的问题。透露了将来可能进军国政的意思。

回顾历史,自民党曾在东京都的议会选举失败后沦落为在野党。在2009年7月12日进行的东京都议员选举中,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失败,自民党从48议席降至38议席;公明党从23议席降至22议席,失去了过半数的席位,而民主党大胜,从34议席猛增至54议席。在一个月多月以后进行的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得到308个议席,单独过半数,2009年9月16日,当时的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在特别国会上当选日本第93届、第60位首相,当日完成组阁,开启民主党、社会民主党和国民新党联合执政时期,而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因众议院选举大败,沦为在野党。

而刚刚结束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似乎预示着安倍所领导的自民党厄运再来。


昭惠夫人不省心

每日因为不靠谱的属下而焦头烂额的安倍首相,还要考虑如何抵挡“贤内助”昭惠夫人的“天真烂漫”。她温暖亲民的形象也不能不说曾经在选票上帮了安倍首相。不过,由她引发的森友学园百万日元捐赠事项可以说已经威胁到了安倍政权。


与安倍家关系亲近的政界人士则表示,安倍身体状况相当不好。私人医生都聚集在安倍府邸,听说是旧疾的溃疡性大肠炎加重了,又加之十分令人头疼昭惠夫人的事情。在首相身体不适的时候,夫人却好像从家中消失了一般。总理身边的人都十分焦急,不知道昭惠夫人在这个时候到哪里去了。

据日本记者介绍,日前,在安倍首相的私宅中,紧急召开了家庭会议,大家纷纷指责昭慧夫人的天真,安倍首相也忍不住语重心长地对夫人说:“还是不要说主张解禁大麻了吧”—这也是昭慧夫人简直令人莫名其妙的地方:她曾表示日本应该解禁大麻。早先就参与到保护产业用大麻的活动中,也曾私下到大麻种植田进行视察。这出自2016年与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对话(《周刊现代》2016年11月12日号)
  
“为了得到与日本自古以来的神明的精神联系,大麻是不可或缺的。我认为‘恢复日本传统’就是‘恢复大麻’”。安倍昭惠这一震惊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发言,出现在两人的激烈辩论中。大麻的使用方法,错一步就会变成犯罪。实际上,在2016年10月,与安倍昭惠有关的大麻种植公司负责人被逮捕,但她却置若罔闻。最近她还与推行大麻活动的T女士走得很近。


官邸周围也出现了‘这样继续下去很危险’的声音”。

稻田朋美“公权私用” 利用自卫队拜票

在刚过去的2017东京都议会选举中,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于6月27日的助阵演说上搬出自卫队为自己所属的自民党拉票,被疑对中立立场自卫队进行政治利用,28日晚,日本民进党、共产党、自民党四个在野党抓住时机,就稻田朋美拉票失言事件集体向安倍晋三发难,要求罢免稻田朋美的防卫相职位。

稻田朋美,旧姓椿原,出身于日本福井县。日本国会众议院议员,女性政治家、律师、税务师,自民党员。毕业于日本著名学府早稻田大学。

2005年以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美女刺客”的身份步入政坛。2007年自民党总裁选举,包括町村派在内的八大派阀联手围剿麻生太郎,稻田依然声明支持麻生,最后麻生当选总裁,稻田党内地位得到巩固。2009年自民党下野,日本政权易主3年,到2012年大选,自民党获得大胜重新执政,稻田也逐渐进入内阁担任职位。2016年8月正式出任防卫大臣,同时也是日本历史上继小池百合子后第二位出任此职务的女性。

作为安倍晋三阁内的新世代保守派人物,稻田对中国、韩国的强硬态度、右翼言行以及不合时宜的时尚品味一直受到诟病。

稻田反对东京审判,支持参拜靖国神社,否认存在南京大屠杀,不承认百人斩竞赛,甚至为被定为战犯的向井敏明、野田毅作辩护律师积极奔走。对此有人认为,稻田朋美之所以能深受安倍晋三赏识,主要就是因为她满嘴右翼言论与安倍气味相投。记者还发现,稻田的父亲椿原泰夫就曾担任过日本右翼政治团体“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京都本部代表,是当时有名的政治运动家。出生于右翼政治家家庭,其言行必然会受到影响。

稻田的所作所为一次次地把自己的政治资本消耗殆尽。早些时候,安倍晋三还表示稻田朋美是未来成为日本内阁总理大臣非常有利的人选。而最新消息则称,安倍晋三将会在8月初下大力气对目前的内阁构成进行改造,有意摆出重视经济和修宪的态度,以扭转局面,其中稻田朋美的人事更迭可能在所难免。已是四面楚歌的安倍政权需尽快突出重围,而弃用稻田无疑是明智之举。


女暴君丰田真由子议员咒骂秘书

日本杂志爆出安倍晋三亲信之一、国会议员丰田真由子在5月19日至21日的三天里,曾7次殴打担任其政策秘书的一名男性。丰田因秘书驾车开错路对其辱骂殴打的录音也被曝光。6月22日,丰田通过事务所以“个人原因”向自民党党部提交退党申请。

《日刊新潮》杂志报道称,在2012年选举中当选的现任第二期日本自民党国会议员、被认为是安倍晋三亲信之一的丰田真由子,近日被曝光涉嫌辱骂秘书并对其施加暴力,她的言行举止可以称之为“前所未有的过分”。

在丰田真由子事务所担任政策秘书的一名男性告发了她的暴行。丰田真由子曾用挂衣架断断续续地敲打这位秘书,并对其拳脚相加,使得秘书脸上受伤以及左上臂挫伤。这位秘书在辞职信上写道:“最初被施暴是在5月19日,丰田议员对我吼叫道,用铁管敲碎你的脑袋!你女儿也不会好过!我深感恐惧。为了以防万一,第二天我用IC录音机记录了车里的情况。”

《周刊新潮》编辑部拿到了一段超过40分钟的录音。录音记录了丰田真由子对正在驾驶车辆的秘书嘶吼以及施暴的证据。以下为录音文字证据:

丰田真由子:“你个死秃子!”“你在搞什么啊!”
秘书:对不起…但、但我正在开车…
丰田真由子:“不是吧你!”

录音中还记录到丰田真由子辱骂秘书“你想死吗?像你这种人渣根本没有活着的价值”,以及放狠话扬言秘书的女儿会遭遇强奸犯杀人魔等恶毒语言。丰田真由子甚至脱离常规变着花样地辱骂秘书。目前这名秘书已向警方递交了受害申报。


金子惠美公车私用给自民党抹黑

自民党女性国会议员经常出现“不祥事”,在日本政坛堪称常态。只是这次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之前,如此接二连三地集中爆发,还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某种意义上,这些政治敏感性差、缺乏自律性和规则意识的女性议员们可能早就被看不见的眼睛盯上了。她们在关键时刻被反对势力和媒体抛出来,沦为自民党自爆自灭的工具。

出身新潟、年仅39岁的自民党美女国会议员金子惠美,就是一连串害惨安倍自民党的“女祸”之一。她被媒体揭露惯常用公车接送家人,而且时间、地点、人物确凿,毫无辩解的余地,在本次选举投票前对自民党的形象下滑再次雪上加霜。

据媒体暴露称,自民党众议院议员金子惠美现任总务大臣政务官。6月19日上午9时30分,由专属司机驾驶的黑色公车出现在众议院第二会馆内的“国会保育园”前,金子惠美送儿子上保育园后再驱车到霞关去上班。当晚,公车又接儿子回家。6月20日,金子惠美也用公车送儿子上学、接儿子放学。22日,依然故伎重演。即使在国会闭会期间,她也被目击用公车送儿子上保育园。

此外,6月19日下午2时30分左右,金子惠美还用公车把母亲从千代田区内送到东京车站,即她用议员公车代替了出租车。可见,金子议员的公车私用已经“常态化”了。由于公车和专属司机都是由国民税金供养的,金子惠美议员的行为涉及擅用政务官的特权、擅用税金的特权来育儿,这是不能被允许的。

在安倍政权提倡女性活跃、发挥社会作用的倡议下,大批日本女性走上社会,也引发了工作与育儿难以兼顾的矛盾。与许多妈妈因小孩进不了保育园而无法工作,或是在黄梅雨季冒雨骑车送孩子上学的背影相比,金子议员的所作所为,无论怎样解释,都摆脱不了公私混同的干系,暴露的特权令人愤慨。在媒体连篇累牍的放大曝光后,无疑又拉黑了自民党的形象,给安倍政权减分。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2/17140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