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越南女童惨遭杀害颠覆日本安全意识
日期: 2017/04/24 17:32 阅读: 759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3月26日,一名越南籍女童在日本千叶县我孙子市被人发现裸死在附近桥下的排水渠,根据千叶县警察的现场勘察,女孩是被人勒颈以至窒息死亡,全身赤裸,且在距尸体遗弃地20公里远的茨城县坂东市发现了被害女孩的随身衣物及书包,此事件怵目惊心,对日本社会及日本人的安全意识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大案冲击日本社会

警方根据现场遗留物品的DNA对比,在4月14日早晨初步确定住在女孩家附近的46岁日籍男子涩谷恭正有重大嫌疑。并于当天以涉嫌遗弃遗体为由对嫌疑人犯罪嫌疑人实施了逮捕。时隔一天,警方凭借相同嫌疑,对位于千叶县松户市的嫌疑人自家公寓进行了搜查。结果,从犯罪嫌疑人的一间房内扣押了大量儿童色情DVD,案情逐渐明朗化。但涩谷恭正自己从逮捕之日起却始终一言不发保持缄默。

据负责办案的千叶县警察调查,3月24日涩谷恭正驾车在接送自己的小孩上学之后绑架了受害人,并把受害人关在自己的房车里。从尸体外伤痕迹推断,受害人在死前双手被涩谷恭正捆绑还惨遭绳索勒脖,作案手法相当残忍。

不仅作案手法恶劣,犯罪嫌疑人涩谷恭正的身份也出乎大家意料之外。从去年开始,涩谷恭正就负责担任被害女童学校的家长教师联合会会会长一职,其主要工作之一便是安全护送儿童上学与放学。此事件一出,立刻引起日本社会哗然。

本应是保证学生在上放学途中免受意外的守护神,却摇身一变成了罪大恶极的杀人狂魔。顷刻之间,各个学校的家长教师联合会都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一名学生家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学校家长教师联合会会长杀害学生,真是防不胜防,我们需要再一次审视保护会存在的必要性,不能让它成为犯罪的温床。

不过其间也有人察觉到嫌疑犯与常人不同的地方。一名之前与涩谷恭正共同担任学生保卫工作的知情者透露,早些时候我就觉得(涩谷恭正)有些不对劲,一般来说家长教师联合会的会长一职很多人都不愿去做,因为这是相当牵扯精力的一件事情,可他(涩谷恭正)非常热心,甚至主动提出今年继续负责工作,会长任期哪怕再延长三年都没有关系。另外,即使在保护会没有工作的情况下,他也常去学校偷看学生上课,与学生们一起吃午饭。现在看来这些都很能说明问题。

甚至还有人想起了15年前在事发地不远处的另外一起菲律宾女童失踪案,女孩至今没有任何音讯,是否与涩谷恭正有关还不得而知。

犯罪嫌疑人涩谷恭正被逮捕时住在千叶县松户市六实附近的一处公寓,且拥有该公寓的所有权。据周围住户讲,涩谷恭正从母亲那里继承房产,靠出租房屋所得收入为生,没有固定的工作。
具体犯罪过程,目前千叶县警方仍在持续调查之中。

涩谷恭正的多面人格

涩谷与被害女童两家相距约300米。

据说他的儿子在念初中一年,女儿和被害女童在一所小学里读书,比被害女童低一年。据说涩谷和被害女童不仅相识,而且关系很好。

据说他也是一个对孩子很好的爸爸,在他的小孩上幼儿园的时候,人们经常看到他牵着孩子的手送孩子去幼儿园。

他家住在东武野田线六实车站前面的大楼的最上层,因为继承了遗产,出租楼房,以此为生,没有什么其他的工作,因此很有时间照顾孩子。

涩谷恭正作为女童所在的松户市立六实第二小学家长教师联合会(PTA)会长,在该校小学生们进行校外学习之际,经常站在小学生们乘坐的巴士旁进行安全指导,包括被害女童在内,孩子们都认识他,有人看见过他曾与被害女童打过招呼。

涩谷每天都在小学生们上学、放学的路上监护孩子们过马路,提醒孩子们注意安全,和学校教职员们关系也都很好。一名学生家长说:对于涩谷,孩子们不可能觉得他可疑。和被害女童同在一个小学读书的女孩说:涩谷是“教我玩电玩的慈祥的伯伯”,但是据涩谷周围的人反映,他对女孩子很慈祥,但是对男孩子有时很凶。

女童被害后,她的父母要把女童带回越南埋葬,当时涩谷还为他们积极奔走捐款,为他们募集回国费用。

事件发生后,人们仍然看到他在小学生上、放学路上巡逻,告诉通过的小学生们要注意安全。

据说,他所管理的租赁楼房建筑时间已有22年,楼顶上的广告塔已经生锈腐蚀,有被风吹下来的危险,但是他也不去修理。他经常把自己的房车停在道路一旁,一任风吹雨打。

和他一起在饮食店里打过工的人说他一看到的小女孩就喜欢得不得了。可爱的女孩到店里来,他就马上凑过去问她们要吃什么,而对别的客人却不是这样的。在事件发生以后,警方还在他的家里搜出大量儿童色情DVD等。


从事件看PTA的光与影

杀害越南籍小女孩的凶手竟然是PTA会长,这个消息对家长和小孩的心灵都是巨大的冲击。原本是支撑、辅助儿童健康成长的PTA组织,原本是守护学童安全上学放学的PTA的活动,最后竟然是PTA会长作案残害了女童。

PTA这样看似松散却又几乎有强迫性质的组织,究竟是从何时起在日本生根?明治时代,日本导入近代学校制度,当时各学校(尤其是小学)的设立和维持经费,原则上由当地住民负担。之后学校经费主要由当地政府负担,但学校依然并不富裕。为减轻学校运营上金钱和劳务负担,学校、学童的家长和当地住民一起成立了诸多团体,诸如后援会、保护者会、妈妈会,这些团体最终统称为PTA。事实上,随着时代变迁,日本家长们对于这个组织的存在意义已经倍感疑惑。这几年,对于PTA是否有必要存在?是否可以退出PTA诸如此类的讨论时见日本杂志和网络,但不可否认,在首都圈之外,人烟比较稀少的地带,PTA活动是当地居民与学校携手维护地域社会的方式。因此,被害女童被PTA会长杀害这个消息传来,已有日本周刊杂志这样写:这个杀人犯不但杀了女童,也杀了地域社会。日本至今赖以信用维护的地域社会,正是由于一个相对闭塞的环境中的信赖关系,而PTA会长的行为,无疑是给这种信任的重击。同时,也引发大家对PTA的疑问。

当警方公布逮捕了PTA会长,华人家长也对这个案件议论纷纷,并因此引发了对PTA的各种诟病,而在日本家有上学孩子的一些家长业对小学、保育院甚至学童保育的PTA的活动产生异议。明明是父母双职工才将孩子送入学童保育及保育院,却要为PTA开会而请假。这本末倒置的事情,令家长们啼笑皆非。

很多学校都是在每个年度新开始的第一次家长会后自动就转为了PTA选举会,在会上先是由大家自动举手说出想担任的PTA职位,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人举手,随之是老师的各种动员,家长各种理由:怀了老二、家里有老人要看护、自己身体不好、可能要调动到别的城市……这一轮下来,老师看实在没有人自告奋勇,于是开始采取抽签、猜拳等手段。不少家长表示,在通讯如此发达的时刻,有什么事情,不能通过如LINE这样的通讯手段来联络吗?
尽管有很多微词,但日本社会历时百年的传统很难推翻,只能靠越来越多的家长发声以求改良。去年3月,由日本阁僚与智囊团组成的“一亿总活跃国民会议”在首先官邸举行,作为民间议员参加的演员菊池桃子就提出了PTA问题:原本是任意参加的PTA活动,在日本却变成了义务,对于有工作的女性来说负担太重。2015年,日本《朝日新闻》做了民意调查,结果是70%以上的家长认为PTA活动很麻烦。

麻烦归麻烦,负担归负担,绝大多数日本家长依然按部就班传承着PTA这项活动。不可否认它有维护地域社会的作用,但也不可否认在运营上有诸多无用功甚至副作用。


日本儿童上学路上遇害事件回放


2006年2月17日早8点50分左右,日本滋贺县长滨市华人主妇郑永善,在迎送孩子集体上学的路上,无言地拔刀刺死了当时5岁的武友若奈和佐野迅,酿成惊天大案。有关杀人动机,郑永善供述:“自己的孩子不能和其它的孩子融合在一起,是因为周围的那些孩子不好。这样下去自己的孩子就会完了,所以杀了那两个孩子。”这样的动机听起来匪夷所思。经过一年多的审理,2007年6月30日,法医向大津地方法院提交的精神鉴定报告显示,郑永善在犯罪时处于精神失常状态,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

据悉郑永善于1999年与日本人前夫结婚后来到日本。结婚后,两人先在距长滨市30分钟车程的木之本町的谷口的父母家居住,但仅仅三个月后,谷口的父亲便表示,希望二人能够搬出去单独住,原因是婆媳关系不好,并且认为郑永善精神不太正常。夫妻两人随后搬到长滨市的公寓内居住,之后生下了长女,但在 2004年3月深夜,郑永善将自家楼下邻居阳台的窗户砸碎后,向里投入烧着的丝织品。所幸当时屋内没有人,虽然屋里的被子被烧着,但附近的人很快就赶来将火扑灭了。最后房主的处理结果就是让郑永善一家赔偿损失,并且立即搬出去,但并没有报警。事件发生四个月后,郑永善被诊断为综合失调症,在医院精神科住院接受治疗。

2007年10月,日本大津地方法院在进行一审判决时,认定郑永善在犯罪时处于“心神耗弱状态”,结果判处无期徒刑。事后,大津地方检察院提出反诉,认定郑永善在犯罪时具有完全责任能力,要求二审判处郑永善死刑。郑永善的律师则指出其在杀人时处于“心神丧失”状态,认为其是“无罪”或者是“轻判”。辨控双方的焦点是杀人时是否具有责任能力。

2009年2月20日,由森冈安广审判长组成的合议庭在大阪高等法院开庭,对郑永善进行了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仍然是无期徒刑。这一天,郑永善本人没有出庭,实际上是一次缺席判决。


2001年6月8日,在日本大阪池田小学发生了无差别杀人事件,犯人宅间守(犯案后结婚从妻姓,改姓吉冈)因杀死8位一年级和二年级学生,以及刺伤13名学生和2位教师,被判死刑,并已在2004年9月14日执行。

从2003年9月底被确定死刑到2004年9月14日,不到1年就被执行的案件此前极为罕见。死刑犯宅间本人在被确定死刑后不久就通过律师团递信公开表示“ 可能的话希望在三个月内执行。”同时,被害者遗属也强烈要求早日执行。

据悉,当时宅间十分镇定,他向看守要了烟抽,要了汽水喝,最后让看守替他转告与他狱中成婚的女人,对她说“谢谢”。对于自己犯下的罪行,他说“这是我做好心理准备而干的,我不谢罪,但我愿意服刑。”
  
与他结婚的女性对此表示:“ 他犯下了无法挽回的大罪。我希望唤起他的悔意而与他结婚,这事可能让受害者家属愤怒,对此我道歉。”她并认为宅间守已经有了变化,但是因为没有更多对话的时间,所以未能唤醒他赎罪的意识,对此自己有无力感。

1998年1月29日,在日本广岛县庄原市,一个神志迷乱的中国研修生杀死了一个12岁的日本小学生石原克则,并刺伤了一个试图救助石原的护士国保,然后自杀。日本精神医学专家、上智大学教授福岛章认为:精神压抑是此案的主要原因,在语言不通的异文化中生活,压抑感会不断地积蓄,在严重的场合,就是不使用麻药也会产生幻觉。因此他认为有必要为外国人设立缓和文化冲突造成的压抑感的相谈所。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2/16995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