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纪实通讯:日本松下电子立国的危机
日期: 2013/01/31 11:09 阅读: 395 评分: 10.00/1
松下变革(1)

“这不是和去年一样?!”

“难道真的只有这样的会计处理吗……”。10月下旬,在大阪府门真市的松下电器总部大楼,首席财务官(CFO)、常务河井英明(58岁)反复地问自己,但可以给他犹豫的时间已经没有了。

带着压缩在5张A4办公用纸内的财务报告书,朝2楼的“报告会议室”走去。向等在那里的社长津贺一宏(56岁),以祈祷的心情呈上了报告书。可以清楚地看到津贺一宏的脸色渐渐变红。

“这是什么……,这不是和去年完全一样?!”

报告书上写着至2013年3月期最终赤字高达七千数百亿日元。松下电器在2012财年刚刚报告了在制造业方面至今最大规模的7721亿日元赤字。

在那个节点上所有的负面材料都已经清理完毕、公司所有的员工都这么认为。一贯行事果断的津贺一宏,此时无语了。

2年合计最终赤字上升到1兆5千亿日元。以结果来看,12年来历任社长、会长、咨询委员中村邦夫(73岁)的战略没有成果。

2000年就任社长的中村邦夫,上任宣言“除了松下幸之助的经营理念以外,无圣域”。废除事业部体制,收购旧松下通信工业,改革系列销售店,削减2万职员,与负债累累创业家族的资产管理公司实施清算等,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2001年度赤字的业绩也呈V字形改善。

令局势出现转变的是2004年以后的大型投资。在兵库县尼崎市建设的等离子面板的尼崎第1~3工厂等薄型电视面板事业投资超过了5000亿日元;以8000亿日元收购了拥有被视为成长市场的车载用电池和太阳能面板技术强项的三洋电机。

前所未有的日元升值以及韩国阵营的迅速崛起,使得这些投资没有产生效益。电视、手机、太阳能电池、锂离子电池等。如果预计将来无法回收投资,那么从该时间节点就必须开始处理损失,这是现行的会计制度。

尽管如此,前任社长(现任会长)的大坪文雄(67岁)在6月底的股东大会上发誓,“无论如何也要扭亏为盈”。津贺一宏社长刚刚就任仅4个月,就要面对承认中村邦夫以及继承其路线的大坪文雄的失败,并且被迫作出处理所有负债的决断。

不允许丝毫的情报泄露。决算发表前一天的10月30日,当晚从大阪乘飞机赶往东京的津贺一宏,下榻在不同于惯用的酒店。

次日一早8点半,津贺一宏在汐留大楼(东京都港区)会议室紧急招集了12个董事。其中一人问,“这么早,发生了什么事?”。

听完CFO河井英明就本期业绩预测的说明,会议室顿时气氛一变。“真有必要这样做(损失处理)吗?”“应该有其他的选择,请进一步说明。”

但是,对几小时之后的决算发表,津贺一宏已经作出决断。“已经决定了,全部在本年度处理。请在座诸位就今后公司起死回生的问题进行考虑”。扔下这句话后便进入了记者招待会的准备。

“我们不得不承认是数码家电的输家”

“现在,我们必须从认识到自己已经不是正常的公司作为新的出发点”

10月31日下午5点半开始记者招待会上,津贺一宏率直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作为社长有必要这么对社外说吗?”。不出所料,出现了来自了公司内部的批评,然而,津贺一宏是这么考虑的。

公司职员有自尊心,但是这个时候,更应该不掩不藏,让社会也知道松下电器的真实情况。“再说,公司只有从头做起”

2011年,津贺一宏作为不景气的电视事业负责人,上任伊始就停止了启动仅1年半的面板工厂。作为重视传统和形式的“名门松下”的异类,出于对其雷厉风行和魄力的期待,中村和大坪选择了他作为后任。

津贺一宏对自己的责任非常明确。如何使载有约32万员工的巨舰重新上浮、必须做什么,他一直考虑到现在。

决算发表当天,津贺一宏在管理人员的大会上是这么说的,“必须承认,这次决算的内容相当严峻,会给公司内外都带来很大的冲击”。正如他说的那样,决算发表的第二天,股票市场上松下电器股被大甩卖,以与前一天相比下跌100日元的414日元市值跌停。

松下变革(2)

6万2690人——。

这不是大公司的员工人数,而是过去2年半离开松下电器的员工人数。至明年3月末预定还将裁员8000人。一年当中像举行例行仪式一样地裁员压缩成本至今,对于拥有32万人、但至今没有找到可取代迄今以来的牵引角色的电视机事业的巨型企业,市场是无情的。

“你把股东当什么了?!”。这是在今年7月下旬,某投资银行干部对着刚上任不久的松下电器社长津贺一宏(56岁),首次见面的攻击性质问。

此时松下的市值跌至4年前的4分之一以下的1兆3千亿日元。作为工程技术领域出身且长期从事研究工作的津贺一宏对银行干部的质问的反应是,“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此刻,他首次切身感受到投资者的“社外之眼”超过想象的严厉。且这种感受随着时间的推移增长。

“如果继续对现状无动于衷的话,将会出现失去自主经营权的紧急事态”。
10月3日,是4~9月期决算发表日的一个月之前,在大阪府门真市松下电器总部大楼1层的礼堂,津贺一宏情绪激动,将怒气的矛头都集中到了集合在那里的干部身上。“这么悠闲自在的氛围,到底是怎么回事?!”,在2007年3月末尚有1兆5千亿日元的富余资金,而5年后的如今竟减少了2兆5千亿日元,即负债1兆日元。尽管如此,却丝毫感觉不到危机感。

在随后的10月31日,松下电器发表了2012财年的最终预期为赤字7650亿日元。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日本于11月20日,将松下电器下降了2个等级,如果再降一个等级将是“垃圾”水平。

尽管比起已经被降至“垃圾”等级、接受银行协调贷款的夏普的危机水准要好一点,但是“在最坏的情况下,除银行融资以外没有任何的资金筹措手段”(津贺一宏)。这是战后混乱期以来从未有过的紧急事态。

但一位40多岁的公司员工却是这么说的:“说公司员工没有危机感纯属扯淡。经营团队天天高喊改革、改革,每次就知道调整组织,我们对改革这个词已经厌倦了”

自咨询委员中村邦夫(73岁)在社长时代提出“无圣域构造改革”迄今已12年有余。津贺一宏正准备对臃肿的总部组织瘦身,使其适应于战略规划。但在半途而废的改革已成常态的公司内,真正的改革能够进行吗?津贺一宏的苦恼仍在继续。

松下变革(3)

「这次,可是要出大乱了」

在松下电器新体制启动的6月末,首席财务官(CFO)、常务河井英明(58岁)却在为资金周转伤脑筋。公司债券等债务超过1兆日元,信用等级也被降格,发行新的公司债券也已经变得非常困难。

“维持现状很糟糕”。为此懊恼的河井英明终于对部下下达了指示,启动松下多年禁止使用的手段。“马上讨论与银行签订贷款界限合同,额度是6000亿日元”

普通企业从银行贷款理所当然。但是,被称为松下电器的企业却与众不同。对曾经拥有丰富资金背景且被称为“松下银行”的该公司而言,依靠银行可谓是屈辱的事。特别是其主要支付银行的三井住友银行,既是大阪经济界的代表同仁,也是竞争对手。

也许以往的那种自尊心作怪的从容已经不复存在。自河井英明下达指示3个月后的9月末,与三井住友银等签订贷款界限合同一事总算在董事会获得通过。

想尽快脱离这种状况。数日后,社长津贺一宏(56岁)召集干部们举行会议,亲自发动了为了挤出资金的全社计划。“在此之上,失去资本市场信赖的话,将真的是公司存亡的危机”。重新拟定事业战略也很重要,可是,至2012财年末首先想法找出2000亿日元现金成为最重要课题。

但是,在发表了2012财年预计最终赤字7650亿日元的10月31日下午,某日系证券会社的债券基金经理人,紧紧盯着眼前的显示频画面不动。“这次,可是要出大乱了”

松下电器的公司债券发行余额已经高达9300亿日元,是日本国内最大规模。对投资者而言有信用才有魅力,然而时过境迁,当天的评价为之一变,“已经没有信用”。从当天傍晚的交易开始,甩卖松下电器公司债券的卖单蜂拥而至。“松下•冲击”波及整个公司债券市场。

2年1兆5000亿日元赤字这种未曾有过的危机,也许象征着由松下幸之助创立,长久支撑日本家庭家电产品的松下电器产业界,在市场的地位已经发生了巨变。某主要交易银行的原首脑深有感慨地表示。

“总是说与银行无缘且固执己见的松下先生,总算渴望聆听我们银行的声音。对津贺一宏先生寄予期待”

松下变革(4)

「道路自然会打开」

在马来西亚西北部的吉打州,松下电器太阳能电池新工厂自本月开始投产。“到开始投产这一步,多么艰辛啊……”。完成第1期工程的太阳能电池事业领头吉田和弘(52岁)的心情很复杂。

5个月前的7月上旬,吉田和弘在大阪府南部贝冢市的太阳能电池主要据点“二色之滨工厂”,迎接刚刚就任社长不久的津贺一宏(56岁)来厂,完成工厂向导的吉田和弘,却从津贺一宏处接到出人预料的通知。

“太阳能电池今后的收益预见相当严峻,面向马来西亚2期工程的追加投资要全方位重新评估”

“哎,请稍等一下”,不顾焦急的吉田和弘,津贺一宏淡淡地述说着。“公司现在必须积蓄资金,对马来西亚已经投资了450亿日元,消减公司内部最大投资理所当然”

该事业确保了7%左右的营业利润率,在夏普和京瓷等受困于赤字折磨之中,有如此出类拔萃的收益能力值得自豪。尽管如此,津贺一宏映在眼中的却是将来的严峻。最大市场的欧洲急剧减少,中国阵营的抬头导致价格也持续下跌。

“如果现在不采取措施,伤口将扩大”。松下电器在10月31日的决算发表表明,把有关太阳能电池事业等亏损计算在内的特别损失为4400亿日元。

2009年,松下电器投资约8000亿日元收购了三洋电机,当时就是因为想要三洋拥有的太阳能电池等电池技术。然而仅过了3年,津贺一宏担心将来,毫不含糊地冻结了投资。

那么,为什么赚钱?。

津贺一宏现在认为没有必要指出“是这个”。找不到可以推广的可靠的保证发展的事业是现实。尽管说计算出巨额赤字,但是有7个主要事业2012财年全都预计营业黑字。“虽说是制造厂商,但是从技术和东西制作开始却不行。如果追求顾客渴望的商品和服务,道路自然会打开”。

9月中旬,男子高尔夫球日巡赛“松下公开赛”在兵库县召开。津贺一宏在聚会席上接受了来自公司所属的职业高尔夫选手石川辽(21岁)的提问,“贵社的电视今后走向何处?”

“电视乃家电之王”的意识在社会上仍然残留着。松下电器去年决定缩小电视事业。面临的下一步是消费者和市场。真的要脱胎换骨成为顾客眼里的制造厂商,与津贺一宏考虑的必要的相应时间,还有很大距离。

松下变革(5)

“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

在松下电器发表2012财年预计最终赤字7650亿日元的10月31日,其实在决算资料中,还有一个大的新闻。“从明年4月起开始引进4公司制”

尽管不着痕迹被写在上面,但是公司员工却敏感地作出了反应。“1年不到再次发表变更组织,还是饶了我们吧”。第二天,在社长津贺一宏(56岁)那里,收到很多来自公司员工的邮件,全部属真名,大概数百封。在那里对被重复使用“改革”名义的“变更组织”,编缀成批判的内容。

松下电器投资1兆数千亿日元巨额费用,在收购的松下电工和三洋电机之间实施事业一体化,将原有的16个事业重组成9个事业,自2012年1月起开始启动新的体制。为此准备的公司员工花费了庞大的时间,而仅仅1年3个月又说再次变更,公司员工提出不满也不是毫无道理。

但是,做好公司巨变觉悟的津贺一宏却没有动摇。认为前途有望的公司员工也大有人在。

松下电器一位20多岁的男性员工,在10月31日的工作中通过因特网找到报道决算会见内容的新闻,为此他感到高兴。特别是津贺一宏一口断定“公司已经不是正常的公司”的场面,“说的太好了,这次的社长对公司内部的事,相当精通”

在上司和同僚当中,对那个发言反驳的员工也很多,不过津贺一宏的见解符合年轻的自己。“总觉得很高兴”,进公司以来,一直在设计部门工作,但是最近却时常光顾转职网站。由于公司业绩恶化离开公司的前辈和同辈开始增加,总觉得自己好像落后别人。“我也”考虑考虑,但是津贺一宏的发言让他稍微重新考虑。

“这次的社长好像有决断力,也许可以改变公司。再稍微(转职)等等看吧”

怎样接受连续2年的巨额赤字?征询创业者松下幸之助的孙子、担任松下电器副会长的松下正幸(67岁)的见解,“那个总之,是个大污点……,污点”

松下正幸接着表示,“如果创业者还活着,会对我们激烈地发火,你们究竟做了些什么。但是,创业者也会说这样鼓励的话,‘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文佳)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14547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