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回首平成日本皇室的光与影
日期: 18年01月2期 阅读: 305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今年4月30日,日本将经历战后首次天皇生前退位,这是继1817年光格天皇之后约200年来的首次天皇生前退位,而现在的皇太子作为新天皇将于5月1日即位。平成的年号即将结束,日本将使用新的年号,而平成时代的结束,令人抚今忆昔,感慨不已。

平成天皇最后的记者会见

12月23日,是日本的公众假期,这一天之所以是假期,因为是平成天皇的生日。依照惯例,每一年的这一天,天皇都要发表讲话。由于在2019年5月天皇将退位,所以2018年12月23日这天的生日会见,也可以说是平成最后的天皇生日会见。

天皇一家今年新春留影。  出典:宫内厅网页

依照约定俗成的惯例,皇室人员发言,都是面带标准亲切有节制的微笑,说着恰到好处温和的话语,几乎自带神圣光环。然而平成最后一次记者会见,天皇的发言却引起关注,尤其是他提到要温暖迎接外国人,以及对携手60年的皇后的感谢,天皇语气中的百感交集令听众感动。

约20分钟的记者会中,天皇似乎感慨万千,多次声音颤抖,向国民及共同走来的皇后表示感谢及慰问,回顾了自己的半生。


明仁天皇回顾,自己11岁时日本开始停战;1952年,自己18岁时,日本皇宫举办了“立太子之礼”;在谈到与皇后共同造访了11次的冲绳县时,他表示“心系冲绳人们持续忍耐的牺牲,这种感情我们今后也不会改变”。他还回顾了为祭奠战殁者到访的美属塞班岛以及帕劳、菲律宾,表示“无法忘怀”。

对于东日本大地震等造成大量人员遇难,天皇表示“感到无以言表的悲伤”,就志愿者及防灾的意识提高的现状称“获得了勇气”。他还表示“我认为去关心残障人士等遭逢困难之人也是重要工作,一直秉持这一想法度过”。

天皇一家今年新春留影。  出典:宫内厅网页

天皇当天表示,“在即将走完作为天皇的旅途的当下,我由衷感谢接纳了作为象征的我的立场并持续给予支持的诸多国民”。同时表决心称,到约4个月后的退位日前“将探求作为《宪法》定位为象征的天皇的应有状态,展开每天的工作”。

在日本,一个仅有象征意义的皇帝,宪法规定了不可以有政治主张,不可以发表任何政治见解,当然更不能参政。但是平成天皇皇后始终表现出坚持和平理念,在身份允许尺度内,天皇总是主动表达出珍惜和平也希望将继续和平的态度。

在23日的会见中天皇说:“许多人在过去的战争中失去了生命。不能忘记我国在战后的和平与繁荣,由这样多人的牺牲与国民不间歇的努力构筑而成。我认为将这些事情正确地传达给战后出生的人们是非常重要的。”

在平成时代仅剩数月之际,天皇语带哽咽:“平成时代即将结束,平成无战争,这让人放下心来。”

时隔10天,国民又从清晨起就在皇宫门口排起了长龙。2019年1月2日这天,是日本新年参贺仪式,每年1月2日由皇室主要成员向国民挥手致意,接受国民的祝福。由于这是平成最后的新年参拜,排队人数太多,宫内厅将开门时间从9点半提前到9点15分。

10点10分,天皇皇后到达,天皇通过麦克风致辞道:“祝贺新年。在晴空万里之下,能够与大家一起庆祝新年,我感到由衷的喜悦。希望今年对于更多的人来说都是安稳而内心充实的一年。值此新年伊始,我祈祷我国和世界人民的安宁和幸福。”

今年前往皇宫参贺的民众共有15万4800人,创下了平成最高纪录。而就在这最后一次他与国民面对面的时刻,天皇也制造了奇迹。通常参贺都是天皇皇后从早上到下午共出来四五次,但这次由于人数众多,所以宫内厅请他们出来了6次,而到最后依然有很多人不肯离去,于是非常突然地,皇室人员于16点再次出现在大家视线里,瞬间爆发了掌声和高呼“万岁”之声。

平成天皇带领皇室以温暖的人格气场创下了人们对平成温暖的记忆。


天皇向皇后深情告白

天皇生日记者会见上,还有一段感人的发言,他将这段发言放在最后才说:“明年4月,将迎来我们结婚60周年。

结婚以来,皇后经常伴随我同行,她理解我的想法,支持我的立场与责任,而且珍惜地对待昭和天皇等与我相关的人,更慈爱地抚育了三个孩子。

回首过往,我作为皇族一员,刚开始踏入人生旅途不多久的时候,结识了现在的皇后,在深厚的信赖之中,请她与我人生同伴。之后,作为伴侣共同持续人生旅程至今。

现如今,我作为天皇的旅程即将结束。我衷心感谢接受作为象征所持的我的身份立场,并持续给予我支持的众多国民。皇后自身也曾是国民的一员,她加入到我的人生旅途中来,在漫长的60年岁月里,她心怀真挚,实践了为皇室与国民双方献身。对此我发自内心地向她慰劳。”

美智子皇后是日本第一位以平民身份嫁入皇室的女子。她出身富贵家庭,是日清制粉公司老板的千金。从小也是一路上的私立名校。23岁时,在轻井泽打网球而结识当时的皇太子,受到皇太子的倾情追求。当时,美智子皇后的母亲并不愿意女儿嫁入皇宫,毕竟作为家里大小姐,嫁个门当户对的有钱人家,本可以继续富贵安宁而自由的一生,同时,皇室和宫内厅对于皇太子要迎娶民间女子也是炸了锅一般地反对。二人的爱情冲破了重重阻力,最终靠昭和天皇拍板,二人成婚。当时引起了“美智子”热潮,当年无数家长给女孩取名为“美智子”。这位美丽聪慧而怀有深情的皇后,在还是皇太子妃时,与皇太子一起改变了宫中很多旧规矩。最大的一项,是亲自抚育孩子。

依惯例,皇室的孩子是由负责养育的佣人们照料的,平成天皇自己小时候就不在父母身旁长大,而其实在天皇皇后结婚前,最打动美智子皇后的便是天皇叙说了自己成长的经历,令充满爱心的美智子心中感怀“这是一个多么寂寞的人啊”。

美智子皇后嫁入皇宫后,也承受了很多压力,为适应一个全新的与民间完全不同的环境,曾数度罹患失语症,即在极大的压力环境中失去了语言能力,无法开口说话。而她与天皇始终相依相伴,并且履行她嫁给天皇时所立志要给他家庭温暖的心愿,她亲自照料孩子们,戴着围裙下厨给孩子做辅食,这些图像播放后在民众中引起极大的反响,可以说是他们所作的这些改变一改从前皇室如在云端之上高贵却不真实的遥远感觉,皇室从此更是受到国民的深切爱戴。

 

天皇访华为中日交流史留下浓墨重彩

1992年10月23日到28日,日本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对中国进行为期6天的正式友好访问。时值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从年初开始,两国高层互访和各种纪念活动就持续不断。日本天皇访华,把纪念活动推向高潮。

后来,战后中日关系的重要奠基人和主要参与者之一、原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孙平化先生在回忆录“我的履历书”中,中国前驻日大使杨振亚在《出使东瀛》一书中,都回顾了日本天皇1992年访华的外交故事。孙平化指出,日本的平成天皇和皇后陛下访问中国,这也是日本天皇有史以来第一次访华,为中日2000多年的交流史留下了浓墨重彩。

据回忆,早在昭和天皇时代,中国领导人就表示欢迎昭和天皇陛下访华,或是皇太子殿下访华,但是日本国内持“谨慎论”的保守意见非常强大,阻碍了天皇访华。

199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江泽民主席4月访日时,正式邀请天皇、皇后陛下秋季访华。当时的日本外务省亚洲局长谷野作太郎、日本驻华大使桥本恕等外交实务担当者积极穿针引线,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努力克服自民党内的阻力,推动天皇访华,当成大事在办。为此,宫泽首相在8月5日召开了自民党最高顾问恳谈会,争取前首相等重量级政治人物的支持。

在这前后,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竹下登,自民党副总裁金丸信等都公开表示理解和赞成,公明党委员长石田幸四郎和社会党委员长田边诚等也相继表示支持。中曾根康弘强调,天皇访华是日中关系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希望这次访问能为日中友好事业奠定基础,并成为朝向21世纪的剪彩典礼。日本国内的“赞成论”取代了“慎重论”,天皇访华终于水到渠成。

日本明仁天皇登基后,展开一系列皇室外交,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无疑是访问中国。天皇和皇后在日本右翼势力的反对声中访华,这是中日交往2000多年来日本天皇首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访华,在中日关系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据杨振亚回忆,天皇、皇后对即将开始的访华很重视,行前邀请杨振亚大使夫妇共进午餐。“从天皇、皇后的谈吐中,我们感到,他们正在从各方面做准备,了解有关情况,对中国的历史和今天都很感兴趣。”

访华期间,天皇郑重表示:“两国关系悠久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我国给中国国民带来深重苦难的不幸时期。我对此深感痛心。战后,日本本着过去的经验下决心作为和平国家活下去,努力构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确实,自1989年即位以来,明仁从不参拜供奉着战犯的靖国神社。他常常在各种场合表达对战争的反省,呼吁日本坚持走和平道路。

天皇还访问了西安,他想在西安碑林博物馆看一看自己年号的出处。博物馆工作人员贴着碑石仔细查看,终于在65万余字中找到了“地平天成”4个字,让明仁激动不已。

天皇是中国对日外交和政策中特别重要的一个因素。自明仁天皇即位以来,中国高层始终把他视为对日交往中最高贵的对象。江泽民、李鹏、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等中国领导人访问日本时,明仁天皇都有安排时间热情会见,为改善和发展两国关系发挥了作用。

2009年12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访问日本,也会见了天皇明仁。在会见中,习近平表示,“199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之际,天皇和皇后陛下首次访问中国,给中国人民留下美好印象,在中日友好交往史上写下重要一页。”

美国著名中国和日本问题专家,哈佛大学教授,《日本第一》作者傅高义在25年后分析指出:坦白说,天皇访华是个特例。除了英国等保留王室的国家外,包括美国在内,与日本皇室关系亲近的国家并不多。王室与皇室之间的国际亲善具有重要意义,而与其他国家仅限于礼仪性交往。但他认为,“1992年的天皇访华在中日关系史上具有重要意义,这是历史上日本天皇首次访问中国,当时恶化的中日关系一度出现改善”,对此给出了高度评价。

天皇在日本人心中的意义

日本的天皇是虚位天皇,本身不能干政,没有任何政治权力,那么为什么他的一举一动在日本仍然具有如此重大的影响,媒体全力报道,民众街谈巷议?今年1月2日,天皇在皇宫内接受了在位最后一次民众新年参贺。据统计有15.48万人到访,为平成时代人数最多的一次。
  

首相天皇作为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也是有许多公务的,因为宪法规定天皇是日本国的象征,是日本国民统合的象征。所以像一些国事,比如任命内阁总理大臣,任命最高法院院长,公布法律条约,认证大赦等免除执行刑罚,授予荣誉称号,认证外交,接受外国大使的仪式,委任国事行为,之外还有公众的各种形式,比如说祭祀行为,比如说灾区,国外访问,插秧,种稻子,传统文化活动,涉猎十分广泛。
  
再一个天皇也是日本人在心理的宗教的依托,天皇是日本的大祭司。日本人相信他在为全体日本人做最专业和最集中的祈祷。日本人的宗教观并不专一执著,对什么宗教都相对淡泊,甚至有“庆生在神社、结婚在教堂、下葬在佛寺”的习惯。日本人宗教人口最多的是神道教和佛教,有资料显示,约有1亿600万人信仰神道,而信仰佛教的约有9600万人,这是由于日本人对信仰采取一种兼容的态度,信神道教的人可能是佛教徒,佛教徒也可能信仰神道,因此一般人并不掌握一套某种属于固定宗教的严格的祭祀程序和形态,但他们却自觉不自觉地把这种专业性的宗教祈祷和仪式,寄托于皇家,如供奉天皇家祖先的伊势神宫,虽地处比较偏远的三重县伊势市,但是在2013年,一年间前来参拜的人达1400万人,其他的年份也经常超过千万。

由此可见,天皇在日本人的心目中,是缺少固定的祈祷形态的普通日本人的专职、专业的大祭司,日本人把自己不会,也不肯费尽力气学会的为自己及自己所属于的群体的专业而正式的祈祷活动,寄托在了天皇身上,天皇是一种巨大的宗教的与精神的依托。

天皇在宫中,每天早晨有被称为“御代拜”的晨祷,每天有“日供之仪”,每月1日、11日、21日有旬祭,每年还按照不同的月份有“御代拜”、“神尝祭”、“新尝祭”等十多种祭祀活动,这些都是穿着特定的服装,按照严格的程式进行的。


第二,皇室是文化传承的依托。和中国不同,日本是“万世一系”的皇统,天皇在历史上虽然很少成为真正的政治权力的统治者,但是作为“民族的大祭司”的地位一直延续了下来,而日本文化的精华发轫于皇室,结晶于皇室,传承于皇室,皇室的绵绵不断的延续,使优秀的文化传统在动乱与战火中得以代代相传,一脉相成,香火永续。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3/18045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