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韩慰安妇问题再成“不愈之伤”
日期: 18年11月4期 阅读: 239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韩国政府11月21日宣布,已决定解散基于2015年12月日韩政府间慰安妇问题共识在国内设立的“和解与治愈财团”,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也将因此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日本政府21日就此事向韩国政府提出抗议。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秋叶刚男在外务省召见韩国驻日大使李洙勋提出抗议。首相安倍晋三在官邸向媒体表示:“如果不遵守国际承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将无法成立。希望韩方采取负责任的态度加以应对。”日韩慰安妇问题再成“不愈之伤”。

何谓“和解与治愈财团”?

所谓“和解与治愈财团”的建立,有一段曲折的经历。

2006年安倍出任首相后,在2006年10月5日,迫于各方压力,在国会上明确表示继承“河野谈话”。 但是,围绕原慰安妇的索赔权问题,日本的立场是根据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已经得到解决;韩方则认为“反人道行为”超出协定范围,慰安妇问题在法律上仍然没有解决,主张日本仍负有法律责任。

814日是国际“慰安妇”纪念日。当天,旅德的韩国和日本民间团体在柏林举行集会,要求日本政府向“慰安妇”制度暴行受害者正式道歉,并作出赔偿。    (中新社图片彭大伟 )

 

 

安倍也于2007年3月1日表示,没有证据证明日本在二战期间曾强征“慰安妇”。

日本的态度不仅激怒了韩国,也激怒了美国。美国众议院当地时间2014年1月15日通过了有关促使日本遵守美国于2007年在众议院通过的《慰安妇问题决议案》的相关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务卿促进日本政府解决慰安妇问题悬案。美国参议院也于是年1月16日通过了该法案,并在1月17日送往美国政府,由奥巴马总统署名正式立法。

为此日本政府开始有韩国方面探讨解决慰安妇问题的办法。

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文雄2015年12月28日下午与当时的韩国外交部长尹炳世在首尔举行会谈,就解决日韩间存在的慰安妇问题达成一致,并向记者发表了协议事项。

在会谈中,围绕安慰妇问题,日本政府表示痛感责任,两政府同意,日本从国家预算中向在韩国政府设置的财团捐助约10亿日元的资金,从事医治原安慰妇心灵创伤的事业。两政府同意,实施这项的事业的前提,是这个问题最后而且不可逆转地得到了解决。

当地时间2014年4月28日,87岁的韩国慰安妇李容洙参加在美国会大厦外举行抗议示威活动。她说,“我就是日本侵略历史的一个活见证。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听到安倍晋三的道歉。”(中新社图片/  刁海洋 摄)

在会谈中,岸田大臣表示:慰安妇问题,是在当时的军队的干预下,给大量的女性的名誉和尊严带来深深伤害的问题,从这种观点出发,日本政府痛感其责任。岸田大臣还表示:安倍首相作为日本国的内阁总理大臣,衷心地向经历几多苦难,身心遭受难以愈合的创伤的原慰安妇各位表示道歉和反省。

对于解决慰安妇问题的新的基金的创立,当初日本政府准备出1亿日元左右的资金,最后双方同意出资金额为约10亿元。

而“和解与治愈财团财团”于2016年7月基于日韩共识设立。以日本政府提供的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155万元)作为财源,承担向原慰安妇和遗属支付现金的工作。由此,慰安妇问题获得最终和不可逆转的解决。

关于中国和韩国将共同将慰安妇资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一事,在2015年12月28日举行的日韩外长会谈中,双方就韩国不参加将慰安妇资料登录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的申请一事达成共识,但是这项共识在28日的记者会上没有发表。

2015年12月28日,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还在首尔表示:我认为韩国不会参加慰安妇申请世界记忆遗产。

关于中国和韩国将共同将慰安妇资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一事,在2015年12月28日举行的日韩外长会谈中,双方就韩国不参加将慰安妇资料登录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的申请一事达成共识,

韩国政府早在2014年,就开始积极搜集相关历史资料,并为推动慰安妇问题申遗成功积极寻求着国际社会的支持。韩国政府要永久保存日军慰安妇相关资料,并要为此建立档案库和发行政府白皮书。

据共同社报道:财团向共识达成时在世的原慰安妇每人支付约1000万日元,对于已经去世的原慰安妇则向其代理人支付约200万日元。截至11月中旬,共识达成时在世的47名原慰安妇和199名去世者的代理人中分别已有34人和58人领取现金,部分反对共识的在世者拒绝领取。


文在寅上台后日韩关系现变局

2017年5月,韩国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在第19届总统选举中获胜,作为自由派代表人物,文在寅上台后的日韩关系也出现变局。

文在寅在当选总统前曾公开承诺就慰安妇共识再次与日方进行谈判。文在寅当选后,就有媒体评论指出,日韩关系很有可能恶化。文在寅可能在对日问题上有以下强硬举动,一是在独岛(日本称“竹岛”)问题上毫不妥协;二是就“慰安妇”问题向日本政府追责;三是反对日本教科书歪曲史实;四是要求日本返还过去从韩国掠夺的文化财产。

文在寅去年8月15日在庆祝韩国摆脱日本殖民统治72周年的解放纪念日“光复节”仪式上发表演讲指出,日韩关系“无法掩盖历史问题向前发展”,以慰安妇与被征劳工问题仍未解决的认识为前提,要求日本政府积极应对。

在今年纪念朝鲜半岛被日本殖民时代发生的“3·1运动”讲话中,文在寅表示,日本殖民朝鲜半岛的历史,用“已经结束”是不恰当的,因为日本根本没有诚恳就侵害了朝鲜半岛的历史进行反省和认罪。

讲话中,他对日本发出了措辞异常严厉的抨击,声称“日方应正视历史、直面历史,希望以史为鉴、真诚反省,取信于亚洲邻国”,并强调“独岛是日本在侵略韩半岛时最先被日本强占的韩国领土,日方否认这一史实与拒绝对帝国主义时期侵略进行反省无异”。

此外,劳工问题成日韩对立新火种。韩国最高法院今年10月30日判决要求日本新日铁住金赔偿韩国前劳工。韩国最高法院还决定,将于11月29日对5名韩国原被征劳工向三菱重工索赔的诉讼。

无论是慰安妇问题还是劳工问题,日本政府的一贯立场是“个人的索赔权问题已经因该协定而得到解决”。日方认为,日韩在战后为寻求邦交正常化,经过长达14年的谈判最终于1965年缔结了《日韩请求权协定》,该协定明确提出,“两国和国民的财产、权利、利益和索赔权相关问题已得到完全且最终解决”。

关于文在寅要求日本应对被征劳工和慰安妇问题,日本政府强烈反驳称:“依据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和2015年日韩政府慰安妇共识,问题已经解决。”

针对原被征劳工索赔案的判决,日本政府的方针是继续要求韩方尽早采取应对,不要使被告日本企业蒙受利益损失。日官房副长官西村康稔10月3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首先想关注韩国政府会采取怎样的应对。”同时他强调:“如果韩国不立即采取妥善的措施,将把包含国际审判在内的所有选项纳入视野,坚决应对。”

文在寅就任总统后,于今年5月出席在东京举行的中日韩首脑会谈时首次访日。此行当天往返,并非正式访问。

日本政府从今年春季前后就开始征询韩方,在《日韩共同宣言》发表20周年的10月8日,实现文在寅对日本的正式访问,但此事被延期。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称:“目前在牵涉历史的问题上对立深化,这一形势下文在寅访日暂时来讲很难。”

文在寅也曾评价,过去日本众多政治家在历史问题上“曾努力正视责任”,但主张称这样的历史认识“因日本国内的政治状况而改变”是个问题。

与之相反,日本政府内部认为随着韩国政权更迭解决历史问题的条件也会改变,对此不信任感高涨,对文在寅今后的态度加强了警惕。

20万中国慰安妇惨遭军国主义蹂躏


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中国也有大批女性被日军诱骗、强迫,沦为日军发泄性欲、任意摧残的随军妓女。她们在战争期间受尽各种难以想象、难以启齿的虐待,其中大部分当时就被折磨至死。少数幸存者即便侥幸逃生,也是落得伤痕累累,甚至终生残疾。

1931 年,日本海军在上海虹口设立4个风俗场所,指定为日本海军特别“慰安所”。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后,为控制日军愈演愈烈的性侵事件,日本上海派遣军副参谋长冈村宁次,致电长崎县知事,要求迅速征召妓女,组织“慰安妇团”到上海日占区建立慰安所。   

到了1937年,由日本军方开启的“慰安妇”制度,已经在数年的实际操作中成熟。“慰安妇”人员构成上也逐渐以强征占领区和殖民地女性为主,“慰安所”为日军配备性奴的大致比例约为1:29或1:37。这种依靠政府与军队的国家力量,有计划、长时间地构建大规模的军事性奴隶的制度,在人类历史上是第一次。  

日本政界曾有一种说法,“慰安妇”事件是某些商业人士所为,与日本政府无关。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日军“慰安妇”制度,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的。为了维护军纪、增强士气、防止间谍渗透以及性病蔓延,日本政府内务省、厚生省、警察部队、各县都府与陆军省都参与了慰安所的建立、运营和管理。

除了提供慰安所住地、制定管理章程、指导定价、协调各部队使用的日期和时间、给慰安妇定期体检、提供性用品之外,日本政府还向非军队直营的慰安所征收“特别营业税”。那些从日本及亚洲其它被占领区征召的“慰安妇”,由日本地方政府登记许可并核发“出国证明书”,再以“军用物品”的名义,被输送到中国及太平洋战争前线。在日本警视厅和外交史料馆中,至今还保存着此类证明书。  

20多年来,万爱花等前中国慰安妇到过日本打官司,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和赔偿,也参加过在东京举办的国际声援会,一些曾在中国战场的前日本兵也出席作证当年日军的暴行。但最终日本法庭都以起诉期已过、暴行是士兵个人行为、中国政府放弃赔偿等理由,判决她们败诉。

1993年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河野洋平曾发表对慰安妇问题道歉和反省的《河野谈话》,1995年日本成立政府授权民间组织的“亚洲妇女和平国民基金”,向菲律宾、荷兰等前日军慰安妇每人发放300万日元(现约15万人民币)慰问金和时任首相桥本龙太郎的道歉信,但前中国慰安妇们拒绝接受,坚持要日本政府道歉和赔偿。

如今,距离2007年的终审判决已经过去11年,中国“慰安妇”老人得到日本政府谢罪和赔偿的可能性还有多大?有中国相关学者表示,反人道的罪行永远可以追究责任,中国民间依然具有诉讼索赔的权利。他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战争并没有结束”。因为这场战争影响的不仅是“慰安妇”受害者及其那一代人,还有后来人甚至是现在的年轻人。

因不断有“慰安妇”幸存者过世,也有新发现的幸存者,据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统计,截止2018年11月22日,登记在册的中国“慰安妇”仅剩14人,他们分别是98岁的韦邵兰、95岁的刘改连、90岁的骈焕英、86岁的何如梅、91岁的刘海鱼、93岁的王志凤、92岁的李美金、92岁的陈连村、93岁的卓天妹、98岁的汤根珍、90岁的刘慈珍、89岁的彭竹英以及两位不愿公开姓名的老人。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3/17974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