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日不该忘怀的是那些感动(图文)
日期: 12年09月3期 阅读: 751 评分: 5.00/2
中日不该忘怀的是那些感动(图文)
剪发前的高桥佑奈

为演好这出音乐剧,7名少男和7名少女剃了光头。

理发师给高桥佑奈剪发。

扮演教师的鲁大柴和剪发后的高桥佑奈、大仓英人合影。

剪发前的高桥佑奈和大仓英人。

中文导报讯(记者 张石)8月20日,我来到了位于东京江户川桥音羽街的鸠山会馆,参加在这里举行的音乐剧《友情--大波斯菊的故事诗》的记者会和“断发式”。
 
这是由NPOfriendship《友情--秋樱的故事诗》上演实行委员会举办、由日本骨髓移植财团推荐的有关纪念骨髓移植财团建立20周年活动的记者会,主要是介绍从2012年9月4日到12日在东京赤坂草月音乐厅上演《友情--秋樱的故事诗》的演员和准备工作等。
 
音乐剧《友情--大波斯菊的故事诗》从1999年11月开始,至今已经上演了470多场,由日本绘生歌舞剧团演出,其目的是让更多的人理解骨髓移植活动,希望有更多的人参加提供骨髓,挽救身患白血病患者的活动。除演出之外,还在演出地等进行募捐活动,募集的义款将用来为无钱治病的患者们提供医疗费。
 
《友情--大波斯菊的故事诗》是根据一个发生在美国的真实故事改编的音乐剧。
在一个大波斯菊盛开的季节,14岁的小姑娘岛崎亚由美为了治疗白血病从北海道转学来到东京。
 
在亚由美的班级里,有一个男同学叫森山信一,他小的时候经常遭受欺负,因此有一种要向这个世界复仇的心理。有一天,他和亚由美发生了口角,信一觉得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怕的就是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于是拿出了小刀威胁亚由美。没想到亚由美根本就不惧怕,她说:你来吧!我根本就不怕死,反正一、两年后我总归要死的。
 
信一知道了亚由美得了白血病的事,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冬天过去,春天到来,而亚由美却不到学校里来了,因为她由于抗癌药的副作用,头发都掉光了。
 
信一来看亚由美了,他拿来了花束和几本笔记本。这是不喜欢学习的信一,特意为亚由美记下的课堂笔迹。而看到了头发都掉光了的亚由美,信一难过而惊愕。
 
在初中三年的最后一个暑假,班主任野本老师为了激励和安慰亚由美,要亚由美和同学们一起参加去三浦海岸的夏令营。当时亚由美的病情处于稳定状态,她答应了与大家一起去参加夏令营,但她为没有头发感到羞耻,因此只呆在房间里,什么地方都不想去。
 
有一天,同学们离开了亚由美,不知到哪里去了。野本老师为此震怒。可是,当看到高高兴兴地回来的同学们时,他惊呆了:同学们不论男女,都剃了秃头。他们对亚由美说:这下我们都一样了,让我们一起去玩吧!
 
亚由美的心在颤抖,她知道了这个世界上,什么是友情。
 
在这个夏天,亚由美和信一萌发了初恋的感情,她感到幸福,她向流行祈祷:
想活下去。
 
但是她的愿望没有实现,在大波斯菊再次盛开的季节,死亡的阴影向她袭来,但她得到了世上最宝贵的友情,她低声呢喃:谢谢大家。
 
这出感人的音乐剧不只在日本,而且在美国、韩国都引起了热烈的反响,2007年9月,为“纪念中日友好35周年”,绘生音乐剧访华团一行60人,于9月20日从东京到大连,并于22日在大连演出了音乐剧《友情》,很多观众感动得泪流满面。
 
今年8月20日的记者会上,还举行了“断发式”,主演信一的男演员大仓荣人和主演亚由美的中学二年级小姑娘高桥佑奈为了演出这出音乐剧,要把头发剃光。
 
这个“断发式”同样使我感到十分感动和惊愕,尤其是高桥佑奈,她的一头长长的秀发十分美丽,但她为了演好这出感人的诗剧,毅然决定剃掉她的秀发。
 
 
当理发师走到她的跟前时,记者们问她: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
 
她说:我想哭。
 
但是她和大仓都平静地坐在了椅子上,随着理发师熟练的手势,两个人浓黑的头发悄声落地。
 
头发都剪掉了以后,人们拿来镜子给他们看。我看见高桥佑奈眼圈红了,声音有些哽咽,但是她马上又露出充满青春的阳光笑容,她说: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理解骨髓移植事业。
 
主办方告诉我:一共有7个男孩和7个女孩,为了演好这出剧剃了光头……
 
演员们的献身精神,使我想起了一位中国小姑娘,她远比剧中的主人公幸运。
 
 
这位小姑娘是中国河南省的一位高中生,一家人靠母亲做农活艰苦度日。在她9岁那年秋天,她像往常一样,放学后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但她却看见爸爸的遗体放在地上,妈妈坐在旁边已经哭不出声了,怀里还抱着刚满1周岁的弟弟。原来爸爸在帮别人放树时被倒下的大树砸死了。小姑娘趴在爸爸的遗体上痛哭不止。
 
爸爸死后,一家人就靠母亲下地干农活维持生活。妈妈拼死拼活地干活,有时半夜还要去帮别人运土,这样可以挣得2元钱。爸爸死的那一年过年,妈妈只做了两个菜,含着泪喂弟弟,自己却不吃一口,只是默默地流泪。小姑娘半夜醒来,看见妈妈抱着熟睡的弟弟坐在床上哭,她再也没睡觉,陪着妈妈一直哭到天亮。
 
 
谁知厄运在去年又降落到这个苦难的家庭。2008年4月份毕业班进行体育加试时,小姑娘在50米跑测试时摔倒了,同学们把她拉起来,她感到全身发疼。5月,她又发起高烧,到当地的医院检查,被诊断为“急性白血病”,也就是血癌。到北京问诊看病,也是这个结果。这个诊断对16岁的少女来说,是一个十分残酷的消息。
小姑娘一家全靠母亲做农活支撑3口人的生活,对一个孱弱的女子来说,已是竭尽全力了,如今又遇到如此厄运,真是雪上加霜。小姑娘一个月一次的放射治疗费为人民币1万元,是母亲月收入的50倍。许多白血病患者通过骨髓移植可以痊愈。当时在北京协和医院的骨髓银行虽然找到了适合小姑娘移植的骨髓对象,而且多达49人,但是手术费用高达70万人民币。对她们一家来说,这是可望不可及的天文数字,从家里带来的一点钱很快就花光了。家里值钱的都卖了,连房子都卖了,能借钱的地方都去借了,实在没有办法了,只有放弃治疗。
 
日本电视台在北京采访奥运期间,也采访了暂时寄居在北京一间废弃的旧房子里的小姑娘一家。看到他们令人潸然泪下的艰难处境,电视台同仁们为他们凑了约3万元人民币,还给她们送去了猪肉和西瓜。
 
回到日本后,日本电视台的华人记者蒋峥为小姑娘展开了募捐,并和母亲丁如霞一起为小姑娘建立捐款网页和账户,尽自己的可能为小姑娘进行呼吁,日本各界和华人社会也为挽救一个美好的、苦难的、垂危的生命做出了自己卓绝的努力。
 
《中文导报》2008年10月2日刊出题为《白血病小姑娘危在旦夕 小姑娘命运牵动人心》的报道,引起了华人社会和日本朋友的强烈反响。此后,社会捐款额急增。从捐款人名字和留言来看,有许多人是中国人和华人,也有不少日本朋友。当时一次捐款金额从16万日元到500日元不等,但是不管金额多少,所有捐助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尽自己所能,救助一个贫困而美好的生命。
 
 
日本高知市政府职员近森正博先生(60岁)看到报道之后,向大阪中国领事馆询问此事,后经《中文导报》介绍,联络到华人记者蒋峥。2009年1月,近森先生为首的救助会把募集到的30万日元送到了蒋峥为小姑娘建立的账户,并在关东、四国、九州等地继续开展募捐活动。
 
经过各方的努力,在日本国内募集到了540万日元捐款,但是要想进行骨髓移植手术还缺少370万日元。于是,近森正博先生给未曾谋面的高知县老乡、以《红豆面包超人》的漫画享誉世界的著名漫画家柳濑嵩写了7页信纸的长信,请求他能伸出热情的手支援小小姑娘。柳濑嵩先生欣然同意捐款。尽管近森正博表示只缺少370万,但是柳濑嵩先生为了小姑娘能够得到更充分的治疗,义捐了400万日元。
 
小姑娘在2009年年初从协和医院转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307医院,在造血干细胞移植科的大力协助之下,通过中华骨髓库,在2月份找到了与小姑娘的骨髓完全吻合的捐赠者。据中华骨髓库介绍,捐赠者是一个1986年出生的天津市的男大学生。在HLA检测中,他不仅与小姑娘在低分辨检测的6个等位基因完全一致,连高分辨的4个等位基因也一样,一般患者父母或是兄弟姐妹都很少有这样100%一致的情况,这是几万分之一的概率,简直是奇迹中的奇迹。
 
在日本友人和在日华人的全力支援下,中国患白血病的小姑娘经过精心治疗,小姑娘终于在2009年7月22日出院。主治医生说:再经过一年的门诊治疗,她就可以痊愈。
 
我还记得那时从这位小姑娘那里寄来的相片,有她由于抗癌药的副作用而掉光了头发的相片,也有她治愈后长出了薄薄的黑发的相片。
 
看着那些为了患白血病的患者,为了演好这出感人的音乐剧而充满献身精神的日本少男少女们,我萌发了一个希望:那就是让这位中国小姑娘和他们一起来演出这出感人的音乐剧。
 
我想起中国在主办亚运会时唱起的那首感人的歌曲:“轻轻地捧起你的脸,让你把眼泪擦干,这颗心不能没有你,告诉你不再孤单”--这才是中国和日本真实地存在于现实中,也应该存在于现实中的实像。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3/14315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