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曾绍文:今宵酒醒何处
日期: 19年08月3期 阅读: 248
文/曾绍文
 
不少老师朋友写过他的画评:陈善熏、刘舰平、张鸿、姜建强、张石等老师。夫妻、朋友、师生,抑或,仅仅看过他的画、他的字;抑或,仅仅道听途说他怪癖的人;抑或见过他不事修饰、感情流露的人都有不同的解读。



王治洪画作

他绝对!他纯粹!他坚强柔弱、苛责寛容、理智感性、悲悯冷酷、颓废积极、传统现代。他独往独来,固执任性撑控着自己一生。他年轻时对艺术的狂热,以致于困窘潦倒。他想:“赚钱,凡夫俗子之事,非要我辈勉力为之吗?”于是辞职远走南方,用常人不可承受之困苦与艰辛,撑下一片天地。当有所成就,却戞然而止,无论多大利益,都不为所动。对他过去设计作品,甚至名气之作,都不屑一顾,只说“赚了点钱而已”。仿佛那几拾年的风霜从未在他身上吹过。今天他在画室抽烟、喝酒、光头赤脚,自由自在的喧泄他孤傲的灵魂。



王治洪画作

不能只看他画猫狗、画鸭子时的温情;不能只看他写隶书时的坚韧;不能只看他用枯笔时的颓废;不能只看他画峻岭大河时的高洁。


王治洪画作

他有着痛彻心扉的人生经历,他像一团火,温暖周围,灼伤他人,也烧到自己。他好酒,独钟茅台,常叹天下无人同醉。与朋友喝酒,是我最紧张时候,是他喜欢的朋友、师长,他酒酣耳热极尽开心,几瓶下肚仍嫌不够,我只能把酒瓶藏起来,谎称喝完了。如座中有他不甚喜欢之人,那完了,一定被他嘲弄得灰头土脸,不胜狼狈;有次聚会,朋友带了位他熟悉而不待见的领导过来,领导早年当过兵,席间讥笑他另一朋友“新兵蛋蛋”,三次之后,他举杯敬他“你是不是鸡鸡长大了,说话这么硬气,我当兵时你还在穿开裆裤呀,领导方知当兵早他多年”;看到别人难堪,我会用脚在桌下踢他,即便于此,仍不管用,急了会当众疾呼“老婆踢我了”。


王治洪书法作品

凡是朋友,无论职务多高,直呼其名,年龄小于他,那一定坐他下首,唯对长师,极其恭敬,亲自扶之上座,夹菜添饭,绝不含糊;有一作家朋友患眼疾,他一定要拉着手,引导自己身边坐下,斟满酒杯,碰得当当作响。这就是他,让我一惊一乍,不甚堪忧。
他的存在,只有对与错,美与丑,善与恶,没有模凌两可。他常说“少年不该读《水浒》,以至于狂放不羁、快意恩仇、又生不适时啊”。他在西湖边筑一楼,负债累累,却先赠两套给他朋友与兄弟;有位儿时朋友,位高权重时,想给他些关照,他说“朋友还是纯粹点好”,当朋友有难,又千里迢迢去看他,执手推心的期许着将来。当亲友、师长于困境中他总是及时施以援手,他认为真金白银比甜言美语更实在。这样的事不胜枚举。亦不尽然,有一旧属,患难中投靠他,他替其还清账务,委以重任,这旧属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从此不再往来,旧属想修复关系,拿了好烟好酒,登门示好,我开了门,旧属放下东西即走,尚未走下楼梯,他已将烟酒扔了出去,使我尴尬不已,他就是这样快意恩仇,有着许多故事~~~~~~。



他秉性疏旷、散淡、自然
王治洪画作

天成,从不雕饰自己。对艺术他如圣徒般虔诚;每天独自盘恒于画室之中,或翘脚抽烟,闭目与古人游,或挥毫泼墨,跟鬼神契合。几拾坪画墙,转眼数日,已迭满他的字画,倾刻间又弃之于垃圾,朋友每呼可惜,他不以为然,反复如此。他书法、绘画皆有造诣。国内却鲜有人知。有人劝他加入书协、美协,他道“鸟尚且爱惜羽毛,何况人乎”。幸在邻国,有人敬好他的字画,才得以在彼岸传扬。

选择了这个人,走了这条路,我不后悔,望着远处的天空我会想:当初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还会选择他吗?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他常说“我有一个好老婆,三个好孩子,能自由自在的活着,人生足矣。”似乎所有的伤痛,所有的精美设计,所有的大气滂沱、柔情如水的字画,都不足为道。这就是他,不知今宵酒醒何处……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183618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