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在日华人老后生活费缺口究竟有多大?
日期: 19年06月3期 阅读: 522 评分: 10.00/2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日本金融厅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测算称,因养老金会出现缺口,如果退休夫妇活到95岁,须准备2000万日元金融资产。此报告让养老话题再起波澜,成为了日本各党派的舆论主战场——一方面日本执政党对该报告强烈反对,并要求撤回报告;另一方面,在野党施压要求明确养老金现状和对策,而日本人退休后究竟是否有2000万日元的缺口?那么参加工作一般较日本人晚的在日华人怎样安排自己的退休后生活?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

金融厅报告让养老话题再起波澜


金融厅在6月3日发表了老龄化社会资产形成和管理的报告,报告基于目前60岁的人将有25%活到95岁的推算,分析了应如何合理地做资产管理。

报告称,以男性65岁以上、女性60岁以上、无工作的夫妇而言,如果仅仅依靠养老金制度,那么每月将会产生5万日元的缺口,如果再活20年缺口规模将达到1300万日元,活到95岁,那么缺口就会扩大至2000万日元。报告建议大家在工作时就开始着手做金融投资,未来就可用自己的金融资产补充晚年生活。



照片:日本年金机构。摄影:Abasaa 来自维基百科

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痛批了报告结果,6月10日,安倍晋三首相就上述报告表态称,报告存在一些与事实不符的误解。干事长二阶俊博6月11日召开记者会称,自民党已向金融厅表示严正抗议并要求撤回报告,另外该报告和养老金制度无关,通过改革,养老金制度将在未来变得更具可持续性。财务相麻生太郎在6月11日的记者会上表示,金融审议会尚未作出最后决定,不会将此报告接受为正式文件。

日本在7月份将迎来参议院选举,该报告成为了日本各党派的舆论主战场,在野党施压要求明确养老金现状和对策。

不可否认的是,日本老龄化、少子化问题日趋严重,带来劳动力短缺、养老金不足、老年人收入低等一系列严峻问题。

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出生人口连续3年不足100万,2018年的出生数再创新低为91.84万。总务省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包括外国人在内的日本总人口为1.26443亿人,比上年减少26.3万人,连续8年减少。其中15至64岁“劳动年龄人口”减少51.2万人,65岁以上群体占到了总人口的近三成。

在5月召开的未来投资会议上,日本政府发布了《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修订案的概要。为助力高龄群体继续工作提出7项举措,除了要求企业将退休年龄延长至70岁外,还要求企业支持老年员工到其他公司再就业、创业等等,企业必须作为努力义务来采取行动。修订案将于明年的日本国会上提出。

虽然修订案的内容为努力义务,并非强制执行。此外,原则上65岁开始领取公共养老金的年龄不作上调。

即便如此,修订案概要一出,立刻也引发日本民众强烈反弹。在网站上,有许多网友留言说:“这是让我们工作到死吗?”


标准日本家庭的老后生活消费模型


事实上,日本的老后年金不足以维持原有生活水平和生涯消费,这早已是一个社会常识。各大机构如总务省、厚生省、年金机构等都会有类似的核算发表。只是这次金融厅的发表方式欠妥,又赶在错误的时间,终至被炒作成一个影响全社会的负面话题,让金融厅不堪重负,只得谢罪。

标准的日本家庭,即一对夫妇的老后生活消费模型到底如何?根据总务省在2016年的“家计调查”显示,老年夫妇的单月生活费支出如下:

食费:68193日元、居住费:14346日元、水道光热费:20427日元、家具家事用品:9290日元、被服费:6737日元、保健医疗费:14646日元、交通通信费:26505日元、教育教养娱乐费:25712日元、零花钱:6225日元、交际费:25243日元、其他支出:22280日元,合计支出:23万9604日元。

在卸下了住宅和教育这两座大山后,日本人老后的基本生活费并没有预想中那样宽松。鉴于绝大多数老人退休后主要依靠年金收入,公的年金收入成为焦点。据厚生省劳动局年金局在2016年调查,厚生年金月额为14.8万日元,国民年金月额为5.5万日元。1961年4月2日以后出生的男性和1966年4月2日以后出生的女性,将从65岁开始领取年金。如果在60岁进入退休,将有5年空档期没有收入。年金局给出的建议是,年轻时就需要为老后而展开储蓄准备,与本次金融局报告的本意是一样的。

有关日本人额平均寿命,二战结束后的1947年开始统计时,男性平均寿命为50.06岁,女性为53.96岁;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日本人男性的平均寿命是67.67岁,女性超过73岁;厚生劳动省发布《2017年简易生命表》表明,日本男性的平均寿命已达81.09岁,女性为87.26岁,双双刷新历史最高记录。

随着国民健康意识提高、公共卫生以及医疗技术大为改善,日本人不存在健康问题、日常生活没有障碍的 “健康寿命”也与日俱增,男性为72.14岁,女性为74.79岁。人口老龄化已给国家财政带来很大负担,如何缩小平均寿命与健康寿命的差距,成为重要课题。

在此基础上的另外一种试算,夫妇两人的老后资金需要1亿日元,年金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撑日常生活,这就是越来越现实的“长寿危机”。

据生命保险文化中心举行的“有关生活保障的调查”显示,夫妇两人的老后生活最低消费月额为22万日元,略显宽裕的消费月额是35万4000日元。设定的前提条件是:丈夫工作到65岁,妻子是小3岁的专业主妇;丈夫80岁入住养老院,妻子85岁入住养老院,离开东京一小时左右的距离,无需入院金,每月入住费25万日元。如此推算,从65岁以后的总消费额将达到1亿860万日元;如果按照最低月额消费22万计算,总额将达到1亿248万日元;如果按照略有宽裕的35万4000日元来估算,需要的老后资金为1亿2660万日元。

其中,会社员丈夫和专业主妇妻子的家庭模型中,主要靠年金收入,不足的差额将达三成,显然要远远超过2000万日元。如果夫妇两人都工作,两人的标准年金收入合计为每月30万8000日元,试算结果是老后资金的92%由年金收入支撑,可以享有比较安稳的老年。如果夫妇两人都是自营业者或非正规社员,老龄基础年金的月额为6万4000日元,夫妇两人收入为12万8000日元,老后年金总收入约为4147万日元,只能抵消1亿860万必要资金的38%,不足差额高达6700万日元。当然,自营业者没有退休规定,可以通过延长工作或经营时间来获取必要的老后资金。

华人如何安排退休生活?

在日本,在高龄者被继续雇用时,有国家支付的 “高年龄继续雇用基本津贴”,如果是参加就业保险5年以上的60岁以上、65岁未满的的再就业者,工资和未退休的60岁以前的工资相比,低于原工资的75%,将获得国家支付的补助津贴,很多在日华人在退休再就职后都得到了这种津贴。

“高年龄继续雇用基本津贴”支付额具体支付方法是,如果工资低于原工资的61%,将支付相当于现在每月所领工资15%的金额,但是每月工资如果超过357,864日元,将不支付。

比如,在未退休的60岁的时点,月工资为30万日元,而在60岁以后只拿18万日元,那么国家就会支付相当于18万日元的15%,也就是2万7千日元。

华人山崎在一家日本公司工作,60岁退休后,工资大幅减少,为25万日元,那么他在公司得到25万工资后,还可以从国家拿到3万7千500日元的“高年龄继续雇用基本津贴”,工资就是28万7千500日元,还有一次性的企业年金和60%的奖金,虽然不如当正式职工时拿得多,但是孩子大了,家里只有他和夫人两口人,过过日子还是够的,而到今年4月他还不满65岁周岁的时候,企业又将其工资减到21万左右,加上“高年龄继续雇用基本津贴”,可得24万日元左右,他准备今年7月满65岁时就退休,妻子是专业主妇,退休后他们可拿到16-17万的退休金,那么按照日本的标准还是要用存款来补贴的。

在谈到退休的具体感受时山崎说:从工作内容上来看,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来找你干活的人,知道你已是再雇用的人,因此不会过于挑剔,自己觉得轻松了一些,同时别人也不太把你当回事了,只要你摆正心态,也会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林间也是一位华人,他在日本一家大公司工作了25年,到了60岁时退休。当时公司和他签订的合同是到65岁为止,每月工资30万,没有奖金,而且一年签一次合同,而他在做正式职工时年收入收入为一千多万日元。

如今他已经过了65岁,再次退休,退休金为每月17万日元左右,加上企业年金5万日元左右,年金收入为22万日元左右。

林间有两套房子,出租一套,加上房租月收入有30多万,但是觉得离开了公司就是离开了社会,比较孤单、寂寞,他买了一条小狗,每天与小狗散步,玩耍。他说小狗很缠人,但是也给他带来了不少乐趣。

由于他在公司的时候有专业知识,因此后来有朋友邀请他去学校里工作,但是由于国家有规定,如果工资超过了一定的金额,就会影响退休金的支付,因此他也会把工作的时间限制在一定期限内,业余时间遛遛狗,游游泳,也很轻松、自在。

据日本总务省2019年3月8发表有关今年1月份的家计调查,2人以上的家庭消费支出每个月为29万6345日元,除去物价变动的因素,同比增加2.0%。

而据日本总务省2019年5月10日发表的家计调查,2人以上的家庭消费支出每个月为30万9274日元,同比增加2.1%,4个月连续增加。

当然退休后就要节衣缩食,不能和普通人相比,而这次金融厅的估算,65岁以上的丈夫和无职的60岁以上的妻子,每月收入月21万日元左右,支出约26万日元,约有5万日元的赤字,夫妻活到约95岁左右,需要2000万的存款。如果是一位华人,由于来日本时间较晚,加入年金仅仅25年左右,丈夫为厚生年金,妻子为国民年金,一般可拿到每月14-15万的年金,那么亏空约11万日元左右,如果按照日本的方法计算,则需要约4600多万日元的存款,补贴生活费的亏空。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年轻华人暂无忧退休金问题

针对“老后2000万日元”问题,《中文导报》随机采访了两位刚大学毕业入职不久的年轻华人,看他们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25岁的华人女性小雯告诉《中文导报》,之前有听说“日本老后贫困”的事情,但没想到最近日本金融厅提出具体报告,说即便拿退休金老后也会有2000万日元的亏空,着实让自己大吃一惊。不过小雯表示,自己离退休还有很长时间,中途自身有什么变化,政府政策有什么变化都还是未知数,以现在的眼光来揣测35年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现实。

据小雯介绍,目前自己父母在国内还给她交着一份社保,只要保留国籍,退休后应该就能每月拿退休金,再加上日本也有一份退休金,照理说可以无忧无虑的享受退休生活。

30岁的华人男性小勇表示,“老后2000万日元”看似可怕,其实只是数字稍显吓人。按照现在的汇率,20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120万人民币。只要在中国国内有套住房保底,老后便能无忧。自己年轻时买的房子,等百年之后再继承给后代,以此循环,将不会出现老后严重亏空。

况且,结婚之后家庭会变成两个人,假如两人都在国内有套房的话,至少能折现4000万日元,还会出现“老后2000万日元”问题吗?完全是自己吓自己,小勇说道。

小勇补充表示,如果某个人一辈子不结婚,又没有现成住房保底,退休后只靠个人退休金生活,那确实需要提早打算老后生活的资金问题。但钱少有钱少的活法,等人老了食欲、性欲、精神欲都会衰退,也许不会像年轻时一样,必须花非常多的钱才能过活。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18281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