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野人”刘连仁生还60周年和平之旅
日期: 18年09月2期 阅读: 269
“野人”刘连仁生还60周年和平之旅

中文导报讯(北海道特约报道 陶惠荣)8月26日,台风后的大晴天,北海道中国会的运营委员长陶惠荣院长和父母、会员及中国客人一家7人,参加了株式会社旅系统和日本中国友好协会北海道支部联合会共同主办的“怀念刘连仁当别和平之旅”。

2018年正值野人刘连仁生还60周年,当地的“刘连仁生还纪念碑传播会”举行刘连仁生还60周年纪念集会。第一部在当别町刘连仁生还纪念碑前进行了集会。和平之旅参加者20名、当别町政府、刘连仁生还纪念碑传播会会员,约50多人一起参加了集会。

刘连仁生还纪念碑传播会会长大泽勉先生致辞,介绍了当别町发现和送还刘连仁的经过及筹备建造刘连仁生还纪念碑的过程。刘连仁生前参与了纪念碑的筹备工作,可惜2000年9月2日,刘连仁因胃癌去世,享年87岁。刘连仁没有等到2002年8月30日的纪念碑设置、9月1日纪念碑揭幕仪式的那一天。

来自中国北京来的丁卫东的5岁女儿丁一依,在她母亲張芮嘉陪伴下,代表所有74名参加者献花。北海道中国会会员镰田也献上了从札幌带来的鲜花。

为了建立纪念碑,刘连仁生还纪念碑执行委员会筹集资金目标是400万日元。结果通过105个赞助团体,1235个赞助个人,共集资543万日元。纪念碑建成后,每年有大量中国和日本的友好团体、学校及个人,到当别刘连仁生还纪念碑前献花,学习历史。刘连仁生还纪念碑成为当别町对二战历史的见证地,受到全世界的关注。

当别町教育局长本庄幸贤代表当别町町长宫司正毅讲话。他致辞时说,作为教育者,有义务将日本二战历史的真相告诉给孩子们。刘连仁生还纪念碑为日本的孩子们补上了历史课,感谢刘连仁生还纪念碑传播会和今天来参加集会的所有人士。

日本中国友好协会北海道支部联合会会长鴫谷节夫先生致辞,介绍了2015年与刘连仁及儿子刘焕新、孙子刘利的交流,一起参加北海道中国会留学生支援海边烧烤活动。刘连仁生还纪念碑传播会事务局长大嶽秋夫先生,详细汇报了刘连仁生还纪念碑传播会的活动内容。

刘连仁生还60周年纪念集会,第二部在当别町町民会馆举行。当别町教育局长本庄幸贤致辞后,2016年出版的日本中学生课题图书《活着:刘连仁的故事》的作者森越智子女士举行了演讲会。她介绍了当时接受出版社的委托,从拒绝到写作,从发现记录日本二战强抓劳工的外务省不公开历史资料,到拜访刘连仁出身地,战后日本民众想了解二战事实的真情和努力,与刘连仁为了与亲人团圆而活着一样让人感动。演讲会后,还播放了刘连仁生还60周年特别幻灯片。当年一起参与发现刘连仁的91岁老人讲述了发现的全过程。在刘连仁被发现以前,当别町就传说山里有野人。身高180cm的刘连仁,在没有洗漱和理发的荒山野岭中,成为“野人”是可以想象的。

纪念集会最后,刘连仁生还纪念碑传播会副会长目黑敏弘先生致辞,与传播会会员一起向大家鞠躬表示感谢。作为参加聚会的中国人,为这些平民百姓的日本友好人士长年不懈、宣传反战、清算战争犯罪的努力而表示由衷敬意。

资料:“野人”刘连仁

1944年农历8月27日,山东省高密县草坡乡31岁的农民刘连仁和同村里其他20个人被一伙伪军绑走,被押解到高密县城。刘连仁与高密、诸城、胶州一带被抓来的劳工共80多人曾2次集体逃跑,在付出了6人生命的惨重代价后不得不屈服于日本人的淫威之下,被押往青岛,又与从其他地方抓来的劳工共800人在青岛大港码头被逼上了日本“普鲁特”号货船运往日本。刘连仁被分配到北海道空支厅沼田町所属“明治矿业股份公司沼和矿业所”的矿山做苦工。

1944年11月3日开始,刘连仁与200名同胞在没有安全设备的零下数十度的矿洞中挖煤,他们每人每天必须挖出2吨煤,完不成则不能吃饭、休息,还有皮鞭伺候,甚至被剥光衣服绑在树上用冷水泼冻成冰人。高体力的劳动得来的却仅有每人每天1袋半的面粉,这自然无法填饱肚子。所以不到8个月,这200名中国劳工被砸死、累死、饿死、冻死的只剩下70人。

这种地狱般的生活逼着刘连仁与同乡难友邓撰友、陈增福、陈国起和杜贵香于1945年7月31日晚上,在吃完晚饭后瞅准时机,不顾日本人开枪示警翻墙而逃,趁着夜色躲进了北海道的深山之中。刘连仁一行下山索食,结果邓撰友、陈增福被日本人抓走,不久日本人搜山又抓走了陈国起和杜贵香。刘连仁绝望之余面向祖国跪拜亲人后解下腰间的草绳上吊自杀,却因草绳日久腐烂断掉被重重摔倒在地昏厥过去,被北海道早早来临的冬雪覆盖。

不幸的是,此时恰逢日本投降,被抓劳工即将被释放回国,他们上山寻找刘连仁不得,认为他不幸罹难而失望地离开了。刘连仁昏迷醒来后觉得这是老天爷不想让他死,便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决定坚强地活下去。为了挨过零下40℃的严冬,他挖了个洞穴,用榆树皮将捡来的纸袋子绑在身上御寒,以土豆和雪水艰难度日,有时饿得实在受不了就生吃蛇等小动物,虽然恶心、想吐,但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强忍不吐。生活的磨难让刘连仁变成了穴居山野、茹毛吮血的野人。

1958年2月8日,一位名叫夸田清治的日本猎人在北海道石狩郡的荒山中狩猎打野兔时,偶然间他发现了一个厚厚积雪下面有一个洞穴,挖着挖着突然从洞里伸出了一只手,吓得他向空中乱放了2枪,然后去找警察。第二天警察和其他二人再次来到洞穴,过了13年穴居生活的刘连仁终于结束了“野人”生活,重见天日,此时的他不仅腰、腿部有严重的关节炎,而且舌头僵硬,不会说话。当刘连仁在医护人员的引导下说出“中…国…山…东…高…密…劳…工…刘…连…仁…”后不禁失声痛哭。然而日本政府却否认刘连仁事件的真相,称他为非法入境的特务,但在华侨组织和日本各界友好人士的努力下,刘连仁于1958年4月10月踏上了归国的路途。

刘连仁“穴居野人”的经历和他归国的消息震惊了全世界。刘连仁是日本军国主义者违反国际法,残害中国人民的活生生的罪证,他曾在山东省内作报告达1800多次,先后6次出访日本以揭露、控诉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的滔天罪行。3次来到北海道当别町,受到当别町人民的热情款待,刘连仁与当别町民结下了友好的情谊。2000年9月2日,刘连仁去世,享年87岁。2001年7月12日,日本东京地方法庭判决日本政府违反战后救济义务,应当向刘连仁的遗属赔偿2000万日元,可4年后日本东京高等法院又驳回了这一赔偿请求,如今刘连仁家人仍奔波在为他讨回公道的路上…(参考方军的博客)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17845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