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高仓健拉练
日期: 19年10月4期 阅读: 139
李长声
    
想念雪。于是乘新干线北上,去青森县的八甲田山,久闻山上树挂很壮观。八甲田山是十几座火山的总称,据说因山形如“胄”而得名,却误作了“甲”。其间的田茂萢岳一千三百多米,在日本并不算高,有缆车登顶。车里挤满滑雪人,多是从欧美来的,人高马大。亚洲长相大都乐在用手机拍照,来去匆匆。何止树,整座山都挂满雪。
    
就在这八甲田山,发生过世界山岳史上最为惨烈的事件。
   
 那是1902年1月,清政府和八国联军议和,我们的西太后回京,同样侵略了中国的日本设想俄国挥师南下,积极备战,一支二百一十人的部队在八甲田山进行雪中拉练,指挥官是神成大尉。1895年这支部队从山东半岛东端的荣城登陆,进攻威海卫,那时神成是特务曹长。事前准备不充分,天气骤变,更加上指挥不当,不久就迷失在风雪中,彷徨不知何往。神成哀号:老天不要我们啦。同时拉练的另一支队伍发现了友邻部队遭难,却置之不理。结果一百九十九人冻死,得救的也只活下来五人。



照片:八甲田山的树冰。摄影:Marho,CC 表示-継承 4.0,引自维基百科
    
1971年新田次郎把这个事件写成小说《八甲田山死亡的彷徨》。1980年代我做编辑时听说日本有“三郎”,即司马辽太郎、新田次郎、城山三郎,大概当今读者只知道写历史小说的太郎了。次郎写山岳小说,三郎写经济小说,各树一帜。1977年改编成电影《八甲田山》,主演之一高仓健。
 
   日本战败七十年,高仓健应《文艺春秋》杂志之约回顾自己的电影生涯,2014年11月6日交稿,四天后病故,被称作“最后的手记”。他写道:“在漫长的演员生涯中,如果问哪一部电影改变我,那是1977年上映的《八甲田山》。”高仓健一生出演二百零五部电影,《八甲田山》拍摄三年,一百八十五天在雪中拍摄。“如今自卫队也在八甲田山雪中拉练,但他们是现代装备,而我们穿的是明治时代的服装。”这是日本摄影史上最严酷的外景拍摄,甚至有数名演员逃之夭夭,连参加演出的自卫队员也惊叹拍电影这么苦。八甲田山不是影片的背景,它也是主角,甚至是领衔的。
   
 事件被当局归因于寒流和暴风雪,不了了之。出事的责任到底在哪里?正好给作家的想象力以用武之地。新田次郎之前已经有记者小笠原孤酒进行了长年调查,找到一个幸存的士兵,年高八十五,打破六十多年的沉默,说出了当时的真相。小笠原自费出版《暴风雪的惨剧》第一部。他还把材料提供给新田次郎。然而,新田的小说畅销,小笠原的非虚构作品读者寥寥。本打算写五部,但后来只刊行第二部。小说以及电影使八甲田山的惨剧广为人知,但文学创作也在很大程度上埋葬了真实。
   
 下榻八甲田酒店,房屋用一根根巨木搭建,挂了很多青森县出身的版画家栋方志功的作品。附近有“酸汤温泉”,澡塘大得出名,但朋友探头看了看,里面黑乎乎,说:还是喝酒吧,听说青森的清酒叫“田酒”的很不错。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8/18471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