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朱惠:日语教室轶事之餐具整理
日期: 19年07月4期 阅读: 207
朱惠
梅雨天,空气潮湿,多雨缠绵。“上海市垃圾分类”的话题膨胀着人们的情绪,沸沸扬扬中,我又增加了一个学校的日语指导课。
这是市内最大的小学,十多年前我就来到这所学校指导中国来的孩子的日语了。看着校长室墙上高高悬挂着的两排前校长们的肖像,由黑白照片转为最后几张彩色照片,展示着这所学校从建校到上一位校长的面容,记录着他们的辛勤付出,也鞭策着现任校长努力工作。我看到了4张熟悉的面容,他们是我多次在这里指导日语时的在任校长,我是由市教育中心派遣去各中小学指导中国来的学生日语的,当学生能够适应日本学校的生活时,我就离开他们去帮助下一个学生了。一般一个校长在学校工作了两年到四年,就被调任或者退休,新校长接任后教育方针基本上换汤不换药。因此多年来每次我被派遣到同一所学校,就会遇到不同的校长,而学校的风格依然如旧。
“又来到这里了,大家都在成长,只有我在原地兜圈。”面对英俊潇洒、热情能干的现任校长,我半开玩笑地说道。
第一节日语指导课之前要在校长室举行开课仪式,学生的家长也要到场。
“朱老师好,听到您来给我家老三上日语课,我真高兴!我家老大老二刚来日本时,都是跟您学习日语的。老大十年前来到日本,当时读初中二年级,就是您教他日语的。他今年25岁了,两年前结了婚,最近生了一个儿子。”嘉雨的母亲走进校长室,哒哒哒,开机关枪似的大声说道,并拿出手机寻找着老大老二的照片。我惊喜万分,20年来指导过无数的学生,真没想到,其中的学生已经当了父亲。看到她的手机屏幕上满面春风的老大怀抱着可爱的婴儿,意外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似乎我升级奶奶版了。
目光转向跟在母亲后面的老三嘉雨,跟哥哥一样端正的五官,一双大眼睛怯生生地偷看着我,满腹不安的样子。我却很有信心,因为他的哥哥姐姐都是我的成果。
跟以往一样,日语指导课后,跟嘉雨一起吃学校的营养午餐:给食。这个嘉雨,跟我写过的上一篇《日语教室轶事之王子与给食》中的“王子”卢蓬辉性格截然不同,他很循规蹈矩,跟着日本学生安静地吃着午餐。
给食大都配一小盒牛奶,日本学生喝牛奶时,先把吸管外面的塑料包装小袋的两端往中间一推,吸管两端就破袋而出,一端插入牛奶盒,吸完以后,再把堆挤在吸管中间的包装小袋往两端一拉,还原了吸管的包装,好像没用过。而嘉雨跟其他刚来日本的孩子一样,习惯性地撕开塑料小袋,抽出吸管插入牛奶盒,津津有味地吸着牛奶。“又忘了,看看同学们是怎么用吸管的?”我的一次次提醒,渐渐地有了结果。


牛奶盒是回收资源,孩子们先把喝完牛奶的纸盒伸进一个水桶里盛些水晃动一下,倒回水桶,水色被晕染成奶白色,越来越浓。然后又把纸盒伸进另一个水桶里清洗一下,再用手指沿着边角拆开,成了一张纸板,有的学校是先把洗过的牛奶盒倒扣晾着,第二天再用手或剪刀拆开。
嘉雨很费力地用手指拆着牛奶盒,常常中途拐弯撕破,拆成一张像被啃过的纸板。“慢慢拆,尽量不要撕破。”我轻声提醒他,每天重复着,越拆越好了。


餐具分类,嘉雨做得还不错,托盘、碗盘、勺子、吸管,每个学生负责收集一种,嘉雨跟着同学把自己负责的餐具放回塑料筐里。
从哪里拿出来,用完后回归那里,日本人从小就培养了餐具分类收集的习惯。每个教室里都有两个垃圾桶,区分可燃垃圾与不可燃垃圾。享用学校午餐给食与打扫劳动,也是义务教育的内容。
每当我坐飞机时,只要看周围乘客的用餐方式,就能区分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吃完一个个小盒子里的食物,再盖上盖子,筷子、勺子、叉子整齐地排在托盘里,大多是日本人。走进日本人经营的饭店,餐桌上几乎看不到杯盘狼藉,很少有剩饭剩菜,这是他们从小养成的习惯。如今看到上海市民辛苦地区分垃圾,特别是老年人,突然要改变几十年的生活习惯,真是不容易呀!




找出多年前我翻译的中文版《所泽市家庭资源和垃圾的分类方法与倒出方法》,对照《上海市垃圾分类投放指南》,看到日本人不仅严格分类垃圾,也说明了垃圾倒出的方法,如何装袋、解体、捆扎......
而上海市的垃圾分类运动,只是规定了分类,所以难免产生收集各种垃圾时的纠结。上海的垃圾分类处理还属于起步阶段,养成习惯,需要从学校的基础教育抓起。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8/18329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