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周斌新著:我是中国领导人的翻译(组图)
日期: 15年03月2期 阅读: 420
周斌新著:我是中国领导人的翻译(组图)

中文导报 记者 杨文凯  

  编者按:为祝贺《我是中国领导人的翻译——中日外交最后的证言》一书日文版在日出版,日中关系各界友人200多人3月6日晚汇聚东京的日本记者俱乐部,举行了隆重而热烈的出版纪念会。该书由中日邦交正常化时期中日首脑会谈的翻译人周斌回忆写作,前朝日新闻社中国总局局长加藤千洋和助手鹿雪莹翻译成日文,岩波书店于2月25日正式出版。

  回忆录作者周斌,现年80岁,是中国外交部老一辈日语翻译。自1959年从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部日语专业毕业后进入外交部,周斌在长达25年的时间里担任中日外交的一线翻译,亲历了中日邦交正常化前后的激动岁月,始终处于中日关系最前线。1984年,他转任人民日报社国际部记者,1987年赴中国光大集团香港总部工作,1992年任香港晨兴集团高级顾问。2004年退休。

  周斌在80年的人生中,有67年与日本和日本人相关,是名符其实的“日本通”,也是中日翻译界屈指可数的元老级人物。作为历史见证人和参与者,他在《我是中国领导人的翻译》一书中记述了很多珍贵的史实和资料,讲述了亲眼看到、亲身接触的周恩来总理、田中角荣、大平正芳两位总理,以及众多中日关系友人的风采。

  为了祝贺周斌新著在日出版,也为了感谢他为中日关系史留下了弥足珍贵的资料,由众多知名日本友人共同发起,举办了本次出版祝贺会。共同呼吁人包括:天儿慧、大平裕、海江田万里、加藤千洋、韩庆愈、久能靖、佐藤纯子、朱建荣、白西绅一郎、高原明生、谷野作太郎、田畑光永、辻康吾、中野良子、野田毅、野田英二郎、服部健治、菱田雅晴、藤村幸义、村冈久平、毛里和子、横堀克己、凌星光、林斯福等。当天,原自民党众议员森田一、民主党参议院议长横路孝弘、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吴寄南教授等中日友人纷纷到会祝贺,向周斌致敬。

 

  周斌在发言中回忆说:我一生从事中日翻译工作,迄今为止,参加一小时以下的中日翻译近10000次,两小时以上的中日翻译约6000次,过去十年来发表有关中日关系史的演讲200余次。中日翻译,意味着中日有交流、交涉、谈判的需要。通过这个工作,我与日本各界要人都有接触,其中担任过首相的就有20多人。

  最初是在1959年,新中国建国十周年。日本各界组成了纪念代表团访中,团长是片山哲先生,一个月后石桥湛三先生访华。他对周总理说,我担当政权的时间太短了,如果再给我一年半时间,应该可以恢复日中关系。又过了一个月,自民党元老松村谦三先生访华。当时我大学刚毕业,就为他们担任翻译。池田内阁时期做了一件好事,实行中日记者互换。其后,佐藤荣作长期政权,与中国没有什么交流。1972年,冲绳返还日本,佐藤内阁退阵。中国方面非常关心后任者是谁,并向日本各在野党请教,自民党主流派中谁当选有利于中日关系,谁当选会不利于中日关系?周总理和中国领导人与日本政治家接触交流,我是翻译之一。

  我与日本众多政治家有过接触,也了解了每一位政治家属于什么政党,属于哪个派阀,学了很多。我到驻日大使馆工作后,经常去众议院会馆和参议院会馆。参众两院议员合计700多位。我在会馆大堂的廊下名录中一个一个确认,一半以上议员我都认识,我曾在各种场合为他们做过翻译。我向大使做了汇报,大使夸奖说,你真是记忆力非凡啊。当时,我被认为是认识日本人最多的一个中国人。

  我去过日本所有的都道府县,北海道三次,冲绳四次。我从日本朋友那里听说,到过全国所有都道府县的日本人也是很少的,可能不到十分之一。为了理解日本人民,日本人喜欢的东西我也喜欢。中日恢复邦交后,我作为中国驻日大使的翻译来到东京大使馆。有一位公明党的朋友对大使说:田中角荣这个男人很了不起,组阁不到三个月,打出了特大本垒打。当时,我对棒球不了解,更不知道什么是本垒打。于是,需要学习棒球。

    那时候,大使馆会收到各种招待券,棒球协会也送来招待券,都是最好的席位。大使馆的同僚们都不去看,只有我经常去看,特别是巨人队的比赛看得最多,我看着看着就喜欢上了棒球。后来,我具备了担任一般解说员所需要的棒球知识,能更好地向中国朋友介绍日本的棒球。日本的相扑,我本来不懂,也不喜欢。每年大相扑东京比赛,都会为大使馆寄送赠券。我就去看,慢慢地也喜欢上了大相扑。我看出了其中的有趣之处,更体会到对于日本民族来说,这是值得骄傲的、富有艺术美的运动。我没有遇上大鹏九连胜时代,我在日本驻在时期是轮岛与贵乃花的时代。最近,听说日本相扑中蒙古出身的选手很强。总之,日本人喜欢的东西,我都尽可能地去看去学习,丰富自己。我在回想录中写道:我爱培育我的祖国中国,也喜欢日本。

  今天,感谢大家聚会为我祝贺新书出版。其中,有和我认识了50年的朋友,我们都记得对方的姓名,只是彼此的头发都稀薄了。刚才,森田先生说到政界的话题,提到了田中、大平、三木、福田等前首相。福田赳夫首相缔结了《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福田的儿子,康夫原首相在上海碰到我时也说,谈到中日关系,都会提田中、大平先生,其实福田首相也是不能忘记的。

  周恩来总理在中日邦交正常化后说过两句话:一是喝水不忘掘井人;二是尽可能与更多人交朋友,获得更多新朋友。在我的翻译生涯中,也有许多失败,但我想通过这本书,尽可能地接近并还原历史事实。我在每次重大翻译之后,都会做一些记录,包括相关事件、人物、内容等。所以,整理成书也没花太多功夫。今后,我会继续在上海度过老后生活。我还记得周总理说过一句话:日本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中日两国必须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现在的两国关系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会恢复到健康发展轨道上来。我们应该向伟大的前辈政治家学习,使中日关系回到和平友好条约的原点上。我个人的力量很微薄,人生大概还有十年时间,但我愿意为中日关系奉献力量。我愉快地度过每一天,人虽然住在上海,但心的一部分留在了东京,时刻关心着日本和东京发生的事。希望现在取得政权的自民党政治家们能够学习前辈的政策,我对中日关系的前景是乐观的。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5/15797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