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阿孜萨:我家附近的日本警官
日期: 19年01月4期 阅读: 301


因为是个本本分分的公民,在国内的时候很少有机会和警察有正面接触,所以也没什么印象。要说对警察最初的印象,能回忆起来的就是一首小时候常唱的童谣歌词: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说句实实在在的感觉,无论儿歌唱得多么甜美和上口,真正的我一见到警察就觉得害怕,警察的存在让我怀疑自己有变成为罪犯的感觉。现在反省一下为什麽会有那样不正常的那种心态出现呢,我想应该是在小的时候留下的那种永远挥之难去的记忆。

在我上中学的那阵子正赶上中国政坛上风云变化的时刻,多的时候一年要参加两三次公审大会,所谓的公审大会,就是很多很多的人被集中在露天的运动场里等待,等待一辆辆的大卡车缓缓驶进来,上面押着反革命分子,五花大绑脖子上挂着白纸黑字上面打着大大的红叉,广播喇叭里声言厉色地历数着他们的种种反革命罪状,然后在一片口号声中,被判死刑的人,就拉到市郊的一个地方就地枪决,当然还有那面无人色的陪绑的那些人,也一并被拉去了。一些胆子大的男生也跟我去看枪毙犯人,我曾经详细地听过那种行刑过程,当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现在想起来,感到无限的恐怖和悲哀。而那时每到逢年过节,警察叔叔为了保证人们能过上一个平安的春节,总是有那种节前大搜捕的行动,像我生活的那种部队大院当然警察叔叔是不来的,但常常在学校里就能听同学说:某某的哥哥昨天晚上被警察抓走了。某某的父亲是反革命等等。当然这一切的行动都是由警察叔叔来执行的,警察就代表着权利和威严。当然这是那个时代的烙印,但也就是从那时起,烙下了一个怕警察的阴影。
首先声明我家老公博奥是个本本分分地遵守法律的日本公民,但他也是个怕警察的人,他当然是没有像我小时候的那种恐怖记忆的了,但他却是有和警察打过正面交道的经验。记得在我接受他的爱情后的一天,他非常严肃地问我以后的三个月里的约会,能不能由我开车接送他。那时我们住在两个相邻的城市里,开车大约需要三十分能到他的公司,我很奇怪,前几天他还开着他的大车带我去兜风呢,问他理由,才知道原来在高速公路上超速被罚吊销执照三个月,当然还有十几万的罚款。博奥说以前也常常因超速被罚款,但那都是只来罚款单子,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违章的各种时间场合及证据等等,博奥自己心里有数,所以也就乖乖地交上罚款了之。这次不同,他可是被警察抓个现场,更不巧的是,他因点数被扣光,只好被吊销。在这三个月里,他要去当地驾驶中心接受培训,学满规定的课程之后才能领囘驾驶执照。问他当时的情形,他说就跟小孩子的玩具警车是一样的,那个伪装成普通的白色车子突然车顶冒出一闪一闪的红灯,追在博奥的车子后面大声重复地叫:前面的那辆车,靠左侧把车停下。然后就是那个结果了,但也就是因为那个结果,使我和博奥的关系突飞猛进得到了发展。
最近,大概受经济危机的影响,日本的犯罪率明显上升,原本夜不闭户的日本乡下,也有警察来按门铃了。那天晚上,正是做晚饭的时间,两个警察拿来几张宣传安全防范措施的单子,然后问车子锁没锁上?车子里面一定不要放手提包之类的东西等等,非常耐心地讲解完毕之后,还表示这个时间来打扰你们非常抱歉等等。让我感到虽然是例行公事但很亲切。但真正对我家附近的警察表示敬意的是在孩子们上学的这件事儿上。在学校附近有几处弯道,没有红绿灯,加上这里又远离市区,车速比较快,孩子们过这几处横道的时候比较危险。于是几十年如一日,风雪不误风雪无阻总是在孩子们登校的那段时间里有老民警守候在路口。有的时候,雨雪太大,我用车子送孩子们上学,也能看到他们站在那里守候着,孩子们无论是走在路上还是坐在车里,也都不忘点头向警察们表示敬意。

在日本生活了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人民警察人民爱,人民警察爱人民之类的宣传,只是那种来自警察机构的关怀却点点滴滴地渗入到生活的各个角落,让人觉得安全和温暖。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1/18067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