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本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何去何从?
日期: 16年01月3期 阅读: 627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日本法务省统计,到2015年10月为止,利用日本“技能实习制度”来日本的外国人实习生失踪人数达4930人,2015全年失踪人数接近6000人,其中中国研修生失踪者比例最大。许多人是不堪过劳工作,另一部分则利用智能手机的社交软件互通信息,寻求待遇更好的去处。

上个世纪70年代以后,日本用人成本上升,一部分企业以“研修生”名义,大量吸收外国廉价劳动力,日本各行业联合会也开始为其属下的中小企业招聘“研修生”。在实施过程中,原本旨在通过引入外国实习生,向发展中国家传授技术的技能实习制度,却成为解决劳动力不足的工具,演变为纯粹的劳务输出。许多外国劳动者怀抱梦想,认为到日本能够挣高工资,还能学习先进技术。可是来到日本后,才知道事与愿违。很长时间以来,一部分实习生在工作中面临着不公正对待、工伤事故高发、超负荷加班导致“过劳死”等状况,中国实习生所占的比例最高。

2011年3月3日,蒋晓东的妻子来到日本厚生省,递交请愿书,希望蒋晓东的悲剧不要再次在其他实习生身上重演。本报记者:张石 摄影 据法务省统计,截至2014年,日本约有17万外国实习生在日从事建筑业、农业和渔业劳动。大部分实习生从事着被日本人称作“三K”,即艰苦、危险、肮脏的体力劳动,少有技术成分。2013年,有80%的事务所在现场检查中存在违法行为,没有加班费和劳动强度过大等情况尤为突出;2015年,日本有近3000家接受外国人实习生企业存在着违反劳动法令的行为,创最高纪录。

 

凡此种种,导致了大批实习生“不辞而别”的失踪状态,而海外舆论更批评该制度正在成为非法劳动和侵犯人权的犯罪温床。为此,饱受争议的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面临改革。

日本将成立专门的监督机构

从1993年开始实施的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将迎来新的制度调整。日本厚生劳动省和法务省将在2016年内成立监督机构,强制规定接收企业进行申报。接收企业必须为外国实习生提供与日本人同等的工资待遇,企业违反将接受罚款和行政处罚。

据了解,新设立的监督机构为“外国人技能实习机构”,有权对接收实习生的企业进行突击检查,同时在关东和九州等各地设置13个事务所,配备约150名负责实地检查的工作人员。一旦修正法案在本届国会上通过,该机构将启动成立准备工作。

目前,日本约有3万家接收技能实习生的农户和企业。新规则的对象除了制造业和建筑业以外,也包括新的介护行业。根据测算,到2025年,仅介护行业就有38万的人材缺口,急需引进包括外国人在内的就业人员。

新监督机构成立后,接收实习生的日本企业有义务提出申报。该机构将确认外国人在企业内从事何种工作、学习何种技能等实习内容。目前,日本入境管理局接受外国人居留资格申请时,会审查技能实习计划,但检查并不充分。

新规则表明,不经申报就接收实习生的日本企业将被罚款,在5年内禁止接收外国人实习生。接收实习生的商会等非营利团体将改为许可制,如果出现违法行为被查实,可能收到业务改善命令和被取消许可。

另外,很多外国人实习生与日本人从事相同工作,但拿的却是最低工资,引起了不满。厚生劳动省要求接收实习生的企业提供不低于日本人的待遇,政府将敦促企业改善实习生待遇。

分析指出,日本政府新成立监督机构,是对现行制度的小修小补,不足以改变实习生的现实境遇和不合理制度的本质。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何去何从,让人拭目以待。

研修生人员流动成隐患

研修生在日本频繁失踪,失踪人数在2015年达到最高。以来日本边工作边学习技术为名的“技能实习制度”实质上是劳务输出,辛苦、危险、肮脏的3K工作需要劳动力。据日本法务局数据,截至2014年底,在日本建设、农业、渔业行业现场工作的外国人研修生约有17万人。虽说这本是作为日本为国际社会作贡献而制定的制度,但实际上被利用来由外国人来完成日本人不愿意做的工作。
按照规定,当有研修生失踪后,雇用研修生的企业需要向如果管理局汇报。2012年时失踪研修生为2005人,2013年时达到3566人,2014年时达到4847人,而2015年更是在11月就超过了5000人,预计2015年内共有约6000人失踪。
在2014年失踪的4847人中,中国人占3065人,越南人占1022人,印尼占276人。
据悉,失踪之后多在其他地方打工并违法逗留。法务局指出这种失踪现象与智能手机的普及有着很大关系。

 

实习生与业主官司不断

由于实习生的政策在许多企业得不到落实,管理不当,在最近几年技能实习生与企业主之间官司不断。

2014年9月30日,千叶县銚子市的水产加工公司被同事殴打死亡的中国人实习生朱永冲(当时23岁)的家属向肇事者和该公司索赔约5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08万元)的诉讼案判决,法院判定该同事和公司支付总计约1870万日元的赔偿。

2009年3月,朱永冲和其他5名中国人以研修生身份来到日本,一起在位于千叶县銚子市的水产公司“新场产业”工作。这家公司有六、七名日本人正式职员,现场工作人员多是中国研修生。因为朱永冲很勤快,又很有责任心,老板把许多工作交给这个中国小伙子打理。凶手印南义之在这家公司已经工作20多年了,他的妻子也同在这家公司工作。2010年,朱永冲和印南义之因为发生矛盾,老板把两人的工作岗位调开。

2011年10月29日上午11时45分许,朱永冲驾驶铲车在工厂里搬运鱼货时,与印南义之驾驶的铲车相碰,于是印南义之抡起一根1.15米长用来砸冰块的铁棍殴打朱永冲的头部,朱永冲当时被打得膜下出血,送往医院后死亡。千叶县警方以杀人罪将凶手逮捕。

印南在交代自己杀人动机时称“两车相撞时,自己头脑一热,就抡起铁棍打了”。

2013年5月17日,日本千叶地方法院开庭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印南义之被以犯有伤害致死罪判处5年有期徒刑,而在2012年,朱永冲家属也向印南义之和“新场产业”提起索赔约5500万日元的民事诉讼,9月30日判决,就是针对这场民事诉讼的判决。


2012年11月19日,中国实习生蒋晓东过劳死诉讼案历经一年多的法庭辩论在水户地方法院达成和解。这是日本首例外国人技能实习生过劳死诉讼和解。蒋晓东工作过的富士电化工业和接收蒋晓东来日的白帆协同组合支付了和解金。

故蒋晓东,1976年9月6日出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2005年12月10日,作为外国人进修生来日本,从2006年12月10日开始,作为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工作,于2008年6月6日死亡。

蒋晓东原在一家叫做“富士电化工业”的公司工作,该公司是以金属涂饰及电镀加工为主要业务的有限公司。

蒋晓东通过中国送出机关来日,合同规定,在研修1年以后,作为技能实习生劳动2年。研修、实习的内容应该是金属压缩加工,该公司的经营者向入境管理局的申报也是如此。但是他所实际从事的工作是镀金,同时,这家公司违反法务省入境管理局的规定,扣压了他的护照。

蒋晓东从第一年的进修生期间开始,一月加班100小时左右,在第2年以后的实习期间每月加班150小时左右,时间外加班经常化。蒋晓东除了平时每天加班 3-5小时以外,星期六也和平时一样工作。有时星期日也不休息,休息时间每月只有2天左右,节、假日的休息只有新年和盂兰盆节。

2008年6月5日下午10点左右,蒋晓东在工厂宿舍里就寝,但在翌日上午3点左右,突然鼾声如雷,把同室的同事都惊醒了。同事摇晃蒋晓东的身体,他的鼾声停止了。但到上午3点45分左右,蒋晓东发出了呻吟之声,在上午4点左右,因心肺停止死亡。

日本律师读解日本技能实习生制度


担任这两个案子实习生方面律师的日本律师指宿昭一针日本的所谓技能实习生制度“改革”
做了如下读解。

1、关于政府的接纳外国人劳动力的方针
政府2014年6月24日在内阁会议决定的《“日本复兴战略”修订版2014-未来的挑战》中,作为接纳外国人“人材”的方针,提出了扩充技能实习制度、有关建筑工作者及造船工作者的紧急措施、改善高度人材的环境等。《“日本复兴战略”修订版2015》也坚持同样的方针,并附加了增加留学生和支援留学后在日本就业的建议。

政府一方面维持不承认“以单纯劳动”为目的外国人入境这种以往的方针,而实际在经济界确保劳动力的强烈要求下,积极推进接纳非熟练劳动(单纯劳动)的劳动者,这是一种自相矛盾的政策。在接受外国劳动者时,没有站在维护外国人劳动者的人权及权利的立场上创设制度。

2、能实习制度的扩大
2015年3月6日,政府向国会提交了《有关正确实施外国人技能实习及保护技能实习生的法律案》。该法案将最长3年的技能实习生接纳制度延长至5年,同时为了躲过批判,加进了一定的“合理化”的策略。这个“合理化”的策略由于①制度的目的和实际状态的背离;②技能实习生工作岗位移动的自由没有得到保障;③没有纠正在从外国接纳技能实习的过程中产生的侵犯权利和中间榨取的这个制度的根本弊病,因此没有什么实效性,同时也不能验证其“合理化”策略的实效性,在强调实施“合理化”策略的同时,试图将3年扩大到5年,该法案在国会没有通过,不过预定2016年再次向通常国会提交。

此外,在2014年6月10日发布的《第6次出入国管理政策恳谈会及外国人接纳制度检讨分科会》报告书上,以及2015年1月30日发布的《关于技能实习制度重新审视的法务省厚生劳动省有识者恳谈会》报告书上,都提到了扩大职业种类。扩大职业种类包括汽车整备业、森林业、熟食制作业、护理等服务行业、店铺运营管理等,尤其是在护理方面,护理劳动现场的低工资、长时间、重劳动状况已经固定,在这样包含深刻问题的护理现场,让“什么都不能说的劳动者”也就是技能实习生参与,有可能会引发深重的人权侵害问题。


3、在没有“移民政策”中接受外国人劳动者
在2014年改订版及2015年版的《日本再振兴战略》中,关于中长期性地接受外国人才,声称“要注意不要被误以为是移民政策,在形成国民共识之中,进行综合性研究。”为了确保劳动力,一方面积极引进外国人劳动者,一方面要强调这不是“移民政策”,要让大家知道,为这是“移民政策”那就是误会。此外,政府也一贯地使用“外国人人才”这样的称呼,而不是使用“外国人劳动者”。在这种坚持用语意模糊浑水摸鱼的政府的方针下,也未能开展对于争取权利的制度的讨论,而作为“劳动力”的外国人劳动者依旧引进。
另一方面,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简称经团联)在2015年4月,曾公布“对应人口减少时不我待——面向维持总人口一亿人”一文,其中表达了“需要将这些外国人才不仅仅作为调整雇用人口之用,而是要通过改善教育、医疗等生活环境,参与社会统合,建设一个包括其家人在内的与外国人才多文化共生的社会。”
而经团联在2008年10月发布的“针对人口减少的经济社会应有的姿态”中,正式提议讨论日本型移民政策。
政府也许认为采用经团联的主张为时尚早,但早晚有一天,需要直面接纳外国人劳动者的问题。问题是在保证外国人劳动者的以劳动基本权力主的人权和权利的前提下,是否能制定与日本劳动者团结共生的制度?绝不允许在技能实习生制度的延长线上构建那种“无法说话的劳动者”的所谓“新制度”。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31/16315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