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石原“购岛说”把中日推入困境
日期: 12年04月4期 阅读: 630
石原“购岛说”把中日推入困境
中文导报讯(记者 张石)当地时间4月16日下午,正在美国华盛顿访问的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演讲中表示:“正在和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诸岛,下同)土地的个人所有者进行交涉,准备购买。经过东京都议会认可后,力争在年内购买”。

石原这番话,在日本和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这一事态的发展,牵动着中华两岸三地的政府和民间保钓人士的神经。围绕着钓鱼岛,中日间爆发新一轮领土纠纷,似乎已是山雨欲来。石原提出的“东京都购岛说”,更把中日两国政府推入了巨大的困境。

购岛已进入实质阶段

4月16日,石原在讲演后会见记者时称:“已经与土地所有者基本达成了一致,代理人正在进行交涉”。他说,购买范围是个人拥有的钓鱼岛、北小岛和南小岛,价格“不算很贵”。而最近有消息说:具体手续将在明年4月完成。

有关购岛目的,石原说:“这样放置下去很危险,这些岛将会怎样不得而知。中国为了瓦解日本的实际控制,已经开始采取许多过激的行为……国家买就好了,但国家不买,怕触怒中国。那么东京都就来保卫尖阁诸岛。”石原表示,将与钓鱼岛所属行政区域的冲绳县和石垣市就购入后的管理问题进行协商。

据日本媒体报道,如果东京都和所谓的钓鱼岛所有者协商达成一致,将通过“财产价格审议会”对价格等进行商讨。如果购买面积超过两万平方米或资金超过两亿日元,需要东京都议会的许可。东京都猪濑副知事17日表示,希望通过全国募捐的方式筹集购岛资金。

《中文导报》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钓鱼岛、北小岛和南小岛的所有者栗原国起的律师渡边信。渡边信说:现在买卖基本已经成行,对于所有者来说,不是卖与不卖的问题,而是在什么条件下卖的问题。

钓鱼诸岛“私有化”的来龙去脉

钓鱼岛诸岛为什么变成日本人“私人所有”?《中文导报》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对其来龙去脉及背景有了一个初步了解。

钓鱼群岛是由钓鱼岛(日本人称鱼钓岛,3.6平方公里)、黄尾屿(日本名久场岛0.87平方公里)、北小岛(0.26平方公里)、南小岛(0.32平方公里)、赤尾屿(日本名大正岛0.04平方公里)等5个小岛和冲之北岩(没有中国名)、冲之南岩(没有中国名)、飞濑岩(没有中国名)等组成。据中国历史典籍所载,中国最晚应该在明代永乐年间,约1403年发现了钓鱼岛,而且同时进行了命名。那么,钓鱼岛中的一些岛屿为什么变成了日本人的“私人所有”?

据日本方面的说法,日人古贺辰四郎于1885年前后开始在钓鱼岛投资建设泊船处、仓库和贮水场。1895年1月14日,日本主张钓鱼台群岛为无主地,经阁议决定对其进行先占,其后该岛屿即成为日本的“国有地”。翌年,日本政府将钓鱼岛、南小岛、北小岛和黄尾屿无偿租借给古贺氏30年。1918年古贺辰四郎过世,其子古贺善次郎继承开拓事业。1926年,前述30年租约期满后,日本政府与古贺氏将契约改为逐年签约的有偿租借。1932年,古贺氏请求日本政府出售这些岛屿,并取得其中四岛土地之所有权,而较小的赤尾屿仍为“国有地”。

1945年后,冲绳及钓鱼岛被美军占领。1973年冲绳返回日本后,日本人栗原家族姐弟三人花40万美元买下了黄尾屿、钓鱼岛、北小岛、南小岛四岛。大哥栗原国起拥有钓鱼岛,老二栗原弘行拥有南、北两个小岛,妹妹栗原和子拥有黄尾屿。目前,姐弟三人都住在琦玉市内,他们经营出租楼房等事业。 黄尾屿早在冲绳返还时就已租给了日本政府,每次租约20年,最后一次则到2012年有效。其它三岛的租期从2002年10月开始到2003年3月,年租金为2200万日元,租期届满后再行签约,到如今已经更新契约10次之多。

2002年,日本政府在与栗原家签订三岛契约时,对栗原家说:希望把所有者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于是栗原弘行把南、北两个小岛过到哥哥栗原国起名下,所以栗原国启的律师对《中文导报》记者说,他现在只是栗原国起的代理人。

政府租赁与石原购买的不同之处
  
现在钓鱼诸岛在日本政府的租赁之下,而石原以东京都的名义购买后,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2002年日本租借钓鱼岛消息传出后,中华两岸政府提出抗议,日本政府在公开发表的谈话中只强调钓鱼岛“是日本的领土”。但一位资深外交人士私下透露:日本政府之所以要租借钓鱼岛,是因为围绕钓鱼岛问题,发生了日本右翼登岛,台湾、香港人士登岛等问题。该岛所有者不愿意卷入矛盾,希望把这些小岛卖掉。日本政府不希望他们把这些小岛卖给来历不明的人,比如说卖给右翼团体等,或卖给海外人士,如台湾和中国的大陆人士等——这在理论上说是可能的。最好的办法是日本政府买下,但这也带来许多问题,如买下来到底归哪个省厅所管等问题。日本政府意识到当时买岛有困难,就暂时把这些小岛租下来,是为了维持钓鱼岛的安定。日本不愿意因钓鱼岛问题引起日本与中国大陆和台湾关系的紧张。

从这种观点看,政府租下这几个岛,使钓鱼岛在租借期间内不会被转卖给第三者,同时,如果右翼团体要登岛,以前需要得到所有者批准,政府租借后还必须得到政府批准,因此政府租借对于防止各种麻烦的发生是最有效的措施,不仅对日本,对中国大陆和台湾都是有利的。

1996年,香港一名保钓人士在钓鱼岛水域溺水坠亡。在当年的马尼拉APEC会议上,桥本龙太郎首相和江泽民主席会谈,一致认为必须避免钓鱼岛问题影响中日关系。2002年,日本政府租借钓鱼岛诸岛,正是为此采取的措施之一,希望中方不要误解。当时自民党政府租借此岛,颇具外交上的考虑,因为日本实际上管理着钓鱼岛,没有必要再通过租借的形式来强化和保障。

但是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是地方自治体长官,对国家外交不加顾虑,更加上他敌视中国,不会像当时的自民党政府那样不允许任何人登岛以避免外交冲突。石原大肆鼓吹登岛建设、开发渔业,使钓鱼岛问题成为火药桶。现在执政的民主党对中日外交的来龙去脉也不甚了了,对此问题表现得束手无策。

中日都将面临巨大难题

目前,中华两岸三地保钓运动再燃烽火。以往钓鱼岛水域能够保持长期风平浪静,多亏两岸三地政府极力抑制保钓运动。如果石原一意孤行买岛并登岛开发,中华两岸三地政府将失去控制民间保钓运动的理由。如果钓鱼岛水域出现大片抗议船只,日本会以武力相对,而中华两岸政府难以坐视,可以预见会爆发武力冲突,这是中日两国政府和人民都不愿意看见的结局。

如发生武力冲突,日本政府必然依仗美国。2004年2月2日,,当时的美国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公开表明说:在日美安保条约中,如果他国对日本施政下的某一领域进攻,美国会将其看作对美国的进攻。阿米蒂奇接着说:这是对过去美国政府在这一问题上暧昧立场的修正。

当时的《朝日新闻》论说委员船桥洋一分析:作为美国国务院东亚问题专家,阿米蒂奇没有使用“日本领土”这种说法,而是使用“日本施政下的领域”,让人感觉意指钓鱼岛,非常引人注意。所谓过去美国政府的立场,是指美国在克林顿政权时代对中日间围绕钓鱼岛的争端持中立立场,在日美安保条约上是否承担义务还是个未知数。不过阿米蒂奇修正了暧昧立场,明确表示美国对钓鱼岛有协防义务,这是新的“阿米蒂奇理论”。

但是设若台湾出手,美国如何与日本协防“日本施政下的领域”,将是个很大难题。美国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为了小小的钓鱼岛而向台湾开战,把台湾彻底推向大陆的怀抱。

2008年6月10日凌晨,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艇在钓鱼岛附近海域与台湾渔船相撞,导致渔船沉没,事件引起了岛内官方与民间的强烈抗议。6月15日22时30分,12名台湾保钓人士身着“日本人滚出钓鱼岛”字样T恤搭乘“全家福”号出海驶往钓鱼岛。为确保他们安全,台湾“海巡署”派出10艘巡防舰、巡逻舰在外海待命,跟随保钓人士搭乘的“全家福”号前往。这10艘舰艇,包括3艘500吨级以上的巡防舰和7艘50吨及100吨级巡逻艇。当时有台湾议员甚至说“不惜与日本一战”。

从以往的情况来看,在钓鱼岛问题上发生冲突,台湾比大陆来得更加激烈。所以,钓鱼岛问题绝不仅仅是中日外交问题,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国际大事件。中日政府如果处理不当,将陷入骑虎难下、不能自拔的困境。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4070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