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东京举行翻译学会演讲及文学笔会新书发布会
日期: 19年07月2期 阅读: 249
本报讯 2019年7月6日下午,日中翻译学会主办、中日翻译家协会、日本华文文学笔会、东日本汉语教师协会、亚洲太平洋观光社共办的《旅游文化翻译的主题演讲会》一一暨新书发布会在日本东京大东文化会馆举行。




大东文化大学名誉教授、日中翻译学会会长高桥弥守彦先生致辞。



中日翻译家协会会长金晓明先生担任本次演讲会主持人,他在演讲会导言中指出:对于翻译而言,中文和日文如鸟之两翼同等重要,不可偏废。中文写作和文学创作要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在中日翻译的学术领域,应该研究总结出一套符合当代社会发展的翻译理论来指导翻译实践活动,为进一步促进中日翻译学术发展做出新的贡献。今天主办这次演讲会,特别邀请了在中日翻译理论研究和翻译实践中取得丰硕成果的中国文化旅游部驻东京首席代表王伟先生做主题演讲,就是为了解决目前在翻译实践中存在的若干问题,从理论上做进一步的探讨。并对被邀出席本次活动的来自中日两国翻译界、教育界、从事文学创作和研究的翻译家、作家、研究学者和团体代表的光临表示欢迎。



中国旅游文化部驻东京首席代表王伟先生发表了题为:《文化和旅游行业中日翻译的诸问题》的主题演讲。

紧接着是大东文化大学名誉教授、日中翻译学会会长高桥弥守彦先生致辞。高桥先生首先对洋美女士的新书《我有两个母国》的出版表示祝贺,对王伟先生的主题演讲表示期待,并围绕文化差异对于翻译的要求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中国旅游文化部驻东京首席代表王伟先生发表了题为:《文化和旅游行业中日翻译的诸问题》的主题演讲,演讲中王伟先生提到了古汉语、汉语以及日语的关系,并对于“译道”、“译术”以及“观光文化译策”等问题,并提出了自己独到的看法。
 
译道
三密: 身密、口密、意密(合一)
三合: 在心为宗、出言为教、身体践行(译道)
    三业: 身业、口业、意业(忏悔文)
译术
   三易: 变易、不易、易简(易经)
   三译: 变译、不译、简译(译术)
观光文化译策
   三策: 观光行为的体力、言语表现的脑力、服务的心力(信解行证)
   三行: 白天走、看、讲; 夜間读、写、想(修行)


 
   在下半场洋美女士新书发布会环节,中日翻译家协会会长金晓明首先对洋美做了简单的介绍,洋美女士上个世纪70年代末出生在中国。90年代初来到日本,现定居在东京。生于书香门第,自幼爱好写作,曾有长篇小说出版,以及多篇日语,汉语的散文和游记,在中、日杂志上发表。
 
并对洋美女士新书的内容作了简单介绍,《我有两个母国》的主人公15岁随家人来到日本,虽是日本人,但当时只能说中文。在日本社会的生活中,她经历了语言,风俗以及制度的许多困境和冲击。最终,经过自身的努力,并在家庭纽带的支撑中,不断地奋斗和成长起来。本书通过第一人称的讲述,纪录了被称为战后孤儿们,来日后的真实生活,以及他(她)们在日本生活中所面临的各种问题,和五彩缤纷的人生。



洋美女士新书发布会

接着日本华文文学笔会会长姜建强先生对于近年来中国与日本的图书市场的现状与反思提到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现在图书市场的低迷与其说是读者市场在萎缩,还不如说是读者不认可当代作家的写作内容。并举出《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等作品提出对于作家“编故事”水平的期待。最后姜建强先生提出了自己对于华文文学必须守住的信念,在日语生活中不要忘记中文写作、母语写作。

接着洋美女士与到会的各位读者分享了自己的创作过程与感想。她说到,东京是个国际性的大城市,包容着各式各样的人,同样也包容着五花八门的外国人。残留孤儿却是我见到的例外,他们是无法简单的规划的一类。他们的国籍大多是日本,他们的语言有时比留学生还要差。这种不规则的归属,感觉并不好。对他们是不公的开端,扭曲的成长,同时也意味着凄凉的老去。
 
此书中的“我”是十五岁来的日本,应该说是残留孤儿的二代,或三代的年龄。十五岁来日本意味着什么,越过了语言的最佳成长期,无论怎样努力,不会成为百分之百的日本口音。在感情上,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日本都会有抵触和心灵的摇动。“我”对日本的社会安全,人们的道德修养,有着强烈的崇拜。如对孩子的教育那一章,日本孩子未来的理想,都是从一点点小事做起。在《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一章也提到了日本的国民平等的观念。这些观念对书中的“我”来说,都是一个崭新的概念。“我”对中国儿时的回忆,也充满了甜美的梦想。与中国奶奶一家的欢快时光,抹不去“我”对家乡的,怀乡之情,怀土之爱。同时“我”对日本深层的文化中“含蓄”的表现,有着非常不适应的抵触。把那种特有的含蓄,误认为是一种无形得监控。儿时的“我”,就成为中国同胞对战争的代名词,无耐而苦涩给童年,也曾罩上了黑色的纱布。“我”在两种文化中挣扎,也在两种文化里成长。但“我”的成长,并不能化解我对两种文化的疑问,有时“我”想要逃避,去寻找新的天地,另一个海外。当“我”的婚姻走向尽头,“我”为了逃避,选择了日本人崇拜的美国。但那只是一个逃避,并不是对现实的正视。小说写完了,但“我”的成长还在继续。这个在异文化中成长的“我”,只是残留孤儿后代的一个缩影。



合影
 
本次活动中,中文导报副主编张石先生,中国归国者养父母谢恩会会长菅原幸子女士,日本华文文学笔会副会长万景路先生也发表了讲话。

供稿:施银

简介:施银,木匠世家出身。工程师,博士前学历,硕士学位。现旅居日本,安徽大学校友会日本分会理事。2000年开始诗写作,性情孤僻,作品少见公开发表,代表作有诗集《幼稚诗》,2007年曾获时代文学杂志社奖项,日本华文笔会会员。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1/18325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