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逼骨肉相残 行大逆不道 / 北九州连续杀人犯全盘供述
日期: 04年04月3期 阅读: 1234 评分: 10.00/1
  3月31日,一场公审揭露了一件恶性犯罪事件的全过程,罪犯之一的绪方纯子终于供述了她与主谋杀害7人的经过。这就是去年发生在北九州的连续杀人事件。本报当时亦作过报道:根据一少女的告发,警方调查得知,北九州市小仓北区的一个公寓里的房间里,曾发生过连续7人被杀且被解体的骇人听闻事件。
  事发后原会社经营者松永太和与他同居的女人绪方纯子(当时40岁)被捕。被害的7人中有6人是绪方的家人,分别是父亲(61岁),母亲(58岁),妹妹(33岁),妹夫(38岁),妹妹的长男(5岁)和长女(10岁)。
  他们到底为什么如此残忍地杀人?刚被捕时2人始终不肯开口,但随后绪方有了赎罪的意识,开始供述。她的证言让人们看到主犯松永是如何使用手腕让他们自家人互相残杀,而自己却一次也没动手。


从“恋爱”到女奴
  松永开始与绪方家的长女纯子接近是在1979年,当时松永给纯子打电话,说是看了高中毕业的纪念册,很想见见她。他不顾自己是有妇之夫,开始与纯子交往,但是他们的关系时好时坏,松永经常为了一点点小事对纯子施暴。有一次在情人旅馆,松永还用香烟头在纯子的胸部烫了他的名字“太”。
  由于经常被打,在保育园作保育员的纯子曾在工作中昏倒,之后还因自杀未遂而入院。出院后不仅被松永大骂:“你再自杀的话,警察不是要来找我的麻烦吗?”还被暴打一顿。他强迫纯子离开家,搬进他的公寓。从此纯子完全变成了松永的奴隶。
  由于经营不善,松永的公司倒闭了。他欠了大笔的债,并开始到处欺骗,从而被通缉,纯子也成了共犯,2人开始了逃亡的生活。
  为了筹措资金,松永还经常冒充科学家或小说家等欺骗女性,以结婚为诱饵骗取女性与他同居,但一旦开始同居,松永就态度剧变,让她们向父母要钱或去借高利贷,稍有不从就施暴。
  松永的另一个施暴手段是将电线通电后电击她们的手脚和脸部,在监禁的状态下再不断实施电击,使她们完全处于恐怖和绝望当中,从而失去反抗意志,完全听任他的摆布。她们当中有的人被迫自杀,有的人好不容易逃了出去,却因精神上受过强烈刺激而不得不被精神病医院收容。1993年2月,松永花言巧语骗得原房产公司女经营者虎谷久美雄(34岁)与他同居,榨取了她的全部家财后,觉得她没有可利用价值了,就把她监禁在浴室里,不仅连日对她进行电击折磨,还限制她的饮食和睡眠甚至大小便。不仅如此,他还要纯子拷问虎谷的小学五年级的女儿。1994年2月,极度衰弱的虎谷像牲畜一样死去。松永又命令怀孕中的纯子将尸体解体,纯子先用刀和锯解体,再用粉碎机将之磨细,最后将骨骸丢弃在海中。
  从那以后松永开始将魔爪伸向绪方一家。纯子曾一度成功逃离松永,并开始在大分县汤布院的斯那库里打工。恼羞成怒的松永为了将纯子追回来,便跑去绪方家,逼迫绪方的家人配合他演戏,以引纯子回去。


无辜全家遭厄运
  一天,纯子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是松永自杀了。于是,纯子急忙回到了小仓,一进家门,看到父母和妹妹都在,桌子上放着松永的照片和遗书,还点着香。父亲对她说,看看遗书吧。她刚读完遗书,突然壁橱的门打开了,松永从里面跳了出来:“ 哈哈,你上当了。”就这样纯子在家人的面前被松永剥光了衣服,还被暴打了一顿。
  至此,绪方一家对松永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他们全部辞了职,挤睡在松永家。每天早上一起来就要被电击,平时只能站在厨房和浴室。而且除了如何帮松永筹钱外,其它的话一律不许讲。
  松永不仅与纯子的母亲和妹妹发生性关系,还握有每个人的弱点。他挑拨绪方家人的关系,让他们相互争吵。他还经常将绪方家人排序,排在最下位的,就让绪方自家人集中拷问。
  松永不仅用光了绪方家的存款,还让绪方家以土地等做担保借钱,后据调查,松永至少从绪方家榨取了6300万日元。在觉得绪方家再没有油水可榨以后,松永就动了杀意。
  第一个被杀的是父亲,第二个目标是母亲。纯子亲眼看到母亲仰面躺在厨房的地板上,双膝向上弯曲,被松永电击下体的场面。当时母亲不停地惨叫,松永就让纯子和她妹妹将母亲关进浴室,并暗示她们说,你母亲这样怪叫,要是被邻居听到了会报警的,我们大家都会有麻烦。纯子姐妹还想将母亲送去精神病医院,但都被松永拒绝了。最后他们对松永的指示竟言听计从了,根据松永的指示将母亲杀死的是曾做过警察的妹夫,他拿着电线进了浴室,将昏睡中的母亲绞死。
  接下来,松永采取同样的手段,让纯子妹妹也死在自己丈夫的手里。这位曾经的警官虽然已经屈服于松永,但还是逃不掉松永的魔掌。松永除了反复电击他外,还严厉限制他的饮食、睡眠和排泄。如果排泄的话,就用手纸包起来让他自己吃下去,然后任其呕吐。几经这样折腾下来,妹夫就衰竭而死了。
  最后遭毒手的是纯子妹妹的两个孩子。纯子曾建议将他们送到妹夫的父母处,但松永一口回绝。他残忍地命令姐姐用电线将弟弟绞死,然后又让纯子绞死了妹妹的长女。
  从1997年12月至1998年6月的短短半年间,绪方家6人惨遭杀害。4年后已被害的虎谷久美雄的女儿终于逃离虎口,回到祖父母家并向警察报了警,才使惨案大白于天下。
  纯子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说她愿意接受任何刑罚,但松永却对起诉的事实全盘否定,强调自己从没有命令和暗示他们,绪方一家被害完全是纯子自己的意思,将责任全部推向纯子。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松永之大逆不道、变态罪行,终将有应得的结局。
                                  (洪舟编译)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541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